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手一指,一条白光成虹,将这些异种法力不住压缩,渐渐成了三颗丹药,这一过程花了二天时间,加上他的一些先前的准备,正好过去三天。他打开了房门,绿如他出来,迎了上来:“怎么样?”

    “我炼制了三颗药丸,这三颗药丸是疫苗,我们去救三位前辈!”莫闲说。

    革曰归等三人听说莫闲炼好了药,心中大喜,立刻将莫闲和绿如迎入大殿,莫闲取出三颗药丸,革曰归说:“怎么用?”

    “你们三人放松身体,这药丸并不是食用,而是一种外用丹药。”莫闲说完之后,手中药丸已飘了起来,轻轻一声响就炸开了,三团药雾笼罩着三人,三人感到体内一阵轻松到一种熟悉又陌生法力冲入体内屶像是自己的法力,却又有不同。

    但体内法力一动,迅速转化为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法力,大量此种法力产生,三人一阵错愕,急忙内视体内,发现此种法力一旦生成,便迅速向九婴的法力发起了最后的攻击,却却克制着九婴的法力,九婴的法力迅速被同化,两个时辰后,九婴法力消失。

    九婴的法力一消失,三人感觉体一阵轻松,三人睁开眼睛内,虽然身上伤并没有好,但病根已去,下面就是时间问题。

    莫闲微微一皱眉,他感觉似乎有一双发黄的眼睛在暗中盯着他,冰冷而没有丝毫温度,莫闲冒出一个念头:“九婴!”心中暗凛,此时,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消失,他在那一瞬间,感到似乎那双眼睛不知隔了多少空间。

    莫闲估计被九婴发觉,被九婴惦记上了,九婴很强大,但并没有出手,说明他有所能力不足,既然能觉察到自己,却没有出手,看来,他应该受伤,而且很不轻。

    “你们有没有发现有异常?”莫闲问道。

    “没有,有什么不对劲?”革曰归问到。

    “刚才我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现在没有了。”莫闲淡淡地说。

    绿如一脸紧张:“会是谁注意你?”

    “不出意外,应该是九婴,我感觉到那双眼睛发黄而冰冷不带丝毫感情,这是蛇类的特征。”莫闲说、

    “你被九婴盯上了?”革曰归等三人皱起眉头。

    “我正要找九婴,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倒要看看九婴是怎么样的!”莫闲淡然的说,他说归说,内心却起了警钟,他不懂九婴是怎样关注他的,但他知道器修量子力学中有一种奇特的超域的联系,一对粒子构成体系,分开后不管隔多远,它们之间有着一种奇特的联系,仙人隔得多少空间,难道之间也会有这种联系?不过,物质的规律在当前时空中应该一致,即使仙人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但他们本能会运用这些法则,就如人生来就会呼吸一样。

    看来,九婴肯定会通相关的法则,即使他不知道,但绝不会阻碍他的应用。莫闲冷静在心底分析,对于层次不同,低层次的生物很难理解高层次的生物,不过,大道既然是平等的,就会给低层次的生物机会,高层次的生物有一定几率失败的可能性。

    就如爬行动物蛇类可以杀死哺乳动物一样,莫闲还是有机会,虽然机会很小,但有一丝希望,莫闲就会利用一切因素,使自己的几率增大到一定比例,莫闲相信,在这个物质世界中,任何一个人想杀死他,都是一种空想,因为他有终极武器防身,那就是他的炼体术,执中炼体术,转化为中子态物质状态,那是宇宙间最强硬的物质。

    又在圣门逗留了几天,莫闲又一次向西,非止一日,到了昔日万圣山的地盘,此地已不见高山,地面留下深深的大坑,已被雨水和地下水填满,昔日群山已化作烟波浩淼的一个大湖,一眼望不到头,但湖中星星点点点缀着旧日山峰的残骸,其中有一座山峰,孤立而起,直上数百丈,要不是莫闲在之前看到路途中熟悉的标志,都以为自己走错了。这标准是沧海桑田,莫闲只不过一百多年未到,此地已是换了一个样貌。

    绿如也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从此地的地貌变化,可以想象当日战事如何激烈,这股力量完全是改天换地的力量。莫闲叹了一口气:“不怪世间不允许出现仙人,虽然仙人可以下界,但一般仙人的力量太强大了,而且仙人的力量已经受到控制,加之仙人本身道德水准也高,才没有在世间千万伤害,如果每个仙人都像九婴一样,世间生物早就灭绝了。”

    “难道冥冥中有一种机制,在限制这些?”绿如说。

    莫闲摇摇头:“有和没有,这我不知道,不过依我在器修世界的经历,并没有这种机制,如果算是有,就是精神方面力量,一种植根于智能生命心底的道德力量,一种相互毁灭力量产生的制衡,但对妖仙九婴来说,他并不在意生灵的灭绝,但在大势至菩萨的地盘,即使大势至菩萨不再过问,恐怕也不容他胡来。”

    绿如点点头:“你看出来什么?”

    “此地虽然经过数十年,但还是有当初大战留下的气机。我到此,事实上已经在分析此地残留的气机,有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但都在述说那一场战斗的原貌,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莫闲说,他早已放开本身气机,融入虚空之中,与各种残留气机相互作用,昔日战场的信息一分分展现,莫闲从此中看出九婴的强大,他看见九秋仙姑飘带在飞舞,将己身护得严严实实。

    无数火云如暴雨般袭向九秋,九泉老怪手一扬,大片黑云阴风裹着无数阴魂一齐向九婴奔去,九婴眼中露出轻蔑之色,九头之中一头如皮筋一样,伸出了不知多少里,口中烈焰飞腾,如一座火山一样咬了过去。

    九泉老怪头顶升起了一面阴魂旗,无数阴魂如飞蛾一样,蜂拥向那座火焰中的巨首冲去,一瞬间,火焰居然被压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