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贼者,色声香味触法,六贼魔头,从此化出,挑动六欲,使修行者道行尽丧,行事颠倒,内耗精神,外绝于人情。

    莫闲见到六个魔头具化成形,呼啸而来,他笑了,对于六贼之类,他最不怕了,他在阴风洞,就无意之间,炼就佛家心光,佛家心光,对于这种无形无质的魔头,最能克制。

    他身上心光一现,六个魔头惨嚎了一声,化为乌有,而对方却脸色刹白,对方没有想到,自己无往不利的六贼魔头,居然在莫闲身上失效。

    莫闲不是善人,他手一动,阴珠现于眼前,对方既然用六贼魔头暗算他,他没有六贼魔头,却有鬼灵。

    他在阴珠内开辟空间,养成一众阴魂和鬼灵,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不用它了,因为它们的威能已跟他的修为不符合,莫闲现在一出手的威力早在鬼灵之上,但莫闲还在不断施灵食,养着一众鬼灵。

    现在有了它们的用武之地,手诀一催,一个鬼灵出现,循着尚未关闭的通道,直接出现在对方的房间。

    对方刚刚度过六贼魔头反噬,六贼魔头作为外魔虽被莫闲消灭,但他身上以内六贼控制外在魔头,魔头被消灭,内六贼反噬,好在他长时间与魔头作伴,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所以才度过反噬。

    刚刚度过反噬,鬼灵已出现,这个时候,他正处于虚弱之,鬼灵子就扑到他身上,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身上一凉,不好,他立刻抱元守一。

    内六贼又开始造反,刹那间,眼耳鼻识身意全面陷入幻觉之,不知道我是谁,他变得疯疯癫癫,连法坛都打翻了reads;。

    莫闲不知道的是,在发现莫闲时,他已将消息传送出去,不过,等消息到了东海盟的总部,恐怕莫闲早就走了,但,又一次东海盟知道了莫闲的消息,这也是陆冰最为担心的地方。

    莫闲见对方变得疯疯癫癫,心隐隐有些可怜他,他一惊,自从他修道以后,这是第一次对敌人产生了同情,虽然他认同“天地大德曰生”,但他是一个杀手出手,是唤醒了他的人性,还是走入歧途,他有点迷糊。

    这不怪莫闲,修行会改变人的性格,长期约束自己的行为,甚至约束自己的思想,这就是修行,一种从心理到生理的全面转化,修行的法门不同,性格会有些许变化,本不为奇。

    但这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性格没有什么完美的性格,每一种性格都有其优点和缺点,就拿莫闲来说,在杀手时形成的性格,果敢而狡猾,冷静得不像一个人,而向智能机器,唯此,才能在千变万化的险恶环境生存。

    而自修道以后,他一方面得益于这种性格,另一方面,他又知道,这种性格太过于多疑,一切事情,先从最坏的地方想起。

    莫闲很想改变它,所以他行事都是以“天地大德曰生”来规范自己,但今天却给他一个提醒,居然对敌人产生了同情,他想到了许多和尚,自己并不愿意成为他们一样的人,但转变却是的的确确的。

    莫闲有些迷糊,但更多的是一种明悟,以前所谓的“所知障”,以为是是所学的知识形成了成见,影响自己的判断等方面,今天才明白,不仅是知见,还有自己形成的性格,特别是性格,合自己脾性的新的知识,自己易于接受,反方,自己不自觉的排斥,这一点影响是在不知不觉影响。

    有许多人觉得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悟通一件事感到很高深,其实不然。

    人人都是修道的种子,或多或少,每个人都经过悟这个事,但为什么修道者多于牛毛,而悟道者却少于麟角,其有一大原因,就是每人都有自己的习性,妨碍自己更加深入。

    有许多人虽然有所悟,却在以后不身体力行,做不到知行合一,这也是一大原因。

    莫闲明白了这一点,知道人的性格一旦定型,就为所知障阻碍,他在心暗自感概,老子说:吾道甚易知,甚易行,天莫能知,莫能行。

    生而为人,既然为修行种子,但又重重阻碍,先是生理,人的五官感觉到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而且从不同角度,不同人,对同一事物,就如盲人摸象一样,最易执于己见,在心理上,由生理所生种种相地心折射各种相,随知识不同而内容各异。

    修行真的很难,故古人说:修行大丈夫事,非帝王将相所能为也!

    既然走上这条路,自然希望走得远,随时如履薄冰,但又坦然迈步,无它,唯道而已。

    第二日,莫闲和蠡玉听到一个修士疯了的消息,蠡玉感到奇怪,修士,特别是已达到一定水平的修士,已能控制自己的内心,怎么会疯了。

    莫闲知道怎么回事,不以为意说:“也许是他入魔了!”

    “走火入魔?这倒有可能,可是一般人只是废了修为,像他这样,比较少见reads;。”蠡玉说。

    “天之大,无奇不有,谁知道他练的是什么功夫,”莫闲随口说,正在两个人闲聊时,艾芃带着个人来了,这个人正是毛源漆沮和王旄。

    人一到雷墨岛,便和艾芃商量,怎样捉住莫闲二人,艾芃没有想到,岛主派人来,居然要抓这二人,他已将这二人身份弄清楚,他说:“抓这两人,莫闲倒没什么,但另一个却是东临岛的少岛主。”

    “这倒要注意,东临岛与我敖岩岛同属十岛之一,但岛主的命令不能不尊,能谈得拢最好不过,他们两人与我们返回敖岩岛,要是谈不拢,只好动手,但不要伤着东临岛少主。”毛源皱起眉头。

    莫闲和蠡玉两人,跟着艾芃,今天一早,艾芃便到了客栈,说邀请他们去评尝此地特产,一种贝类。

    莫闲和蠡玉相互望了一眼,两人心都升起一点疑云,艾芃太热情了,艾芃打着请东临岛少主的名义请客,这倒也说得过去。

    就是这样,两人心也感到一点不对劲,但究竟在哪里,两人说不过,修行人到他们这个程度,已初具灵性,能朦胧感应对自己不利的地方。

    民以食为天,就是神仙也免不了俗,还要餐风饮露,何况修士还不是神仙,虽说有时辟谷,但人的本性还是免不了。

    他们走入一处,与普通饭店不同,也是服饵派开的,称为灵食府,却不是在高台上,还是在山谷,半边临海,占地非常广阔,而且不是每个房间,而是独立成户,好似一幢幢别具风味的江南小院,修行人果然好享受。

    走进一幢有着小桥流水的小院,称为曲水院,毛源等人早在里面等待,八仙桌摆在一个亭子里,亭在水上,亭名采萧,有九曲桥相连,旁边蠡玉说:“这个亭子叫采萧,大概出自《诗经·采葛》。”

    莫闲一笑,他看得出,此处有阵势,不过没有启动,阵法只是隔绝外界。毛源笑道:“听说东临岛少岛主学识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艾芃给他们介绍,两拨人互相客气,毛源见众人坐,手打了一个响指,说:“上菜!”

    从两头桥上走出两行丽人,衣袂飘扬,手端着盘子,脚似有云气,莫闲眼睛一眯,这服饵派果然不简单,这些女子功行并不高,脚云气完全是因为她们脚的云履是法器,此时只是微弱刺激,如果她们全力打开,应该云生足。

    果然,她们摆好盘子,足立刻云升,托着她们飘飘欲仙从水面上离去,姿势妙蔓,给人一种享受。

    人一离开,毛源说:“两位道友,请!”

    有侍女给各人倒上酒,莫闲一嗅之,知道是灵酒,众人喝了几杯酒,把筷子放,莫闲说:“二日来,得到贵岛的招待,实在不好意思,不知贵岛有什么事?”

    见莫闲这么说,毛源向侍女示意,侍女福了一福,退了去,临走之时,顺手发动阵法,内外隔绝。

    莫闲微微皱眉,现在内外隔绝,里面的人不能走出,同样外面的人也不好进来,除非用相应的符篆。

    蠡玉也微微变色,看到这一点,毛源笑道:“我们请二位,的确有事,还请两位见谅,二位从敖岩岛边上经过,我们岛主感应到了,派我们来请,请二位去一趟敖岩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