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僧轶凡正在念经,陡然之间,他身体一震,他睁开了眼睛:“死了!你二十年前就该死,不过得你相助,我终于弃了慈悲之道,你死了,这因果也算我的,我反修佛法,集业力以用,以杀成名,正好出去走走。卐  卍?◎◎卐?网§卐?、”

    他起身,推门出去,眼前一遍大海,大海之上,只有一块岛礁,却在岛礁之上,矗立着一座小庙,小庙之内,并没有佛像,供坛之上,却堆着骷髅头。

    “十年来寻慈悲,几度风雨又相催;

    自来一见白骨后,直到如今更无疑!”

    歌声,杀僧踏着波浪而行,他走了,小庙之,骷髅头的眼眶,出现了血痕。

    莫闲的蠡玉并不知道,他们感到近几日,别人看他们的目光多了许多敬畏,往往他们一到场,说话的人就没有了声音。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为了他们的事,6冰亲自出动,在海上拦住了李青,两人间生了一场冲突,李青知道了蠡玉的身份,最终退去,两座岛之间,从此不相往来,见面之时,就是刀枪相见。

    他们感到气氛很诡异,终于弄清楚了缘由,莫闲望着蠡玉,蠡玉说:“不要望着我,我也不知道父亲居然派人跟着我们,是谁我们都不知道。”

    “望子成龙啊,父母有父母的苦心,你还跟我走吗?”

    “怎么不跟,出身我不能决定,但我不想一辈子在父母的荫护下,我想自己闯出自己的天下。”

    莫闲笑了,他愿意就跟着吧,反正6冰早已跟自己说明,现在多了免费的保镖,自己也可以沾沾光。?

    此念一,莫闲随即将这个念头掐去,莫闲算是明白蠡玉的感受,修道者唯有自己亲历,依据他人,往往产生依赖心,拖累自己的修行。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当后面没有人。”莫闲说。

    杀僧轶凡来到了雷墨岛,他的相貌比较清秀,一身洁白的僧衣,加上俊俏的相貌,他从烟波来,身上却滴水未沾,一上岸,就奔灵食府,事情已过去五日,他很快就弄清楚生了什么事,他来到总管的墓前。

    “你总算死了!你放心,我会去找那两个人,白骨堆,又会多两个头颅,世人该可杀,说什么佛祖教诲,本来就无生,何来杀生!”他双掌合什,心却无一丝杀意。

    今天是第六日,还有二天,就可以乘上浮槎,启程往天仙岛,十里高地,他们逛得差不多了,他们这两天,更多的是往长栈,莫闲有点奇怪,怎么李青没有来,他也有些庆幸,李青来到,他很难是对手,只有跑路。

    一个和尚正在长栈上,一身僧衣好像没有沾染红尘,正双目紧闭,口唇微动,手握住一串念珠,似乎在念经。

    莫闲看向他的念珠,眼光一缩,他手不是一般念珠,而是一个个白骨头颅,很小,但栩栩如生,莫闲没来由的心一抽,他不认为这是真的头颅,但心好像认定这是真的头颅。

    这一串足有几十颗,莫闲心有些奇怪,在海外很少看得见和尚,却看到一个气质出众的和尚。

    正在这时,和尚睁开了眼睛,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莫闲一刹那像坠入修罗杀道,无穷的杀戮和悲天悯人同时并存,莫闲蹬蹬后退了几步,脸色刹白,只是一眼,就差点破开了他的心防。?

    和尚似乎没有在意,眼光移到蠡玉身上,蠡玉身体一僵,接着倒退数步,脸色同样刹白,他的眼睛移开时,莫闲一点杀意也感受不到,这个和尚令人感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这是一个怎样的和尚。

    “你们是莫闲和蠡玉?”

    “不错,你是谁?”莫闲死死的望着他。

    “我是杀僧轶凡,我答应过一个人,他死了,你们也应该死,阿弥陀佛,施主,请上路!”杀僧微笑着说,他的眼光收敛,一切如莲花出淤泥。

    “杀僧轶凡!”蠡玉脸色大变。

    “你听说他?”莫闲问。

    “十年来寻慈悲,几度风雨又相催;自来一见白骨后,直到如今更无疑!他就是一个魔头,由佛道而变成的大魔头!”蠡玉叫道,莫闲没有见过蠡玉这么惊恐。

    “施主看来知道我的来历,想我当初,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心无恶念,受尽凌辱,我却甘之如饴,就在十年的最后一天,我该功德圆满时,一个人出现了,他心充满了诡计,一股世俗的恶意,我清楚的感觉到,他杀了那群对我折磨的人,我在那一刻,心大悟,什么狗屁佛理,佛说忍辱,佛说布施,最终谁受布施?如山岳一样多,充满千世界的珍宝,都布施于佛祖一人,我明白了,这是佛祖对我的点化,无人相,无我相,世间只需要一个佛,其他都是奉献者,我也一样,我要成佛,就不能走佛祖道路,我终于明白了,悟通了,佛祖积功德,我走上另一条路,世间佛路多条,佛祖早知道,他点醒了我,你们这些外道,怎么能明白我悟的道理的深奥。哈哈,你们的头颅也会成为我的佛宝的一部分。”杀僧露出了狂热。

    莫闲明白了,他完全走到佛的反面,他冷冷地说:“既然这样,你念什么经?”

    “我颂杀意的奥秘,自古只有众生相残,众生平等,谁都有杀生的权利,一滴水,尚有八万四千虫,佛也喝水,一口水,多少众生,说什么不杀生,只是愚人相信!”杀僧看着面前的两人,轻轻地笑了,陡然口出咒言,就一个字:“杀!”

    言出天地变,声音都凝成形象,一个金光四射的杀字,扭曲着,像一把金光闪闪的断头剑,现于二人眼前,二人只觉身陷泥沼,周围一次得极度粘稠。

    蠡玉一下子头顶上方现蔽日伞,如太阳一样,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将他的身体护得严严实实。而莫闲却采取攻势,一张口,一声大吼,弧形波纹立刻荡漾而出,正杀字,杀字金光一闪,波动如潮,啵的一声散开了,而莫闲却往后退了一步,身上衣衫噗的一声,出现了一道口子,嘴一张,喷出了一口鲜血。

    杀僧只用一字咒言,莫闲便已受伤。莫闲已杀字击散,而且,他水火炼体术虽然只是第一层,但就是法器轰在身上,也不见得将他击伤,却被一个杀字的余波,就令他吐血,可见杀僧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莫闲吐了一口血,心烦闷稍解,他动了,一拳轰向和尚的光头,一道光影,红光一闪,拳头便已临面,杀僧还是平淡的样子,身前陡然飞起一物,正是他手的骷髅念珠,口宣了一声佛号,颗颗骷髅大如脸盘,口喷出血红的光华,正好接住莫闲的拳头,轰的一声,骷髅头破碎,但莫闲也被震飞出去,莫闲只觉得自己的拳头欲裂。

    莫闲甩甩手,表面上并看不出来,这个和尚太厉害了,虽然打碎了他的一个骷髅头,但他的念珠还有几十颗。

    杀僧把莫闲打飞过去,目光移向蠡玉,蠡玉此时也祭起了烈日剑,剑在空一引,太阳真火像雪崩一样,从上空涌下。

    “阿弥陀佛,施主还是请上路!”杀僧合起双掌,一声佛号,身边金红光华闪现,金红光华,出现四个白骨神魔,迅长大,举手托天,将雪崩一样的太阳真火托住,太阳真火下不起,他出口成章,一篇魔章出现,转眼之间,便到了蠡玉面前,金光闪耀。

    蠡玉一见,不觉头捂着脑袋,一声惨叫,蔽日伞光华迅收敛。

    “不要伤我少主!”随着这种声音,两个黑衣人出现,一出现,便用手一抓,想将那篇魔章摄走。

    “又来两个送死的,我就成全你们!”杀僧说完之后,双脚一盘,身下立刻出现了白骨莲台,将他托离地面,手骷髅念珠飞起,在空化成数十个出森森骨光的巨大的骷髅头,向着两人咬去。

    他一放松对魔章的控制,蠡玉缓过劲来,强忍着头疼,打出了雷珠,数十丈金光雷火一闪,轰的一声,正魔章,魔章闪了几闪,散了开来,而蠡玉却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委顿在地,空的烈日剑却再也引动不了太阳真火,回到了他的手。

    杀僧脸上表情动都没有动,坐在白骨莲台,双掌相合,闭目低头,口喃喃地念起了经,而那几十个骷髅却凶威大。

    口喷吐着血红光华,两个东临岛的高手各指着一片青光,和血光撞在一起,血光并不强,两人感到奇怪,陡然间,两人骇然,从窍喷出火焰,杀意在不知不觉竟侵入体内,两人这才觉,大叫一声,身体飞了出去,各自体表鲜血狂喷,以自伤来转移杀气。

    “不错,居然能用这种方法来化解我的宝血佛光,我有点喜欢你们,世间皆虚幻,何苦留恋人间!”杀僧睁开了眼,面带微笑,望着众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