通过向慧岸请教,莫闲在心对道佛的优劣作了一个比较,两者都是超脱的途径,一个仰观天,俯察地理,明人事,是为大道;一个直面人心,推而广之,涉及宇宙,又回归真心,是为佛,他感到自己的境界在这过程,缓缓上升。

    怪不得说,一旦悟通,立地成佛,莫闲想到,接下来,该运用无间祭坛了,他杀闻獜,镇其魂魄,就是为了无间祭坛有祭品,无间祭坛,对祭品有要求,最好的上品,是无暇的灵魂,其次是生灵,再次是世间各种天生的宝物,再次是人间污秽之宝,上次用的泥犁珠,就是一例。

    祭品越是上乘,于己越有利,所得反馈于己身伤害越小,闻獜的灵魂,应该算得上较好的祭品。

    他关好房门,布下阵法后,从乾坤袋取出祭坛,在桌子上摆好,静心祈祷,祭坛缓缓的亮了起来,发出如墨的乌光,渐渐于台的上方形成一个漩涡,待漩涡稳定,莫闲手一挥,闻獜尸体飘了出来,投入漩涡。

    漩涡陡然快速旋转,闻獜的尸身上方出现一股青烟,渐渐形成了一只小一号的闻獜,目光呆滞,一出现,漩涡一顿,接着发出一声轰响,似乎在吞咽,黑色漩涡暴出耀眼的光华,光是如此之强,以莫闲的眼力,都觉得眼前一阵白亮,什么也看不清。

    等他看清之时,墨色漩涡已无影无踪,祭坛却整个亮了起来,一道光华罩住了他,一篇法诀无生有地在脑海展开,不由莫闲控制,便自动运行起来,莫闲看时,却是一篇炼体法诀,由外而内,锻炼身体,水火炼体诀,水为玄阴真水,火为幽冥烈焰,法诀一运行,光出现了玄阴真水和幽冥烈焰,水火交炼,莫闲咬牙忍受,周转十六周天,水火九炼,光芒消散。

    祭坛虚化,投入他的身体,而莫闲觉得浑身有使不完劲,皮肤白嫩,但一握拳,掌空气一声炸响,他的身体素质最起码提升十倍,以前他是做不到只要一握拳,空气便炸响,皮肤坚韧,莫闲估计,就是法器利刃砍在他身上,皮肤最多出现一条白印。

    道家功法,虽注重身体,但也达不到这个程度,不愧为炼体功法,只是此法目前就这一回,功法分为九层,最终所成龙虎不灭金身,肉身成圣,身具九十九龙八十一虎之力,纵是先天灵宝,也只能将他打个跟头,不能伤他。

    但条件异常苛刻,每一次都需要不同的真水和真火相配,不然,法诀一运行,浑身皮肤炸裂,不是炼体,而是催命的手段。

    莫闲苦笑,果然无间祭坛给出的东西,在世间根本不让练,上次那个平等王的符篆,这次是水火炼体诀,都是如此,算了,能够炼体第一层小成,身据一龙之力,莫闲已很满足,就凭这**之力,近战已不惧元婴,但元婴修士会和你近战么?

    他不知不觉,已经关闭房门日之久,船长想来见他,被慧岸挡住,慧岸从他房隐约透出的气息,知道莫闲进入修行状态。

    莫闲移除了阵法,打开舱门,慧岸听到声音,也打开舱门,笑道:“你已经日,船长都来了几次,被我挡了,你好像发生了变化。”

    莫闲说:“多谢你,你在日已前,和我谈了华严宗的玄妙,我偶有得,闭关日,当然有些变化。”

    莫闲话一开,慧岸立刻跟上,两人谈谈笑笑,来到了甲板之上,船员们纷纷向两人行礼,莫闲也频频点头。

    “华严宗的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次第等层次,大致如是,依此修行,可以成就华严圣的妙境,得见华严世界。”慧岸颇有诲人不倦的精神,莫闲听得频频称叹。

    他不会因慧岸的话而改修华严宗,他有自己的道,别人的道他可以借鉴,可以赞叹,独独他不可能改修他法,他已在黄庭大道上走到今天,海纳百川方成其大,但主要枝干他是坚定不移。

    海面上有海鸥飞,莫闲望着海鸥,对一名水手说:“难道这么快就到到了?”

    “没有到,还有半个月的航程,不过,在这附近,倒有一座小岛,岛上植物很多,许多海鸟依此休息,这里的海鸥应该是此岛上的。”

    “原来如此,我们已有数日不见海鸟,今日一见,心里倒有一种亲切感。”莫闲见到海鸟感到很关切。

    “有海岛?”刘海神色一动,不由地问道。

    “不错,在前方,大概船要走上半天的路程,我们跑海的,也是见到岛很喜欢,整日在船上,觉得烦闷,船到岛的时候,会停歇半日,补充一些淡水。”水手说。

    陈志峻和刘海对望了一眼,问:“我们能不能上岛?”

    “可以上岛,但要记住,在船开之前返回。”水手说。

    慧岸见莫闲看了他们一眼,接过话头:“这两个人是师兄弟,来崇名岛寻找一味药,据说只有海上有。”

    “寻找什么药?”

    “浮石海癸花,一种生长在海岛海浮石的癸花。”慧岸说。

    莫闲回想了一下,没有听说过,虽然他记忆的灵药不少,但关于海洋的灵药,倒是很少涉及。

    “能在崇名岛找到吗?”

    “不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冷门的药材,而且,需要百年以上的,到崇名岛只是看看,要找几年或几十年的,崇名岛也许有,但到百年以上,已算低级灵药,一般很少出现在市场这上,所以,他们也接受了这种药材的识别以及泡制的知识,准备在一些岛上寻找。”慧岸说。

    “慧岸大师说的不错,我们是接受了相关知识,但在茫茫大海之,寻找这种药,恐怕非常难,慧岸大师已接受我们的邀请,协助我们,莫仙师,我们想聘请您,寻找这种药材。”刘海说。

    “我奉师命去天仙岛,恐怕没有时间。”莫闲婉言拒绝。

    “没有事,只要你顺便寻找一下,慧岸大师其实也一样,双龙帮会有重谢。”刘海说道道,莫闲倒没有指望双龙帮有什么重谢,双龙帮,他以前做杀手时听说过,是在齐国临缁的一个二流江湖帮派,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那我就留意一下。”莫闲没有拒绝,反正不会影响他,如果能顺便找到,交给他们即可,二人听了大喜,陈志峻立刻拿出一本书,书上有此种植物的图像。

    船到了小岛,小岛并不大,只有方圆二里许,岛的西侧,有一座矮山,植被丰茂,鸟雀喧嚣,一派生机。

    船抛下锚石,众人乘小船上了小岛,水手自去取水,陈志峻和刘海却向海边寻药,莫闲却站在海岛边,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岛景,有许多植物,莫闲却没有看过,莫闲心感慨,古人有言,读万状书,不如行万里路,古人诚实言也。

    莫闲步入林,寻找一番,却让他寻着几样灵药,小岛在此,不知几千万年,很少有修士来,不知不觉之间,此间生成灵草,但都属于下品灵药,也没有什么妖兽看守,莫闲随之收之袋。

    正在此时,听到外面一阵大叫,陈志峻声音都变了喊道:“妖怪!”

    莫闲立刻身形一闪,出现在树林外面,他看到海水出来一兽,青面獠牙,但身体却是八只爪子,身似泥鳅,体量好像巨鲸一样,这是一只海鳅獠,一种海怪,面目虽凶狠,但生性却懦弱,一般不会现于人前,这只海鳅獠,怎么会出现在人前。

    莫闲脑此种念头一闪,脚下一动,拦在两人面前,此时,慧岸也从另一边赶来,到了跟前,他眉头皱了起来:“不对,海鳅獠一般若不会出现在人前,是什么原因?”

    见两人来到,陈志峻和刘海放下心来,但没有见到海鳅獠进攻,有点奇怪,但他们没有说话。

    海鳅獠却眼睛发红,口涎沫不断滴下,一点也不像莫闲和慧岸的印象的海鳅獠,嘶叫着喷出水箭,向众人射来,莫闲却迎了上去,水箭射在他身上,好似给他搔痒一样,而慧岸却祭起钵盂,佛光垂下,护住人。

    莫闲一个崩拳,空气呯的一声,炸出的罡风形成了一面盾牌,水箭都被吹歪,拳及体,海鳅獠庞大的身体一下子抛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见到莫闲神人一样,一拳就将海鳅獠击飞过去,陈志峻和刘海嘴张得老大,莫闲用法术,还可以理解,莫闲却没有用法术,而是直接一拳,将海鳅獠给放倒了,巨大的身躯给崩飞出去,人怎么了么大的力气。

    莫闲满意的点点拳,他只是小试身手,却将眼前的庞然大物凭借身体的力量给轰飞,他还有足够的力量,只用了四分力,下面该了解为什么海鳅獠发狂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