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泰簇池,莫闲身边出现了兆景,一条长达千丈的双螺旋放射着生命圣光,莫闲好像分成亿亿个单元,不同的线程在同时处理着,他一身白光照耀,如同一个光人,而在泰簇池,更是水汽蒸腾。『.『2

    在场的人都是站了起来,望向泰簇池,泰簇池,一具人体正在成形。

    莫闲在这一刻,不觉运用了宙光之术,他虽不然做到时间倒流,在器修世界,他没有见过一位能够将时间倒流,最多是让时间暂停一二秒,倒是见到许多逍遥修士能够使时间加,甚至器修开出一种巨大的法器宙光笼,他虽做不到像宙光笼那么夸张,但短时间内,达到数千倍还是能够做到,但这需要千百倍的灵气。

    好在遇仙宗并不缺少灵气,为了这次莫闲施展神通,特地在大殿四周布置了聚灵阵,在莫闲使用宙光术的一瞬间,数千倍的灵气蜂拥而入,直接在大殿之,形成了一股灵气风暴,化神修士都没有看出来,因为细胞生长在短短一瞬间成形,而还虚修士却看了出来。

    宙光术!潜虚子等一下瞪大了眼睛,时间并不长,但短短的一刻,莫闲却已过去了数个时辰,没有法器帮助,光凭自己功力来做,的确很累人,这还是有了物质基础,如果直接从虚空造物,莫闲还不累趴下。

    莫闲见**已成形,顺手拽住子渊的元婴,用力一推,喝到:“此时不成形,更待何时!”

    轰的一声响亮,从泰簇池跳起一人,莫闲手诀一扬,雾气弥漫,待雾气散尽,子渊衣着整齐的站在那儿,众人知道,那外在的衣物,不过是莫闲以水汽所化。

    子渊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身躯,动了一会,渐渐适应,倒身下拜,莫闲急忙拦住:“子渊师兄,不必如此,你当日为了宗门损失了**,师弟如此做,是应该的。”

    门的前辈一涌而上,他们虽然看了整个过程,倒是看懂了一些,但因为知见问题,并没有完全看懂。

    平时这些前辈一个个道貌岸然,此时一个个问题很多,多到莫闲不知答哪一个好。多亏潜虚子和流霞子解围,流霞子说:“各位,莫闲师侄今日多有劳累,放过他,如有什么问题,以后有的是时间,你们可以登门请教。”

    宗主这么一说,众位前辈才罢休,莫闲这才得已脱身。回到了梦思洞,绿如问道:“你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决定公开这些知识,我在器修世界几十年,见识了器修的强大,他们的强大不是个体的强大,而是全民强大,虽然我做不到改变这个世界,但带一帮人还是可以,最起码把器修对自然探索的精神传导下去,佛魔道争锋也该引入活水。”

    “你这样做,不怕触动传统势力?”绿如问。

    “所以我才要选择弟子传授,并且以格物的名义传授,格物者,以己身观外物,又以外物来影响己身,外观诸物,内观诸心。此论正符合《易经》所说,仰者观象于天,俯者观法于地,观鸟兽之纹,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样就名正而言顺。器修不过是更进一步,一切都以算学精确体现出来,看似传统,实质创新。”莫闲说。

    “这倒是一个办法,披一张古修的皮,等他们知道真像后,也无可奈何。”绿如想了想说。

    莫闲夸道:“我的夫人就是聪明!”

    “贫嘴!”绿如白了他一眼。

    “回来了数日,我听说圣门遭劫,那个九婴是元凶,魔教是帮凶?”莫闲转换了话题。

    “那个该杀的九婴,现在不知在哪里?我师下落不明,白猿爷爷战死,我听你说过九婴,它神通广大,当年你曾经受过它的好处。”绿如说。

    “也不算什么好处,我当时从平等王的祭坛处得到了水火炼体术,结果被它看,想选我为它卖命,它将我的水火炼体术进行了修改,成为阴阳炼体术,算是对我有恩,但随后又暗生祸心,指使他人想将你作为炉鼎,它传我炼体术就没有存什么好心,幸亏我误入器修世界,从底层上了解了物质的结构,推演执炼体术,真正打破了九十九龙的限制,才使我的炼体术大成,我这才明白,我如果光炼阴阳炼体术,最多九十九龙力,已达到世界的极限,炼体再强,要是不能突破物质层次,虽寿命悠长,但最终还是要归于天地,只有真正脱物质和精神,与道混而为一,才是脱的正路。你不要因它看似对我有恩,就心存顾忌。”莫闲说。

    “我哪里是如此,我不是它的对手,凭我替师傅和白猿爷爷报仇根本不可能,现在自在天、他化天和空同天都被它打残了,还有栗广,他不知道怎么炼体,居然有九十九龙的力道。”绿如心记着那仇恨,使劲的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我刚回来,便碰到了栗广,他所凭有二项绝技,一是龙象大力神魔法,看样子他已炼到最高层次,身具九十九龙力;另一项,就是他身怀《过去庄严劫经》,这才是他最大的依仗,过去已永恒,他可以借过去身来恢复,是一个杀不死的人,除非以偌大神通,从时间长河,把他彻底抹掉,不然的话,他总能归来,就像你我一样。我想把他镇压在我的灵宝白泽图,可惜被提婆达多横插一脚,救走了他。”莫闲说。

    绿如道:“还是等以后,过些日子,我想去洛山一趟,一方面去看看我的姐姐,另一方面,我去圣门走一趟。”

    “也好,我如果有时间,陪你一起去。我现你修行的阴阳一气姹女婴儿法,走的阴魔一路,恐怕会走偏,我带回来的功法之,有焚阳一系,它修行的是热力学一系,你已了解,其熵场可以让阴魔对你的副作用减至最低。”莫闲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