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阴聚兽幡一起,无数兽魂咆哮,道红线扑入黑气,一下子慢了下来,莫闲看出了本体,是柄细长的剑,剑体发红,却是一套剑的法宝。

    道红线进入黑气范围,莫闲头顶的幡一摇,剑立刻停住,金师叔一见,知道不妙,使劲往回一收,总算脱离了黑气的范围,但莫闲的阴符剑此时也回来了,当的一声,将剑排了出去,幸亏法宝质地好,但也光焰一阵明灭。

    莫闲也很惊讶,居然没有破掉对方的法宝,一般法器,在他的一剑破万法下,也许断了,但对方这剑,只是被撞开。

    莫闲惊讶,金师叔更是吃惊,他的这一套法宝唤作虹霓才剑,是他进入金丹后最得意的法宝,他在其加入庚金,锋利无比,正常情况下,能斩灭对方法宝,居然对方的剑把它给撞开。

    他刚收回虹霓才剑,聚兽幡化出了怪兽咆哮着到了他的身前,抛出一物,出手见风就长,迅速包在身外,形似水母,莫闲没有见过,发出凛凛的清光,怪兽冲击上去,激起层层涟漪,却不能突破。

    “你该死!去死吧!”金师叔面露狰狞,他成就下品金丹,要成就元婴,除非他运气暴满,所以他就从炼器和法术上专精,以求万一的机会。

    他从身上取出一只净瓶,口念念有词,一股黄烟从瓶滚滚而出,黄烟过处,岛上的草木立刻枯黄,这是他收集的瘟癀之气,加以煞气炼成,此瓶唤作瘟癀瓶,黄烟向莫闲卷去,而他身边的修士一见他使用瘟癀瓶,脸色也变了,立刻起在空,飞快离开,距离一里之后,才停了下来。

    莫闲一见此,知道黄烟不是好烟,他一摇聚兽幡,黑烟层层环绕。

    莫闲手一指,一只异兽长嘶一声,奔腾而出,直接撞了过去。

    异兽一入黄烟之,接触瘟癀之气,顿时一个哆嗦,接着便委顿下来,皮毛开始脱落,连角都染成黄色,莫闲心大吃一惊,异兽它可是虚影,但怎么看,也像得到什么病一样,这是什么玩意?

    “你受死吧!我的瘟癀之气,就是灵体也给染病倒下,你的聚兽幡虽然很凶,但一遇我的瘟癀瓶,就给我倒下去。”金师叔满心欢愉。

    一听瘟癀二字,莫闲就明白了,自己的异兽是得了瘟病,而且是灵体得了瘟病,已经失去了异兽的威风。

    不仅失去了异兽的威风,现在已经恐怕离死不远,浑身上下,脓水直淌,全身发抖,哪有一点异兽的样子。

    不等莫闲摇幡,异兽已经颓然倒下,化成一股黑烟,间夹杂着丝丝黄色烟雾,好利害,莫闲心咂舌,更不能让黄色烟雾沾身。

    瘟癀之气该如何克制?真火,莫闲想,凡间凡瘟癀感染而死的,要么深埋,要么火烧,他的瘟癀之气虽然凶猛,真火一定能克制。

    想到这里,莫闲调动烈焰阵图,虽然残缺,但那是对付天仙以上,杆红幡随着一声雷鸣,突然展开,刹那间,金师叔眼前一片火红,他脸色一变,他的瘟癀之气不怕天不怕地,偏偏火是它的克星。

    他急忙念动咒语,瘟癀之气倒卷入瓶,对于火,他倒没有在意,他身上有避火之物,那种水母之物,就是含有一丝癸水之精,一般的火,在他面前,根本不能发威。

    收入瘟癀瓶,他笑道:“火之术,谁人不会?”

    他大模大样,寻找莫闲的所在,手却将火龙镖取在手,一旦发现,就取莫闲的性命,火龙镖,是他的得意之作,根据传说天神的传说而作,镖一出手,一道烟霞,纵使敌人有护身至宝,也无济于事,不要听它的名字不怎么样,但威能都出乎他的意料,他自炼出火龙镖,已取两位金丹高手性命。

    但此镖也有一个缺点,就是得用神识锁定对方,而且此物不像别的法宝,可以收入体内温养,因为此物纯粹是杀伐利器,杀意太重,收入体内,就是金丹修士也吃不消。

    镖已入手,法力已注入,他的手藏在大袖之,他用此宝,实在是看得起莫闲,在他心,莫闲不过一个筑基修士,虽然比一般筑基修士强大,但他还是没有看得上眼,能死在此宝之下,他认为莫闲已值得。

    但令他诧异的事发生了,他居然没有看见莫闲,周围的火已成一遍,通红一遍,他心还是没有把火放在心上,这时一声雷响,火陡然从四面八方向间压到,刚一接触他的护身之宝,轰的一声,不但火势没有小下去,反而如火上浇油,火势猛的一窜而起,他的护身之宝瞬间化为灰烬。

    他没有想到会这样,大叫一声,手火龙镖飞了出去,却没有方向,打了一个空,最终钉入石缝之,而昧真火还上一涌,他根本没有机会逃脱,一声惨叫,化为灰烬。

    在金师叔陷入烈焰阵时,那个远离的修士却看到了整座岛屿都陷入火海之,他吓了一跳,不是每个修士都能在烈焰生存,他见机快,立刻御使遁光升高,向外飞去,足有两里,才停在空。

    他不知道金师叔怎么样了,那里面可是一遍火海,他估计金师叔是凶多吉少,但他不放心,所以他没有过分远离。

    转眼间,烈焰消去,但金师叔了不见了,只有莫闲一个人在那里,他一见,立刻掉转头,风驰电掣般的离去。

    莫闲望了一眼他离去的背景,也好,正好有人回去报信,他已脱离海船,估计他回去情况一说,海船应该没有事了。

    莫闲看顾了一下金师叔刚才所在那个地方,金师叔已化为灰烬,不少东西都已烧毁,剩下的东西不多,只有一只瘟癀瓶和把宝剑保持完整,其余的一些东西,不是烧毁就是不成模样,乾坤袋也毁于真火之,莫闲直观的认识了昧真火的霸道。

    他将瘟癀瓶和虹霓才剑收入乾坤袋,看了一眼,纵地金光法一展,冲天而去。

    他没有搜索一下全岛,那支火龙镖,可以算是金师叔最有价值的法宝,却静静地躺在石缝间,直到百年后,被一个凝练地煞的修士无间得到,依靠它闯下诺大的名头。

    莫闲依靠纵地金光法,一道金光划出天际,继续往西行,他走后一天不到,吴激大发雷霆,他进攻泰平岛,本来已十拿九稳的事,结果出了意外,还折损了近半的楼船,并且树了一个强敌。

    泰周成了散修,而且修成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肯定在暗处时时盯着东海盟,他本来想凭借这一功劳,争一下盟主的宝座,现在全都化为泡影。

    那个散修,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莫闲是遇仙宗弟子,虽然知道莫闲的姓名,但拿不准是否是他的真正的名字,本来他没有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放在眼,但第一拨人死了一个,第二拨派去一个金丹修士,二个炼罡成就的筑基修士,结果只回来一人,连金丹修士都死在莫闲手。

    这一次他亲自去,但已扑了一个空,以他遁光迅速,居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那艘海船他虽然追上了,正如手下报告的一样,上面没有莫闲,他忍住怒火,只是哼了一声,重新向西追去。

    他不知道,莫闲的纵地金光法,哪是他所能赶上,他追了半天,估计是自己追错了方向,回到东海盟,发布了悬赏命令。

    莫闲一路向东,飞行了近二千里,发现下方有一座岛屿,他落在岛上,这座岛屿很小,只有二亩多大,长满了红树林,甚至长到了海。

    虽然大多数植物他不认识,并不妨害他寻找灵药,灵药既然名叫灵药,对于修士来说,它自身的灵气就是特征,所以莫闲不怕认不识药,但他知道,灵药并不是大白菜,他纯粹是碰运气。

    他想在海外有许多岛屿,这些岛屿甚至千百年都没有人到,其诞生灵药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灵药生长到一定年限,往往有妖兽发现,所以世间说,灵药有妖兽看守是有一定道理,但事物没有绝对,许多低阶灵药,根本没有妖兽看守。

    莫闲在岛的上空没有看到妖气,应该没有妖兽,但他还是落了下来,一来,他飞行的距离已经够长,他需要休息一下,二来,说不定岛上会有灵药。

    他落到岛上,才发现,眼前尽是红树林,连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与其说是岛,不如说是滩涂,涨潮时,全岛估计只有少数的地方没有海水浸泡,好在现在是落潮。

    莫闲发现,此处植物并不高大,但好像与众不同,有什么时候地方不同,他眼睛盯在果实在,立刻明白了,这些树可以算是胎生,红树林的很多植物的种子还没有离开母体的时候就已经在果实开始萌发,长成棒状的胚轴。胚轴发育到一定程度后脱离母树,掉落到海滩的淤泥,二个时辰后就能在淤泥扎根生长而成为新的植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