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蠡玉正做着准备,他和莫闲说好,等莫闲一结束,他们就走,他已经写好给父母的书信,但他没有想到,他的一切都在父母的眼。

    他偷偷进入库房之,取了件法宝:一柄烈日剑、一件射阳弩和一件蔽日伞,这件法宝,烈日剑适于近攻,射阳弩配有支剑,分为日、月和星,适于远攻,而蔽日伞则是一件防守类法宝,不得不说他考虑得很周到。另外将疗伤的丹药取了一些,又取了一些东临岛所特有的金光雷珠。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枚令牌却躺在他的乾坤袋的一角,陆冰早就把事情告诉了莫闲。

    他是万事俱备,只等莫闲出来,等了天,莫闲出来,先去拜谢岛主夫妇,陆冰微笑地说了几句,陆蠡玉也在一旁,冲着莫闲挤挤眼睛,莫闲见到好笑,心有话,你的一切,尽在父母掌握之,独你一人不知。

    拜别了陆冰夫妇,莫闲离去,他是一个人离去,在他走后不久,蠡玉偷偷驾起遁光,他一离开,花飘雨有些担心:“你说这个莫闲可靠么?”

    “可靠,我这点不会看错。”陆冰肯定的说,其实,他心也有些担心,但他不会显露出来,所以话说得很绝对。

    陆冰一边说着话,手在案桌上翻看今天的情报,东临岛能成为十岛之一,消息不会闭塞,不权不闭塞,只要东海有什么风吹草动,它的情况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为此,在东海各岛都有东临岛的人。

    手上情况是崇名岛送来的,毕竟崇名岛离此地甚远,,情况一般不是那么紧要的,则转各岛,以飞剑传送,或者由海鸟传递,即使这样,也比一般人早得到消息。

    他眼睛一凝,东海盟进攻泰平岛,泰平岛主泰周发动禁术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化周围百数里为混沌,泰平岛消失,双方损失惨重。

    他心一颤,这种禁术居然现世,看来东海不太平了,看来又一轮的修行者劫难来了,他叹了一口气,又往下看,下一条,居然涉及到莫闲,怎么回事?怎么东海盟悬赏莫闲?

    他的异样引起了花飘雨的注意,花飘雨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将手的纸递给了花飘雨,花飘雨看完之后,脸色也变了:“怎么会这样?”

    陆冰叹了一口气:“我们的儿子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他绝对不肯报我的名字,要是报我的名字,东海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现在唯一方法,就是派人暗保护他们,早知道我就不必费那个心思。”

    莫闲和陆蠡玉汇合,他们不知道此事,蠡玉高兴地说:“莫兄,我终于出来了!天高海阔,尽我飞翔!”

    他高兴地长啸,莫闲看他高兴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我们先去天仙岛,找到婉秋仙子后,才能返回大陆,行程不下**万里,你真的会跟着我?”

    “当然跟着你,我是第一次出远门,不逛一个够,我才不回去。”蠡玉说。

    “东海的形势你比我熟,你说说下来我们去哪里?”莫闲问。

    “接下来么,对了东稍偏向北,路程约千里,有一座离朱岛,六十年只有一年时间露出水面,现在露出水面,不如我们去哪?”

    “是不是出产离珠的那个岛?”

    “你也听说过?是那个岛,离珠,是一种水离珠蚌的体内所生,并不是离珠蚌就能结成,结成离珠的离珠蚌只有百分之一,那个岛一出水,植物呈紫色,阳光一照,转变成朱红色,是一种低阶的火性灵药,人们便叫它离朱,那种离珠蚌大概长年食用这种灵药,所以体内才有可能结出离珠,一种火属性的珠子。”蠡玉介绍了离朱岛的情况。

    莫闲听说离朱是火属性,心一动,他修黄庭之道,在那本《黄庭集注》上,有一种法门,利用各脏器属性相合的宝物,分出一丝身神,寄托在其,心要时,可以显化身神于体外,算是一种另类的分身法。

    莫闲肺神和心神已显,肺神如果和阴符剑相合,完全可以做到千里之外,取仇敌的项上人头,而心神却没有寄托物,离珠倒是不错的寄托物。

    “那就去离朱岛看看。”莫闲说。

    两人纵遁光转向离朱岛,两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走后不久,空出现了两人,正是陆冰派遣之人,两人没有停留,一路向东而去。

    离朱岛,远远看去,一遍火红,在火红之,掩映着斑斑血迹,离朱岛上,不仅有修行者光顾,而且周边海域之,妖兽也在聚集,有单个的,如海鲨鱼、独角虎鲸之类,有群体的,如海狼、海猛犸之属,还有海蛇、海章鱼之类,六十年一次,修行者也来凑热闹,对于修行者来说,最可怕的倒不是这类妖兽,而是同类。

    安志他很倒霉,已经很小心了,他一路上潜行匿迹,躲过众多妖兽,甚至亲眼见到妖兽在大嚼人体,这一切,他都躲过了,终于得到了一颗离珠,却被同类发现,对方男一女,将他团团围住,要他交出离珠。

    他当然不肯,于是一场战斗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他瞅准了时机,斩杀其女修,同时,他也受伤了,左臂齐肘而断,他忍住痛,从女子方向冲了出来,人一见,眼都红了,驱动飞剑追了下来。

    转眼之间,出了岛,前方一声咆哮,海窜出一头鲨鱼,身上水花像一根柱子一样,倾天而上,直向他咬来,他一慌,临时一个大拐弯,鲨鱼咬了一个空,后面追的一个人却一头撞上了水柱,鲨鱼口吐水光,间似有骨光一闪,原来鲨鱼口牙齿甚多,脱落的牙齿被它温养炼成法器,如同飞剑一般。

    只听得一声惨叫,此人显然丧命,随后两个的飞剑怒啸着冲向了鲨鱼。

    安志心一松,他顾不上看上一眼,赶紧逃命,但陡然间听到一种声音,低沉而悠扬,刚一入耳,就觉得全身,包括内脏都震动起来,不好,巨鲸歌,他脑海跳出一个词,随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从空掉落下去,下面一头独角虎鲸正张着大嘴等着他,远处天空出现了二道遁光,其一道陡然觉得空气一阵震动,他经历过这种神通,正是金丹修士鱼得海的神通巨鲸歌,来人正是莫闲,莫闲不知道,巨鲸歌是鲸类妖兽及妖的本命神通。

    他看见一个修士掉落下去,只坠鲸口,他猛然间身影一幻,化作一道金虹,正是纵地金光法,在离鲸口尺之时,一道金光闪过,鲸口一咬,却咬了一个空。

    莫闲抢下了安志,再一看,安志的模样极惨,不仅断了左臂,而且口冒出鲜血,浑身骨骼成粉,内脏早已成了浆糊一样,人已经死了。

    莫闲叹了一口气,以为能救他一条命,不料他已死,正在这时,心灵报警,巨鲸歌,莫闲猛然回首,口大喝一声,声如炸雷,他的身体已经过水火炼体术的洗炼,肺神也已显形,肺的容量远超一般修士,巨量气体以极高速经过声速,甚至可以看见,一道半弧状的声浪从他的口涌出。

    声音几道凝成实质,要是换一个人来,就这一嗓子,声带恐怕立刻崩断,甚至自己的身体会炸裂。

    空气两股声波对冲,然后各自依声音的规律向对方冲去,不过,凝练在声音的那股意志却已消失,莫闲身体似乎受到一击,但他的身体却不是一般人的身体,只是在空摇了一摇,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而独角巨鲸身体往下一沉,本来它就皮糙肉厚,虽然受了一击,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周围的海水被声浪压凹了一大片。

    蠡玉飞了过来。刚才莫闲以纵地金光法突然加速,令他吓了一跳,速度之快,令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见莫闲化作一道金虹,从鲸口捞上一人,他才明白,莫闲是干什么。

    等飞到近前,问道:“他怎么样了?”

    “死了!”莫闲说道,天地有大德者曰生,但来迟一步,人已死去。

    “可惜了。”蠡玉惋惜道。

    “他了鲸妖的音攻。”

    “巨鲸歌?!”蠡玉叫道。

    “巨鲸歌!倒是很形象,我听到了一阵低沉而悠扬的声音,原来叫巨鲸歌,好像是妖兽的特殊神通,人类不是也能会吗?”莫闲问出心疑问,他在面对鱼得海时,对方也使出了巨鲸歌,不过威力和虎鲸妖相比,相差得太多。

    “人类为万物灵长,当然也有可能修成,在东海,有些修士就修成了巨鲸歌,不过威力没有鲸妖大,毕竟人不是鲸。不仅此类神通,许多妖兽的神通,人都可以模仿,特别是那些没有得到系统传授的修士,只好自创神通。”蠡玉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