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点头,他们也看出了,这个和尚很邪门,两人都是金丹顶峰高手,却连一招都抵挡不了,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能跑一个是一个。

    “你们想走,可惜了,谁也走不了!”杀僧淡淡地说。

    “走!”两人一拉蠡玉,蠡玉挣扎着,但身上一点力量也没有,被两人带着化为遁光飞驰而去,陡然之间,一片金红光芒像天幕一样压了过来,两人啊的一声,被弹了回来。

    “我说过,你们何别眷念着生,生本是苦,何苦挣扎!”杀僧一切都在掌握之。

    莫闲见人没有走成,他本来想,只要人一走,他对自己的纵地金光法很有信心,现在看来,小瞧了天下的修行人。

    他把人护在身后,人受到金红光芒的反弹,受伤不轻。

    杀僧看向四人,见莫闲护住人,笑了:“现在结束了!”他手上出现一朵业火红莲,他以恶业凝结成莲花,自从二十年前,他放弃了慈悲,以杀成名,一朵莲花便诞生,以莲花吸收恶业,莲花成就,就代表他的成就。

    他手出现一朵业火红莲,他微笑看着红莲,手拈莲花,颇有当初佛祖拈花微笑的样子,业火红莲开始散发出业力,周围空间都能感受到这种恶业。

    就在这时,莫闲却临空画符,阴雷符出,四周阴云合瞑,一颗阴雷珠成形,一连转了九周,杀僧笑了:“不错,居然能凝结雷珠,雷珠能对付我吗?”

    “不能对付你,不过能打破你的禁制就足够了!”莫闲冷静地说。

    眼睛向四周一望,杀僧脸上一愕,接着笑道:“你试试?”

    轰的一声,阴雷爆发,绿焰横飞,方向却不是向着外面的禁制而去,而是向着杀僧的正身而去,现在莫闲身后的人已失去逃跑的能力,就是破除禁制,他们也逃不了。

    莫闲这一着出乎杀僧的意料之外,不过他没有慌,手业火红莲往外一抛,绿焰一到他的身边,却不能越雷池一步,他心有点奇怪,为什么莫闲这么做?

    下一刻,杀僧陡然感到一股令他胆寒的气息,透过绿焰,他发现杆红幡一闪而过,这是什么?

    莫闲用阴雷珠不过是掩护他的烈焰阵,他的烈焰阵是仙家阵法,虽然阵图有缺,但在修行者之,可以算是绝阵,但对付杀僧这样的高手,莫闲一点大意也不能犯,大阵再利害,如果对方不入阵,莫闲也没有办法。

    所以,莫闲以阴雷珠对付他,就是为了蒙蔽他,有时间发动烈焰阵。

    烈焰阵一起,无数昧真火笼罩,轰烈烈的一片,莫闲随手发雷,振开杆红幡,阵根本看不清楚,一片混蒙,杀僧第一次失去冷静,手业火红莲一震,飞了出去,但转眼之间,失去了联系,昧真火,无物不燃,神识也不例外,控制红莲的神识一断,不知道它会飘到什么地方,他只得催动座下的白骨莲台,放射出惨白的光华,抵御着真火。

    但一寸寸的被昧真火侵蚀着,他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他一个僧人,对于道家的阵势并不精通,就算道家高手进入其,也会被困住,要是能轻易出来,烈焰阵不能称为十绝阵之一。

    莫闲在外面发雷,不断催发烈焰阵昧真火,他胸昧真火和烈焰阵的昧真火合一,一定程度弥补了阵图的缺憾,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一朵红莲飘了出来,被昧真火一烧,外部的神识已断,他手一动,手一招,红莲落入他手。

    他手一接触红莲,不仅打了一个寒战,心一凛,手上清光泛起,把它封印,抛入乾坤袋,手却在不停地发雷。

    烈焰阵一直炼了四个多时辰,莫闲如累得不行了,莫闲才将杀僧炼成灰烬,但他心隐隐觉得杀僧并没有死。

    烈焰阵一般一时刻,就是金仙也要炼化,但莫闲却炼了四个时辰,这主要是他的烈焰阵只有四分之一,他自己修为太低了,当然是与仙人相比。

    阵只剩下十几颗白骨骷髅头的珠子,其余的一切都炼化了,莫闲将这十几颗珠子收起,回头看着人,人已经吃过丹药。

    “谢谢道友救了我们,我代表东临岛谢谢你!”一个东临岛的高手说,莫闲羸得他们的尊重,是因为莫闲的实力,居然击败了杀僧,虽然是用了一种火属性的大阵,但阵法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前辈,我不过凑巧,你们将要怎样,是否蠡玉要回去?”莫闲问道。

    “黎叔,我不回去,我要跟莫兄却他的遇仙宗一游。”蠡玉说。

    “少岛主,岛主知道你不肯回去,要我们两人暗保护你,前一阶段,你们不知到什么地方,我们想,你们去天仙岛,肯定会来雷墨岛坐浮槎,所以我们干脆来雷墨岛,岛主叫你放心,在你的乾坤袋,有一个玉箴,你到了遇仙宗再看,黎叔和夏叔老了,莫道友本领这么高强,我们也放心了,可以离去。”黎叔说。

    两人起身,对着莫闲一揖,莫闲连忙还礼,夏叔说:“莫道友,敖岩岛的事,你们放心,他们的岛主李青不会来了,陆岛主亲自拦截,目前已经解决。”

    莫闲这才知道事情的真像:“谢谢陆岛主!”

    两人走了,蠡玉有点垂头丧气,莫闲一见,说:“你怎么有点不高兴?”

    “换你高兴起来吗?我以为自己偷偷的溜走,谁知还在父亲的安排之。”

    “不要这么说,你身在福不知福,父母不会害子女,为你担心,对他们来说,并不图回报,你游历四方,记住这段恩情,不忘父母之恩,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莫闲安慰道。

    他们往回走,并不知道,在那座无名岛礁上,供桌上骷髅头陡然发出惨白的光华,一截小拇指在光越长越大,渐渐变成了一个和尚,正是杀僧轶凡。

    而骷髅头却一个接一个化为灰烬,不一会,供桌上的骷髅已全部化为骨粉,杀僧睁开了眼睛,手光华一闪,一身白色僧袍出现在他的手上,他的气息有些不稳,他炼有断指重生,要不是这一招,他已经死了。

    他眼杀意一露,空风起,将骨粉吹得到处都是:“莫闲,好得很!昧真火,下一次再见到你,你死定了!”

    昧真火,道家以光神水来灭它,在佛家,以观音净瓶的甘露也能灭它,可是凡间能灭昧真火的东西却没有几件,他陷入沉思,在什么地方有?

    莫闲回到客栈,关起房门,又启动阵法,他先平心定心,将心情调整好,才调出了无间祭坛,无间祭坛,他只用过二次。

    他静心祈祷,祭坛缓缓的亮了起来,发出如墨的乌光,渐渐于台的上方形成一个漩涡,待漩涡稳定,莫闲手一挥,十几颗骷髅珠子出现,这里面有着灵魂,是杀僧杀害了修士才炼成,投入漩涡。

    漩涡陡然快速旋转,白骨骷髅珠子出现了虚影,一个个人影出现,目光呆滞,一出现,漩涡一顿,接着发出一声轰响,似乎在吞咽,黑色漩涡暴出耀眼的光华,莫闲只觉得眼前一阵白亮,什么也看不清。

    等他看清之时,墨色漩涡已无影无踪,祭坛却整个亮了起来,一道光华罩住了他,一篇法诀无生有地在脑海展开,莫闲认真阅读,这是一篇关于瘟癀之器的法诀,是收集瘟癀之气,凝成法宝,称为五瘟咒,虽称为咒,但事先要炼瘟癀幡,不然实力就大减。

    莫闲有点哭笑不得,这是一件非常厉害法宝,瘟癀之力,按法诀的说法,就是仙人来了,也得给我趴下,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左道法宝,无间祭坛,它所给的东西,更多的是左道旁门。

    莫闲叹了一口气,他想要的是水火炼体诀的第二层,功法他有,可是真火真水他却没有,脑想着,陡然一个声音传入脑:“要什么时候东西,先祷告,再用祭品!”

    莫闲吓了一跳,随即明白过来,原来祭坛还有这种功能,他明白了。

    看出无间祭坛,他心一动,默默祷告,手一动,从乾坤袋,取出了那朵红莲,莫闲现在明白了,这是一朵业火红莲,并不入先天,完全是恶业成就,对于他来说,此物有些烫手,他不敢用,怕自身被污染,所以干脆以它为祭品,投入漩涡。

    红莲放出妖异的光华,莫闲似乎听到一声“咦”的声音,接着,一道光华罩着了莫闲,水火炼体术又一次运行,真水和真火又一次洗炼莫闲的**,莫闲又一次品尝到那种熟悉的痛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