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百多年时间内,修习过去经,借佛法镇压阴魔,阴魔对我来说,已不成威胁,并且,现在我把阴魔和佛法一起,形成一种特殊的功法,梦观大千法,借阴魔的魔性来增加自身的知见,你说焚阳系,这种功法不错,我会修的。”绿如说。

    “好了,我带回来各种书籍,都是以玉箴保存,数量之庞大,比藏经楼更见宏伟。”莫闲说着,一连串的玉箴飞出,飞入自己的书房,书房立刻闪现一片彩光,他立下了阵法,对于他来说,这个阵法很简单,但与这个世界的阵法都不同,绿如看他立下阵法,回想脑的知识,对此点头。

    “我休息两天,这两天你给我挡驾,告诉大家,我日后,在讲经堂讲解格物之道,我借此机会,招唤我的千身神投影,他们的知见应该能为我再进一步!”莫闲对绿如说。

    绿如点头,莫闲进入静室不提,绿如却在洞口立了告示牌,整个天随山轰动了,本来准备前来请教的人,一见告示牌,便自回去。

    千身神投影在各自世界,得到了招唤,纷纷破空而去,一个个归入本体,随着身神的回归,冥冥气运渐渐积于一身,他入千界,多少都带有千界的气运,而且,他的身神并没有对千界有所危害,更多是一种维护,从而得到千界的承认,使他的命运和千界有着一种奇特的联系。

    对于气运,莫闲并不精通,他本身气运并不强,但随着修为提高,多少有着一点认识,,对自己有好处就是了,至于其他,他并不了解。

    幸亏他不了解,气运钟于一身,对修士来说有好处也有害处,好处是他的运气变好了,走在路上,说不定会得到天才地宝之类,坏处是他与世界的因果加大,增加其超脱的难度,气运不是那么好拿的。莫闲不知,反而不会应用它,一定程度上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最大的好处并不是气运,而是他对这个世界群的认知,一瞬间,他好像超越其上,每个世界都浮现在眼前,各个世界有各自特点,千世界代表千大道,大道何止千,而且在不停的演化,这千大道实际上是由千法则为主,仅仅代表大道的一次尝试,已成为过去,但就算了解了一点皮毛,莫闲感到收获极大。

    他身上的玄阴聚兽幡的玄阴空间又一次发生了玄妙的变化,开始分层,最核心一层,坚冰千里,寒风凛然,一座祭坛高高耸立,十二根图腾柱形成一个玄妙阵势,矗立在祭坛之上,祭坛心,似乎有个飘渺的黑洞,无比阴寒从此渗出,这是玄阴之心,目前不过刚展露一点痕迹。

    由内而外,一共层,到了第层,却是一幅春暖花开的景色,大地回春,一点也不像玄阴空间。

    莫闲消化了身神投影带回来的知见,对莫闲来说,许多东西都是他以前未曾想到,虽然对他的功力并没有多大的增长,但却真正使莫闲心胸为之一开,总有一天,这些知见会改变莫闲的今后走向。

    莫闲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听到了动静,绿如走了进来:“你结束了?”

    “结束了,过去了多长时间?”莫闲问。

    “还有一会儿,天就亮了,你已经闭关天,你好好准备一下,天亮后辰时,你要在讲经堂宣讲你的格物大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取得成功。”莫闲笑道。

    在讲经堂,许多还虚和化神修士到了,他们坐在台上,而大量的修士人满为患,许多人都对莫闲今天讲些什么大感兴趣,毕竟莫闲在天前展示他精妙的神通,这是人们第一次听说,由人创造*,虽然神话有,但那是仙人的事情,何况就是仙人,也不是人人都能有此本事,所以众人都是想听听,于是整个讲经堂人都是呆不下去,还是潜虚子出手,以太宇之术扩展的空间,才容纳下来此众多的修士。

    莫闲悠闲地走来,他越走心越平静,渐渐陷入空灵状态,莫闲先施了一礼:“各位前辈,不好意思,莫闲来临!”

    “不碍事,你尽管讲!”明真长老啊啊一笑道。

    “多谢!”莫闲大袖一摆,走到台上,在正位置做下,眼睛往下一看,见蠡玉子渊等都来了,绿如也在台下,绿如眼睛充满了自豪,也充满了鼓励,他微微一笑,开口说到:“各位前辈,各位道友,我因机缘凑巧,误入一个格物世界,其修士行格物之道,我在其数十年,对格物一道略有了解,今日在此宣讲,诸位道友,姑妄听之!”

    莫闲语音一转:“那个世界的修士自称为器修,不是专攻器物,而是取形而上为道,形而下为器之意,却也暗合易数。仰观天,俯察万物,尽观诸身,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修行方式,将世间万物分门别类,形成万灵、物化、物性和算学等诸门知识,涵盖物质诸多方面,的确非凡,但与人的心性学并无大益,此是器修的缺点。虽有此缺点,瑕不掩瑜,对大道追求来说,和我们一样。”

    莫闲从算学讲起,只是基本的算学,却令众人一方面大开眼界,另一方面,开始还好,甚至有茅塞顿开的感觉,但到后来,算法越发精妙,开始吃力。

    莫闲见此,微微一笑,话音一转:“刚才只是基础的算学,算学为工具,用在方方面面,比如阵法。我们阵法如果大到十几里,其因素太多,多半布不成功,而器修的阵法,有些达到上千上万里,而依然流畅。”

    莫闲说着,手出现了一个阵图,随即出现在众人的头顶,这只算一个基本阵法,但莫闲改进了,莫闲一边改进,一边讲解,用的正是他刚才所讲的知识,经他一改,阵法完全一新,子常呆呆地看着,他心震惊无比,这才是他所追求的道!归卧故山说感谢秋之神光投了1张月票、秋之神光打赏100起点币、那年的你还好么投了1张月票、空无之道投了1张月票、笑养漾打赏100起点币、小gend投了1张月票、沧海君颜投了1张月票,在此多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