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一见,心中大怒,归墟猛然实体化,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将九婴的三个头一下子拉进了归墟。与此同时,双螺旋光带白光大盛,生命圣光缠绕着彩虹,彩虹刹那间恢复了旧貌,光华闪了几闪,稳定下来。

    而在另一边,那三个头似乎无限长,一头扎进了归墟,而身体却隔着数重时空,拼命地挣扎,但怎么敌住归墟的巨力,这已经不算一种力,而是一种法则的体现。

    一声响亮,三首断裂,化作三条巨蛇,被归墟吞没,在进入到归墟的一刹那,无数X射线暴产生,巨大的能量爆发,顺着时空向九婴轰动,虽然肉眼看不见,但九婴是何许人,身上爆出一团光华,消失在茫茫时空之中。到这时,莫闲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仅是九婴的一缕分身,他的本体并没有来。

    看来,九婴还是关注这一块地方,他的真身在哪里,莫闲若有所思向南望去,他并不在世间,而是在一处小空间中。

    双螺旋兆景消失,归墟也入体,再看绿如,已没有那中挣扎之情,就看到空间出现一个眼,像天开了眼一样,七色彩虹一闪,化作七彩云朵,云朵之上,一位女子现身,正是九秋仙姑。

    九秋仙姑一现,绿如早已腾空而起,口中喊到:“师傅!”她喜极而泣。

    莫闲没有跟上去,而是在一旁微笑看着她们,九秋用手轻轻抹去了绿如的眼泪,说:“不要像小孩一样,师傅死不了,只不过临时不知道家乡在何处,多亏你相召,我才在众多时空中认准了方向,不然的话,我还得在时空中徘徊。不知道圣门怎么样了?”

    “师傅,不要担心,虽然当日圣门受到了重创,但三位殿主还在,现在于洛山归雁峰重开山门,就是伤亡惨重,连白猿爷爷也陨落了。”

    九秋叹了一口气:“成也九婴,败也九婴,当初圣门在万圣山,虽然不知道那地下有九婴,回想起旧日种种,圣门在一定程度上在天下皆敌的情况下,能发展壮大,事实上受到九婴的庇护,但我们都没有想到,在我们脚下,有着那么一头巨大的妖物。为师要不是修炼了玉华秋月灵犀法,恐怕也陨落在九婴手下,当日,我记得九婴紧后一击,天崩地裂,与我齐名九泉老怪就陨灭在九婴之手。你比较幸运,嫁到遇仙宗,不然的话,恐怕也要陨落在那一场浩劫之中。”

    两人落下,莫闲上前施礼,九秋笑到:“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恐怕今天会再次陨落在九婴之手。”

    “前辈客气,我以为九婴存在,圣门前辈应该知道,我在圣门时,曾经遇到过九婴,他传我阴阳炼体术,同时传我丹方,要我达到九十九龙力气时,以便救他出来。谁知他暗中算计绿如,我便没有听他的话,不料有魔教的栗广居然达到九十九龙的气力,以至酿成惨祸,要是我早点将此消息告诉贵方,可能会避免这次惨祸!”莫闲有些自责。

    “这不关你的事,当时即使你告诉,我们也不会引起重视。你毕竟是个外人。”九秋说。

    “前辈既然出来,我们还是回到圣门,至于报复的事,还得从长计议。”莫闲说。

    “好的!”九秋刚说完,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有一丝感情:“想走,我同意了吗?”

    这声音陡然出现,现场三人都是一流好手,居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光这份功底,就证明来人功行在莫闲之上,但声音有些耳熟,莫闲回头一看,却见一个中年人,最令人奇怪的是,是他的眼睛,眼睛冷漠冰冷,闪着淡淡的黄光,莫闲一下子认了出来,来人正是巨妖九婴。他一下子冷静下来,在遇到危险时,他在做杀手时就已知道,慌乱根本没有用。

    “九婴,是你!”莫闲面无表情看着他,全身一下子转化为战斗状态,虽然没有动,但就在那一瞬间,浑身成为一个整体,进入古井无波的状态,一些被忽略到的细节呈现在眼前。莫闲如机括一样,一触即发。而九秋和绿如也在一瞬间进入战斗状态。

    “莫闲,你挺好!我当日传你阴阳炼体术,你却恩将仇报,要做我的敌人吗?”九婴淡淡的说。

    “笑话,你传我阴阳炼体术,那可是你看到我的炼体术对你脱困有帮助,何况,你暗中下手在先,独尊阴阳姹女婴儿法,你完全知道它的害处,还偷偷传授一人专门采补的法术,想将绿如作为炉鼎,幸亏被告我识破,你还好意思说!再说,阴阳炼体术,本身就存在缺陷,如果不是我运气好,得到先天阴阳之气,如果用了你的丹方,恐怕一辈子也不能入道。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传我炼体术,那不过是因我得到了平等王传出来的炼体术。当日你吃人,光这一条,就足以判你死刑!”莫闲一点都不怵他,反而针锋相对。

    “很好,你既然知道,那今天就不能放过你!”九婴的黄色眼中射出一道冷冷的光华,像看一个死人。

    莫闲哈哈大笑:“如果来的是你的本体,说不定我还怕你,一个投影分身,也说这样的大话,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那好!”九婴说着,眼中便放出一道黄光,黄光一起,莫闲不仅头一昏,心神欲飞,他立刻手掐不动根本印,定住自己的神魂,而绿如显然没有料到这一手,一个踉跄,眼看就要跌倒在地,莫闲舌绽春雷:“临!”

    此声咒一出,绿如顿觉一股正气从头顶而生,不由自主结出了不动根本印,身如山,意如青松礁石,身体立刻站直。而九秋也不由身体一晃,但很快就稳稳站住。

    “有两下子!”九婴说着,身边出现两团光华,一团是火,一团是水,迅速扩大,转眼间,水火混合,并没有消失,而是相互混合,如一座水火山一样,直向三人压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