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在修行,有一派称为服食派,专门找这些天才地宝进行服食,修行此派,必须有足够的财力,我是嘴谗,又没有钱,只好自己动手。”蠡玉说到。

    此时,海潮已退去,他们动身,赶往距此约八百里的一座岛,尖山岛,这是一座约有百里左右的岛,并不在正东方,而是偏向南方,与东临岛呈犄角形,东临岛有岛主,外人不经邀请不得入内,而尖山岛却是一座由散修及一些凡人所组成的岛屿。

    正行间,一条船在下方,腾空起人,莫闲不认识,而蠡玉却皱起眉头,莫闲发现这一点,问道:“道友,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但他们的船我认识,是捕捉红玉虾的船。”蠡玉说。

    莫闲望去,这艘船却与他们先前所见不同,船大得多,而且分为上下二层。

    莫闲不解地问:“他们为什么上来,好像要拦住我们的路?”

    “一个行业成了气候,就会产生一些人,高居其上,是为行业的管理者,他们是红玉虾的行业的头。”蠡玉说。

    “我明白了,你原来侵犯了他们的权利,不服他们的管教。”莫闲恍然大悟的说道。

    “哪里是这么回事,我不过自己吃,没有侵犯他们的权利。”蠡玉说。

    “那他们上来,是怎么一回事?”

    “你问我,我去问谁?”蠡玉没有好气的说。

    人腾空,为首的一人喝道:“你就是那个在红树岛上捕捉红玉虾的人?”

    “不错,正是我!有什么事?”蠡玉问道。

    “你私自捕捞红玉虾,有违我们行业规定,鉴于你是初犯,把捕捞工具交出,我们就不罚你了。”他大摇大摆的说。

    莫闲看他身上灵力波动,大概是初入金丹,另二人,却是龙虎交汇,体内真意尚未为媒,未能结成金丹。

    但此关并不容易,一入金丹,生命的层次已然不同,许多修士都卡在这一关。就算成就金丹,但丹分上下品,下乘者以身心为鼎炉,精气为药物,心肾为水火,五脏为五行,肝肺为龙虎,精为真种子,以年、月、日、时为火候,咽津灌溉为沐浴,口、耳、目为要,肾前、脐后为玄关,五行混合为丹成。此乃安药之法,其作用百余条,若能忘情,亦可养命。

    乘者,乾坤为鼎器,坎离为水火,乌兔为药物,精、神、魂、魄、意为五行,身、心为龙虎,气为真种子,一年寒暑为火候,法水灌溉为沐浴,内境不出、外境不入为固济,太渊、绛宫、精房为要,泥丸为玄关,精神混合为丹成。此乘养命之法,其作用数十条,与下乘大同小异。若行不怠,亦可长生久视。

    上乘者以天地为鼎,日月为水火,阴阳为化机,铅、汞、银、砂、土为五行,性情为龙虎,念为真种子,以心炼念为火候,息念为养火,含先为固济,降服内魔为野战,身、心、意为要,天心为玄关,情来归性为丹成,和气薰蒸为沐浴。乃上乘延生之道,其与乘相似,作用处不同,亦有数十条。上士行之,始终如一,可证仙道。

    另外,还有最上一乘,修行者几乎无人可成,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静为丹基,无为为丹母,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止欲惩念为水火交,性情合一为金木并,洗心涤虑为沐浴,存诚定意为固济,戒定慧为要,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元混一为圣胎,性命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

    而来人却是下品金丹,莫闲在遇仙宗时,见过多人,遇仙宗,成就金丹,方能脱离层次,添为长老,但长老也有等级,金丹成,始有资格出师收徒,为初级长老;元婴成,为级长老;化神成,为高级长老,才有资格称仙;还虚成,始为太上长老。

    即使初级长老,也是分为六九等,丹成上品,当然地位高超,而丹成下品,也算长老,不过大部分到此为止,元婴之关,如同天堑。

    莫闲看出他为下品金丹,并没有轻视他,金丹毕竟是金丹,比起筑基修士,实力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一开口,金丹修士的威压毫不犹豫压了过来,莫闲眉头一皱,他并不在乎,他的境界已到神现的初期,身神现,自有威严,但蠡玉就不行了,飞行在空,身体往下一沉,好在他心有一股傲气,当下,脸色一白,接着一声冷哼,身体猛然在空一挺,又飞了起来。

    “天材地宝,又不是你家养的,凭什么你们就说你们的?”蠡玉说道。

    “就凭我是金丹修士!”那个金丹修士傲然地说。

    “那就看看,是你的拳头大,还是我的拳头大!”蠡玉虽说修为只到凝结地煞,但他也有傲气,修行者一般都有傲气,甚至把面皮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蠡玉偷偷传声给莫闲,要莫闲找机会就溜,约在尖山岛见面,莫闲笑了,蠡玉不是一个固执的人,也会根据形势,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方案。

    蠡玉话一说完,手甩出了一颗雷珠,轰的一声,雷珠爆炸,无数蓝色电光闪烁,他一纵遁光,落荒而逃。

    金丹修士身体陡然涨了起来,一张口,口传出悠长的声音,空气之,肉眼可见,光影错乱,如同一条错乱的带,从他的口而出。

    巨鲸歌,这是一种从妖族巨鲸的天赋神通化出的神通之法,如同巨鲸一样,声波定向发射,迎向雷珠,双双湮灭。

    蠡玉已下去好远,另一个龙虎交汇的修士一见,立纵遁光,想追上去。

    莫闲的身子陡然出现在他的必由之路上,左臂一扬,一道淡淡的红光线,夹玄黄,轰的一声,将对方凭空拿去,莫闲的阴符剑已经出鞘,剑压在他的脖子上,淡淡地开口了:“现在你的人在我的手上,你给我退下去!”

    “小子,本来不关你的事,现在放人,你走!”金丹修士不仅没有退,还向前一步,威胁道。

    “好得很,你认命吧!”莫闲没有说什么废话,举剑就斩。

    “鱼前辈,救命!”被捆住的修士脸都白了,忙不叠的求道。

    鱼前辈,真名叫鱼得海,身体一僵,叫道:“剑下留人!”他没有想到莫闲根本不与他废话,直接动手,他不得不喝剑下留人,莫闲的剑已经到了修士的头顶,听到这一声,剑停在修士的额头部位,几根头发落了下来。

    “现在你们给我后退。”莫闲说,他知道修士这间距离并没有多大用途,也这是拖延时间,给蠡玉创造条件,他自己根本没有在乎对方,他已经想好,等一会后,他就发动纵地金光法,世间恐怕没有人能够追上他。

    “道友,你放了他,我们不会追究你,我发誓不会追究你,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当着你的面发誓。”鱼得海信誓旦旦的说。

    “我不相信你们,誓言可以绕过,再说你成就下品金丹,也就到此为止,你发的誓,我根本不相信。”莫闲的话如火上浇油,当时他就怒了。

    “好贼子,你敢耍我!”鱼得海说着,一张嘴,口喷出上数柄飞剑,这是他利用鲨鱼的牙炼制的,鲨鱼一生要换上万颗牙齿,这是他杀掉一条虎鲨妖后,见它的牙齿很是锋利,便用鲨鱼的牙齿炼制了上百把宝剑,组成剑阵。

    他一出口,便是九柄鲨牙剑,寒光逼人,虽是牙齿所炼,却也是锋利厉害,更兼得牙齿上附有阴魂,鲨鱼妖每次吃人,怨气多一分,此剑一出,阴魂怒号,转眼间,布成一座阵势,九方阴魂剑煞阵,将莫闲各个方向都封锁,莫闲只看到灰朦朦的一片。

    “现在,你再逃啊?”鱼得海阴阴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

    “道友,你就不在乎他的生命?”莫闲剑一指被俘的修士。

    “你要敢杀他,你的魂魄都跑不掉。”鱼得海阴阴的说道,手一指剑阵,每柄剑带着一群阴魂,齐声悲鸣,向心压到。

    声音一入耳,莫闲心头微微一荡,立刻凝神定气,手阴符剑一声鸣响,脱手而出,围绕他的身体,寒光大盛,剑光一起,周围的九柄剑不能入。

    莫闲见周围一片混沌,一遍阴魂似在呼喊他的名字,不见对方的身影,手一招,将缚龙索收回,因为他发现,缚龙索捆住修士同时,也在保护他,缚龙索上玄黄光华一闪,阴魂忙不叠躲开,他明白了。

    所以他才收回缚龙索,缚龙索一收,把他抛入剑阵之,对方不是要他放人么?现在他放开了。

    这个修士一落到剑阵,当下一声惨叫,浑身上下,给搅成一片血沫,九方阴魂剑煞阵凶威更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