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起动手,全部将妖兽的尸身炼成精元丹,已从下午到了亥子相交时,莫闲也感到有些累了,而蠡玉更不堪,没有形像往地上一坐:“累死了,一百多颗精元丹,总算炼完了。【&nbp;&nbp;请搜索】”

    光那条海蟒,他们就炼出了近百颗精元丹,两个人将丹药二一添作五,莫闲收了玉瓶,笑道:“你还是休息一下,我来值守。”

    “那就拜托你了!”蠡玉也不客气,盘坐下来,进入深深的定境之。

    莫闲在另一边坐下,他没有入静,而是在观察。

    天空一轮明月,静静照在湖面上,湖面上银波层层,微微有些波浪,轻轻的水波拍打着沙滩,静谧催人入眠,连偶尔出现的妖兽的叫声,如显得很安静。

    突然之间,湖心冲起一团光芒,和月亮相互辉映。

    岸边不同地地方,飞起几缕遁光,直向湖心飞去,湖水之,陡然翻滚,一道青色的光华跃起,直向其一缕遁光而去,遁光飞出一道光华,夜空猛然一亮,接着远远传来轰鸣声。

    那缕遁光猛然升高,歪歪斜斜,向着湖边飞去,看来是受伤了。这一下,开始的光华猛然收了回去,湖水之,又升起几道匹练般的光华,与遁光在交手,其一道遁光猛然下坠,掉入湖,巨大的水花响,看来这缕遁光的主人已惨遭不幸。

    莫闲没有想到,湖妖兽在深水区这么多,看样子神通很不简单,自己欲得到离珠,看来很不容易。

    一个时辰后,湖面恢复了平静,蠡玉睁开了眼睛:“好了,我休息好了,你休息吗?”

    莫闲摇摇头,说:“不需要,刚才你休息期间,湖心的离珠蚌对月吐辉,有几个人想抢,不仅没有抢到,还有一个人折了。”

    “我早就说过,湖的深水区有厉害的妖兽,甚至有人怀疑,离珠蚌是这些妖兽所养。”

    “这么厉害,懂得养离珠,恐怕已脱离了妖兽范畴,可以称之为妖,有没有人见过?”

    “有人说,其有妖龙,不知真假。”

    莫闲明白了,自古妖兽化形,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人形;另一个方向,却是龙形。能这么利害,化形成龙,这就说得过去,其有一条龙,最起码是一条蛟龙,不怪成为采珠人的禁区,采珠人只能在浅水区采珠。

    正说着,湖心一颗珠子冲天而起,微带红色,此珠一出,照得一片通明,莫闲身边的月光立刻黯淡下去,此珠牵引着,湖心区域,月光如水,好像月专为它生。

    莫闲一看此珠,品质之高,可称绝品,岸边几道遁光迟疑着,莫闲心一动,对蠡玉说:“我去去就回!”

    话音一落,纵地金光法使出,他在一瞬间,把纵地金光法催到目前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身体化为一道金光,奇快无比,如同经天长虹,眼睛一眨之间,已到湖心。

    底下一声悠长的龙吟声,一道青光拦了上去,却拦了一个空,莫闲的纵地金光法不愧为仙家法术,速度奇快无比,已一手摘下空的珠子,虽有气机联系,但莫闲有二龙之力,珠子如何敌得住他的巨力。

    取得离珠后,金光划出一道弧线,飞了回来,蠡玉看得目瞪口呆,如同在做梦一样。

    刚一飞回,湖水陡然暴涨,一条蛟龙穿波而上,似乎极其愤怒,这条蛟龙浑身如墨一样,驾驭着湖水,云自生于身,周身电光闪烁,一声龙吟,巨大的威压笼罩着整座离朱岛,眼睛望向莫闲,空电光一闪,一道落雷当头劈下。

    莫闲身影一闪,已出现在十数丈外,对蠡玉喊道:“快走!”

    蠡玉回过神来,龙威虽然压住他,但并不妨碍他逃走,脚下遁光一起,回头就向岛外而去,蛟龙对他不屑一顾,只盯着莫闲。

    整个离朱岛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空早已乌云密布,倾盆大雨将一切变成水的世界,莫闲在这种情况下,反而平静下来,他并没有亮阴符剑,而是嘴角噙着一丝嘲笑,纵地金光法起,他不仅没有逃,反而欺近了蛟龙。

    蛟龙尾巴一甩,巨大的尾巴如同软鞭一样抽来,尾巴尖上一片角形的骨片,使软鞭不再是软鞭,而是一件令生灵生寒的软剑,放射着寒光,好像下一刻莫闲就要变成两片。

    莫闲不退反进,身体向前,使得它软剑无功,一把擒住了蛟龙的尾巴,大吼一声,二龙之力暴发,竟然将蛟龙轮起,手一松,呼的一声,蛟龙在天空之被甩出二里多,蛟龙身体一扭,周身云雾生,一张口,一股极度深寒从它口生出,周围立刻雪花飘起。

    莫闲纵地金光法一起,化作一道金光,飞速离去。

    而蛟龙似乎一愣,眼睛之露出智慧的深思,不一会,岛上云雾收。莫闲为什么与蛟龙干了一仗,他是有所考虑,他的炼体术使他身具二龙之力,光力量上,他不弱于蛟龙,甚至比蛟龙强大,但蛟龙有其天赋神通,呼风唤雨,雷电随身,还有其他奇怪的本领,就如这条蛟龙而言,口寒气就令莫闲很头疼。

    他想战胜它,并不容易,此处又是蛟龙的窝,鬼知道蛟龙有没有什么后手,但蛟龙又气势汹汹,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

    莫闲先与它打一架,显示不弱于它的本领,然后才走,意思很明白,我不是战胜不了你,而是不与你打,如果蛟龙有智慧,莫闲相信他会取舍,不会因为一颗离珠而纠缠不清。

    结果证明了莫闲的做法是对的。莫闲一纵遁光,直向蠡玉的方向追了下去,他就耽搁了一会儿,结果看到蠡玉被人围住,蠡玉头顶蔽日伞,正在和四人相持。

    莫闲一到,围住蠡玉的四人一人高声喊道:“道友,只要你交出那颗离珠,我们就放你们两人走!”

    他们在蛟龙一出水时,就纵遁光而逃,并未看到莫闲大展神通,将蛟龙抛出二里多,但又贪心,正好与蠡玉走了一条道,灵机一动,便将蠡玉围住。

    他们还想将蠡玉擒下,可惜,蠡玉身边法宝多,一见形势不对,便用蔽日伞护住身体。

    “莫兄,他们是无定岛朱氏四兄弟,平时多次打劫,名声在外。”蠡玉喊道。

    无定岛,莫闲从和蠡玉的交谈得知,一座会自动飘移的小岛,时隐时现,别人不能寻找到它,但朱氏四兄弟却因为机缘巧合,得居其岛,但兄弟四人,却以打家劫舍为主,东海修士恨得牙痒痒,无奈这四人得了《癸水辟五解秘法》一书,神通奇特,炼有癸水真雷,能冰封百里,一般修士对此没有办法。

    他们四人一起外出,攻击之时,一起出手,一般修士都在他们手上吃亏,甚至把性命丢掉。

    老大叫朱升龙,老二叫朱升虎,老叫朱升豹,老四叫朱升彪。

    “原来是你们,离珠就在我身上,要得话,就自己来拿。”莫闲口气很冷。

    “要我过去拿?识相点,把你们的乾坤袋解下来,抛给我们。”朱升龙说。

    莫闲陡然笑了:“你们想得挺美!”话未说完,他身后的阴符剑早已飞起,莫闲修行的是标准的剑术,不是那种剑形法器法宝,而是一剑破万法的剑修,剑一出,化作一道白光,快捷无比。

    朱升龙早已注意莫闲的动作,他口虽说,但从未想过,莫闲真的会把乾坤袋交出来,所以莫闲一动,他立刻动了,肩头一摇,肩上插着的股叉带着冰焰飞起,迎向莫闲的阴符剑。

    阴符剑直落朱升龙,而冰焰叉往上迎,刚一接触,朱升龙脸色变了,阴符剑光如一条匹练一样,而冰焰叉却一分为二,掉落海,海水立刻结冰,阴符剑一剑过,朱升龙变成二半。

    “好贼子,敢伤我的冰焰叉!”又一个朱升龙在不远处显身,而被阴符剑斩落的朱升龙,此时变成了手杖,莫闲脑一转,杖解术!这是一种替身法。

    莫闲不问二十一,阴符剑又一次斩向朱升龙,朱升龙一见,身影立刻消去,阴符剑斩了一个空,莫闲头顶上显出一杆幡,玄阴聚兽幡,万香狡出现,莫名地向一处虚空扑去,一声闷哼,朱升龙眼带着惊疑,手放出玄光,护住的身体:“你看得见我?”

    此时,蠡玉动了,手出现了射阳弩,一支日箭出现在弩上,一声弓弦声如霹雳,在夜半有大海上,如同绽放了一个太阳,就在这一瞬间,朱升龙低下头,他的胸口已经烧出了一个大窟窿。

    他想开口说话,嘴唇动了两动,并没有说出话,一头栽下大海。

    “大哥!”另外兄弟撕心裂肺地喊道,朱升虎转过头,眼睛都红了:“你们该死!”

    说完之后,手出现一枚白色的光华,迅速膨胀,就要爆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