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摇摇头,说:“你们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有事,只能说对不起!”

    蠡玉也说:“我们过二天就要走,而且已买好船票,贵岛主的好意,我们只能心领了。?¤?网◎?◎”

    毛源和其他人相互望了一眼,毛源笑着说:“我们知道,你们定了去天仙岛的船,损失我们赔。”

    莫闲一看,心更是疑云大增,他怎么还会去,笑着说:“你们岛主是前辈,按理说,晚辈不该拒绝,但我们的确有要事,我师要我去天仙岛寻找婉秋仙子,作为晚辈,不敢有违,前辈的邀请,不太好意思,我们回来时,一定光临。”

    毛源脸色阴沉下来:“我们敖岩岛看来面子不够,这样的话,两位请走!”

    蠡玉一听很诧异,还不放心的问一句:“真让我们走?”

    “既然不给我们敖岩岛的面子,我们还有什么话出。”毛源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其他人望着他们,莫闲眼睛一缩,他感到几个身体一动,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蠡玉却不清楚,莫闲对气机之类本来就比一般修士敏感,他的修为又比蠡玉高。

    两人起身,莫闲把拳一抱:“各位道友,我和蠡玉道友就先走。”

    毛源和其他人站了进来:“不送!”

    这不送就是动手的暗号,毛源身上亮起灰绿的光华,二个人影现身,只向二人扑来,莫闲一哼,两个鼻孔喷出剑光,他胸一口剑气,已经成型,平时与阴符剑相合,但也可以直接喷出,雪亮的剑气一出,正斩在两个影子身上,虽是虚影,也出了惨叫,被莫闲一剑斩,化作轻烟袅袅飘起。

    剑光斩了两个人影,毛源闷哼了一声,口鼻之,鲜血溢出,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但两道剑光却向他急落下去。

    漆沮把手一扬,一片刀光现,刀光暗红,挡住了莫闲的剑气,莫闲剑气虽利,但仅是无形无色的剑气,被他的法器挡住,一气将尽,消散在空气之。

    王旄也祭起他的子婴剑,莫闲一气尽,手一拉还在愣的蠡玉,身体早已纵出,两人落到数丈外的岸边。

    莫闲见子婴剑飞来,意念起处,阴符剑飞起,化作一道白芒,迎了上去。

    此时,蠡玉也反应过来,烈日剑也出现在他的头上。

    子婴剑只是一件法器,并不是飞剑,但其阴毒无比,善能污染法器法宝,剑一出手,化作一道绿芒,周围的五股彩烟围绕,莫闲的阴符剑刚接触彩烟,剑光便锐减,不好!莫闲赶紧收回宝剑。

    见剑已不复亮晶晶,好像蒙上一层雾气一样,而蠡玉却一剑拦了过去,莫闲叫道:“注意,他的宝剑能污染法宝。”

    蠡玉道:“无妨,我的烈日剑不怕污染!”

    五股烟气一接触烈日剑的红芒,五股烟气立刻消退,王旄心一痛,知道子婴剑受伤,急忙收回子婴剑,子婴剑显得十分烫手,灵性受到了影响。

    莫闲手往剑上一抹,剑又重新涣出光芒,剑重新飞起入鞘。既然撕破了脸,而且在这家饭店打了起来,饭店方说没有关系,莫闲怎么也不会相信,回想起侍女临走前,启动法阵,隔离了内外,莫闲知道,十有**,饭店已与敖岩岛狼狈为奸。卍卍?卐

    敖岩岛果然是左道一脉,自己身上的法宝不知道能不能抵挡,莫闲是第一次与左道交手,他对左道并没有什么歧视,左道也好,正道也好,应该各有偏重而已。

    莫闲看了过去,见对方四人,只有艾芃有些迟疑,其于人,都已亮出各自宝物,毛源手上,出现了一根鞭,二十四节,每节有符咒隐隐,挥舞之间,无数骷髅头随着鞭的舞动而飘动,显然是一件非常邪的宝物。莫闲的记忆没有,如果说类似,只有《法宝图鉴》记载的打神鞭和它相象,但打神鞭传说是封神宝物,而且正气凛然。

    而漆沮手上,却拿着一把暗红的刀,莫闲看它眼熟,回想一下,在《法宝图鉴》见过它的样式,非常接近左道之,大名鼎鼎的化血神刀。

    王旄手,却是一把着绿光的剑,剑外螺旋一样闪烁的是五彩光焰,莫闲却没有见过。

    艾芃此时也取出他的宝物,是一柄金瓜,他的法器最为正常,至少看上去没有那么邪气。

    莫闲冷声说:“这就是你们敖岩岛的待客之道!”

    “我们好言相劝,你们却不领情,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岛主说了,你们要听话,我们以礼相待,不然的话,就把你们拿下去见岛主!”毛源说。

    “你们这么做,不怕服饵派追究吗?”蠡玉冷冷说。

    “服饵派,我们早就打过招呼,他们损失我们赔,你们算什么,我们敖岩岛做事,轮不到他们不答应。”毛源笑了。

    “老虎不威,你们当我们是病猫!”莫闲也笑了,既然已经翻脸,什么事就不要想,该怎么解决还怎么解决,莫闲不会因顾忌他们所谓的岛主而不下手,莫闲这种心态很好,在战斗时,根本不想,不然的话,出手会给缩手缩脚,实力十分,能挥出六分就不错了。

    莫闲一说完,他的身体动了,他一下子出现在毛源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劈拳,他刚才阴符剑受损,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他有点吃不准深浅,见人的宝物如是邪气隐隐,他干脆就不动用宝物,而是依仗着水火炼体法炼就的能抗击法器的身体,和自己的二龙之力。

    空气亮起一道火光,并不是法力所成,而是莫闲的劈拳,他与空气摩擦,刹那间产生了高温,如流星一样,声音随后才被人听到。

    在毛源眼,只觉一把大斧划破了空气,空气泛着红光,毛源一刹那间,感到心魂俱丧,他知道自己被莫闲的拳意所镇,手鞭根本来不及出手,莫闲的拳已经劈到他的身上。

    一声嚎叫,并不是毛源的声音,而是他的护体玉符破碎时,从玉符出的声音,在敖岩岛一脉,身上都有一种护身玉符,用左道法术吸收了海巨兽的精元和能力,并且炼魂而成的玉符,不需持有者主动激,只要生命受到危险,玉符就会绽放出光华,形成一层防护罩,它是由兽魂主导,敖岩岛能成为十岛之一,没有几分真本事,根本不可能。

    但就是这样玉符,被莫闲一拳劈下,两龙之力远远出人的想象,不但玉符破碎,人一下子就被轰飞,像一颗流星,口鲜血狂喷,撞入房屋之。

    这一下,本来就可以要了毛源的性命,但被玉符挡了一下,就是这样,伤势也非常重,肋骨断了好几根。

    莫闲一拳把毛源打飞,这时才听到空气之,传来暴响,漆沮祭起长刀,刀光如血,直斩莫闲,蠡玉动了,手指烈日剑,正好截断漆沮的刀。

    而同时,王旄的子婴剑化作一道绿芒,外面裹着五彩,直奔莫闲,他是下了死手,艾芃也祭起了金瓜,流星赶月一般,只向莫闲打来。

    莫闲大吼一声,脚一跺,九曲桥立刻崩断,无数的砖石飞起,一股脑的朝人打去,在这个时候,他的修为充分展现,他的身影如鬼魅一样,在砖石,迎着子婴剑就上去。

    子婴剑接连受砖石打击,虽然没有多大损伤,但王旄的法器却是依靠王旄的神识指挥,光华又一次黯淡下去。

    莫闲一个炮拳轰出,空气之又一次出现红色轨迹,再加上他的拳意已到,就像一门大炮轰然击,拳面之上,罡气成形,这一击,正好和子婴剑相击,子婴剑虽然邪门,但它已受伤,光华又暗淡,并未破开莫闲的拳头上形成了罡气,轰的一声,剑打着横飞了出去,扑的一声,扎入墙壁之,而王旄像遭了雷击一样,身体飞退,口角溢出的鲜血。

    莫闲并没有停止,身体一转,正好艾芃的金瓜带着金光飞到,笆斗大的一团,莫闲猛然一声喝,口出现一道波纹,似乎空气凝成实质,正轰在金瓜上,自从他肺神出现,今天是第二次用这招,也亏他的水火炼体术熬炼过身体,而且是从外到里全面提升,他才能吼出这一声,要是换一个人来,恐怕声立刻断裂,全身都要震裂。

    金瓜陡然放出耀眼的光华,像被什么阻住,空气之,出现了一幅奇景,莫闲一声吼,在他面前所有飞起的砖石刹那间成粉,随着他的吼声,一起冲在金瓜上,金瓜顿住,出耀眼的金光。

    莫闲并没有放过它,横拳出,空气之,似乎一瞬间,水气滔天,他的拳头,裹在一层水光之,快捷无比,在别人眼,只觉大海扑面压了下来,一拳正打在金瓜上,金瓜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而艾芃脸色刹白,好像被人打一拳,一口逆血硬咽了下去。

    莫闲自出手,没有过呼吸一息时间,毛源被打飞,而子婴剑和金瓜两般宝物,被打飞出去,而此时,从废墟站起一人,手拿着一块玉符,带血的脸上满面狰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