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也不矫情,将书收入袋,正在这时,岛陡然晃了起来,两人都是修士,身体微微下沉,立定地面,晃动并不大,而且很平稳,就在启动时,有些摇晃。◇↓,

    两人向外看去,发现岛在下沉,蠡玉叫了起来:“这就是无定岛出没不定的原因?!”

    莫闲也点头:“我明白了,根据传说,恐怕会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经过日,莫闲和蠡玉已经把无定岛翻得底朝天,东西多得他们拿不下,好在无定岛上乾坤袋有不少,很且容积很大,他们一个人挂上数个,才将无定岛的东西几乎搬得一干二净。

    几日后,岛又浮上的海面,他们终于出了岛,不过在什么位置却迷失了。

    根据太阳,两人向东方而去,将近半天之后,他们终于看见一个岛,岛比较大,近海之处,有遁光飞过,岛上有建筑,两人一喜,刚一飞近,岛一道遁光迎了上来:“来人止步,此外是敖岩岛,无事请绕道!”

    莫闲没有具体的概念,但蠡玉知道,二人居然越过了金银岛,到达敖岩岛,敖岩岛,离朱岛东南方向近千里,从离朱岛一直向东,二千五百里,就是金银岛,而他们却错过了金银岛。

    莫闲将手一拱:“道友,我们是路过,不幸迷失的大海之,请问从这里到天仙岛该怎样走?”

    来人脸色缓了下来:“从这里向东北方向,会遇到一座雷墨岛,却哪儿乘浮槎,可以直到天仙岛。”

    浮槎,实质上是一种船,不过由于其速度极快,一日一夜可行五千里,东海很辽阔,有人专门做起生意,这个门派并没有入宗十岛,却是一个以工匠技巧及丹药为主的门派,叫天工门,出产法器法宝的原料精炼,还有就是大型法器法宝,加上丹药,人缘其广,由于奉行和气生成,虽有大宗派曾经垂涎,但别的宗派看不过,只好作罢,和云市宗相似,但云市宗以商业为主,而它则以制作为主。

    浮槎就是其独门生意,在东海之,近海有专门的船只,而外海则是浮槎的天下。

    莫闲手又一拱:“多谢了!”

    便和蠡玉两人并不入岛,而是沿岛向东北方向而去,望着两人的背影,这位修士松了一口气,平时根本没有这么紧,主要是岛主李青近来修炼一门冷门的神通,大干天忌,所以门人特别小心,虽然宫殿已被禁制笼罩,但手下人还是极其小心。

    莫闲一边飞行,一边和蠡玉说话:“敖岩岛上有些奇怪,宫殿明明为禁制所笼罩,偏偏摆出一付外松内紧的样子,不知他们在干什么?”

    “猜不透,岛主李青,以一身左道修为得进十岛,这是十岛唯一的一们以左道闻名的岛主,不像别的岛主,或多或少都有正道修为,他很自傲,发誓以左道成道。”

    “这挺有意思。”莫闲看一眼宫殿,虽说为禁制所阻,但里面蒸腾而出的云气变幻无方,隐隐似有邪气,还有兽魂似的东西,莫闲看来有些熟悉,他不便用神识打探,只是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身体之的无间祭坛一动,感到有些奇怪,不过他没有多想。

    两人远去,李青正在密室修炼,陡然间,心灵之,似乎有一件要紧的东西从身边一擦而过,是什么?

    他忙收敛心思,他练的是出入无间幽冥符令,说是符令,实质并没有符令,此法一成,亿可调用阴冥不尽其数的阴魂和僵尸,练成大军,他现在正在炼制军旗,十杆黄泉军旗,分为十二地支和一杆蚩尤旗,就在此时,心陡然感应什么东西,不过转眼就远去,似乎此物和他修炼的出入无间幽冥符令有着天然联系,甚至克制着他的功法。

    他正在紧要关头,不敢有丝毫大意,等黑光和血光尽敛,他忙喊人来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回岛主的话,刚才没有发生什么事?”

    李青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又问道:“有没有什么人来?”

    “没有什么人啊!”一个人诧异地回答,旁边一个人说:“师兄,刚才不是有两个人来问路?”

    “对了,有两个修士来问这是什么地方,他们迷路了,我指导他们去雷墨岛了,他们要去天仙岛。”

    “他们是什么人,你问清楚了吗?”

    “我没有问,他们也没有进岛,说了两句,这两个人就走了。”

    “这两个人是什么修为?”

    “应该不到金丹。”

    “这两个人是谁?毛源,你是大师兄,先通知雷墨岛上的店铺,留意这两个人,另外你带两个人去雷墨岛弄清楚两个人,如果弄清楚的了,必要时抓住他们,通知我,算了,你们带着这玉符去,到时激发,我的一道法力分身会出现,有我二分修为。”李青说。

    毛源应道:“是,师祖,我就去!漆沮,王旄,你们准备一下,跟我走一趟。”

    漆沮和王旄应了一声,向李青施礼退出,毛源也施礼退出。

    莫闲两人一路上没有遇到麻烦,平平安安到了雷墨岛,雷墨岛是一个大型岛屿,因其地含有一种雷墨的矿产,在修士的手,是一种难得东西,和朱砂一样,特别是画辟邪符,其效更佳,好像内蕴天然雷电一样,岛因之得名。

    岛上有宗,天工门最大,而另外二宗,参星门和有枢门有点小矛盾,但在天工门调和下,倒没有发生大的争斗,但背后小动作不断。

    其余的要么是东海各门派的修士,要么是散修,整座岛上无一人不修行。

    莫闲和蠡玉直接落在岛的最繁华的地方,天工门所在一块高地,这地方原来不是高地,而是一座山,天工门直接斩断了山峰,形成方圆十里的平坦之所,高高在上,而山的上部,也扔下海去,形成了一座岛礁。

    天工门用栈道与高地相连,形成一道景观,长栈飞渡,终点就是那座岛礁,不时有几名修士沿着长栈,慢悠悠地走上岛礁,岛礁上有座亭,构成角形,最前面一座,上书天涯亭,后侧两座亭,一座上书海角亭,另一座上书人归亭。

    在海角亭,有几个人自带酒菜,在此饮酒;在人归亭,一个修士在发呆,而天涯亭,两个修士在远眺。

    莫闲和蠡玉落在岛礁上,莫闲把手一拱,对着天涯亭的修士一礼:“两位道友,请问天工门怎么走?”

    “两位道友请,天工门就沿着这条路一直走,最豪华的宫殿群就是天工门所在,实际上,整座小城也可算天工门,两位有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不过听说天工门可以乘坐浮槎,故此询问。”

    “你问对了人,乘坐浮槎实际上并不需要惊动天工门的上层,你到高地上,在另一侧,那里有海港,港口有一座高楼,很奇特,你到那儿预定,不过,你来晚了,或者说,你来早了,前天一艘浮槎才向天仙岛而去,这两天没有浮槎出海,到天仙岛要等上八日,如果向南到独湖岛、女几岛一线,还有日,向北到陷空岛一线,还有五日。”这个修士如数家珍把几条线路都说了出来。

    “我到天仙岛,看来等的时间最长。”莫闲笑着说。

    “到天仙岛,那可很远了,浮槎途还停靠瑶碧岛、扶桑岛和钩吾岛,转二折,大概需要二十天左右,才能到天仙岛。”

    莫闲想了一下,凭他和蠡玉,就是不乘坐浮槎,大概十日左右就到了天仙岛,要是莫闲一个人,速度要快得多,他如果施展纵地金光法,时间更短,不过,纵地金光法消耗极大,莫闲现在全力施展,最多一个时辰,他的真元就要耗尽,不得不下来休息。

    “就坐浮槎,我并不赶时间。”莫闲说。

    “祝你们旅途愉快!”那两个祝福道。

    莫闲和蠡玉既然时间很充裕,他们也就不着急了,沿着长栈走上了高地,高地很热闹,海外不少修士将此地作为交易市场,宽阔的道路简直令人发指,宽达近里,两边房屋显然得到规划,房屋虽不一样,但都经过精心设计,彼此之间融合在一起,十分和谐。

    门口各种幌子飘荡,却一点不显得杂乱和突兀,好像应该如此,莫闲看了一下,有法器店,有丹药店,有收购药材的,有收购炼器原料的,有卖灵宠的,还有专营阵旗的等等不一而足。

    有各岛主相关的店铺,蠡玉看到一店,别过脸悄悄地用莫闲挡着了他,莫闲一看这店的招牌,心明白,原来是东临岛的产业。

    莫闲一笑,也就不进店,眼睛向路边的摊贩看去,摊贩的东西就杂得多,品质也良莠不齐,甚至出现假货,莫闲看到一颗珠子,那是离珠,品质很好,再一看,不觉摇头,这是一种微型阵法所起的作用,要不是莫闲感觉灵敏,还真的给他瞒过去。

    他正在逛着,陡然感到有人在注视着他们,抬头一看,原来是他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