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第二呢?”

    “第二,你父母不让你出去,那是为你好,你切不可怨恨父母,你做得到吗?”

    “这一条好像跟出去没有关系?”蠡玉疑惑的问道。

    “你说做到做不到就行了。”莫闲没有跟他解释。

    “行,我做得到。”

    “第,一切参看第一条和第二条。”

    “这也行,你是不是凑不足第条,拿它来凑数?”蠡玉望着莫闲,莫闲脸也不红。

    “你只要回答做得到和做不到。”莫闲脸一板说道。

    “我做得到,不就行了。”蠡玉无奈地回答道。

    陆冰夫妻俩听着,怎么也有点不靠谱,两人互相望望,无奈的笑了。

    他们俩喝完茶,此时,飘云仙子一拨人也采摘了红颜果,正好看到喝完茶的莫闲两人,飘云仙子一阵激动,她刚才没有见到莫闲,心还有些担心,她说:“太好了,莫道友,你没有事!”

    “我当然没有事,刚才我还担心你们。”莫闲说。

    “莫道友,那个人好像认识你,你怎么和他结怨?”凌风问道。

    “修行人难免和人结怨,他已经走了,你们要的红颜果得到没有。”莫闲没有正面回答,凌风等人也不以为怪,毕竟有些事不便当人的面说。

    “得到了,多谢莫道友相助,莫道友,和我们一起走吧,这位道友是谁?”飘云仙子眼光在莫闲面上一转,又看向蠡玉,眼睛春波如烟一样,勾人心魂。

    蠡玉哼了一声,莫闲说:“我和各位道友就此分手,我还要去天仙岛,这位是陆少岛主。”

    话音一落,飘云仙子一福:“见过陆少岛主,飘云这边有礼了。”行礼之间,婀娜多姿,纤纤柳腰不盈一握,玉面微下视,眼波流转间,似无意间一望,眼神之间,似有一丝幽怨,风姿撩人。

    其他人也下拜,蠡玉好像没看见飘云仙子的眼波,淡淡地说:“免了,你们可以走了。”

    飘云仙子身体微僵,见蠡玉无动于衷,暗暗的恨道:“好一个无情的人。”

    在房间内,陆冰夫妻看到这一幕,花飘雨冷笑道:“早就听说过羽剑阁有一个飘云仙子,艳名在外,今日一见,果然是个尤物,但向玉儿抛媚眼,还好,玉儿没有理睬她。”

    见陆冰还在看,她把陆冰的耳朵一扭:“看什么,老娘没有那个狐狸精好看?”

    “夫人说笑了,她怎么能和你比。你是人间,不,天上唯一的宝贝。”

    “算你识相,哼!”

    外面两人送走了飘云仙子一众人,飘云仙子走时,眼幽怨连连,奈何两个鲁男子不解风情,莫闲不是不解,他已心已有绿如,千弱水,取一瓢足矣,他已从最初的杀手,报复阎罗殿的杀手,变成一个求道者,心已被大道占据,哪有心思在这个方面,而蠡玉眼界甚高,加上又听说飘云仙子名声不好,飘云仙子的作态让他心里更生厌恶。

    “莫道友,就在这里休息几日,我儿与你是好友,趁这几日,你正好服用玉实,火灵玉实虽说摘下十年二十年,不改变其灵效,但还是趁早服用为好。”陆冰和夫人出来,莫闲是他们拜托的人。

    莫闲知道这一点,笑着说:“恭敬不如从命!再打搅几日。”

    陆冰派人去安排莫闲闭关的地点,莫闲到了之后,发现居然在一处灵眼上,果然天下父母心,蠡玉却是身在福,想想自己从小就不知自己的父母,心叹了一口气,不知自己的父母是生是死,他连自己的来历都不知道,他从的记忆起,就生活在阎罗殿,经历着生死,自己都麻木了,小时的伙伴,恐怕已不存于世,包括教官,也是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说实话,他都有点羡慕蠡玉。

    不论他父母是好是坏,但一颗爱他的心却是真实,为了他,自己这个素不相识的人都受到了好处。

    他收敛自己的心思,先在宫殿之,打了一套拳,借助形意**拳平静了自己的心,渐渐他决得自己忘记一切,虽然还在打拳,纯粹是身体在动。

    他感到自己在光做着动作,一举一动之间,周身脏器分别放射出五色光华,劈拳一动,肺藏白光大盛,引动天地间的金气,和天地间相应;钻拳一出,肾脏黑气如墨如漆,天地间水行元气与之相呼应……

    莫闲自己不觉得,在外面的人看来,他所住的宫殿上方,天地五行气息不住涌动,形成五彩的光华,这仅仅是他的热身。

    陆冰若有所思看着这景象,花飘雨皱着眉头道:“这莫闲是炼的什么,怎么五行元气出现这么大的波动,不像龙虎丹法。”

    “我也很迷惑,五气朝元,不太像,遇仙宗果然强大,我们都不知道他练的什么,看来火灵玉实激发了他的功法,出现了异像。”陆冰说。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莫闲只是热身,真静须往动求,莫闲因为他们俩的父母之爱,而心生感慨,一时不能静坐,故此,才以动的方式抑制杂念,他修行的本来就是黄庭存神的道路,不属于流行的金丹法门,倒和形意**拳相匹配,这才出现了异像。

    异像足足出现了两个时辰,莫闲才从光化的状态清醒过来,浑身舒畅,周身有一种自足,一切不外假的感觉。

    莫闲觉得自己思维已纯,但他还精益求精,上座后,开始反思近日的所行所思,有什么后悔的,有什么满意的,等等不一而足。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手上出现了红色的玉实,香气诱人,悬浮在眼前,表面如同美玉,玉实,玉的精华,常人根本不能服用,要咬它,牙齿都要崩坏。

    莫闲张口一喷,一团火将玉实裹住,玉实在火逐渐软化,渐渐变成一团通红的汁液,莫闲这才张口一吸。

    玉实的汁液在火燃烧,但入口却冰凉,一点也不烫人,莫闲将玉实吸入口,一股凉意直入腹,却不是那种冰冷的感觉,甚至感到无上的美味。

    玉实一入腹,转化为火热一团,却不烫人,莫闲默诵《黄庭经》,“…心神丹元字守灵…心部之宫莲含华,下有童子丹元家。主适寒热荣卫和,丹锦衣裳披玉罗。金铃朱带坐婆娑,…”

    一行行经从脑海闪过,莫闲的心神好像一分为二,一部分在关注经,另一部分,却在存思心神丹元,引用了玉实的精华,丹元现身,红色锦衣似彩云飘逸,洁白的披裳光华明亮宛如玉罗,佩带金铃朱带,端坐在莲花一样的心宫之内,坐下却是浑身冒火的朱雀,朱雀根本没有驯服,上下飞舞,口吐着朱雀真火,似乎想把丹元童子颠下去。

    眼看丹元童子就要制不住朱雀,心宫好像要被火焚,莫闲感到心口发烫发痛,口似乎有火冒了出来,正在这时,玉实精华如雨一样,不过是火雨,却是集在丹元童子身上。

    刹那间,童子形象变得如此鲜明,金铃响起,从丹元的手腕上飞起,一下子套在朱雀身上,肩头腰间的朱带飘起,一下子拴在朱雀身上。

    朱雀一声鸣叫,似乎凤鸣九霄,变得异常温顺,莫闲顿觉心脏像解开了一道枷锁,火热的血液如同铅汞一样,输往全身,冲刷着每一个细胞,带着玉实之力,心一股喜悦,口微苦,周身骨骼一阵暴响,他没有料到,他的力量也出现大幅度增长,达到了二龙之力。

    水火炼体诀,是他从无间祭坛祭祀所得,本来离开了特殊的水火,根本没有办法增长,不料因为玉实和丹元心神出现,虽无水火炼体,却也增加了一龙之力。

    更重要的是,他心喜悦,连带数十丈以内不论人还是草木,都受到了感染,人无由感到一阵喜悦,好像极高兴,而花草一瞬间全部花开。

    莫闲不知道这个,但他陷入沉思之,肺能改变周围,使人忧伤,同时增加呼吸量,现在他能一口之内,吸入的气量不下于十数人,而心神呢?

    心在五行属火,在志为喜,在季节为夏,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藏为心,在色为赤,在音为徵,在声为笑,在变动为忧,在窍为舌,在味为苦,喜伤心,佛教有他心通,不知能否?

    莫闲不知道,他无意已做到这一点,关于神通,有了肺神的先例,他心已有谱,不过未曾试过而已。

    想到此,他不由得开怀大笑,刚一笑,知道坏了,立刻收口,外面花香一盛,草木疯长,一个修士刚到这里,不觉开怀,却不觉自己心脏已然受损,幸亏莫闲及时收住,才没有酿成灾祸。

    那名修士走后,陡然觉得胸口发闷,他一查,心脏受损,幸亏是修士,服了一粒丹药,却在心纳闷,自己没有和人争斗,什么时候受伤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