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物为原料炼丹,很容易走入魔道。”莫闲说,他了,蠡玉对这些很精通,不知道陆冰夫妇是否是这样。莫闲不了解陆冰夫妇,这样想也正常,他不知道,这diǎn他错了,蠡玉因为喜欢这些,故在这外方面钻研很深,加上东临岛又有足够的资源,甚至他请专门的炼器师炼制了锅鼎之类,他对此方面涉及之深,已不下于服食派,不过在系统方面,不及服食派系统而已。“这我知道,精元丹可炼,但不能沉迷,精元丹出自上古,由仙人自天外带来,说上古时期,妖兽横行,人民羸弱,有巫师出,炼兽为丹,强壮人民。”蠡玉说。莫闲心一动,这种说法他是第一次听说,他问:“我们大地像莲花,是佛教圣地,有千仙人入内,传下道统,不尊神佛,唯尊大道,仙人的天外世界,与我们是否一样?”“不知道,这是一个传说,跟精元丹一样,精元丹对普通人,甚至对炼气期的修士,都是无价之宝,现在有这么多信天翁的尸首,浪费了可惜,对了,我传给你,帮忙一个忙,不然我得累趴下来。”蠡玉说。莫闲也很好奇,怎么把妖兽尸体炼成精元丹,蠡玉先将口诀传于莫闲:“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生物为料…”一篇口诀并不长,只有不足百字,蠡玉说了二遍,莫闲自修道以来,记忆力已经大幅度提高,虽说还不能做到过目不忘,但也相差不远,莫闲默记,很快就熟记于心。蠡玉将手伸出去,御物之力出,手掌上似乎有一个黑洞,信天翁的尸体立刻投入他的手,蠡玉手出现了朱雀真火,尸体渐渐缩小,颜色也渐渐变成金红色,莫闲知道,这已不是他的能力,而是调用天地的能力,武火交炼,转眼间,已过九转,一颗金红色丹丸成功,散发出柔和的金红色光华,使人一见,有一种相吞食的**。∨↘dǐng∨↘diǎn∨↘小∨↘说,2⌒☆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莫闲也伸出手,凌空一摄,手昧火起,他感觉到一种天地皆从我的感觉,手掌之上,似乎纳万物于一掌,有太宇之术的味道,他炼得更快,眨眼的功夫,一颗金红色的丹丸躺在他的手上。莫闲望着丹丸,心感慨,这可是一头信天翁的精华,他感到无用物质都炼了出来,剩下的全部是精华,内充满了精元,如果是当初的他,得到一粒精元丹,他都不需要找玉芝或者阴阳归元莲,就足以补充亏损的寿元。“好手法,果然功力越深,炼制越快。”蠡玉道。莫闲一笑,取出了玉瓶,把这一粒精元丹装入瓶,正准备炼制第二粒,一头海猛犸闯入其,一脚将一头信天翁的尸首踏成了泥,口发出低沉的吼声,蠡玉一见,口喝道:“找死!”手出现了烈日剑,化作一条烈焰,迎了上去。在另一个方向,灌木往两边分开,一头海蟒出现,口信子极速的舔食着,见到信天翁的尸体,口一张,几只信天翁进入它的口,冲着莫闲而来。巨蟒体长达到一百多丈,眼睛如灯笼一样,莫闲在它面前,简直不起眼,可以,它是一个深海的物种,不知怎么的上了岸,莫闲一见如此庞大的海蟒,心也吃惊不小,他头dǐng上升起玄阴聚兽幡,条条黑烟垂下,无数兽魂在咆哮,黑烟到处,地面的信天翁的尸体立刻瘪了下去,周身的精元为之一空,全部为玄阴聚兽幡所掠夺。海蟒见玄阴聚兽幡升起,本能地感到害怕,它盘曲着身体,对着莫闲吐出一口污秽的毒气,要是其他人的法宝,说不定会害怕受了污损,偏偏莫闲御使的是玄阴聚兽幡,本来就属于魔道法宝,对于这些污秽之物,根本不在乎。莫闲见海蟒有diǎn畏惧此幡,幡一摇,幡飞出了万香狡,海蟒舌头舔食空气的分子,代替嗅觉,万香狡恰恰就是从这diǎn出发,深入心香之,一时间,海蟒有diǎn迷糊。万香狡趁此幻出一只大爪,从上空只抓下去,几乎将海蟒的头一下子抓住。海蟒显然没有料到,但巨大的身体也有好处,爪子虽利,却没能抓开它的头颅,万香狡毕竟不是原身,加之它的珠子已被绿如取走,威能下降,海蟒吃痛,一下子清醒过来,尾巴一甩,将万香狡打散,万香狡化为烟气,回到幡。巨蟒怒了,忘记了它害怕的事情,暴怒着张开嘴巴,一口吞向玄阴聚兽幡。蛇口大张,莫闲眼前一暗,眼闲连同玄阴聚兽幡就要落入蛇口,莫闲不怒反喜,妖兽就是妖兽,玄阴聚兽幡是那么好吃的吗?牙刚接触到聚兽幡的黑烟,如同骨头扔入盐酸,虽然牙齿表面泛起一层惨白的光华,但也阻挡不住黑烟的侵蚀。更要命的是,莫闲却趁机出剑,直贯它的口,白光一闪,从蛇的上颚穿过,从两眼间透出,蛇疼的头一摆,尾巴抽了过来。莫闲脚下用力,一把抓住海蟒的尾巴,大喝一声,力由根发,手臂轮圆,居然将一百多丈的海蟒抡起,他现在身负二龙之力,海蟒虽大,却不能与龙相抗衡,但场面有diǎn违和,一帮修士刚到,见到这一幕,口张得老大,他们吓傻了。莫闲手一松,巨大的海蟒一下子砸了出去,实际上海蟒已经毙命,在之前他那一剑,从上颚直透大脑时就已经毙命,拿尾巴又抽,不过是它的本能的反应。莫闲解决海蟒,回过头来与海猛犸的战斗,海猛犸巨足一踏,大地黄光泛起,一阵波动,蠡玉似站在风浪之的船上,蠡玉立刻从地面浮了起来,手烈日剑化作一道高温的烈焰直冲猛犸的脑门。海猛犸低吼一声,长牙上泛起锐利的黄光,当的一声,将烈日剑挡了过去,长鼻如同绳索一样,直向蠡玉缠了过来。蠡玉身体向后飘,剑光回防,削向长鼻,海猛犸的鼻子上泛着黄光,被烈日剑削,虽然有黄光防护,但还是被烈日剑的火气所侵,鼻子虽然完整,但火气侵入,如同进入油锅,疼得它连连甩头,鼻子上也起了燎泡。这把它的凶性激了起来,口一张,一股冲击神魂的声音从它口发出,大象的低吟,和巨鲸歌一样,声音带着强大的次声波,在空气隐约带着电光,这是大象低吟的异像,能量集不外溢,却带上雷电的异像。蠡玉见它张嘴,早有防范,就是这样,也被这一声击得胸烦闷,全身震动。他后退了几步,身上清光泛起。这是他的护体法,而在前面,火红的烈日剑拉出一道光幕,剑所化的红光剑光抖动不停。“好孽畜,!”蠡玉一声低吼,豆大一diǎn清光闪现,这是他从库房所拿的雷珠,一出手,化作数十丈电光雷火,海猛犸低啸一声,浑身被一层黄光裹住。但东临岛的雷珠威力虽不是在前几位,但也不弱,当即雷火一过,身上也黑一块红一块,伤得不清,更要命的是,烈日剑却趁隙而入,雷珠破开了海猛犸的护体灵光,同时干扰了海猛犸的视线,它没有发现烈日剑。烈日剑一剑由额头插入,海猛犸一声长吼,倒了下来,此时莫闲已将海蟒解决,海猛犸也是巨兽,但比起那条海蟒,却显得小。周边再没有什么妖兽前来,倒是在数百丈外,有着几个修士起在空,人,见两人解决了妖兽,微微一diǎn头,也不下来,驾驭遁光,向另一处而去。莫闲微微一笑,知道这些人是为离珠而来,也不在意,条海蟒。“好大的一条蛇!”蠡玉说,“炼成精元丹,恐怕力不能及,我那头海猛犸已经够吃力的,我还得把它的长牙和鼻子取下来,脑说不定有象珠。”蠡玉说着,取出了刀,这是一件法器,蠡玉用它切割一般妖兽,取下了长牙和鼻子,又剖开了海猛犸的脑袋,在其是用手摸着,很快就摸出一颗象珠,足有碗口大小,蠡玉大喜,说:“这枚象珠不需要多大的锻炼,只需用心念洗炼,便是一件不错的法器,弄得好,可以升级为法宝。”“我也蟒是否有蛇珠!”莫闲直接用阴符剑剖开了蛇的头,果然发现一颗海碗口大小的青色珠子,收入袋,又将蛇皮剥下,,倒是很大的一块,皮很坚韧,倒是做软甲的好材料。又剖开蛇腹,将蛇胆取出来,处理了一下,蛇胆是一味药材,特别是已成妖兽的蛇胆,更是一味灵药,性阴凉,用蛇胆液,不须炼制,滴入眼,普通人也见阴鬼,更不用说炼成丹药破幻丹,一般迷阵都不能迷其眼睛。莫闲又将蛇口有两枚长牙取下,才将蛇分成一段段,将之炼成精元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