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一落,从岛上升起一团混沌,混沌元胎!一出现,便如烟雾般展开,魔雷爆发,刚要铺开,却吃混沌元胎一裹,魔雷由大到小,回复到豆状大小,一场祸事,就这样消弥。

    “皇甫冉,我岛容不下你,你走吧!”那个声音接着说。

    皇甫冉一愕,他转眼明白了,他在岛小动作被岛主陆冰发现。

    陆冰作为一个高阶修士,而且是东临岛的岛主,并不是呆子,他执掌东临岛几百年来,什么人没有看过,皇甫冉以为隐蔽,他却看得清清楚楚,他借这个机会,将皇甫冉赶出东临岛。

    他不杀皇甫冉,是因为东临岛作为十岛之一,爱护自己的名声,从表面上看,皇甫冉作为东临岛的一员,虽然犯了一些错,并不是针对东临岛。

    皇甫冉脸色一变,他还不敢动手,虽然他修行了魔道,神通诡异,但与东临岛主相比,差距还是太大,毕竟一个还未成就金丹,一个已经元婴成就。

    皇甫冉手刚动,他想将飘云仙子掳走,但随后听到一句话,却令他打消了这个主意。

    “诸位羽剑阁的道友,你们请入内,那位莫闲道友,你也请入内。”岛主的话音一落,飘云仙子和凌风等人已出现在岛上,而莫闲刚飞出去几十里,回头一看,见混沌元胎收了魔雷,也听到了陆冰的声音,心头一动,纵地金光法一回头,转眼之间,便出现在岛的上方。

    皇甫冉冷哼了一声,一阵狂风起,转眼远去,而莫闲却出现在岛的上方。

    “陆前辈,晚辈莫闲有一事相询。”莫闲说到,此时,凌风等人已落在岛上,有人带领他们去摘取红颜果。

    “噢,什么事?”

    陆冰一边问着,手一招,莫闲只觉一股力量将自己拉下去,他放松自己的身体,顺着这股力量,飘落下去,落到一处宫殿之。

    宫殿之,坐着一位羽士,黄冠缁服,看样子是一个年人,但莫闲知道不是,莫闲一拱手:“晚辈莫闲见过前辈,我想问的事,是有关天仙门的婉秋仙子的近况。”

    “你问婉秋,算是问对了人,不过,看你年纪不大,你怎么认识陆婉秋?”

    “我并不认识,只不过家师认识,晚辈只是奉命去寻找一个婉秋仙子。”

    “你师尊是谁?”

    “家师道号潜虚子,是遇仙宗长老。”

    “原来道友是遇仙宗的,你师傅我倒是有所耳闻,请坐。”

    “多谢前辈。”有侍女拿来蒲团,莫闲拜谢过坐下,陆冰倒是客气,莫闲知道,他是看在潜虚子的面子上。

    陆冰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莫闲,莫闲再一次拜谢,陆冰说:“道友,你破了十元阵,按理来说,也应该摘取一份灵药。”

    “前辈,晚辈不是为灵药而来。”

    “我知道,但规矩不能坏,岛之玉实成熟,火灵玉实最为上佳,我作主,你摘取一份火灵玉实,此物能保持修行人容貌不变。”

    有侍女手持花篮,领着莫闲出了殿主,莫闲刚走,殿后转出一个女子,笑着说:“今天你很大方。”

    “夫人,我这是为我们的儿子考虑,遇仙宗是一流大门派,比起海外的势力强多了,我准备通过他,拜入遇仙宗,我只能够成就地仙,而遇仙宗的道法,却能直入天仙。”

    莫闲在侍女的引导下,采摘了一枚玉实,旁边转出一人,侍女上前施礼:“少岛主!”

    他摆手让侍女退下,莫闲却愣住了:“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蠡玉,蠡玉说:“莫兄莫怪,小弟有礼了,我的名字叫陆蠡玉,数日前一别,本来我想去尖山岛,但被我父母派的人追到,不由分说,带回了东临岛,害得我失信了,在此向莫兄表示歉意。”

    “无妨,你一个少岛主,却偷偷出去,弄什么红玉虾,还差点出了意外,你要吃红玉虾,根本不必自己去弄,吩咐一声,手下自会将虾红你弄来。”

    “那多没有意思,我一切都依靠父母,我自己能行。”蠡玉信心满满的说道。

    莫闲见他的样子,似嫌父母多事,不禁心感慨,人和人命运就是不同,他是生在福不知福。

    蠡玉接着问道:“那一次逼不得己,和你分开,你是怎样摆脱那个人的?”

    莫闲笑道:“我的遁术比较迅速,他们追不上。”

    “你将金丹修士甩了?”蠡玉不敢相信。

    “他是金丹修士,可能不好意思追我,我又没有网,可能这样,我就顺利脱身。”莫闲却没有说真话,他是一个低调的人,对方不过一个下品金丹。

    “你说的有道理,你怎么和飘云仙子他们在一起?”

    “路上偶遇,飘云仙子来求灵药,我顺路,便一起来了。”

    “你不知道,飘云仙子据说名声不好,我怕你为美色所迷。”蠡玉说。

    “你放心,我只是顺路,我要去的是天仙岛,不想和他们有瓜葛,对了,皇甫冉怎么会在你们岛上?”莫闲问起了皇甫冉的事。

    “你怎么认识皇甫冉?”

    “皇甫冉是我师门的叛徒,他已失踪有二年,不想我在这里遇到他。”

    “你师门是什么?”

    “我是遇仙宗的人,要不是受师所托,也不会来海外,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皇甫冉,他已转修魔道,战斗力不下普通金丹之士,不知道他遇到什么样的机缘。”

    “你原来是遇仙宗的,我说你怎么会在金丹手逃脱,皇甫冉用魔雷,已经被我父逐走,他是以散修身份投入东临岛。”

    莫闲松了一口气,此时侍女说:“少岛主,你们在这儿站着谈,也不是事,不如入殿,坐下来谈。”

    蠡玉一拍头:“这,我倒忘了,莫兄,请!”

    两人进殿,侍女端来茶,莫闲端起杯,见杯雾气成灵芝,袅袅上升,汤水纯碧,幽香聚而不散,杯竖立着片茶叶,见水舒展开,叶片微带紫金色,杯在手上,虽没有喝,但可以感觉到灵气逼人。

    “好茶!”莫闲深吸一口茶香,浑身毛孔像熨过一样,一股舒坦从内而外,未喝茶,光这一股茶香,令莫闲的真炁蠢蠢欲动。

    他呡了一口,茶水一入口,顿觉周身的细胞都活了过来,似乎久旱的土地适逢甘霖,气血一刹那全部动了,大脑清醒无比,似乎平时不得解的难题,在此刻都迎刃而解。

    “此茶为紫华云雾茶,是东临岛的特产。”蠡玉笑道。

    “天地间的灵物,的确不可多得,怪不得服食派吃着喝着便成仙了。”莫闲感叹道。

    “哪里有这么容易,吃喝就成仙,不需要自身炼化,不过,如果有天才地宝敞开供应,成仙比其他人容易一些。”蠡玉也笑了。

    “这倒是一句实话,服食派不仅要财力雄厚,本身也是采药寻宝的高手,更兼得本身就是好的厨师,才有可能。”莫闲说到这样,眼睛看一眼蠡玉,“你倒条件相符。”

    “我只不过比较会吃一点,比起服食派那些人,差得远了!”蠡玉叫屈,“对了,你既然来自大陆,我一次也没有见过大陆,不如我偷偷地跟你走,到大陆玩一玩。”

    这句话把莫闲吓了一跳:“你想离家出走?不要害我,再说我去的地方是天仙岛,和大陆在相反的方向。”

    莫闲心叫苦,蠡玉这是玩的哪一出,自己刚才见过陆岛主承他的情,叫自己来采摘玉实,并且好心指导自己,采摘火灵玉实,而自己却要拐走人家的儿子,标准的是忘恩负义,不行,绝对不行。

    “你这就不够义气了,我们虽是认识不久,也曾共过患难,怎么不行?”蠡玉问道。

    陆冰正在房间,和夫人在一起,面前一面镜子,镜子上正是莫闲和陆蠡玉,他们间的话,还有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陆冰笑了:“我们的儿子倒是好心机,想离家出走。”

    “你也不管管他,他不过才凝练地煞,倒是那个莫闲不错,知道分寸。”他夫人花飘雨说道。

    “正因为他才凝地煞,而且是上乘的坎水藏木煞,要配合的天罡却难,只有九天金乌离火罡是绝配,而此罡却需要在九天大日收取,而遇仙宗有一门仙术金乌帝一秘诀,能收取此类天罡,我想他拜入遇仙宗,以前曾有遇仙宗的长老前来求药,我给他灵药,他将一个令牌给我,说欠我一个人情,正好莫闲前来,儿子要跟他走,就跟他走吧。”

    “可是这莫闲却是一个老成的人,不肯陪儿子胡闹。”花飘雨说道。

    “也罢,我拼着这张老脸不要,让儿子拿着令牌去遇仙宗,我来跟莫闲说。”

    莫闲正在为蠡玉要离家出走而头疼,忽然间,耳边传来陆冰的声音,莫闲不动声色,听着听着,他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情,他对蠡玉说:“好吧,你跟我走,不过,我要约法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