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为将忘情真水,火为太阴真火,法诀在不停地运行,忘情真水化作雾气,从祭坛上升起,渗入体内,在太阴真火锻炼下,水火交炼,细胞又一次得到质的提升,莫闲咬牙忍受,周转十六周天,水火九炼,最后一丝痛苦慢慢消退,他的力气达到了五龙和二虎之力,身体进一步强化,他感到现在就是极品法器打到身上,自己都没有事。?????¤

    他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这次是得到杀僧的留存,以业火红莲为祭,下次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试着打出一拳,拳出无声,拳面上一层罡气凝结,拳罡像琉璃一样,罡气出拳足有一丈有余,在空气拉出一条火尾,并不是罡气的颜色,罡气本无色,但因为度极快,与空气摩擦,正如流星一样。

    罡气出,才听到空气的暴鸣声,随意一拳,罡气团打在房间阵法上,虽然没有用力,阵法一阵明灭,啵的一声,便破灭了。

    莫闲一阵头疼,居然损坏了房法阵,看来赔偿是少不了的。

    声响引来了店小二,莫闲看到小二张大的嘴巴,房法阵虽不是什么上品,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打破的,他要知道,莫闲只是一拳,而且是拳上罡气无意碰上阵法形成的隔离层,恐怕更要惊呆了。

    莫闲不等小二说话,便开口道:“小二,我试验法术,不小心将阵法打破,多少钱补偿?”

    小二啊的一声,回过神来,说:“这需要问老板,我去问一下老板。”说完之后,急冲冲的去找老板。

    蠡玉已来到眼前,嘴巴咂舌:“莫兄,你试验什么法术,法阵破了,好像是暴力破解?”

    “大意了,又要损失不少灵玉。”

    “这点灵玉,对你的身家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要试验法术,到大海上。?§◎  ”

    “我哪里料到,不过是简单一拳,它就破了。”莫闲道,蠡玉恍然,想起了莫闲的拳头,在灵食府时,就是一拳将曲水院的阵法轰破,知道莫闲有一种炼体术,他也不深究,心虽然好奇,但这是莫闲的秘密。

    赔偿了灵玉后,又过了一日,两人登上浮槎,启程天仙岛。

    五日后,浮槎抵达瑶碧岛,浮槎将在瑶碧岛停靠一日,活动范围有限,而且不是在瑶碧岛自身,而是在瑶碧岛的外围一座小岛浮翠岛上,此岛距瑶碧岛约二里多,面积也不大,只有数十亩,岛上有一座矮山,有几个修士在码头上等待,大多数是女子。

    见浮槎来到,他们依次登船,船上也有人下船,驾起遁光离开,更多的人则登上小山,遥眺岛。

    莫闲和蠡玉也在此内,蠡玉说:“十岛之,有二岛以女修为主,女几岛和瑶碧岛,瑶碧岛上女修众多,男子很少,女修个个美丽非凡,有不少男修来瑶碧岛求娶双修伴侣,但外来修士除非得到允许,才能进入瑶碧岛。”

    他们正说着,瑶碧岛之伸出一道长虹,驾在瑶碧岛和浮翠岛之间,一群仙子翩翩而来,蠡玉一愣,随即恍然大悟:“有瑶碧岛出嫁的女修携夫君回瑶碧岛探亲。”

    虹桥这一端,有二对夫妻也踏上虹桥,其他修士眼看着一群佳人拥着二对夫妻进入岛,不少修士眼露出羡慕,蠡玉眼却没有一**念,莫闲笑道:“依你的身份,完全可以在瑶碧岛找一位佳妻。”

    “瑶碧岛有个规矩,一入瑶碧岛,就成为瑶碧岛的人,任何事都以瑶碧岛为先,故此,在十岛之,没有和瑶碧岛联姻,只有那些小的势力,还有散修杰出的人,才会成为瑶碧岛的佳婿。卍  ”

    听蠡玉这么一说,莫闲明白了,蠡玉根本不会成为瑶碧岛的佳婿。

    两人回到船上,同行的人还在讨论瑶碧岛上仙子,莫闲和蠡玉走上甲板,有一个女子偷偷看向蠡玉,莫闲似无意地看了他一眼,笑着对蠡玉说:“你的桃花运来了!”

    这个女子就是刚刚上船的几个修士一个,长得非常可人,一般来说,要不是故意,修士之,几乎没有丑女。

    这个女子在一旁望了半天,有点迟疑,鼓起勇气,走上前,施了一个万福:“这位公子,可是6蠡玉公子?”

    莫闲在一旁,听她称蠡玉为公子,这不是修行界的通称,一般修行界不论男女,都称道友,而她却称公子,莫闲心一动,望向蠡玉就用异样的眼神。

    蠡玉却一愣:“道友,你认识我?”

    他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睛盯在她身上,在脑海搜寻。

    “公子,不记得十年前的蝶衣?”

    这一句话,让蠡玉如梦方醒:“你是蝶衣,胡蝶衣!”

    蠡玉认了出来,十年前,有个小女孩,跟随父母去东临岛,当时6蠡玉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而她只有**岁,去东临岛求药,因为蝶衣自小得了一种病,为厥心痛,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心脏病。

    她这是娘胎带来,她娘在怀她之时,遇到仇家而受伤,可以算是先天性心脏病,得到一付补心丹的药方,差一味药,为碧罗玄参,至少需要五百年向上,无奈之下,到东临岛求药。

    当时蝶衣她面黄肌瘦,一付病态,偏偏她的父母过不了十元阵,哭求无门,蠡玉偷偷地取了碧罗玄参,给了她的父母,因此蝶衣一直记在心里,但因为时隔十年,人已长大,蝶衣一见,看着像,便上前相认。

    当初蠡玉给了她碧罗玄参,6冰夫妇没有说什么,蠡玉是花飘雨进入元婴后,才生下的儿子,修士一般生子比较困难,修为越高越难有孩子,几百年了,就蠡玉一个孩子,平时也很溺爱,要是其他人如此做,早就受罚了。

    “公子,是我,蝶衣谢谢公子当日救命之恩。”

    莫闲有点莫名其妙,但也知道他们是自小相识,蠡玉指着莫闲对蝶衣说:“这是我的朋友,莫闲道友!”

    “见过莫公子!”蝶衣一福。

    “道友不必如此。”莫闲忙还礼,“你们今日重遇,也是缘分,胡道友,是瑶碧岛的人吗?”

    “我病好了以后,便拜入瑶碧岛,今日去扶桑岛有事,想不到在船上会遇到蠡玉公子,公子,你们是去扶桑岛吗?”

    “我们去天仙岛,找一下婉秋仙子。”蠡玉答道。

    “你是去找长辈,应该的。我当你们去扶桑岛参加聚会。”

    “扶桑岛聚会,是什么聚会?”蠡玉听出问题,忙问道。

    “公子不知?扶桑岛的一颗扶桑树上,不知怎么回事,结出了桑葚,桑葚含有太阳真火,如果服食一枚,真火洗炼体内杂质,实为无上妙品,扶桑树是当初仙人所留,方圆数里内,都被禁制所控,扶桑岛主早就想将之据为己有,偏偏千万年以来,没有一个人破得了禁制,扶桑岛以此为契机,于月前出邀请,邀请宗十岛的高手聚集在扶桑岛,在下个月破解禁制,许诺禁制破解后,桑葚平均分配。”蝶衣说,“我是去看热闹,这可是师傅特许!”

    “桑葚有多少枚?”莫闲问道。

    “据扶桑岛的人说,桑葚一共百六十五枚,合周天之数。”

    莫闲又问了一个问题:“你说宗十岛的高手都来了,婉秋仙子会不会也来到了扶桑岛?”

    “这个就不知道,你们不会去看看?”

    蠡玉也说:“那就去看看,如果没有来,就到天仙岛寻找,如果来的,那就不必到天仙岛。”

    莫闲点头,他很想看看大名鼎鼎的扶桑,虽然书有所描写,但真的看肯定会受益非浅,传说扶桑是太阳升落的地方,但现实,这棵扶桑是由仙人带来,不是传说的扶桑,但一样会有大道法则的痕迹,就这一点,就够有足够的吸引力。

    在短短的时间内,蝶衣公子公子叫个不停,蠡玉似乎很享受,看来这个丫头很有一套,身段放得低,蠡玉已经接受她了,对于蝶衣的心思,莫闲也觉得正常,剩下来的时间,就看他们之间的展,莫闲是乐观其成,不过,真的成事,那阻碍还是很大,最起码瑶碧岛的岛规就是障碍。

    不知不觉,一天已过,船已开始起航,航很快,但在无边的大海上,四面水茫茫,倒感觉不到船在飞驶。

    航行了半日,一道遁光迎面飞来,见到浮槎,直接落到浮槎上,一个紫衣女子现身,娇小玲珑,莫闲人正在船上的甲板上,她一眼见到莫闲,做了一个鬼脸,就往船舱跑,蝶衣叫了起来:“师姐,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子一愣,看见了蠡玉身后的蝶衣,笑了:“师姐在这里躲一下,后面有人追!”

    “什么人敢追师姐?”

    “不说了,一个大和尚,还有他的那些妖魔手下!”

    正说着,天空传来强烈的破空声,一道黄光,后面跟着妖云出现在视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