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艮心一疼,知道天煞球出现损毁,他心又怒又喜,他看出来了,这是玄阴聚兽幡,这是一面主幡,完整的玄阴聚兽幡一共四十九面,它在法宝大名鼎鼎,想不到在莫闲身上见到,要是能得到,他的实力就会有一个质的提升,好像莫闲并不懂此幡的珍贵,只是当作一件普通法宝来御使。

    他一口法力喷出,加在天煞球上,伸手在乾坤袋取一件未完工的法宝,他还未取出,莫闲已经等不及了,手一动,灵气化光,在空画出了阴雷符,投入黄烟,阴雷符一出,四下阴暝四布,轰的一声,大片绿色光焰向潮水一样爆发。

    当时就将他的一件奇宝天煞球崩散,耿艮一下子喷出一口血,黄烟一散,莫闲将左臂一举,一道红色光华夹有玄黄闪现,缚龙索出现,真是奇怪,黄烟虽然散去,但还是有些残存,一遇到黄色残烟,玄黄光华一盛,黄烟便无声消逝,莫闲只是眼睛一瞥,他的眼力很强,就是这样,还是没有看清,几乎疑是眼花。

    一声响,捆住耿艮,却见耿艮一阵变化,居然是一片鳞片,足有碗口大小,而耿艮的真身,却已悄悄的走了。

    耿艮居然逃了,来势汹汹,却走得虎头蛇尾,莫闲不是不想追,但船在此,一船普通人,再加上他是偶尔路过,见耿艮逃了,迟疑了一下,便回转船上。

    船上水手发出一阵欢呼,更加敬重莫闲,莫闲在心却是另一番滋味,他估计是自己把对方给引过来,不然就一艘海船,恐怕耿艮没有心情动它。

    船经过半月,终于到了崇名岛,莫闲和慧岸等告别,刘海等要去当地和海市看看,慧岸去华严别院报到,莫闲在崇名岛留了一日,在船长的推荐下,搭乘当地的一艘海船,启程向山岛而去。

    山岛,距崇名岛约六千里,因为岛上山耸立而得名,途经十二座小型岛屿,有四座岛屿上传说有仙人,终年云雾缭绕,船只一靠,往往无风起浪,将船推开。

    而山岛有一个仙宗,就叫山宗,凡人不得进,莫闲听潜虚子说起过,在他来之前,潜虚子将东海的修行势力简要介绍了一番,分为宗十岛,宗是山宗、蓬莱阁和天仙门,十岛是金银岛、东临岛、即公岛、昆吾岛、敖岩岛、独湖岛、陷空岛、龙蛇岛、踵隅岛、女几岛、瑶碧岛、扶桑岛和钩吾岛。

    其余则是一些散修,在靠近大陆的地方,有些大陆门派也有别院在一些大岛上,比如华严别院等。

    而莫闲之前遇到的耿艮,在他遇到耿艮之前,根本不知此人的存在,从他的行事来看,身边除了精怪,没有其他人,估计是一个散修。

    在崇名岛以内,海外的修行者很少,而从崇名岛外开始,就进入海外修行者势力范围,船上水手所说四座小岛,莫闲只听说过其一座岛东临岛,在距山岛千五百里。

    其余座岛都没有听说过,此船除了货物之外,还有十几名商人,纯粹的客人只有五人,这五人除了莫闲,一个相貌凶恶,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但人很开朗,叫忠平,另外人,相貌上没有什么特色,分别叫晓平、陈非和燕九。

    莫闲没有在他们身上感到法力应有的波动,但在忠平身上,却感到一种固定的波动,是符篆,他们都是普通人,莫闲和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忠平话很多,整天乐呵呵的,他说他以前也是跑海的,遇到过妖怪,自己侥幸逃出一劫。

    莫闲外出很谨慎,一直收敛着自己的气息,并不因为没有事,就不谨慎。

    莫闲若有所思,他发现,船上不止他一个人是修士,在水手,有一名修士,叫宗原,这与他没有关系,对方显然在他之前就在船上,至于为什么当一名水手,莫闲不想过问,人人都有自己秘密。

    船非止一日,到了第一座岛,并没有停,只是擦边而过,莫闲无间发现,宗原呆了一会儿,而忠平却望着这一座岛,好像想起什么。

    船在继续向前行,岛上飞起几只庞大的岛,翅展足有一丈,但身体却很短,与翅膀比,只有翅膀的分之一。

    莫闲在甲板上,看到几只鸟,他皱起眉头,这些鸟身上,有一丝妖气,在莫闲眼,它们身上有很淡的青灰色的雾。

    “这是一种海鸷,体积这么大,很少见。”忠平看到莫闲沉着注意这几只海鸟,咧嘴一笑,牵动了肌肉。

    莫闲看到他眼有一丝阴影,笑着说:“是没有看见过,我是从大陆而来,这一路上许多东西,让我大开眼界。”

    “这恐怕已近妖!”水手宗原徒然开口说到。

    正说着,几只大鸟已飞到船的上方,围着船飞,莫闲皱起眉头,难道是巧合?

    而忠平嘴角抖了几下,莫闲问道:“难道海鸷喜欢绕船飞?”

    “不是,此鸟很记仇,大概船上有什么人伤害过它们。”宗原说。

    “我们船才出来,应该不会吧?”莫闲故意说。

    “它很记仇,甚至几十年不忘,我们船有麻烦了。”宗原才说完,岛上一声鸟鸣,飞起了上百只海鸷,直向船飞来。

    船上两帮人动了起来,一帮人与其说一帮,不如说一人,就是忠平,他从身上掏出了符咒,就要撕开,他手刚举起,一把钢刀就搁在他的脖子上,是燕九,他冷冷说:“别动,忠老,你不想头颅搬家,就不要撕符篆。”

    莫闲眼睛望着他们,他有搞不懂怎么回事,鸟只是在船上方盘旋,并没有发给攻击,而燕九,晓平和陈非人手拿着明晃晃的大刀,他们领头的是一位胖乎乎的商人,莫闲没有留意过,此时,他身上气息翻滚,而且比宗原要高,明显是一个修士,而且是金丹修士,他用秘术瞒过莫闲的眼睛。

    莫闲没有追究这个问题,天下有奇能异技数不胜数,能够瞒过他眼睛的秘术很多。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认识我?”忠平说道。

    “忠老,当年东海八盗之,后来在抢劫途,在泰平岛附近遇海鸷群,仅以身免,忠老,我说得对吗?”商人笑咪咪地说道。

    “你是谁?”忠平又一次问道。

    “他是泰平岛的副岛主泰安,他是当年致使你们败亡的原凶,我们用金丝碧罗结才将他引出来,你说对不对?”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另一位商人此时也露出他的本来面貌,气息也是暴涨,转眼之间达到了金丹。

    金丝碧罗结是难得的上品灵药,只在东海有产,系东海水下一种金丝乌贼吞食了一种上百年的香草碧罗后,意外被人所捕后,通过心念洗炼而成,是一种丹药结婴丹的重要配料。

    “我当是谁,原来是东海盟的二长老吴激,你们东海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到了泰平岛,已经迟了。”泰安哈哈大笑,手一挥,灵力波动现,在空出现一串彩的火球,似乎能和太阳争辉。

    随着火球出现,而在海面不大的泰平岛周围的海水沸腾了,海岛开始上升,转眼之间,面积大了十倍,在周围也出现了四十九个小岛,岛上绿意葱茏,无数彩虹从各岛升起,各岛上出现了亭阁,在心的岛上,一大片宫殿样的建筑群屹立。

    一大遍海鸷群在岛的上方盘旋,明显是家养的灵兽,莫闲一看,心一惊,他虽然在阵法上并不太精通,但他看得出,这些岛屿构成了大衍阵法,数十道遁光朝船飞了过来。

    吴激并没有害怕,他哈哈大笑:“你以为你到了泰平岛,就胜券在握了?我们既然来到这里,就没有准备么?”

    他说完,长啸一声,在他身后不远的洋面上,水花翻腾,一艘艘巨大的楼船从水底而出,一共二十一条,一出水面,从船飞射出无数利箭,箭身光华四溢,直射天空海鸷,海鸷纷纷坠入海。

    楼船舱门打开,一个个修士升空,显然是有备而来。

    “泰平岛终于浮出海面,不藏在海眼之。”吴激冷笑道,“重新降入海眼之,至少需要十二个时辰,这段时间,已经足够我们攻入岛。”

    “仙人,救命!”忠平叫道,他认了出来,是吴激给他符篆的。

    而制住他的,的确是凡人,有些武功,却不是修士,是泰安答应收他们入门,人这才这么卖命。

    “不要动,动就杀了你!”燕九把刀一紧,一道血痕出现在忠平的脖子上,忠平不敢乱动。

    吴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一个凡人而已,不过是蝼蚁罢了,他没有将他的生死放在心上。

    同样,泰安也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他知道吴激根本不在意他,他们没有想到,宗原却动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