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十三元,七情六欲随人心

 热门推荐:
    另一个只祭起一只玉斧,向前劈去,玉光一闪,前面的一个人瞬间被劈成二半,掉落下去,包围圈出现了一个口子,两人一纵遁光,往外就闯。

    那个顶着钟的人,冲出重围,脸上露出一脸狠色,手指一指他头顶上的钟,钟声猛然一声炸响,一道波纹荡出,而四周包围他们的人,此时正陷于痴呆之。

    他为杀掉这些人,稍微停了一下,就是这一瞬,莫闲的剑已化作一道匹练,赶在声音的波纹到达前,横挡在波纹前。

    波纹一到,剑光一盛,硬生生地拦住了波纹,而莫闲却出现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一拳带起了狂风,把劈向他的玉斧,硬生生击偏,而莫闲的手却没有一丝伤痕,右手将玉斧劈歪,左手一个钻拳,已到他的面前,他眼睁睁看着拳头击在他身上,他才明白第一人被拳击时的感觉。

    耳朵听到骨骼的断裂声,口喷出鲜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剩下一人,眼露出绝望之色,心一横,身体一纵,和空的钟合为一体,钟声大作,直接朝莫闲撞了过来。

    莫闲看到他决死一冲,想死求活,冷笑一声,炮锤出,如同巨炮发,直接轰在钟上,视钟上光华如无物,“当”的一声,巨大的钟声振荡,凌风那帮人可就惨了,有几个人当场喷血,其余人脸色一白,身体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就这一下,巨大的振荡把钟人给震了过来,他完全晕了,昏头昏脑,转了两圈,摇摇晃晃都走错了方向。

    凌风刚经过了钟声一击,差点把飞剑丢掉,此时手诀一起,总算控制住飞剑,而此刻那人摇晃着向他飞了过来,他一激灵,剑诀一施,白光一闪,血光闪现,他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得手。

    转眼间,个人都已经身陨,但凌风一众人,也折损了一个人,莫闲却把手一招,将那个钟摄在手,此钟有**作用,还可以进行音攻,最令莫闲惊异的是,居然能抗住莫闲的一拳,莫闲这一拳,有一龙之力,一般防护法器,应该已经破碎了。

    飘云仙子一福:“多谢道友相助!请问道友高姓大名?”

    “不值得一提,我叫莫闲,仙子客气了。”

    “莫道友,你到哪里去?”飘云仙子问道。

    “到天仙岛。”

    “你不是去东临岛?”凌风问道。

    莫闲摇摇头:“我不是去东临岛。”

    凌风松了一口气,而飘云仙子却一阵失望,她以为莫闲也是去东临岛,她问道:“你到天仙岛有什么事?”

    莫闲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句话问得有点失礼,莫闲心一动,笑着说:“去找一个人,天仙门的陆婉秋?”

    飘云仙子心不由生成嫉妒之心,说:“陆婉秋,天仙门的位仙子之一,号称婉秋仙子,你怎么认识她?”

    “我不认识她,只是一位师长认识她,我替师长去找她。”莫闲淡淡地说。

    他这么一说,飘云仙子没来由的心一阵高兴,立刻说到:“她是天云门的元婴修士之一,风华绝代,你要找她,恐怕天仙门的门都进不了。”

    “怎么回事?”

    “不知怎么回事,自从百年前,婉秋仙子,有人称之为冰霜仙子,平时根本不见男宾,有个说她受了刺激。”

    莫闲估计了下,百年前,正是潜虚子离开的时候,他的好奇心大发,事情绝不如潜虚子那样轻描淡写,里面一定有故事,莫闲想到,甚至他恶意的想到,里面一定有奸情。

    凌风此时在旁边听出味来,他对莫闲莫名怀着敌意,这是一个雄性动物自然的反应,此时一听,莫闲不对他构成威胁,他笑着邀请道:“莫道友既然找冰霜仙子,东临岛的岛主陆冰与冰霜仙子出于同一个家族,不如先去见陆冰。”

    莫闲眼珠一转,早已明白凌风是怎么心思,他听说东临岛是海外宗十岛之一,也想去见识一番,当下便毫不犹豫地点头。

    见莫闲同意,飘云仙子意动,凌风也很满意,他免费得到了一个高手,却不知飘云仙子对莫闲动心了。

    一行人赶往东临岛,他们大多数人的目的很简单,求取东临岛上的独有的灵药红颜果,为飘云仙子青春长驻,其,凌风最积极,本来追求飘动仙子的人很多,借此独占先机。

    莫闲却是为了见陆冰,陆婉秋的同族人,而飘云仙子很简单,她心悦莫闲,虽然她没有说出来。

    东临岛上,有许多灵药,因为陆冰占据此岛,发下誓言,通过十元阵势的人,不论其门派,还是散修,都是可以在其灵药圃采得一味灵药,因此,陆冰自占有东临岛后,其他修士并没有多大反响。

    莫闲一行到了东临岛外十里地方,停下遁光,远处东临岛郁郁葱葱,灵气冲天而起,凌风在十里外,手一拱,对虚空说道:“羽剑阁门下凌风等求取红颜果!”

    岛一个声音响起:“你们既求取红颜果,是用相等灵药交换,还是闯过十元阵?”

    陆冰自任现岛主以来,定下两条规矩,一是求药人能拿出价值相等的灵药,另外一种方法,就是通过十元阵,十元阵,人的情六欲,合称十元阵,是一种能调起人的**的阵法,人在其,不知不觉被挑起其**,从而坠入其,道行受损。

    “在下一伙人,选择闯十元阵!”凌风答道。

    凌风没有办法,求取的红颜果,要拿出相等价值的灵药,他拿不出,只有闯关,只要有一人闯关成功,那么就能得到红颜果。

    莫闲一看前方,虹光升起,彩虹之,有十色,能调动人的情六欲,眼睛一看,不觉便已招,果然利害,莫闲定了定神,抱元守一,摆脱了虹光的诱惑。

    凌风话一落,脚下吸力生,已落到岛上,眼前一遍祥和,不远处,各色仕女和王孙公子在游玩,娇笑声不绝于耳。

    情是指喜、怒、哀、乐、爱、恶、欲,六欲:眼、耳、鼻、舌、身、意。十元恶阵从人的情六欲六欲下手,变幻无穷,使人坠入其,真幻莫辨。

    凌风笑道:“人说十元恶阵利害无比,我看不过如此!”

    话音一落,似有感应,自身与周边交感,凌风顿觉飘云仙子眼光一勾,似怨非怨,他不觉神智一迷,飘云仙子宽衣解带,他大喜,不觉抱住飘云仙子,只觉温香柔玉满怀,怀佳人,娇羞满怀,眼波似要滴水,一时间,凌风陷入幻阵之。

    其他各人,都觉得自己得到了飘云仙子的青睐,飘云仙子投怀送抱,一时间,众人都迷失在温柔之。

    飘云仙子本人,却发现莫闲对她含情脉脉,温柔在耳边喃喃说着情话,她身子一软,倒在莫闲的怀抱。

    莫闲的眼前出现了绿如,他心一激灵,立刻清醒了,发现周围粉红色的烟雾在飘荡,装冷哼了一声,心愤意升,刚一升,他的眼前出现阎罗殿的人,他立刻警醒,长吸了一口气,心情平静下来,返观内心,以神霄雷法的心法运行,周围的种种气息然远离。

    神霄雷法本是一切邪魔的克星,一经运行,身上缠绕的气息立刻瓦解,周身闪烁着一种正气,他长出一口气,却呵气成雷,一声霹雳,震醒沉迷在幻境的众人。

    凌风若有所失,恨不得重新沉入梦境,眼光一转,偷偷的看向飘云仙子,飘云仙子眼睛水汪汪的,却看向莫闲,好像一个妻子看向她的丈夫,眼睛之充满了幽怨。

    莫闲却望向眼前的一座白玉牌坊,一团血光像太阳一样升起,他知道这是阵门,当然,只有莫闲眼见到了真正的阵门,其他人眼,都没有注意到阵门。

    那团血光升到半空,飞速的旋转起来,莫闲眼露出冷冽的寒芒,他知道,这团血光是致使他们坠入黑暗的主因。

    而且,它招唤了域外天魔,刚才坠入黑暗的人,心灵之,都不自觉受到天魔的影响,虽然他们还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变化。

    他口一张,一道剑气从口喷出,直射那血色太阳,血色太阳血光大盛,但转眼之间,血丝满空,主阵的镇物一破,像一幅画一样,阵法显出了原形,但转眼期间,十元阵又是一番变化,重新竖立起来。

    莫闲却看出了破绽,背后的阴符剑飞起,落到他的手掌之上,他是前一步,手一挥,硬生生地将十元恶阵的打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