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云仙子也望了莫闲一眼,想起刚才一幕,脸一红,眼波含春,很是燎人,但她的心思显然白费了。

    莫闲一剑破开十元恶阵,众人很欢喜,就想进入东临岛采摘灵药。

    突然之间,无数烟气起,霹雳一声,众人立刻如换了一个地方,置身之处,四周一片茫然,凌风他们慌了,飘云仙子问:“难道我们没有破开十元阵?”

    莫闲也有点意外,还没有回答,一个声音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桀桀,莫闲,你还记得我?”

    随着声音,一个人现身,莫闲一看之下,也很惊讶:“是你!好得很,我要替师门清理门户!”

    来人居然是皇甫冉,自从上次在黑地狱,误入隐在时空深处的魔宫,得到魔宫传承,在魔宫修行,出来之后,他知道在大陆呆不住,他的问题已解决,但他却深恨莫闲等人,他也知道,他所面对的是遇仙宗和阎罗殿,两个庞然大物,他目前的实力,虽然对上金丹修士也不弱,但对上两个庞然大物,还是不堪一击。

    他来到了海外,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助了陆冰一臂之力,和陆冰认识,他在海外没有地方去,加上陆冰见他道法高深,而东临岛作为海外十岛之一,平时也招收散修,壮大势力。他便留在东临岛。

    他自从进入魔宫后,野心好像春天的草一样,一天天在壮大,他见东临岛基业很好,又在海外,他动了心思,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服众,他不着急,以小恩小惠施于人,渐渐东临岛的人都喜欢他。

    莫闲和飘云仙子来求灵药,他在大殿,在圆光镜,看到了莫闲,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当莫闲破了十元恶阵,他再也坐不住了。

    他出现在莫闲的面前:“你没有想到吧,今天你投到我手里,我将你炼成神魔!”

    “大言不惭!”莫闲冷静下来,说着,他的阴符剑出手,一道剑光横扫过去,皇甫冉将身体一晃,转眼成了虚影。

    剑光掠过虚影,剑光居然将虚影斩成二段,皇甫冉“咦”了一声:“你的剑居然能将我的虚影斩成二段,不怪你一道能破去十元阵。”

    莫闲通过这一剑,也感觉到这个虚影并不同于普通的幻影,此有一种精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心也是一惊,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皇甫冉自从正道转为魔道,这道虚影已能虚实转化,必要时,自会转换成实体,这是他的无相虚实魔影,却被莫闲一剑斩破,让皇甫冉吃了一惊。

    莫闲一剑斩破了魔影,再看之时,周围一片茫然,凌风他们已不见踪影,听到一阵魔音,直冲他的心灵,他凝神定息,他陷入一个特殊的空间之。

    皇甫冉以有心算无心,借神魔之力,临时生成空间,莫闲一时没有觉察,被引入临时空间。

    周边出现了许多影子,莫闲见此,唤出玄阴聚兽幡,立在头顶,黑烟垂下,将莫闲护得严严实实,护住了自身,周围的影子也飞快向他扑来,但被聚兽幡的黑光阻住,一个个影子闪着绿光,好似苍蝇一样,想钻了进来。

    莫闲一摇玄阴聚兽幡,咆哮声起,一头头巨兽的虚影出现,刹那间,满空都是巨兽虚影,分别向虚影扑去,一时间,魔影和巨兽满空飞舞,一条条魔影被巨兽吞噬。

    莫闲在看周围,是阵法还是小空间,观察了一会,他有点把握,恐怕陷入小空间之,如果是阵法,往往能主动的进攻,或火或水,甚至金刀烈焰雷霆等东西满空飞,而这里,依然苍茫一遍。

    皇甫冉见魔影无功,他终于动用了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莫闲听到一声虎啸,一只猛虎的骨架出现,正是寅虎,卷起了狂风,威风凛凛的立在当地,浑身白骨如玉,仰天一声长啸,风起云涌,白骨闪着惨白的光华,光华迅速凝聚,转眼间,一头远比世间猛虎大的虎样神魔出现在眼前。

    莫闲和它相比,如似老鼠与大象相比,它一伸虎爪,就拍了过来。

    莫闲也不示弱,幡一摇,一声咆哮,幡上一头大猩猩跳了上来,身形暴涨,转眼之间,身体与它一样巨大。

    虎爪刚抬起,猩猩一把抓住了虎爪,一声怪吼,两者立刻僵持起来,一时间,两只猛兽斗得空间都出现摇晃。

    皇甫冉自己没有实力开辟临时空间,只是借助神魔之力,开辟了空间,他自己却在空间之外,眼见小空间乱摇,心也暗惊莫闲的实力,他以为自己有奇遇,不想敌人的实力也在这一段时间内有了长足的进步。

    他对空间只是借助自己的神魔,并不能作精细的操纵,不过,他不认为莫闲有能力破开他的空间,他将注意力转向另一个小空间的众人。

    皇甫冉的眼睛盯住了飘云仙子,刚才他就注意到了飘云仙子,这个女子给他一种惊艳之感,他一见她,心**立刻飙升。

    他会好好玩玩,他盯住飘云仙子,感到口发干。

    至于其他人,都被他忽略了,他看得出,其他人,只有凌风,他还看得上眼,仅仅是看得上眼,如果动手,他有把握在招之内,将他杀死,其他的人,他根本看不上眼,他不急于动手,先解决了莫闲再说,莫闲虽然陷入他的小空间内,他甚至出去了十二元辰的寅虎,但依然僵持。

    他压下自己的**,目光再一次投入莫闲所在的空间。

    莫闲有分把握他是被困在小空间之,他的脑海出现在黑地狱的情况,白猿道人将一众人投入空间通道,他因为砍柴功,悟到空间的一点秘密,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刹那就是永恒,他因为那一次,触摸到一点太宇之术的皮毛。

    如果这是一个临时小空间,根本不能和那次相比,想到这里,他的眸子之,一切都退去,空间又一次以符篆的形式出现在眼前,由于眼前的空间十分简陋,对于莫闲来说,反而比真实空间更能见其本质。

    他的心灵之,出现了天翻地覆的浪潮的,对他的观战来说,却是一大挑战,原来自以为正确的道理,在这里被颠覆了,太宇之术,居然和存在相关。

    存在,或者说物质,是他们才决定空间,不是空间是存在的场所,而是存在决定了空间的形态,如果无存在,就无所谓的空间,空间完全由物质而存在,是物质运动决定了空间,没有真正纯粹的空间,只不过是存在运动的一种假相。

    这是颠覆性,对莫闲冲击之大,在这个时候,心神激荡,他心理波动,影响了他所控制的玄阴聚兽幡,寅虎口一张,一阵腥风出,猛然一扑,猩猩大吼一声,化成黑烟。

    猩猩被击溃,巨大的心灵上的冲击,让莫闲脸色一白,皇甫冉大喜,寅虎建功,他念头一动,寅虎又是一声吼,如同刮起十几级的台风,寅虎神魔进一步涨大,无穷的压力压向玄阴聚兽幡。

    莫闲陡然笑了,存在决定空间,他终于明白了,玄阴聚兽幡陡然收起,阴符剑化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而莫闲已身剑合一,眼有无数符篆流过,剑光看似笔直,并没有对准寅虎,而是在空白处,实质所过之处,已然弯曲。

    在皇甫冉的眼,这道剑光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道韵,一时间,皇甫冉感到不可抗衡这一剑,心灵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明明自己已占上风。

    他一时愣住,这一剑为什么没有冲着寅虎而去?下一刻,他完全明白了,知道莫闲这一剑的作用。

    因为莫闲这一剑,他的小空间陡然崩溃,他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想到,莫闲一剑破除了他借神魔之力布下的小空间。

    看着莫闲御剑而出,他不自觉之下,倒退了好几步:“你,你怎么可能打破神魔布下的临时空间?”

    “一个伪劣的小空间而已,又不是真实的空间。”莫闲淡淡地说,剑光起,直落向皇甫冉的头顶。

    一剑正皇甫冉,但一剑之下,皇甫冉散开了,四面传来皇甫冉的声音:“莫闲,你不要得意,一切才开始!”

    借影遁身,莫闲眉头紧锁起来,今天的皇甫冉表现出来的水平,完全比一般金丹修士更难缠,看来,他自从上次黑地狱后,肯定得了一门高明的传承。

    一点豆大的魔光一闪而至,集聚着可怕的能量,莫闲心灵之,连连报警,他脚下金光一闪,纵地金光法出,身体化作一道金虹,皇甫冉的魔雷珠爆发。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下方岛屿响了起来:“皇甫冉,你知道不知道,我的东临岛也要受魔雷影响,陆沉于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