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创神通?”莫闲一想也是,他自己都根据黄庭经的修行创造神通,别人这样做也是自然,散修往往得到一门传承,甚至自己根据书本修行,本来就是没有办法。?????¤

    “不错,自创神通,不过,由于自己知见问题,一般都比较粗糙,有些模仿妖兽,这根本不奇怪。”蠡玉说,不要看他修行不如莫闲,但架不住他有个好父亲,平时也见识多。

    正说话间,莫闲看见那两个修士陷入危险之,鲨鱼虽没有化形,但一身精元远二人,它又将口脱落牙齿炼顾法器,虽不是那种火炼,但牙齿本来是它身体一部分,它用心念温养,形成数量众多的法器。

    它张口喷出,虽不成剑阵,但也如狂风暴雨一样,将两人围住,两人还能抵挡,不料旁边有一头妖物,陡然喷出一团漆黑的雾气,这一下突然袭击,让两人一下子陷入危机之,身上出现了伤痕。

    莫闲不知之前的事,一见两人陷入危机,召来雷电,劈成两妖物,两妖物迅沉入水,雷电劈在水,大量水汽蒸腾。

    危机解除,两人迟疑了一下,来到莫闲和蠡玉之前:“多谢两位道友救命之恩,请将那人的乾坤袋交给我。”

    说者无意,但莫闲却听了出来:“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两人微怔,其一人说:“我们是朋友,他不幸丧生。”

    “不是吧,之前我见他是在逃跑,你们在追。”莫闲一下子拆穿他们,其实,莫闲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结合事件前后,特别是他们没有说名字,只用那个代替,莫闲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杀了我们的师妹,又害得我们一个师兄丧生,我们取他的乾坤袋,也是正理。”那人口口声声说道,莫闲却在眼看到了贪婪。卐  卍?◎◎卐?网§卐?、

    “原来你们是仇敌关系,他一个人,你们四个人,却被他宰掉两人,还好意思讨要战利品,你当我们是善人,救你是莫道兄看在同类份上,还不滚!”蠡玉在一旁听清楚了,不客气地说。

    “那颗离珠给我们,其他东西我们不要!”另一个急了。

    “我明白了,你们是看到了别人得到离珠,就抢别人的,真不应该救你们!”莫闲的口气冰冷,杀气外露。

    两人吓了一跳,不由得在空倒退了几步,其一人咕哝着:“你们不也是听到离珠,和我们一样。”

    “滚!”莫闲一声断喝,他救了人,这一点他不后悔,但他也杀心起,他怕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才喝了一声。

    两人一见,丢下句狠话,遁光一闪,恨恨地离去。

    “你就这样放他们离去?”蠡玉说道。

    “我不想杀人,我这一生,杀的人够多了。”莫闲说了句莫名的话,对于蠡玉来说,是这样。

    两人在岛上降落,莫闲在安志的乾坤袋一找,果然有一颗离珠,取了过来,感受其火性,有一丝太阳真火,也有一丝太阴真火,另外还有一些地火的意味,居然是火合一。

    这颗珠子勉强合格,莫闲看了一看,心有些迟疑,最后决定,在岛上找上一找再说。

    莫闲的迟疑,蠡玉看在眼,问道:“你对这颗离珠不满意?”

    “勉强合用,我想修炼一门辅助功法,它勉强合格,我想再找一番。”

    蠡玉没有问下去,毕竟涉及别人的修行功法,莫闲也不想深说,蠡玉话题一转,说:“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寻找离珠?”

    “不是离朱岛上有离珠蚌?”

    “不是,离朱岛很特别,间低,四周高,当岛升出海面,像一个盆,就也奇怪,离朱蚌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就在离朱岛的心一个大湖,许多修士想了解什么原因,但都没有答案。?¤?  ”

    “那么说,在心的大湖寻找?”

    “对,就在心大湖寻找,但一般修士,只能在浅水区,不敢入深水区,甚至有的人只在滩涂上寻找,因为入水就有危险。”

    两人说着,循着一条小路,这是由早先来此的修士所踩出来,路已干燥,路边长着一人多高的灌木,却不是一种,但枝叶都是朱红色,好像一片火海。

    莫闲感觉不到在向下走,但感到路逐渐变得潮湿起来,他知道靠近了大湖,路弯弯曲曲,莫闲敏锐地感觉到前方水汽越来越重,转过一道弯,眼前豁然开朗,一遍开阔的水域出现在眼前。

    湖面很大,对面要是普通人根本看不清,但莫闲和蠡玉两人都是修士,却清楚看得见对岸有人,不用说,肯定是修士,一般人不可能来到此,光岛外的妖兽就会要他们的性命。

    莫闲看到有人正在浅水区寻找,莫闲不懂得怎样寻找离珠,问蠡玉:“怎样才知道离珠蚌有珠?”

    “修士总结出一定规律,一般离珠蚌呈黑褐色,其不能说没有离珠,即使有,也是初孕,有年份的离珠,离珠蚌表面的紫色或红色花纹,有人说是一种妖纹,根据这一点,可以大致确定哪些离珠蚌有离珠。另外,用望气法,需要入夜之后,离珠蚌往往会对月吐辉,运气好的,甚至能看到离珠冲出水面,亮如明星。”蠡玉说。

    莫闲明白了,他并没有直接入水,而是在岸边观察,他看见对面几个修士在浅水区忙碌,不时以御物之术从水摄取一个离珠蚌,看了一眼,又将它抛下水去。

    费了好大的劲,却没有现什么,莫闲也知道,离朱岛出水已数月,估计浅水区的离珠都被采得差不多了,但深水区,没有人去。

    要得到离珠,深水区应该比浅水区机会大,但没有人去,说明深水区很危险,他看到深水区翻起浪花,水一个阴影,看不出是什么生物,但即使隔着湖水,湖面上还是有妖气升起,好家伙,在6地上,都顶得上化形妖物的妖气。

    “我往南边找,你就在北边找。”蠡玉手一指面前,莫闲点点头,说:“当心点!”

    蠡玉凌空而行,观察着水下,水比较清澈,依稀可以看见离珠蚌,小的有脸盘大,大到像澡盆,一般都呈黑褐色,只有个别颜色不同的,蠡玉才用御物术将之摄出水面,看了一下,又将之放入水。

    莫闲也如蠡玉一般,翻看了几个,都无花纹,正在这时,他的眼睛的余光看到不远处一只离珠蚌似乎飘在水,外壳上布满了紫红的花纹,突然之间,它像受惊了一样,从蚌壳的边缘喷出红色光焰,闪电般向深水区而过。

    莫闲一怔,根本不及想,他的身体动了,已出现在离珠蚌的上方,刚要下手,水面之上,忽然起了波澜,一只触手像鞭子一样,带着灵光,向他卷来。

    莫闲一声冷哼,身边泛起一层红光,他不仅没有躲,而是直接往下一抓。

    触手刚接触红光,如同丝线遇到了火,顿时燃烧起来,莫闲将昧真火运于体外,形成护体红光,那条触手也是干脆,突然自动脱落,转眼间化为灰烬。水面之上,水花四溅,一物被他抓了起来,却是一只大章鱼,已成妖兽,身体变化得和水一样透明,就是修士,一个不留神,不会注意到它。

    章鱼被抓出水面,向着莫闲喷出一条水柱,水柱色泽微蓝,到了莫闲眼前二尺,却不得进分毫,被莫闲御物之力抵住。

    莫闲体内雷劲,虽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但透过他的五指,却将一股雷电之力送入章鱼体内,蓝色电光在章鱼体外劈叭的闪现,章鱼一阵痉挛,全身都瘫了下去。

    莫闲因为这一阻隔,再看离珠蚌,早已不见踪影,他叹了一口气,才要将手的章鱼抛了,蠡玉在远处看到了,急忙叫道:“莫兄,不要扔,这么好的食材,到哪里去找!”

    说着话,他飞赶到,看到莫闲手的大章鱼,口啧啧有声:“有口福了,反正现在也找不到,不如先吃饭,饭后再说。”

    莫闲一想,浅水区看来没有,便点点头,两人上了岸,蠡玉取出了锅,他那只像鼎一样锅,出来之后,随手一晃,迅增大,他洗好了章鱼,将他切成段,佐料放好,才苦恼的说:“我身边的灵水不够,这里又是海水。”

    莫闲打断他的话:“雨水行吗?”

    “行,虽然不如灵水,将就一下,妖物精元充足,味道不会差到哪里去。”

    “那好!你准备接雨水。”莫闲说着,步罡踏斗,神霄雷法的祈雨术,手一指天空,喝了一声风来,刹那间,狂风起。

    又一指天空,喝道:“云聚!”顿时,阴云密布,黑压压的压在头顶。

    “雨来!”

    瞬间,大雨倾盆而下。

    蠡玉一见,抛出一物,却是一个锅盖一样的东西,迅扩大,转眼间,有亩许大小,口喊道:“够了,雨够了!”

    莫闲一笑,抬头一指:“雨散!”

    刹那间,风停雨散,一道彩虹悬挂于天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