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子常动心,许多人一见阵图部演示,恍然有悟,不觉慎重起来,心将刚才莫闲所讲与眼前阵图结合起来,细一品味,顿觉精妙无比,不觉沉入其。

    在场的众人都是超凡脱俗之辈,其精神之强大,不觉之间,周围的场态出现了变化,一种玄妙凭空而生。

    各人精神场不一致,但却奇妙的融合在一起,共同向一个方向,形成一种奇景,各人思想都具现出来,无数的图形出现,角形,四方形,五边形,六边形等等滚滚而出,随着莫闲的讲解,各自放着奇光,而专心的高阶修士并没有留意,那些低级修士可就见到一付奇景。

    而他们不懂其实玄妙,见到大量几何图形放着奇光,不断涌现,美丽至极,好似天花乱坠,他们都惊呆了,以前只听说高僧说法,天花乱坠,众人都没有见过,但今天见到莫闲讲解格物算学一道,结果异象纷呈。他们不知道,这些现象不过是他们自身所悟,在他们的无意的意识场具现而已。

    莫闲讲完了算学,实际上,他讲完了阵法,对于高深的算学皮还没有破到,却搞得异像纷呈,莫闲似有所悟,看来,自己的世界与器修世界还是有所区别,最起码法则似乎比器修世界更易显形,大概更偏于精神一面。

    他微微一笑:“格物之道,算学之道只是其一部分,还有物性、物化和万灵大系列,又分出众多派系,博大精深,我再将物性、物化和万灵的简单介绍一下。”

    莫闲说着,又将这几门的基础说了一通,眼见时间不早,便停了下来,众人也在思索,莫闲今日所讲,许多东西闻所未闻,之前又呈现过异像,众人思索着,倒希望莫闲讲上去。

    “诸位道友,如果要细讲几天几夜都讲不完,如有兴趣,与我单独交流,我欲筹建一处藏经阁,近期整理出一批图书,大家也可以看看。今天就讲到此!”莫闲说。

    底下的人恋恋不舍的走了,那些还虚修士,化神修士一个个和莫闲相约,邀请莫闲论道,莫闲的格物之道初步给他们留下的印象,莫闲实质并不指望他们,因为化神也好,还虚也好,他们不可能真正修格物之道,他们只是为了增加知见,多些借鉴。而莫闲更希望低阶修士从头学起,真正行格物之道。

    莫闲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和还虚修士,还有化神修士论道,他同时也拓印图书,玉箴之,本来就有多的数不清的图书,绿如和他一起,将玉箴上内容复印到纸上,这是莫闲从器修处学到的一个技能,将纸铺开,用意念激发玉箴,将玉箴所藏图书拓印到纸上,好像复印机一样,其内容自然带着莫闲或绿如的法力,玄妙无比。

    他们在梦思山建立了一个藏经阁,将复印出来的图书放在其***修士们查阅,并不提供借阅,因为目前图书册数较少,大概有二千多本,是各门的基础,高深一些的,莫闲没有功夫复印出来,他虽然是逍遥修士,但还不能使书一下子印出。

    他特地招收了数名炼气高层的修士,作为藏经阁的管理人士,在此工作的人,算是宗门任务,莫闲以此来推广他的格物之道。

    莫闲和绿如忙完这一阶段,分出了化身,这回,化身反而坐镇在梦思洞,和来访者论道,主持着梦思洞,他的化身本是万灵学的逍遥修士,很适合在此。而他的本尊却和绿如一起来到了洛山。

    洛山的山谷,一处村庄矗立,但在外人看来,此处并没有什么村庄,只是杂草丛生,而莫闲却看出了一座大阵笼罩在当地,村庄内部,一座座房屋相邻,村庄之,不时见到小孩,莫闲看得出,这些小孩并没有真正化形,而是使用一种障眼法。

    阵势依山傍水,是四象弥天阵,一种比较高明的阵法,不仅有迷阵的作用,而且本身战斗力很强。要是绿猗在当初会这个阵法,也许就不会被阎罗殿所破,当然,绿如也许不会成为莫闲的夫人,历史不能假设,过去是明确的。

    他们一到,绿猗早就发现,现在绿猗已成就元婴,绿猗手挥处,阵势向两边卷起,一条道路露了出来,莫闲和绿如入内。

    “你们来了,看看我的阵法水平怎么样?”绿猗说着领着两人过了阵法。

    莫闲微笑不语,也许他从前阵法水平不行,但自从学习了算学后,他的阵法与这个世界有着本质上的区分,对于古典的阵法,依据五行八卦那套比较粗糙的理论,阵势越大误差越大。而莫闲现在虽然在器修世界的阵法水平比较一般,但在这个世界,恐怕没有一个人的阵法水平比莫闲高。

    “姐姐,这个阵不错,范围也大。”绿如与莫闲分享了莫闲的经验,莫闲所经历的一切,绿如也好像跟在他的身边,对器修的一切,感到身受,绿猗经过数年所成的大阵,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的确很难破,但在莫闲的眼,阵的破绽太多,所以绿如只是说不错。

    绿猗感到绿如有点敷衍,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人很快来到昔日小楼,这里的小楼并非昔日的那座小楼,而是依照旧样重新建的楼,不过此一切布置都依旧。

    在村庄,书声琅琅,教师却是绿猗专门聘请的大儒,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教的非人。

    看到旧日重新恢复,莫闲不仅长叹一声,他的命当初是被告姐妹俩救的,旧日的莫闲和今日的老师一样,并不知道真相,莫闲站在窗前,看着村前的溪流一会,回过头来,对绿如说:“这道溪水蜿蜒流淌,借水相机缘生玄武,却显得弱了一些,四象虽全,但力道弱了不少。”

    “夫君说的不错,此处是嫌弱,倒可以加深此处溪流,人为改造。”绿如一笑,莫闲摇摇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