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岸也走到莫闲身边:“阿弥陀佛,这头海鳅獠很奇怪,好像失去了理智。”

    “我正是奇怪这一点,所以未下杀手。”莫闲边说,边打量着眼前的海鳅獠,海鳅獠躺在地上,像一座肉山。

    “它好像被人控制了。”慧岸陡然说,他感到一种邪恶的气息,莫闲也感到了,莫闲想了想,头顶之上,出现了一面幡,正是他的玄阴聚兽幡,此幡一出,海水的鱼虾刹那间跑得一干二净。

    连陈志峻和刘海看这面幡时,头一阵发晕,心内恐惧生起,就连慧岸,也不禁心发寒,慧岸稳定一下情绪,问:“是不是玄阴聚兽幡?”

    莫闲点点头:“这是我以前无意得到,就这一面主幡,我见此兽为他人控制,便想借此幡威能,来寻找他的主人。”

    莫闲说完,幡上淡淡的黑光已经笼罩海鳅獠,幡种种兽魂咆哮着,想冲出此幡,但却被一种淡淡的黑光隔着。

    海鳅獠的头顶之上,出现了淡淡的黑烟,形成一个符印,想抵抗聚兽幡的威能,怎么抵抗得了,啵的一声,符篆散去。

    距此数十里外,有一座礁石,在海面上只有四五尺大小,但谁也没有想到,在水下,居然存在一个洞府,里面一个怪人,可以算是半妖。

    当初,有一艘船在此失事,船上众人死得差不多,唯一有一个水手命大,爬上了暗礁,被水下的人鱼看,抢入洞府之,于是有了他,取名耿艮,人鱼精修行纯属自然,数年后,他的父亲死了,再过几年,人鱼遭劫而亡,只剩下耿艮一人。

    好在洞府之,虽在海下,不过离水面只有十几尺,而且洞府是以前一个修士所留,在水下,里面却涓水全无。

    耿艮秉承其母的特性,外貌似人,但天生在海来去自如,加之又随母修行,虽然其母属于自感成妖,但还能教他一些粗浅的方法,他母未度过天劫而殒落,他就剩下一人,也是他的运气,数十年前,洞府之,忽然大放光明,一根柱子突然打开,一本金书玉册出现在他面前,封面上的字,他并不认识,而且翻不开。

    他急切之间,不觉运上御物之力,谁知触发了金书玉册,无数的信息涌入脑,他才明白,他得到了散修后劼的传承,后劼是一个散修,偏于邪门,书并没有他到哪里去了的线索,但后劼却留下他的传承,以及未竟全功的宝物。

    耿艮独居在海修行,将后劼的禁制一一打开,他有一门异术,与玄阴聚兽幡不同,用符篆控制别的生灵,他控制了数千海精怪,附近常有海船失事,其一部分就是他所为。

    今天,他控制精怪又四出查看,不想被莫闲以玄阴聚兽幡破去符篆,他的脸色一白,心知道,他的符篆被人所破,他随即用手一画,在他面前,一个圆镜形成,这是他的镜观天地术,他一口法力喷上,镜面云雾一散,现出了那座小岛上的一幕。

    他一眼看到了莫闲头上那杆幡,他立刻眼热了,他看得出,这杆幡威能很大,和他的符篆相得益彰,是一件难得的异宝。

    他从水出来,脚踩着波涛,水花大作,拥着他向小岛而去。

    莫闲等人已从岛上返回船上,浮石海癸花他们没有见到,那头海鳅獠他们放弃了,因为体积太大,就将它搁在那里,不久后,海鳅獠醒来,不知道自己如何上的岛,往水下一穿,消失在茫茫大海之。

    船正在起锚,莫闲正与船员讲话,就听见慧岸“咦”了一声,向一个方向望去,莫闲一掉头,见天边波涛滚滚,无数的精怪在兴风作浪,间一人,立在水花上,他的位置最高,波涛滚滚,推送着他,正朝海船而来。

    莫闲一愣,随即有了一个猜想,难道是此人控制了海鳅獠,在莫闲破除符篆时,他感觉到了,随后赶来,看来麻烦来了。

    水手一看地么多的精怪拥着一个人而来,心上八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希望他是过路的。

    “债主来了。”莫闲说。

    慧岸一听,立刻反应过来,大概此人就是那个控制海鳅獠的人,而其他人莫名其妙,就连刘海二人也是一样。

    距离海船还有半里之路,精怪散开,将船包围起来,莫闲传声给慧岸,要他保护船员,自己却一步踏入海,在波涛,如履平地,向着耿艮迎了上去。

    “道友何人,有何意,以精怪围困我们?”莫闲开口责问。

    “耿艮,你是何人,为何破我法术?”耿艮答道。

    “莫闲,你放兽伤人,我为安全故,才下手破去你的符篆。”

    “既然破去我的符篆,那么,将破坏我符篆的幡交出来,我可以不追究责任,放你们走。”

    “原来是看上我的幡,何别找理由,想抢夺我的幡,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莫闲也不废话,干脆挑明。

    “嘿嘿!敬酒不吃吃罚酒!”耿艮一声冷笑,手一挥,无数精怪一涌而上,从方向莫闲攻了过来,刹那间,水箭和冰球冰刺如雨点般笼罩上来,莫闲也一声冷笑,他动了,他赤手空拳,身影一闪,无数的水箭和冰球落空,莫闲在刻不容发的瞬间,居然穿过了水箭和冰球冰刺之间,水火炼体术,不仅提高了他的力量和抗力,而且全面提高了他的素质,在他的眼,一刹那间,时间似乎变慢了,不是时间变慢,而是他的反应远超常人。

    他似在水箭和冰球冰刺散步,他在岛上时,以身试,主要是看身体的强度,是否真的可以做到能抵御法器的攻击,结果令他非常满意,虽然水箭还不能与法器相比,但他一战感觉也没有。

    在别人眼,他似乎身影飘散,刹那间,出现一个个残影,走的偏偏不是直线,满空的幻影。

    他已到精怪群,那些精怪都是水之物成了妖兽,体积巨大,但在莫闲手,一个个像玩具一样,满天飞舞,向天女散花一样,巨大的水花一个接一个,那是精怪被莫闲抛飞后入海的水花,好在莫闲自修道后,心变了好多,并没有下杀手,只是将它们抛飞了事。

    短短的一瞬后,莫闲身边没有一只精怪。

    耿艮脸色变了,体修!他知道自己不能和让他近身,与体修战斗,用法术或法宝,体修的身体非常结实,不是说体修是一个稀有品种,自己怎么倒霉,遇上了体修。

    耿艮身边出现了六根水柱,符篆隐现,下一刻,化为巨大的冰龙,一个个活灵活现,空飘起雪花,六条冰龙,张牙舞爪,向莫闲扑开。

    莫闲身体似有光芒一闪,速度陡然加快人,一个崩拳,正好打在一条冰龙的牙齿上,冰龙一震,接着崩散开,一拳之威,居然如此。

    一转身,崩拳转化为劈拳,又一头冰龙崩散,了了六拳间,就解决了六条冰龙,莫闲甚至感到,天下英雄,舍我其谁。

    莫闲也知道,他这炼体术,只是第一层,欺负一下和他同级的修士能行,甚至可以对抗一下高他二个境界的修士,但遇到高过他境界修士,对方一旦反应过来,位开距离,用法宝之类向他身上招呼,他就吃不消了。

    冰龙刚刚消散,对方已经祭起一球,在空爆裂开,大片黄色烟雾如山一样向他压了过来,莫闲不敢大意,身形后退,鼻隐隐闻到一股鱼虾的腥臭味,头居然有些发昏,他连忙凝神闭息,不知对方是什么宝物。

    他手诀一动,掌心雷一声雷响,劈在黄烟上,烟气一阵波动,只有少量被劈散,其大量鱼虾的影子动了,随后消散。

    他不知道,此宝是耿艮聚大量鱼虾,以地底积累千万年毒烟煞气融炼而成,鱼虾虽小,但数量多到一定程度,形成的怨力也是可观,不是耿艮不想用别的生物为基,但别的生物数量上不够,他也没有能力驱使足够多的生物,万一被人发现,那是要斩妖除魔的。

    此宝称为天煞球,分合由心,一般法宝在其,能磨灭灵光,要是法器在其,更是不堪。

    天煞球一现,莫闲退后,耿艮松了一口气,手一指,黄烟之,结成大旗,黄烟滚滚,想将莫闲围住。

    莫闲见此,头顶之上,现出了那杆玄阴聚兽幡,种种奇形怪状的兽魂出现,奔涌而出,抵住了天煞球所暴散的黄烟。

    莫闲将头顶上幡一摇,一声兽吼,涯猀出现,口喷绿火,身上飞起一阵虫云,直奔黄烟,虫云啾啾有声,似乎在啃食黄烟,一部分虫子爆开,剩下的虫子身上染上一层黄色,开始异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