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婴略感诧异,随即又一首注意到九泉,空气之中立刻变得光怪陆离,随后一道刺目的强光闪过,再看九泉老怪已经不见踪影,而九婴的二首却已恢复到原来的模样,九泉老怪陨落。

    九秋仙姑的头顶上现出了瘟癀幡,这是莫闲当年所得的法宝炼法,但莫闲一直未炼,只是在绿如当年炼制百毒寒光幛时,借鉴了此幡炼法,九秋仙姑却已偷偷的炼制,经历了诸侯叛乱,收集大量瘟癀怨气,祭炼此幡,虽未至大成,威能也是极大。

    此幡一出,一道瘟癀之气顿时缠上了九婴,此种瘟癀之气,不仅能损仙体,更是对元神起作用,本是瘟部正神的法宝,就是九婴也是一愣,接着大怒,九首一动,发出了咝咝之声,顿成韵律,这是九婴在念诵咒语,空气中立刻掀起巨浪,波及下面群峰,轰然之间,山崩地裂,而波浪过后,天空中能存活的人,只剩下不多,许多人都尸骨无存。

    九秋仙姑已不见踪影,在这一击中,白猿道人也陨落。莫闲在虚相空间中演化着一切,九秋仙姑虽然看起来陨落,但由于其功法的特殊性,她反而存活的可能性很大,除非九婴强到能逆搜时空,将九秋仙姑的所有分念斩灭,不然的话,总有一日,九秋仙姑会逆天归来。

    莫闲知道了九秋仙姑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失踪,要逆天归来,必须此时空内有她的坐标,莫闲看了看绿如,绿如身上并没有九秋仙姑的信息,而九秋仙姑的洞府已经全部毁了,莫闲虽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一个整体,但也知道,恐怕它不是静止的。九秋仙姑是不是在其他地方有坐标,莫闲不得而知。

    “莫大哥,你看出师傅是如何失踪的?”

    “绿如,你师傅的确在一次爆炸中失去了踪迹,在空间的这个位置,不过据我所我所知,要想逆天归来,应该在这个时空有坐标,她的洞府已毁,比较麻烦。”莫闲说。

    “怎么要坐标?”绿如一皱眉,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们所在时空是静止的,当然不需要坐标,或者她神念所在时空能够相对于这个时间静止,一切都不成问题,就怕她为了躲避,神念较远,如果没有坐标,那就麻烦了。”莫闲说。他这么一说,绿如也明白了。

    “那可怎么办?”绿如问到。

    “我倒有一法,你来召唤你师傅。”莫闲想了一会说。

    “我来试试!”绿如说,坐了下来,双目垂帘,进入静定之中,渐渐放出辉光,别人不能看见,但莫闲却看得清清楚楚,渐渐辉光形成了九秋仙姑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莫闲知道绿如以念力形成形象,这是一种观想法,也是一种召唤法,以自己精诚的意志形成形象,感召散落在时空深处的九秋神念,她观想的九秋如同一座灯塔,在茫茫的时空之海中,光芒万丈,在莫名的时空中,有的时空只存在于意识层次中,一个女子在苏醒,无数信息蜂拥而来,过了半天,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正在此时,一缕发自心灵深处的召唤使她精神一振,她的目光穿越了时空的迷雾,看向无尽的时空中的一处。倏的,她化作一道彩虹,穿越重重时空迷雾,在不同时空中,不断有虚影汇入,随着流光速度越来越快,她感觉到一种奇特的体验,时空越来越慢,天地齐,万物一,她隐隐有悟,她是从自身体验入手,原来时空有如此奥妙。

    在时空深处,一条大蛇蜿蜒而出,相隔数个时空,居然有九个头,是九婴!她心中一紧,她知道,九婴在寻找她,但她的神念分布于时空深处,甚至藏身于意识之中,即使强如九婴,已是妖仙,也不能将她寻出,但她不知受到什么人的召唤,从时空深处归来,却被九婴发现,而此时正当她复活之时,处于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被九婴逮住,那么她就会消散在时空深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从时空深处归来,甚至可能就此消散。

    绿如感到心灵深处涌动着不安,一种危险的信号越来越强烈,脸上出现了挣扎的表情。莫闲在她身边布下了阵势,正在守护着她,见她脸现挣扎,心中也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知道越是危急关头,越要冷静,他在心中演算着一切可能,隐隐看到了一条巨大的妖蛇,长着九首,正从时空中感来。

    莫闲明白了,九秋逆天归来不是没有代价,九婴可以说是她的劫难。时空,莫闲身负归墟,而归墟可以算是引力的载体,时空的奇点,对时空的了解,在这个世界上,莫闲敢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轰的一声,归墟第一次现于这个时空之中,直冲天宇,转眼之间没入时空之中,带着无比意志,破开层层时空迷雾,他看到了一付奇景。

    一道彩虹飞速穿越一个个时空,从时空深处归来,而在另一边,从时空另一端,一条大蛇正穿越时空向她游来,九首之中,蛇牙狰狞。

    九婴见到又有人进入时空之中,蛇口大张,越过重重时空,蛇颈好像无限长一样,转眼之间,快追上彩虹,一口就要咬下。

    莫闲的归墟引力横扫一切,彩虹不得不偏向莫闲,蛇头一口咬下,却咬了一个空,咝咝声起,又一个蛇头从时空深处伸出,直向莫闲咬去,莫闲看到牙齿之上,凝结着流金一样的火焰。

    莫闲冷哼了一声,时间和空间出现了变异,呯的一声,蛇口一合,居然咬了一个空。此时,又一道双螺旋光带冲入时空之中,是在天随山的莫闲化身出手了,兆景一现,光带带着白泽图,还有数不尽的异兽,挡住了九婴的一个蛇头。

    但莫闲没有想到,又一个蛇头在九秋的彩虹身边出现,一口咬下,好像彩虹是实质一样,一下子咬住,无数的毒素进入彩虹,彩虹开始溃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