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如问到:“你既然不同意,难道有各好的办法?”

    “你记得分形几何借形的方法?”

    “我明白了!”绿如沉吟了一会,抬头看见远方溪水自山巅走来,又消失在群山之,恍然大悟,“你是说,借整体之形,以局部聚集力量,达到弥补水行化作玄武的力量不足?”

    莫闲微微一笑:“正是如此,此阵如果以算学分析,的确问题不少,但就从古典的阵法来说,相对比较完美。”

    绿猗越听越糊涂,问到:“你们说这个阵不完善,分形几何是什么?”

    绿如解释道:“姐姐,分形几何是算学的一个分支,而算学是天地间凡涉及数的学问,莫闲这次回来,学了一种新的修法,唤作器修,取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器修是对天地万物之间法则进行探讨的一种修法,算学对阵法很有用。姐,你看,那弯弯的溪流,如果抽象成线,你就会现,每一个局部和总体很像,局部似乎是整体的投影,这就是分形几何所研究的范畴,在阵法上应用,正是以局部调用整体。”

    绿猗看了一会:“是好像有点像,可怎样调用整体之力?”

    “天地之力,只要抓住关键,对分形几何来说,任何一个局部都能代表全体,而四象弥天阵以水行成就玄武,只调用了整个溪流的一部分,却没有想到把它扩展到整个流域,同气相求而已。”莫闲笑着解释。

    绿猗低头想了一会,抬起头来,手打出一串印诀,顿时溪流震动,水波起伏,可惜的是,玄武刚刚成形,却又散去。

    “方向对了,但未能契合溪流,在心目,视整个溪流为整体而不可分,再视局部为整体,放之于野,收之于藏,来回自如,才能做到收放自如。”莫闲说到。

    绿猗恍然,又连试了十几回,终于在最后一回,玄武虚影结成,咆哮着融入阵,阵法一变,变得有点陌生,四象弥天阵起了一层水汽,一会儿后又是干燥了,但在他们眼,阵势的灵光一盛,接着灵光分散,空气本来已经很清新,现在空气更具有一种灵性。一条溪流的灵气虽没有集在这里,但也有二在这里,当然会引起变化。

    绿猗一见大喜,灵气增加毕竟是好事,居然此阵具有聚灵的效果,莫闲也没有想到此,但一细想,也在情理之。

    绿如则又一次微调了阵的布置,本来此阵以四象为镇,四件法器分别寄托在阵四象,而绿如的调整则把地气与之结合。微调之后,阵势浑然一体,比之前强上四倍,最重要的是,阵的破绽现在根本看不出来。

    绿猗和绿如在一旁说话,莫闲站在窗前,窗子打开,从楼上往下望,满眼青山,这里一片祥和,是个世外桃源。莫闲收回了眼光,空格上糊着纸,莫闲想起了器修世界的玻璃,而在目前的世界,除了天然的水晶,基本没有什么东西能用来蒙在窗户上。

    器修是把修行融入生活之,法器几乎无所不在,要在这个世界推广器修,是不是也要如此,莫闲看到小狐狸们在摇头晃脑诵读着经典,脑冒出一个想法。

    几天之后,一只小狐狸捧着一个碗,这只碗与外面碗看起来差不多,但如果在修行者眼,盈盈放射着灵光,它的材料也只是普通的瓷泥,但经过了狐狸的妖火锻烧,可以长时间保存食物,聚拢灵气,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用处。对于修者来说,它只是一个好玩的玩物而已。

    莫闲拿到手上,口夸奖了一番,小狐狸幻化成一个童子状,脸上兴奋得通红,其实不止他一个,好多小狐狸都拿出自己的作品,有碗有碟,还有花瓶等物,甚至还有可爱的小动物的形象,莫闲不吝夸奖,同时指出了相应的缺点,倒是那个大儒有点不高兴,满口君子不器,奇技淫巧的说法,莫闲只是一笑,不以为意,井蛙安知天之阔。

    绿如看到后,说:“你打算以器修的方法培养他们吗?”

    “也不是,你姐姐教导得很好,我不过教他们一些器修技巧,他们利用妖火,玩出这些花式,会对此很感兴趣,一方面锻炼了妖火,另一方面,对物性有了了解,看他们是否聪明。”莫闲说。

    又有一个小狐狸手拿着一块琉璃,莫闲神色一动:“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胡佳,我烧那种土时,最后得到这件东西,莫师公,你看看这是什么?”胡佳说。

    “不错,这是琉璃,你烧出琉璃,记得你的配方了吗?”莫闲问到。

    “记得!”胡佳想了一会说。

    “很好,你回去后,用法力分离原料杂质,直到你炼出无色透明的琉璃,嗯,可以叫它玻璃,你想想,如果窗户上用上它,是怎样的一副情景!”莫闲说,他虽然知道玻璃的配方,但他并不想直接说出来,能让她自己现,就自己现,器修之道,不在于玻璃,而在于探索。

    几天之后,她手琉璃越来颜色越淡,莫闲知道玻璃杂质随之减少,不管怎么说,一个有法力的人做事就是比普通人强得多,普通人只能借助器械来分离杂质,甚至不能分离,但一个有法力的妖做这件事,完全可以凭借他的法力完成此。

    莫闲走后,此处虽在四象弥天阵,但在数年后,那些碗碟还有玩具及玻璃随大儒流入民间,成为极佳的精品,甚至成为皇宫的上供物,价格一再飙升,于是世间流传着仙人瓷和仙人水晶的说法。

    莫闲和绿如在此处呆了一个月,便起程赶往圣门所在地,圣门在洛山落脚,虽然损失很大,许多元神、元婴和金丹都战死,但根基还在,这次劫难却使门殿合在一起,自在天、他化天和空同天之间隔阂反而消失。

    宗门就设在归雁峰,今日归雁峰可谓层层设防,阵法的灵光闪烁,外人到此,寸步难行,但在莫闲眼,却破绽百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