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癸水真雷,如果爆,方圆百里之内,一切都要冻结,莫闲哼了一声,从体内忽然飞出一张阵图,烈焰阵。?¤?网◎?◎

    杆红幡一下子将朱升虎围在当,烈焰腾空,昧真火从虚空出,莫闲胸的昧真火和烈焰阵相合,一声雷响,朱升虎就是仗着癸水真雷的寒气,怎能敌过莫闲的烈焰阵,烈焰阵在完好时,天仙都能化为灰烬,虽然不完整,但也不是区区癸水真雷能破得了,寒气不过一涨,昧火一阵摇晃,低了下去,接着火焰又起,一声惨叫过后,朱升虎化为灰烬,连杖解术都未能施展出。

    另外两人,也就是朱升豹和朱升彪一见之下,心寒,对望了一眼,回身就逃,莫闲当然不能放过他们,蠡玉也一肚子火,也跟在后面。

    朱升豹和朱升彪等两人一接近,便用癸水雷珠就是一颗,这种雷珠虽然利害,不过并不是癸水真雷,仅仅是十数丈范围内,前面是风驰电掣,后面追的人是流星赶月。

    天亮了,前方一座小岛,朱升豹和朱升彪直冲下去,岛上烟雾生,一层光罩生起,等莫闲和蠡玉到,就被光膜挡住。

    莫闲估计就是无定岛,一层冰样光膜,里面更是一遍白雾,雾依稀可见树木掩映的楼台,白雾一分,朱升豹和朱升彪出现,戟指怒骂,他们进入无定岛,依仗大阵和禁制,并不把两人放在眼。

    蠡玉一怒,甩手一颗雷珠,数十丈的金光雷火,如同暴雨一般打了下去,声势惊人,但冰样光膜只波动了几下。

    莫闲也阴沉着脸,手掐诀,喝了一起雷来,无数闪电向雨一样,打得冰膜波动不已,虽然冰膜看起来很薄,却很坚韧。

    底下二人嘲笑了一番,烟雾又一次笼罩起来,莫闲望着禁制,眼底又闪现出无穷的符篆,在他的眼,一切形象又一次退出,变成了符篆,眼的光膜密密麻麻布满了符篆,一环勾连一环,不停地闪烁,并不是一层,足足有九层,虽然看出了破绽,但每一层都相互勾连,除非将九层一块破坏,不然的话,光膜会自动修复,而且,光膜和大海相通,简直是无解。卍

    莫闲想一下,背后的阴符剑又一次出鞘,化作一道白光,带着砍柴功的韵味,一剑劈下,在莫闲眼,这一剑破开了层,宝剑的轨迹在短短的空间,已经变化了路径达到二百四十次,宝剑的光影刹那间变得模糊,已达到莫闲目前的极限。

    层之后,无力再进,在蠡玉的眼,见到莫闲出剑,砍在光膜上,光膜放出强光,反弹回来,光膜像水波一样,莫闲向后飘了一段,他收回了宝剑。

    莫闲看到光膜刚被破开的地方,符篆又迅勾连,转眼间完好无缺。

    蠡玉一见,烈日剑飞起,地声鸣响,勾动太阳真火,刹那间,烈日剑似带着一座火山一样,从空而降,这才是烈日剑的真正威能。

    蠡玉指挥着烈日剑,火焰如雪崩一样,下面成了火的海洋,火焰还不停相撞,爆炸的精芒如电一样,奇亮无比,禁制如水膜一样,不停的抖动,果然法宝也是战力,蠡玉以地煞之身,靠一把烈日剑的威能,在瞬间爆出的战力,不弱于金丹。

    莫闲看见冰膜的第一层被破坏掉,冰膜想生成第一层,但在火海,根本没有时间生成,并且,蠡玉的烈日剑勾连的太阳真火,还在侵蚀第二层。

    莫闲一见此,意念一动,阴符剑又一次飞起,剑光一闪,光膜一下子爆出强光,莫闲一剑之下,破开了二层,每四层似破非破,被烈日剑勾连的太阳真火一下子破开了。、

    可能你要问,刚才破开层,现在只破开二层,莫闲知道其原因,越到后面,光膜越坚固,虽不能算是成倍翻,但也增强不少。

    蠡玉眼,光膜又变薄了一些,更加卖力攻打,手指一柄火剑,火剑到处,引得众火咆哮,居然敢将他围攻作为人质,蠡玉自小受到宠爱,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时间已近正午,蠡玉攻打了近个时辰,莫闲出了几次剑,已经到了第六层,这一下,朱升豹和朱升彪坐不住了,他们本以为癸水禁制最起码需要天才能破,在天之,岛会沉入海底,再等日,会出现在一个新的地方,现在只有半日,便消耗了大半。

    他不曾想到,莫闲的砍柴功配合蠡玉的烈日剑,威力这么大,光有烈日剑,一天最多两层,而且太阳落山之后,烈日剑只能与普通的法宝一样,不能勾连太阳真火,在夜晚,水膜会自动修复。

    一句话,光凭蠡玉,不可能攻克癸水禁制。

    莫闲的砍柴功虽利,但不能构成连续的攻击,虽能破开层数过烈日剑,可是一抽剑,它又修复,单独两人,都对此禁制很头疼,但结合在一起,却正好弥补各自的缺陷。

    现在是正午时分,太阳真火越加猛烈,蠡玉催动烈日剑,每一剑之下,勾连的太阳真火长达百丈,奇亮无比,似乎是白炽状态下的金属,轰在禁制上。

    禁制第六层轰然而破,莫闲一见,阴符剑出,这一剑下,居然没有斩破第层,癸水禁制剧烈的波动,太阳真火猛烈的轰击着。

    就这样,经过一个时辰后,第层终于破开,但太阳真火威能却不如刚才,莫闲也着急了,他知道,如果不在太阳落山之前破开,恐怕一切都做了无用功。

    但他的砍柴功,平时只是无意间一用,而今日却不断使用,虽然对于体力上没有什么消耗,但对于精神上消耗是巨大的,他感到一阵阵的心累。

    他无奈地停下手,开始恢复消耗的精神,当他精神恢复时,太阳已经变成只有一杆子高了。

    “莫道兄,你不要再砍了,用我的射阳弩,用日箭,我不相信,破不了无定岛的禁制!”蠡玉叫着,身上飞出一张弩,莫闲一把接着,弩上层层叠叠布满了符篆,足有一千多个。

    “好!”莫闲应到,双臂一用力,符篆一个接一个亮起,一支日箭出现在箭道上,扣动扳机,像一个太阳升起,日箭带着无比的辉煌直冲禁制,禁制大幅度变形,像一个气球一样,剧烈的摇晃起来。

    莫闲看到第八层轰然而破,第九层也被削弱了一半,却奇迹般的支撑下来。

    蠡玉见没有破开禁制,太阳已快落山,太阳真火已经大幅度缩水,心焦急,手一动,数十丈的金光雷火打了出去,这是他的雷珠,轰的一声巨响,但依然没有破开禁制。

    里面的朱升豹和朱升彪口出讥笑,他们也看出了蠡玉的烈日剑借太阳真火,现在太阳将要下山,烈日剑的威能已大不如全盛期,他们放下心,只要不被攻破,太阳一落山,在长夜,慢慢的修复,到达第二日,禁制将全面恢复。

    想到大哥二哥死在两人手上,便破口大骂,兄弟四人,一向劫财劫命,不想今日碰到硬磰子,两人口污言秽语不断,蠡玉怒意上升,处于暴走的边缘。

    莫闲眼阴沉,太阳终于落山,刹那间,太阳真火消失,烈日剑虽然还是一样犀利,但失去太阳真火相助,威能上大幅度减退。

    太阳一落山,莫闲口咒起,手指凌空画符,阴雷符,刹那间,阴气四合,无数阴气蜂拥而来,心灵之,似乎无数冤魂在嘶叫,一颗漆黑亮的阴雷开始形成,莫闲只能临时生成阴雷,而不能将它保存下来,他的功力还做不到。

    雷珠六转之后,达到极限,莫闲手一动,雷珠如流星飞坠,转眼间到了光膜面前,轰的一声,绿焰横飞,无数奇亮的绿色火焰刹那间侵染光膜,光膜明灭几下,轰然解体。

    蠡玉一见大喜,手一指烈日剑,向着两人飞射出去,朱升豹和朱升彪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刚刚高兴,转眼间坠入地狱,一转身,就要逃走。

    莫闲左臂轻扬,一道淡红色夹住玄黄,这是他的缚龙索,在蠡玉后面出,几乎同时到达,将朱升彪捆翻在地,而蠡玉的烈日剑一剑之下,将朱升豹分为两截。

    不对,莫闲顿时觉察出来,他和蠡玉已经冲入下来,眼前一片白色雾气起,奇寒彻骨,身体一个哆嗦,体内的龟甲动了,一派黄光勃然而起,他手快,见蠡玉一刹那行动已见迟疑,光芒一闪,将他护在其内。

    在他们的眼前,缚龙索捆住一根手杖,而另一根却断成两截,倒在地上,他明白了,他们见到的,不过是两人的杖解术,而二人却躲在后面,动大阵,现在他们两人被困在大阵。

    莫闲不禁反思,自己是失去了平常心,才落入两人的陷阱之。

    蠡玉此时也明白过来,看着周围茫茫的一遍,他懊悔地说:“了这两人的计了!”

    (祝大家猴年幸福,万事如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