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和后面显得遥远的黑光比,却是很快,船才行出了十多里,后面的黑光便追了上来,莫闲无奈之下,心念一起,玄阴聚兽幡出现在头顶,他不能如意调动龟甲,但能如意调动玄阴聚兽幡。

    玄阴聚兽幡一现,半空无穷的怪吼声出现,一个个巨兽的虚影出现,向着后面的黑光冲了过去。

    但令人无奈的事情出现了,巨兽的虚影一接触黑光,便融入黑光之,虽然是虚影,但是兽魂所成,玄阴聚兽幡顿时凶威收敛,莫闲脸色一白,玄阴聚兽幡受损,连带他也不好过,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果然无物不利用。

    莫闲正要弃船发动纵地金光法,他还是保命第一,船上凡人对他来说,他已经尽力了,只是他们命不好。

    正在此时,身体一物动了,莫闲一愣,此物已经跃然头上,正是无间祭坛,祭坛一现,无量黑光放射而出,虽是黑光,但在黑夜,却清清楚楚,往下一镇,整个船都护住,而祭坛的黑光与神魔的黑光一接触,神魔似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黑光迅速很后退去。

    但祭坛却不放过它,黑光如柱,像有吸力一样,一声响亮,一头巨大的神魔陡然变小,飞速投向祭坛,光华一闪,却成为一个米粒大的浮雕。

    潜虚子传他的祭坛的方法,除了祭祀外,就是保护自身,并没有祭坛上的浮雕花纹,这样一下,不亚给莫闲开始启了一扇大门。

    四十九神魔,连同泰周自己,正合大衍数五十,却被莫闲收了一个,数不完整,泰周立足之处,还在泰平岛,离此地一百多里,他已被魔头控制,此时陡然觉得四十九神魔在正东方的一个失去了联系,不由一愣,发生了什么?

    他一步迈出,出现在黑光笼罩的边缘,刚出现,便看到那个祭坛,心不由升起一阵恐惧,好像他的克星一样,他大叫一声,黑光迅速如潮水一样退去。

    他已被魔头控制,要是他处于清醒状态,他恐怕采取另一措施,一个东西对他有威胁,他要做的,就是将这件东西抢过来,再不济,也要将之毁掉。

    直到数日后,魔头隐入他的内心,他才清醒过来,想起这一件事,后悔不已,他知道这是一件至宝,当时就应该把它强抢到手。

    他一清醒,第一要务去找东海盟算帐,这些事已不关莫闲的事。

    但莫闲的麻烦事还没有过去,他以为自己没事了,第二天,他正在船上晒太阳,一艘小型船从海底窜出水面,喝道:“停船!”

    船长一个激灵,船慢了下来,莫闲望向他们,船很小,只有八个人的容量,但并没有坐满,只有四人,他问船长:“是什么人,你们以前都这样么?”

    “不是,这是头一回。”船长苦笑。

    “明白了,这是东海盟的仙船。”莫闲冷笑说,“先停下船,看他们怎么说。”

    莫闲发话,船长的心稍稍安定,船慢慢停下。

    “我们是东海盟的,来追一个逃犯。”小船上一个矮个子的青年人说道。

    “东海盟是什么东西,居然叫别人停船,你们有何权利叫别人停船!”莫闲不客气地说道。

    “好胆,就是他!”另一个人叫道。

    “你们东海盟将别人视为蝼蚁,我与你们东海盟有什么关系,居然将我定义成逃犯,大概平时自大惯了,东海盟,我在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如果识相,现在就滚。”

    “敢冒犯我东海盟,你死定了!”四人骂了起来,矮个子立刻祭起一把飞刀,这是一件法器,飞光一闪,就往莫闲头上落。

    莫闲冷笑一声:“正好拿你发市利!”

    莫闲刚刚剑气成,可以算是剑修,剑修一剑破万法,不同于只是拿着剑形的法器法宝之流,他们完全依赖于宝物,宝物威力大小,决定他们的威力大小。

    而剑修却不同,特别是莫闲这种剑气初成的,正要拿人立威,见对方出手,意动剑动,呛啷一声,阴符剑从背后飞起,剑一出鞘,雪亮一道,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噌”的一声轻响,飞刀断成二截,如流萤一样落了下去,而矮个子脸色一变,喊道:“好贼子,敢损毁我的宝物…”

    话还未说完,剑光已临体,把他的话打断,旁边一个人甩出一个环状物,以为能阻住俨光,就听见一声惨叫,剑光已将环状物分为两半,落在矮个子的脖子上,当即血光飙起。

    一剑之下,两件宝物,一个人被莫闲杀了。

    “滚!”莫闲收回宝剑,看也不看另外人,冷冷地说道。

    人一言不发,船立刻沉入水,转眼不见了踪影。

    莫闲知道,后面还会来人,他不在乎,就是比不过,他的纵地金光法,就是元婴修士,恐怕也追不上,在这之前,他得把船上的人安排好。

    果然不出所料,第天,当船来到一座荒岛的附近,后面破空身起:“谁杀害了的东海盟的弟子?“

    “好大的威风!”莫闲冷嘲热讽,“是我杀的,你们既来,那么我们岛上见!”

    说完,他身体一闪,便出现在岛上,莫闲借此机会,将东海盟的注意力完全集在自己身上,海船自然没事。

    道遁光见莫闲上了岛,也随之上岛,海船见此情况,也不敢多看,帆一升,快速离去,船长也知道,自己与莫闲的缘分算尽了。

    名修士,有一名为金丹修士,其余二人,都是天罡已采之辈。

    “好得很,别人如果得罪了东海盟,早就躲起来了,只有你如此嚣张,你今天死定了。”金丹修士眼睛看着莫闲,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莫闲不经意的摇摇头:“屎壳螂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不知你们从那里来的信心。”

    “你一个筑基修士,都不要我出手,我的二位同伴就足以制服你,不过,为了节约时间,还是我亲自动手。”说完之后,他随手出手,一个似手非手,似爪子非爪子的大手从他背后升起,向莫闲抓来。

    莫闲一声冷笑,也不躲闪,等他临头,也不用法术,直接一拳,一龙之力爆发,对方不过法术所成,看起来吓人,而真实的力量比起莫闲的一龙之力,真如蝼蚁一样,当下轰的一声,大手散开。

    莫闲一拳破了他的法术,倒把金丹修士吓了一跳,心暗忖,好大的力气,原来是一个体修。

    莫闲破了他的大手,得理不饶人,脚下一错,他吓了一跳,莫闲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个劈拳向他劈去,在他的眼,像一把开山大斧,照着他就劈了下来,莫闲的速度还有出手速度,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好向后退出。

    “你居然敢对金师叔动手!”另一个修士叫了起来。

    还有一个修士,一见莫闲出现,吓了一跳,幸好莫闲不是针对他,他根本来不及反应,金师叔不愧为金丹修士,本能地向退去,让开莫闲的一击。

    此时,旁边修士的金剑已到,这是一件法器,莫闲根本没有理它,上前一步,手拳法崩了出去,浑身和手臂闪着玉光,这次金师叔再也躲不开,身子立刻飞起,口鲜血不要命的喷了出来。

    而同时,金剑已击在他的身上,金剑像击败革一样,发出沉闷的声响,却没能破开莫闲的皮肤,金剑还未收回,莫闲背后的阴符剑已化作一道凛然的剑光,“噌”的一声,金剑变成二截,跌落在地。

    莫闲的剑光并未收回,而是直指那名修士,修士身上出现了护体灵光,一接触剑光,护身灵光立刻崩溃,剑光一过,他分为二截,倒毙在地。

    交手没有多长时间,一名修士亡。

    金师叔大吼一声:“我要杀了你,不然对不住死在你手上弟兄!”

    他手一指,轰的一声,一道火墙直向莫闲压了出去,借此机会,他手住脑后一拍,从他的脑后,飞出条红线,在空一个盘旋,直落莫闲。

    莫闲斩了一位修士,剑并未收回,而是直扫面前,火墙刚压了过来,剑光已到,剑光一扫,火墙立刻熄灭,果然是一剑破万法,不管对方是什么法术,我只是一剑斩去,剑光到处,扫灭一切。

    条红线已到,莫闲不能做到剑光分化,剑还在前方,头顶之上,轰的一声,出现了一杆大幡,黑气迷空,无数兽魂在咆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