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第一次见到胎生的树,不由感叹,古人常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世间的事理往往出乎人的意料,要不是莫闲亲眼得见,恐怕也不相信,会有这样的树。    莫闲细细地感应着,过了一会,他的眼睛盯在一棵野草上,莫闲有把握这是一棵灵植,虽然它长得不起眼,而且,好像它也接近枯萎,但在它的茎杆上,有着数十粒种子,有点像水稻,但只有一般水稻的一半大小,种子一点也不起眼。    莫闲不是从外表来看它,而是从灵气的角度来看它,这是一株灵稻,灵稻很难结实,一般要经过雷电的洗礼,才能够结实。    莫闲向四周看看,果然有雷电的痕迹,红树林长得很茂密,但几个月前的雷击痕迹小心看之下,还是能看出。    莫闲将这几十粒种子收入乾坤袋,这种灵谷,必须用炼丹的手法,才能做成化为灵谷丹,一颗灵谷,就是一粒丹药,灵谷的灵力才能最大程度被人吸收,如果用世俗方法进行煮食,不仅很难煮熟,就是煮熟了,大部分灵力也不能给人吸收。    莫闲没有想到,才到岛上不久,便有了收获,他兴致大增,又细细的找了起来,可能他的运气用完了,再也没有发现什么灵药。    他也不灰心,灵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能得到灵谷,他也就很满意了。    他正准备离开此岛,听到了破空的声音,他抬头,发现从东方来了一个人,来人显然也发现了他,能在此岛上,周围没有船,只能说明,这是一个修士。    来人显然迟疑了一下,在岛的上空盘旋了两周,这才降落。    这是一个年青人,最起码从外貌上看,相貌俊美,一落到岛上,脸带微笑:“道友贵姓?”    “莫闲,道友高姓大名?”莫闲回答道。    “蠡玉,莫道友,难道你也是为红玉虾而来?”    红玉虾,一种美食,也是一种难得一见的灵材,虾壳经过炼制,可以作为低阶修士的护体铠甲,肉质鲜美,富含灵气,是修行者喜欢口欲的人上佳之选。    “这里有红玉虾?”莫闲问道。    “你不知道?”    “我不清楚,我飞行了将近两千里,累了,在此歇脚。”莫闲老实说,但关于东海盟的事情,却没有说。    蠡玉同有想到,莫闲不是为红玉虾而来,他笑了:“这个岛屿,到了涨潮时,随着潮水,海底深处的红玉虾会上来觅食,此时是捕捉的好时机。”    “我倒要见识一番。”莫闲也笑着说。    “红玉虾肉质鲜美,富含灵气,是不可多得的灵材,每到这个季节,一般低阶修士会蜂拥而至,赚些灵贝。”蠡玉说。    “我看道友应该不属于低阶修士?”莫闲说,一般把炼气期段修士称为低阶修士,而他地煞已凝。    “我是没钱买,又嘴谗,所以特地来此,捕捉红玉虾。”蠡玉说。    “这地方有没有属于什么势力范围?”莫闲问道。    莫闲这样问,是因为此处再过去一千多里,就是东临岛,东海势力十岛的东临岛,莫闲是从大陆而来,并不清楚其情况。    “你不是这里的人?”蠡玉奇怪地问道。    “我是大陆的修行者,因为有事到天仙岛,在此歇脚,并不了解此地的情况。”    “原来如此,此地名义上属于东临岛管,但距东临岛很远,等于没有人管,所以我才来到此处,捕捉红玉虾,这里的红玉虾肉厚汁液多,加之一般低阶修行者不会到这里。”    莫闲笑了起来,现在属于退潮时期,离涨潮还有一段时间,莫闲在和他闲聊,闲聊之,得到大量信息,蠡玉毕竟是修行者,比海船的船长对修行界的事情清楚得多,莫闲心渐渐了解了宗十岛的一些情况,宗十岛,实际上是东海修行界最上层的力量,除了他们外,还有众多的势力,不过那些都不放在他们的眼。    如东海盟之类,东海盟前身实质是东海散修同盟,莫闲才知道,自己前些日子所遇到的东海盟是怎么回事。    涨潮了,无数的红玉虾随着潮水泛起,莫闲看到红红的一遍,晶莹剔透,似乎火焰在燃烧。    蠡玉手一动,一片大网从手铺开,亮如银丝,迅速扩大到到亩许,如同活的一般,往海水一兜。    银光照处,红玉虾一下子安静,似乎陷入沉睡之,之外的红玉虾乱崩乱跳,甚至有些虾大螯一夹,水传来轰鸣声,一串高速水柱飞射两人,不亚于飞箭。    两人各施护体术,一派光华浮现,水箭一入尺之内,撞上两人身外的护体光华,便四下飞溅。    莫闲望向外海,外海之,有船只飞驰向这边赶来。    蠡玉说:“他们居然赶来,我以为我是一人在此,去年这个时候,我是一个人,红玉虾往往在红树林生长的地方出现。”    莫闲一见此船,心恍然,在东海盟,他就见识过了,这种船布满了符篆,行驶速度远比其他船快,不用风帆,却可以做成各种形状。    对方船一到,一张大网铺天盖地而来,比起来,蠡玉的网就小得多,只相当于其的十分之一,一网下,海面上有一半的虾被罩住。    莫闲笑着说:“他们的网比你大得多。”    “他们的网不如我的网,我的网是醉鱼银丝所织,要了十六种灵药熬制,红玉虾一接触光华,立刻昏昏欲睡,而他们的网一网下去,红玉虾依然保持战斗力。”蠡玉说。    莫闲听他一说,一看,果然如此,外面船的网红玉虾不仅活崩乱跳,而且不少大虾身体一弹,从海跃起,像一道红色闪电,向他们袭去,不仅是水箭。    “听说不少修士为此受伤,甚至有人丧命,捕捉红玉虾是一种高危的事。”蠡玉说道,莫闲怎么听,都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在里面。    他们身上也亮起护体神光,护体术是一种很基础的法术,但它的功效就要看各人的修为,功力深厚者,护体神光甚至超过一般的法宝。    这几个人很明显不在其范围内,虽然身上有护体神光,但勉强能抵挡住水箭,看到红玉虾弹起飞射过来,尖长呈锯齿状的额剑带着红芒,一时间,他们手忙脚乱。    蠡玉幸灾乐祸的地笑了起来,那几个人早就看到莫闲两人,见蠡玉笑他们,火往上撞,但一看两人的修为,只是暗狠狠盯了两人几眼。    经过这一弄,网的虾跑了十之六,他们的网虽大,但收获和蠡玉比起来,只是稍多。    莫闲看着蠡玉收网,网通红一遍,有些小的虾,他顺手抛到海,只是捕取大的,给他这一抛,倒去掉一半。    那些人看到这一幕,再将他的网一看,眼不免露出贪婪之色,但两人远远在己方之上,他们也没有说话。    “走,我给你尝尝新鲜的红玉虾。”蠡玉说着,便开始动手。    他在乾坤袋,取出了一个锅,说是锅,不如说是鼎,并且把佐料都带齐了,又从乾坤袋取出了一瓶水。    莫闲见水灵气充足,不由问道:“难道是灵水?”    “不错,用灵水来赌虾,味道特别鲜美。”说着,蠡玉熟练地去壳,他去壳,却拿出一件法器,专门为此虾准备。    虾壳非常硬,莫闲试过了,完全可以比得上世间的神兵利器,蠡玉法器上放出光芒,轻轻一切,将虾肉从腹部切开,取出虾肉,剩下的壳,像红色琉璃一样。    蠡玉却不在乎,把壳子随手一扔,转眼间,多出来十几只虾壳,把虾肉放入锅,注入灵水,配来佐料,口念念有词,嘴一张,喷出一团真火,莫闲对此很熟悉,不觉讶然道:“朱雀真火?!”    蠡玉点点头,脸上有一种得意,真火在鼎底轻轻的舔着,一会儿后,鼎水开了,一股浓香散出,莫闲不是一个贪图口腹之欲的人,但也被勾起了食欲。    “现在可以尝了!”蠡玉说着,手一指,一片虾肉从鼎飞入他的口。    莫闲一切,也手一指,一片虾肉也飞入他的口,入口即化,一股香滑顺着食道直入腹,灵力暴发,从丹田直冲而上,飞速走过几个周天,浑身暖洋洋的,好像置身于春天的阳光下。    “好东西!”莫闲赞道,手又一指,一片虾肉又飞入口,两个人不停手,一片片虾肉飞入他们的口,转眼间,一锅虾肉尽入两人腹。    两人没有说话,闭起眼睛,开始运转功法,将虾肉蕴含的灵力全部转化为自身的灵力,许久,两人才睁开眼睛,相视一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