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和绿如一出现,便被圣门现,圣门自九婴一役后,对己身安全特别重视,一有风吹草动,便惊了起来。?

    但很快就现是莫闲和绿如,负责警戒的人松了一口气,很快,有人出来相迎。莫闲见圣门的原先殿的殿主都出来了,心暗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圣门沦落到这个程度。

    圣门天殿,自在天长生殿殿主长生尊者革曰归,本身是还虚修士,但莫闲现他气息有些虚浮,知道他有伤在身,能让一个还虚修士伤势久不愈,莫闲从可以窥见九婴是如何利害;而他化天乘黄殿之主御东门也是一位还虚修士,身上同样带着伤,人之,他的年纪最大;空同天青云殿主归无尊者习谷风身上同样有伤,并且他的境界跌落至化神,可见当日与九婴战斗之激烈。

    这位是圣门硕果仅存的还虚修士,人身上都带着伤,莫闲眼花何其高明,见此一揖到底:“遇仙宗莫闲,携带妻绿如今日回圣门,值诸位前辈相迎,不胜荣幸!莫闲因身被困异域,今日才来,望恕罪!”

    “不是你不想来看我们,而是情非得已,你能携绿如来看我们,我们挺高兴,里面请!可惜的是,绿如的师傅被困在虚空之,就是强如九婴,也不能杀死她,她总有一日会归来,她所修炼的玉华秋月灵犀法,千神念寄托于虚空,当日身灭,但我们感觉她未死,千神念只要有一缕在不同时空存在,她就是不死!”革曰归说。

    九秋仙姑修行的玉华秋月灵犀功,在战斗力方面也许比不上其他方法,但在保命上却是一流,一旦神念化分,多出千条命,而且分布于不同时空,不仅是空间之,甚至有时间之,这种情况就是九婴也不能穷搜时空,所以革曰归感觉到九秋还活着。

    几个人来到了大殿之,分主宾坐下,莫闲问道:“前辈,晚辈不了解九婴的威能,能否将九婴的情况一说?”

    莫闲提出了这个要求,而不是要他们复述当日之战,这是因为莫闲知道,当日一战,圣门从此沦落为二流门派,虽然还是有还虚修士存在,但门化神、元婴、金丹修士几乎沦落殆尽,要不是由位还虚修士撑着,说不定圣门已成为历史名词。所以那一战是圣门幸存者心永远的痛,谁也不愿意回想它。

    莫闲并不要他们回忆,而只是要他们说起九婴的威能,这已是最轻的。

    御东门苦笑道:“当日情景谁也不愿回,不过道友既然问起,我们述说恐怕不能表现出九婴的可怕之处。”御东门说完,心音妙语展开,莫闲好像置身于九婴面前,光九婴那股冲气势,就不是由御东门展示出来的威能,就让莫闲感到窒息。

    莫闲好似置身于战场之上,望着如同山岳一样九婴原形,通体闪现着灵光,九个巨大的蛇头四下摆动,天崩地塌,身体所到之处,远达数百里内,都被他的灵光覆盖,而在灵光范围内,一切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已不是法域,而是更高层次的神域的,甚至是道域,在其内,一切都听从他的意志为转移。

    莫闲是还虚境界,法域已成,甚至他的器修境界,是逍遥修士,当然,只是化身,本尊的境界实际上并不弱于化身,他的知见要比一般的还虚修士还要多,一眼就看出九婴虽已脱困,但九婴远远没有达到九婴当年诱惑莫闲所展现的水平。

    接着妖光一闪,九婴的身体迅缩小,光华一闪,化为一个精壮的男人,所动之处,水火相随,化作一双光翼,一只光翼似乎完全由火组成,另一只则是完全有水组成。

    凡是被他双翼掠过的,不是化作一团火焰落了下去;就是化作冰块落了下去,所到之处,无一合之将。

    莫闲看得很仔细,事实上,这些画面只是在他和绿如的心,好一会,莫闲才睁开的眼睛,叹道:“果然厉害,当日令门对抗他,实在了不起!”

    绿如担心说:“夫君,九婴这么强,在这个世上,不是没有人能压抑他?”

    “不会的,他一定有什么缺点,自从他脱困开始,除了他对圣门一战,并未看到他再出现,一是他不能持久,躲在什么地方修养生息,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已遇到对手,具体什么情况,我也说不清,除非能找到他。”莫闲说。

    “他恐怕已受伤,当日要不是玉昙花陡然现身,出了惊天一击后,玉昙和九婴双双消失,但那里的空间出现了乱流,我们也不能活下来。”习谷风说。

    “具体情况,我想去一趟万圣山,到那里考察一下,看看他留下的痕迹,可能会看出一些。”莫闲说。

    “那也好,我也想去万圣山一趟,我师傅是在那里失踪的,我想找找有什么蛛丝马迹。对了,夫君,你有没有什么丹药,能帮助位前辈摆脱伤势?”绿如问。

    “绿如,没有用的,我们是受九婴法力侵蚀,如附骨之蛆,看来伤势好不了,如果有一天,我们遇到了什么不测,绿如,你来领导剩下的圣门弟子,在之前,圣门殿之,互相勾心斗角,而经过这次大难,我们之间隔阂反而消失,圣门就拜托了!”习谷风诚恳的说。

    “前辈,你们一定能逢凶化吉,圣门不能没有你们!”绿如一惊。

    “我们情况我们知道,现在我们人还撑着,有事大家商量,我们知道,圣门如果有那么一天,绿如,只有依靠你,你是遇仙宗的媳妇,现在圣门风雨飘摇,托庇于遇仙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革曰归说。

    绿如急了,陡然想起一事,回头向莫闲说:“夫君,你不是会创造肉身,能不能用他们的细胞,给他们克隆一个**,让位前辈施展移魂术,将原先**抛弃,能行吗?”

    话这么一说,个人眼一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