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正是毛源,他满眼怨毒,像一个恶鬼再世,他一咬牙,手上玉符捏碎,刹那间,一股威压出现,空气星星点点,聚成一个人,正是李青。卍`

    李青一出现,眼光就投到莫闲身上,口笑道:“小辈,把你身上法宝交出来?”

    莫闲一愣:“你是何人?”

    “我是敖岩岛主李青!”

    莫闲皱眉,不是因为他太强,而是他相当于金丹,堂堂敖岩岛的主人,怎么只有金丹修为,东临岛的主人6冰是一个老牌的元婴修士。

    “你不是李青!”莫闲说,因为他太弱,当然是针对6冰来说,并不是针对莫闲来说,如果针对莫闲来说,金丹期比莫闲高,莫闲现在处于神现阶段,相当于筑基顶峰,当然,只是境界来说,并不是真实的战力。

    真实战力与境界有一定的关系,但并不是低境界不能战胜高境界,莫闲按战力来分,已不弱于金丹修士,服饵派的修士,还有天工门的修士,大多数是境界高于其战力,还有丹师亦是如此。

    莫闲这样说,按常理来说是对的,但他没有料到,来的只是李青一缕分身而已,而且是玉符寄存的一缕分身。

    “哈哈!小辈,我的**你怎么可能懂,要不是你身上有一件东西和我新炼制的神通有关,我也不会要我敖岩岛的人来找你,你只要交出东西,立刻放你走,甚至可以给你补偿。”李青说。

    “我身上东西与你相关,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将身上东西一件件地拿出来,让我掌眼!”

    “你不觉得可笑么?我的东西与你何曾相关!”莫闲冷笑。§??

    “既然你不肯,我就自己取,本来宝物,有德者居之!”

    “哈哈!有德者居之?想明抢就说,用什么屁话来掩饰!”莫闲哈哈大笑,他的眼睛很冷静,没有一丝狂妄,李青是敖岩岛岛主,虽然莫闲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也不是深究的时候,但盛名之下,莫闲也不得不小心。

    自从李青一出现,蠡玉和漆沮就分开了,刚才一番较量,谁也没有沾到便宜,漆沮的境界与功行都在蠡玉之上,但蠡玉身上宝物却在他之上,漆沮手拿的并不是化血神刀,而是它的复制品,而蠡玉的烈日剑却内含太阳真火,现在又是白日,邪魔怎么能近身!

    莫闲哈哈大笑,李青淡淡地说:“修行界就是力量为尊,你都看不明白这点,那你就去死吧!”

    说完,一股青烟起,他手一指莫闲:“倒!”

    莫闲只觉得头一阵眩晕,他一定神,运用心神的烈焰,喝了一起,身子一摇,清醒过来,他没有现,就在李青一指之下,左臂上的缚龙索玄黄光华陡然一涨,身外出现波纹,接着莫闲身上烈焰红光一闪。

    “你左臂上是什么?怎么能抵御我的敕令术?”

    李青不说莫闲倒想不起来,他一说,莫闲想了起来,自己左臂上缠断一根缚龙索,自从上次得到众人感激,他将之炼入缚龙索,这本是香火神道的技巧,莫闲甚至推演了一种香火法相术,这是他从智能身上悟到的。

    莫闲心念一动,一道淡红色带着玄黄光芒的光绳出现,直向李青捆去,李青眼神一凝,身体一摇,已被捆翻在地,但莫闲脸上并没有露出高兴之色,眼睛却盯上一处虚空。?

    “小小的绳索,怎么能捆住我!”虚空处明明并无一人,却出了声音,再看缚龙索捆住的李青,却化成一股青烟,在虚空之处出现一个人,正是李青。

    李青一伸手,地上的缚龙索猛然一抖,好像有人与莫闲争那根缚龙索,但缚龙索只是一抖,两个人都没有收回。

    莫闲手一抬,霹雳一声,掌五雷,冲着李青就打,李青眼射出骇人的精芒,在面前出现一层淡淡的青烟,掌心雷打在青烟上,青烟一阵波动,就将莫闲的掌心雷消去。

    但就是这一瞬间,缚龙索化作一道淡红色的光华,回到莫闲的左臂。

    李青一见,脸上色阴沉,身边青烟大作,转眼不见身影,莫闲陡然心报警,抬头一看,空出现一只大手,覆盖亩许,当头就抓了下来。

    莫闲大喝一声,反而冲天而起,就准大手就是一拳,空拉出一道火红的残影,他有这个自信,他身巨二龙之力,浑身连法器都不能伤,不信这大手会把他怎么样。

    众人只看见红影一闪,大手已被洞穿,这时才听到空气的暴鸣声,那只大手一下子便散开了,李青出现,目光之带着惊疑:“你的功行不是筑基?!”

    “废话,我不修行金丹之术,金丹那一套对我来说,并不能真实反应的水准!”莫闲冷笑道。

    “那就不要怪我!”李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身影陡然散开,一缕神念化作无边广阔的世界,按他的功行,根本不能做到,但他却以幻觉为基,在人心建立世界,这是他心印象投影。

    莫闲只觉眼前一花,身在一个陌生环境。不仅是莫闲,连在场的人都坠入他意识营造的世界之,他毕竟比莫闲境界高得多。

    “你落入我的世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一个声音充斥天地,浩浩荡荡。

    “你的世界?太可笑了,只是一种幻术而已,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来。”莫闲冷静地说,对方虽在境界上比他强,开创一个空间都不可能,何况开辟一个世界,这种幻术应该和莫闲开辟的阴珠空间差不多,莫闲活动了下手脚,一切都和外面一样,莫闲更加确定这仅是一场幻术。

    “你去死吧!”李青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无数飞箭向暴雨一下射下,气势十分骇人,莫闲眼底出现了符篆,他想看出这些箭是怎么一回事,他没有想到,眼前一切只是淡淡的轻烟,根本没有什么箭雨,他的眼睛甚至看出了这所谓世界的实质,正如他所说,只不过是幻术。

    他现,现场不止是他,蠡玉,还有敖岩岛的人,都陷入幻觉之,而李青,他也一眼看穿,原来他没有形体只是符篆成形,他记住了那种符篆,好似两条相互缠绕的丝线,扭曲成球形,他是假的!

    莫闲心升起明悟,这应该是一种化身法,不过借灵气成形,不怪李青说他的**自己不懂,来的根本不是他的真身,这就解释他的气息不过金丹。

    莫闲眼睛一冷,阴符剑出鞘,一个击剑式,正击符篆的心,传来李青惊恐的叫声:“不可能!”

    声音一断,一切都恢复了原样,但李青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毛源瘫了下去,他是凭一口气强撑着,但打击太大了,岛主的化身都不知道怎么就被击散,刚才他也进入那个所谓的世界,当然,他没有受到攻击,不知怎么的,他听到岛主惊恐的声音,一句不可能,他便回到了这个世界,高高在上的岛主尚被击败,他们怎么可能会是莫闲的对手。

    “回去给你们岛主传话,叫他不要想打我们的主意!”莫闲淡淡地说,心却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心是变软了,对他们居然没有杀心。

    不过,他随即振奋起来,自己的心好像变软了,但也说明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就是那个岛主来,自己也有足够信心脱身,修行不是杀人,杀人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修道者,目标一旦确定,所有的手段都是为了那个目标考虑,修行为了脱,为了那摸不着的大道,杀人有因果吗?

    如果莫闲有人相,众生相,我相,杀人有因果,如果无,何来的因果!目前的莫闲,做不到无人相,无我相,还做不到一个无,所以有因果,因果一生,业力随之而生,人就在生死轮回,因此,能不杀就不杀。

    等他做到了无人相,无我相,到那时,根本不可能杀人,既然一切皆无,何来杀人的想法,莫闲笑了,接着他摇摇头,自己想这些,恐怕嫌早,也不知道自己想得对不对。

    王旄、艾芃和漆沮看到莫闲摇头和笑容,不知道莫闲的想法,心不由生起恐惧感,手的宝物却一点也给不了他们安全。

    “走吧!”莫闲走到蠡玉身边。

    蠡玉看看王旄他们,对莫闲说:“就这样放过他们?”

    “他们不过是蝼蚁,捏不捏死他们有什么区别?”莫闲反问道。

    “就依你的话,记住,本来你们该死,莫道兄今天放过你们,如果再犯到我们手上,定斩不饶!”蠡玉恨恨地说。

    回过头,蠡玉又问:“该不该找这家饭店算账?”

    “当然要算账,不给他们一点教训怎么成!”莫闲说道。

    “好!”蠡玉大笑,就要祭起烈日剑,莫闲拦住:“这个阵法不值得用烈日剑,看我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