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泰周,你竟然敢冒天下大不韪,修习此种邪术!不怕自觉于修行界!”吴激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火。

    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是一种道佛魔合运的法术,神魔一见,肆虐方圆数百里范围,使之成为绝域,神魔能借天地一切可用能量,最利害的使周围一切变成混沌一团,此种法术修行者没有一丝好处,唯一的好处是威力巨大,而且不分敌我。

    吴激没有想到,泰周会狠心到这个程度,连自己的老窝都不顾,连自己的手下也不顾,直接发动此法。

    吴激一下子变了脸色,长啸一声,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哪里能够完全撤走,此时双方搅在一起,而且,占领了东南方向的九岛,正在岛上建筑之内,追杀残敌,天空之四十九神魔一现,黑光笼罩了整个岛屿群,修为低一点的修士,无力冲破黑光的封锁。

    二十一艘楼船,有六艘进入占领的岛屿群,吴激和另四住长老脸上发苦,有一位长老赵源带着一帮人进入其,此时被困住。

    吴激发出撤退信号,数十道遁光从岛飞起,更多的遁光想从岛逃脱,但如苍蝇般的乱窜,却不能突破黑光的隔阻。

    有些绝望的修士,身剑合一,冲向神魔,神魔嘻了一声,魔焰滔天,伸出大手,就是一拍,一道道剑光给拍灭,灵光如灯一样熄灭,修士的身体如同幻影一样,消融在魔光之,魔光更盛。

    吴激脸色发青,对方居然宁可毁掉,也不愿让出,甚至让他的泰平岛化为虚无,他已回到楼船上,楼船只剩下十五条,人员伤亡达成了四成,正在这时,却听到一声怒吼,一道遁光闯出黑光,正是赵源。

    紧接着他之后,又有几道遁光飞射而出,显然不与他一路,一出黑光,飞散向四周逃去,是泰平岛的高手,吴激来不及拦,遁光一闪,就远去了,而赵源落到了船上。

    黑光传来一声怒吼,滚滚的黑光如同浪潮一样向他们涌起,几人脸色大变,喝道:“开船,快撤!”

    众船立刻下沉开始潜水,船体上放出灵光,将船体护住,但黑光来得非常迅速,有艘船还没有钻入水下,黑光一到,灵光迅速消融,船体一振,接着分解,里面的修士亮起灵光,很快就熄灭,只有二个修士逃出,共余修士皆化入黑光,黑光更见凶残,连海水都在分解,又一艘船轰然解体,其余的船只,在水飞速逃离。

    泰平岛上,只剩下一个人,眼透露着疯狂,他已被魔念控制,站在黑光,感觉自己异常强大,在他的四周,无一物存在,只有黑光和四十九只巨大的神魔,所有的灵药都荡然无存。

    外围的黑光进一步向四周蔓延,魔头越来越巨大,好像冲天的魔神一样,呼吸之间,周围的一切都在同化。

    东海盟没有料到这个结果,他们对付泰平岛,计划了很久,几乎出去了大部分力量,除了盟主没有来,其他力量都出现在这里,而且,动用了内应,准备拿下泰平岛,获得巨量的灵药,但谁都没有想到,泰周他居然会大衍诸天摩那神魔这种禁忌神通。

    莫闲的海船正向东乘风破浪,莫闲在甲板上,已经离开了泰平岛有四五个时辰,天色也快晚了,背后的斗法早已不见,算起来最起码有八十里,晚霞满天,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莫闲望着天边的彩霞。

    他心没来由一阵悸动,他回首看看来路,难道大局已定,则不过四五个时辰,看来要面对一场追杀。

    要是泰平岛主获胜,他自己应该不会有大的危险,自己又没有和泰平岛主作对,心有感应,说明自己似乎有危险,不出意外,应该是东海盟攻占了泰平岛,自己的船才百里不到,希望他们才占领,事务多,最多派一些不重要的低手来,应该不会是长老级的。

    莫闲正在这里胡思乱想,后方传来强烈的破空声,莫闲一惊,来人最起码是金丹级,还且不是一人,他心立刻想溜,打不过,趁早溜。

    但他一溜走不要紧,船上的凡人怎么办,他咬咬牙,决定还是不走,静观其变,哪怕结果没有改变,他已尽力了,最起码心安。

    远远听到破空声,等到船的上空,还要好一会,也就是莫闲,船上的其他人都听不见,即使听见,也不当一回事,普通人根本不知破空声意味着什么。

    好一会,破空声穿过了头顶,但他们对脚下的海船根本没有望一眼,这是一瞬而过,莫闲心起了疑问,他们是谁,既然是路过,莫闲也就放下心。

    天色已晩,莫闲望着满天的星斗,星空异常美丽,倒影在海水,好像置身与星星的海洋之,在这一刻,他感到自己与星星是如此之近。

    他甚至感到,周天的星力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盘坐在甲板上,浑身沐浴在璀璨星光下,不自觉勾引了西方星宿的星力,在肺隐约成剑形,他的神思分成几份,每一份都很淡,船长刚想去喊莫闲,却见莫闲身上亮起星辉,和天空星斗相应,一时间目瞪口呆。

    剑由金而成,但西方寒金,尚需火锻,方能成其大器,没来由,心浮现出一个念头,但静定,莫闲不觉手上一动,掐出朱雀印,“…心神丹元字守灵…心部之宫莲含华,下有童子丹元家。主适寒热荣卫和,丹锦衣裳披玉罗。金铃朱带坐婆娑,…”一行行黄庭经的经在脑出现,心神丹元的影子一闪而过,并未存思清楚,但朱雀没有存思,却出现了,不是内来,而是外来,天空之,南方星宿一闪,亮了一亮,但在莫闲的意识,却见一只朱雀从天而阵。

    肺剑光陡然升腾,隐隐与身后背的阴符剑相应,斩向朱雀,朱雀口出喷火,裹住了胸剑气,剑在火大放光华,莫闲明白了,寒金需火炼,才能大用,此为火炼剑气。

    莫闲甚至感到剑气的痛苦,似乎要化去,就在这时,北方星宿闪了一闪,一头玄武出现,一口真水喷上,剑气一阵伸展,接着朱雀又一口火喷出,就这样,剑经过九次淬炼,莫闲一张口,仰天喷出一口剑气,如长虹一般,精纯而内敛。

    同时他心念一动,背后阴符剑一声鸣响,也出鞘飞出,往剑气上一合,阴符剑立刻剑芒大盛,在数丈之外的船长只感到冷嗖嗖,剑光寒气逼人,至此,剑气成。

    寒光一闪,剑重新归鞘,莫闲至此独创了初步炼剑法,以西方星宿的金气为基,以朱雀真火为炼,以玄武真水淬火,这套炼剑法是他独创。

    莫闲剑气成,缓缓地收了功,他知道船长在此,船长只看到莫闲口吐剑气,背后宝剑飞起合剑,其他内容却是不知,他毕竟是个普通人。

    莫闲起身,脸转了过来,刚要说话,陡然脸色大变,他看到西方无量的黑光翻腾而来,虽然在夜晚,但借助天空星光,黑夜并不能阻挡莫闲的眼光,何况他的眼力还强于普通修行者。

    他在黑光,隐约看到一个巨人的影子,所到之处,一切都好像消失一样,刹那间,他明白了,他听说过这是一种法术,潜虚子在一次莫闲的师兄弟聚会上,曾详细讲解数种闻名的法术,提到一种大衍诸天摩那神魔的法术,说是道佛魔合一的产物,他并不会,并且禁止门下修习,因为此神通一旦施展,自身立被魔头控制,倒行逆施,最后下场奇惨,被修行界立为禁术。

    莫闲看到的这一幕,和当初潜虚子所说一模一样,看他的方位,是来自泰平岛,莫闲基本上猜到事情的真像,应该是泰平岛有人炼成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此种法术能波及方圆数百里,而此刻,他们的船,只是离开泰平岛约九十几里路。

    莫闲现在明白了,不久前,他所见到的天空遁光,应该是修士逃命,而当初他心的悸动,不是东海盟获胜,而是这种法术的发动,自己并不精通《易经》,因此也没有掐算,现在就祈祷对方实力不够强,只能达到百里范围,不然的话,恐怕丢下一船人,只好自己独立逃命了。

    莫闲立刻步罡踏斗,他迅速起了一阵大风,海面上立刻风涛汹涌,船一下子就窜了过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