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阖家欢乐!事业有成!)

    莫闲看到了一间店,店铺的招牌上写着:聚宝斋,下面个小字:东海盟,他心明白了,看来东海盟对自己记住了,并且把自己的相貌弄得各处店铺都知道。¤??

    莫闲想到东海盟的事已过去一段时间,不曾想到东海盟都悬赏自己,好在这里是天工门的地盘,莫闲倒不要担心他们立刻明目张胆的抓人,背后他们做什么,那就看莫闲的警惕性了。

    莫闲见东海盟的人望自己,他心了自提高警惕,东海盟的人眼光很奇怪,好像看到一堆会走路的灵玉,赤果果的目光弄得莫闲不禁皱眉,好在对方只是望了一下,便移开了目光,不时地瞄上一眼。

    莫闲和蠡玉在城闲逛,虽然有许多人做生意,但到了莫闲这个层次,基本上看不上眼,蠡玉更是挑剔,他出身于东临岛,自小就见识了天下奇珍,再加上两人先前洗劫了无定岛,身家丰富,就是元婴修士,能有他们身家的并不多,所以看不上摊边东西,也属正常。

    正在两人观看期间,又一道目光在观察他们,莫闲转头望了一下,看到一个修士在关注他们,看了一下招牌,是敖岩岛的,莫闲一时想不清他与敖岩岛有什么瓜葛,对方望着了一下,便不再关心他们。

    眼光注视一个人,莫闲不是每次都有感应,只有对方将精神集在他身上达到一定的强度,才能感应到,有两类人对他感兴趣,一类是与他有深仇大恨的;另一类,则是对他有极大兴趣,莫闲感应得到。

    莫闲在闹市之,也不好深究,便不着声色往前走。

    他们终于走到高地另一侧,在高地上望着去,港口之,停泊许多船只,其主码头,停泊五条奇怪的船,船有二层,实际上有层,由于在岸上,莫闲他们没有注意到船实际上吃水的下面还有一层,没有风帆,整体流畅,两侧有风翼,船的体积更甚于莫闲所见过的五牙大舰。

    其他码头停泊一般的风帆船,这些船上布满了符,也明显不属于一般普通人的船。

    莫闲两人终于明白那座奇特的高楼,整座楼呈沙漏形,间最窄处看起来不满丈,但莫闲知道,这仅是他们在远处观看,整座楼高达十丈有余,要不是高地名符其实,它是岛最高处,距海面有近五十丈高,才显得那座建筑很低。

    莫闲两人沿着台阶下山,走到了那座建筑面前,进入建筑内部,内部很广阔,呈圆穹结构,高达十数丈,人显得很渺小,一进入其,就感到气息很清新。

    海岛空气本来极好,但在大厅之,好像更清新,莫闲知道,这里面有聚灵阵,果然这座建筑不单是建筑奇特,在里面修炼,一天抵得上外面的四天。

    侍女见两人进来,笑着问有什么事要帮忙,两人说明来意,一个人花了一方低阶灵玉,也就是标准灵玉一百块,定下八日后的船上舱位。

    两人沿来路向回走,一个人迎面向来,正好阻住莫闲的去路:“我是敖岩岛的艾芃,两位来的时候经过了敖岩岛,岛主在闭关,没有招待,来信息,要我招待二位,刚才没有留意,两位就不见了,走,到茶楼去喝茶!”

    两人有点迟疑,莫闲问道:“我们并没有入岛,岛主怎么知道?”

    “岛主他玄功通神,感应到两位有缘人,事后也曾怪罪守岛的弟子。”艾芃说。

    莫闲和蠡玉听了,对望了一眼,蠡玉说:“令岛主神通广大,不窥牖,见千里之内,真是不可思议。¤?卍”

    “当然,我们岛主近年来,神通越莫测,两位大名?”

    “我叫莫闲,他叫6蠡玉,有事要去天仙岛,在海上迷途,经过敖岩岛,问了一讯。”莫闲说。

    “久仰,这位6兄弟,是不是东临岛的少岛主?”

    “正是!”莫闲道,他见艾芃微微一皱眉,感到有些不对,他心疑云大起,决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芃多看了两眼蠡玉,心犯嘀咕,难道岛主说的是这一位,看起来像,他并不知岛主李青为什么要留两人,反正还有八天时间,等门师兄来,一切交给他们。

    二人在艾芃带领下,来到高地上一家馔玉斋,这是服饵派的一家店铺,服饵派又名服食派,是修仙比较奇特的一派,寻找培养各种灵药,以外物之力来引导修行,除了服食天然灵物,还服食药金之类,甚至餐风饮露。

    艾芃一入门,一个侍者看到了他,笑着说:“艾老板来了,这阶段没有见你来,今天什么风将您吹来!”

    艾芃也笑着说:“是有些日子没有来了,一来生意忙,二来,这里东西虽好,我的薪水也享受不起。”

    “艾老板说笑了,你一个老板享受不起,天下就没有人享受得起。”

    “哈哈!”这句马屁让艾芃心很舒服,他哈哈一乐说:“你真会说话,我今天专门带两位朋友来,你给我上心一点。”

    “好啰,位贵客楼上请。”

    一会儿后,杯茶,还有八果八点心上桌,杯茶,却是煮的茶,茶汤白透黄,莫闲看不出是什么,但可以肯定,这不是单纯的茶,而是有多种灵物调制而成,侍女介绍道:“此茶名为通仙茶,取此茶可以通仙,是我派的秘方所制,取灵茶,加以妖鲸乳,配以天仙岛的仙姜,还有馣春岛的肉桂等灵药,经过灵泉泡制,凡人饮此一杯,长命百岁,修行人常饮此茶,可以洗髓换骨。”

    又介绍果品和点心,俱是难得灵药泡制而成,兼顾口味,除了服饵派,天下没有一家会调制出如此众多口味点心。

    莫闲拿起杯,看了一眼蠡玉,意思很清楚,这可是正宗的服饵派的制作,蠡玉明白他的意思,一笑举杯。

    茶水一入口,似乎口味蕾全部被激活,一股鲜美得不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茶水沿着食道向下,所到之处,细胞好像全部活跃起来,人的感觉千百倍放大,所有美好的记忆都像喷泉一样自舌尖涌现。

    一股灵力温和地走遍全身,人有一种微熏的感觉,就像一个全身酸痛的人,一下子泡在温水之。

    “好茶!”莫闲赞道。

    “此茶点,使人一吃就忘不了,连我都想服饵求仙,可惜,没有足够的财力是不可能的。”艾芃说。

    “不错,但我比较奇怪的事,在大6上,我没有看到这样的茶馆出现?”莫闲问。

    侍女插嘴了:“在大6上,不是没有,而是很少,一般不公开,特别是在凡间,大6上是帝制国家,等级森严,不如海外。”

    “原来如此,孟浪了。”莫闲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什么,加上海洋原材料又比大6丰富,所以,在不是门派独占的岛屿上,都有我们的店。”侍女话有一种自豪。

    莫闲在与艾芃交流,得知敖岩岛的一些事情,但信息越多,他却越糊涂,他弄不懂为什么敖岩岛主这么看重他们,不论从哪一个方面,好像都不可能被敖岩岛看,蠡玉也很奇怪,东临岛与敖岩岛并不熟悉,也没有什么怨恨。

    艾芃很热心,推荐了一家客栈,并亲自陪他们去,他推荐的果然不错,房间都有法阵,外面不能干扰里面。

    莫闲和蠡玉一肚子疑问,蠡玉还好,他是一个乐天派,并未多想,但莫闲却是一个小心的人,他多年做杀手,看事情难免不受影响,知道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东西,等艾芃走后,他问蠡玉与敖岩岛有没有关系,蠡玉摇头,这更让莫闲弄不懂,还有八天,看敖岩岛究竟会玩出什么花样,还有东海盟。

    莫闲每天都在固定的时辰练功,他已将那颗离珠每日都与心神勾通,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将之收入体内,心神投影在离珠上,珠子便可以显形于体外,甚至成就心神分身。

    今天也不例外,他依然与离珠相牵连。突然之间,冥冥似有一股力道,直击他,力量似乎直接指向他,法阵居然没有反应,他哼了一声,刹那间,两个人的心灵似乎相通,莫闲看到了一个人,正是白天看他的东海盟的人。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莫闲第一次遇到,但听说过,隔空斗法!

    和莫闲的飞剑一样,不过莫闲的飞剑目前做不到千里之外取人级,隔空斗法用的并不是法宝之类,而纯粹的是人的精神,人的精神有时挥出常能力,远在两地之间的人,被一种精神所联系,形成一种时空间的精神通道。

    莫闲反应过来,而对方却吃了一惊,他很擅长这冷门的法术,白天,他见到了莫闲,偷偷摄取了他的一缕气机,以此为引,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开坛作法,以六贼魔头为算,想暗算莫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