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心怒意上升,也不说话,临空画符,刹那间,黑风四起,阴暝合,聚成阴雷珠,微微一转,爆发开。

    一团绿色的火焰如火山一般在灰雾绽开,鲨牙剑被卷入绿焰,鱼得海像被人猛击一下,脸色一片潮红,还没等他鲜血喷出,绿焰已狂卷而来,一下子把他吞没。

    他大叫一声,身上带着绿焰,飞了出来,金丹修为不是闹着玩,他居然没有死,虽然身负重伤。

    莫闲却不会放过他,阴符剑化作一道剑光,耀人双目,他再也躲不开,惊恐地惨叫一声,分为两截,从空跌落。

    另一个修士,脸色一变,纵起遁光,头也没有回,直接飞了下去,莫闲淡淡扫了一眼,纵地金光法使出,向蠡玉的方向而去。

    莫闲没有追上蠡玉,莫闲估计他改了道,也不以为意,到了尖山岛,此岛上的常人都懂一些修行的事,但因种种原因,没有入门。

    莫闲到了和蠡玉约定的茶楼,但蠡玉却没有来,莫闲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不以为意,他坐在那里,要了一壶茶,耳朵却竖了起来。

    他在此,人生地不熟,先听听在说。

    “彭老大,你的兄弟宋老怎么没有来?”旁边一桌坐着人,一个人敞着怀,另二个衣着随意,但他们身上都带着剑,不是那种一般的剑,而是法器,敞着怀的那人,把剑放在桌子上,看样子他就是彭老大,另外两人都背着宝剑,莫闲眼睛一过,他们身上有乾坤袋,却背着宝剑,有点剑修的架势。

    “他回去了,在离朱岛得到了离珠,正好回去成亲。”彭老大说。

    “你什么时候成亲?难到要娶飘云仙子?”说的人明显开玩笑。

    另一个人说:“飘云仙子真他妈的漂亮,我要是能得到她的垂青,让我去死都愿意。”

    “算了吧,就你这两下,如果飘云仙子看上了你,估计你也活不到现在。”彭老大语带轻佻的说。

    他们的话语之,转向了女人,莫闲不感兴趣,他对东海盟和泰平岛主感兴趣,但他们一句也没有提到,莫闲也知道,关于东海盟和泰平岛的事,不会传这么快。

    莫闲一壶茶见底,蠡玉还没有来,便自行离开,他与蠡玉萍水相逢。

    他边走边看,这座岛上修行者和凡人在一起,凡人也会得到修行者所需的资源,一般都会卖与岛上修行者开的店铺,也人一些人摆摊,有修行者,也有普通人,普通人卖一些原料,而修行者卖得东西丰富得多,符篆法器灵宠等,甚至有人卖修行功法。

    令他诧异的是,岛上修行者基本上是道家修行者,佛家修行者很少,整个街道,他只看到一人,是一个头陀打扮,却在此卖着佛像,莫闲看得出,佛像已开光,但问的人基本上没有。

    正走着,忽然前面一阵涌动,人都往那边跑,莫闲随手抓住一人,问道:“兄台,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人打了起来,为了争取飘云仙子的青睐。”那个人被莫闲抓住胳膊,一挣没有挣脱,白了莫闲一眼,说道。

    莫闲这是第二次听说飘云仙子,不禁起了好奇心,放开了手,跟着人群涌出了小城,来到城外一处土丘上。

    两个修士正在对峙,两人都一表人才,一个白衣临风,一个青衫风流,两人都背着宝剑,莫闲看得出,他们的剑虽在鞘,但一股凌厉和两人相连,莫闲一愣之下,若有所思。

    他已经看过个不知名的人,也就是在茶馆之,背着宝剑,现在两人又背着宝剑,这两人比之前的人,强上不少,均是背着宝剑,像一个江湖侠少,他可以有八分的把握,在这附近,肯定有一个门派,背着宝剑。

    “凌少,今天我们在这里比试,败的人退出追求飘云仙子的行列!”白衣人说道。

    “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莫闲没有问,现场的人多口杂,很快他就弄清楚了,这两个人身穿白衣叫林甫,青衣的叫凌风,他们都是附近一宗羽剑阁的弟子,羽剑阁其实不大,只有几百人规模,算是一个不起眼的门派,门修行将法器与剑术合一,不喜称自己为修行者,反而以侠义为先。

    但羽剑阁却出了一个美人飘云仙子,身手既高,人又漂亮,结果引出了许多事情,经常有人为她拼斗。

    莫闲得知了真相,哑然失笑,原来是为了美人,不过看看羽剑阁的剑术怎么样。

    林甫手掐诀,喝了声起,背上宝剑应声而起,悬在头顶上方,剑尖对着凌风,凌风也不示弱,同样的将宝剑悬在头顶。

    “有点意思。”莫闲心想,他看出来这是一种御剑手法,剑应该经过特殊炼制,与法器类似。

    两人手一指,剑化作匹练,满空飞舞,莫闲看得出,不同于法器的是,剑有剑法,每一击都有规矩,这一点倒与剑修相似,但剑修己气与剑合,而两人却经剑诀催动宝剑,控制着每一击。

    莫闲看了一会,摇摇头,这两个人在同等水平的修士,只能算是上,并不突出,剑法花招太多。

    莫闲忘记了,他见多识广,又是修的白猿剑法,本来就眼界高,而这两人,只在此岛方圆内,自然比起莫闲差了许多。

    莫闲看了一会,兴致已尽,两人还在比试,剑招叠出,端是好看,莫闲却发现不下五处破绽,只要他一出剑,两人恐怕就要授首。

    莫闲不看了,在别人一遍叫好声,他回到城,准备在城过一夜,次日早晨离开。

    他又回到茶楼,呆了整个下午,蠡玉还是没有来,莫闲也不以为意,倒是茶客带来了两人决斗的消息,最终凌风以一剑优势取胜。

    莫闲第二天一早,离开了尖山岛,正行之间,见到昨日的青衫男子凌风伙同一伙人,正在前方,莫闲遁光迅速,从他们身边一擦而过。

    却听到一句话,他们去东临岛,去向岛主求取一味红颜果,送给飘云仙子,莫闲只是一笑,这不关他的事。

    莫闲瞬间远去,“那人是谁?好快的遁光。”凌风说道,莫闲去向东方,正好与他们的路线相差无几。

    “我们要不要追上去?”一个人问道。

    “你追得上吗?”另一个人说道。

    莫闲一擦而过,行了不多远,却见前方有人争斗,一个漂亮的女子正在指挥着宝剑,左支右绌,而围着她的人,明显带着轻佻的神情,指挥着法器,也不着急。

    那女子见有人来,大喜,急忙喊道:“道友,请救救小女子!”

    莫闲还未答话,个人一人说一指空的金砖,朝着莫闲就砸,看来,莫闲的到来,坏了他们的好事。

    莫闲心念起,背后的阴符剑一声鸣响,化作一道凝练的白光,冲霄而起,“噌”的一声轻响,金砖分为两半,灵光顿失,跌落下去,而那人却像了一拳,脸色一白。法器的神识被破,当然不舒服。

    莫闲一剑出,同时,身体也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大惊,立刻发动护体术,一层黄光笼罩在身上,也许抵挡不住法器,但莫闲却没有动用,而是一拳击向他的头颅。

    他护体光华一起,手往袋,他脸上带着狞笑,好像已看到莫闲死在他的手下,他有把握,抵住莫闲的一击,然后,法器起。

    他还没有想完,莫闲一拳带着一龙之力,已经轰破他的护体神光,正他的头颅,头颅像熟透的西瓜一样碎了,无首的尸体从空落了下去,莫闲一手在尸首腰间一带,乾坤袋落到他手。

    莫闲的凶残让别外两人一哆嗦,而莫闲却一步往后退去,天空的阴符剑化作一道光华,“铮”的一声鸣响,归入鞘。

    那两个人脱离战场,一脸戒备看着莫闲,而那个女子却一脸惊喜,看着莫闲。

    凌风等一帮人赶了上来,凌风看到两人面对着两人,他一见大喜,立刻叫道:“飘云仙子,你在这里!”

    莫闲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女子就是飘云仙子,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个女子,脸异常妩媚,胸前高高耸起,腰细如弱柳,臀圆而翘,着淡粉衣衫,一双水灵的桃花眼,顾盼之间,给人的感觉却是她在看我,是个尤物。

    那两个人一见又有人来,对望了一眼,就要离去,飘云仙子一声娇喝:“不要放地这两个人!”

    凌云一帮人一听,如奉纶音,一下子围了上去,两人刚想走,已被众人围上,两人知道,如不拼命,今天就要折在这里。

    莫闲没有动,这给了两人一线希望,他们在意的是莫闲,所以暗注意莫闲的一举一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