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槎根本没有理睬,依然向前。天空之,妖云之内,有许多妖物一头扎入海,现出原形,海突然起了大浪,浪头越涌越高,莫闲看到,浪头之,有着妖物在推波助澜。

    渐渐浪头高于整个浮槎,似乎整个海洋如翻了过来,大浪向浮槎压了过去。

    浮槎两侧伸出数片侧翼,船体一震,法阵疯狂的运转,整个船居然离水飞了起来,船迅速爬升,巨浪从船底而过。

    莫闲虽然知道浮槎有这个能力,但亲眼所见又是一回事。

    浮槎是天工门的大型法器,天工门虽然是二流门派,也有自己的骄傲,不是什么人说检查就检查,何况是一群妖物,船上的人都是修士,所以浮槎根本没有理睬。

    妖物想用巨浪淹没浮槎,浮槎升空,出乎他们的意料,看着浮槎在空,周边灵光大作,天空之传来一声言咒,是字大明咒的“嗡”,此音一出,浮槎一下子僵住,像背了一座山一样。

    莫闲抬头向空看去,见一个番僧,穿着大红僧袍,手结成降魔印,正在镇压浮槎,一个和尚,怎么与妖物为伍,看这个和尚,身上妖气隐隐,虽然修了佛法,还是掩不住妖气,恐怕是一个妖物,紫衣女子究竟做了什么事,东海之,向来少僧人,怎么这段时间来,老遇到僧人。

    这些念头在莫闲的心一闪而过,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他看得出,这和尚应该和密宗有些关系,在大陆,他只听说过,没有见识过。

    这一门,有些佛门宗派不承认密宗是佛门的一宗,信奉大日如来,由龙树菩萨传下,注重身心两元,真言和手印繁多,以乐空双运为密法,莫闲对它并不了解。

    浮槎上五色灵光出现,振开了番僧的镇压,重新飞起,那番僧勃然大怒,口诵出了咒语,顶上现出马头明王像,法相一现,呈忿怒威猛之形,一面二臂,红色。右手拿着莲花,左手拿着水瓶,脖子和四肢都有蛇缠绕。

    右手莲花往下一抛,迅速变大,在众人眼,遮天蔽日,一朵大莲花罩了下来,闪现着灵光,船上的人一阵哗然,飞出数道遁光,一个年人头顶一颗宝珠,让他的莲花下不来,他压着火气,说:“道友,你为何阻我们的路?”

    “呵呵,看来不给你们一点利害,你们也不会出来,我叫你们停船接受检查,你们不理睬,现在知道利害了吧,我是虎头喇嘛,周围数百里的生灵均受我约束,有一个紫衣女子,打伤我一个手下,抢了一株海玄碧,我怀疑和你们相关!”虎头喇嘛狂妄地说。

    莫闲听到海玄碧,莫闲知道,这是一种对妖族很有用的灵药,能促进妖物的化形,紫衣女子有什么用?回首看看紫衣女子,那处并没有人,莫闲知道,她用了隐身术,莫闲隐隐可以感受到那处有点不同,这是莫闲对信息十分敏感。

    “虎头道友,大海之上,我们天工门的浮槎向来不参与这些争斗,但也不怕这些争斗,船上有近百位道友,我们不想将事情闹大,不然,你的面子不好看。”年道者并没有妥协,而是隐隐带着威胁。

    “百名道友,你以为吓得倒我,我手下有几千妖兵,个个有化形之能,小的们,给我围住这船,要是不让我们搜,那就打进去,天工门,算什么东西!”虎头喇嘛并不把船上的修士放在眼。

    “许道友,这个孽畜根本不知好歹,以为聚一众妖物,就能横着走,不要与他废话,邪魔外道,除掉就行了。”旁边一个道者语气很平常,好像对他来说,这些妖物不堪一击。

    他话音刚落,那虎头和尚却把手一挥:“小的们,杀进船去,放开肚皮,吃了这些人!”

    一下子从妖云,从海钻出上千的妖物,乱轰轰冲了上来,有些手拿着钢叉,有些手拿着大钳子,有些拿住锤子,有些兵器,莫闲都没有看见过,而且很少化形完整的,有些虾头独脚,有些背着蟹壳,横着就过来,有些身上还有鱼鳞,有些手脚明显是触手,形形色色,从四面八方,一哄而来。

    蠡玉大喜:“莫兄,这绝对是上佳的精元丹的原料,那只螃蟹绝对膏厚黄肥!”

    他说着,便唤出烈日剑,一道红黄发亮的剑光扫了过去,剑光所到之处,无一合之敌,莫闲的阴符剑也飞起,像砍瓜切菜一样,而蝶衣却使用鞭状法器,一时间,到处见到杀戮。

    一百多名修士一齐进攻,宝光如雨,而妖物也是不甘落后,各显神通,巨鲸歌、乌贼的迷墨等等各种神通也在轰鸣。

    一名修士刚斩杀了一头鱼妖,一团迷墨将周围一切化为黑暗,他大惊,连神识都不能透,他急忙用护体术,还没有使用,胸前一痛,一把虾枪已经扎入身体,他无力倒了下去,乌贼触手立刻将他的尸身还口拉,还没有拉到口,一支飞箭已经轰入身体,将它炸得粉碎。

    莫闲听到叭的一声,只见一只拳击虾陡然现出大螯,眼睛如看不出多快,大螯已合,一股水流急如闪电,射向蝶衣,蝶衣根本不及反应,莫闲口一张,一声暴喝,一道波纹从他的口吐出,正截着水流,波纹向外扩展,所过之处,虾兵蟹将一愣之下,纷纷瘫了下去,浑身骨骼成粉,如一团烂泥一样。

    莫闲将宝剑收回鞘,浑身散发着灵光,大踏步向前,所遇到妖精,只是一拳或者一把抓,刀枪他根本不让,击在他身上,好像给他挠痒痒,但只要给他一击,妖精立刻委顿下去,现出原形,再也没有气。

    蠡玉和蝶衣反而没有事了,妖怪见莫闲这么勇猛,一只螃蟹精横着冲了过来,莫闲只是手一伸,就抓住它的大螯所化的兵器,随手一扔,这只螃蟹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有几只妖怪倒霉,挡住了它的路,只看见呼的一声,几只妖怪血肉横飞,死无全尸。

    蠡玉在后面碎碎叨叨的念着:“多可惜,都好的原料,多好的食材,就这么浪费了。”

    一波攻击终于被船上的修士打了下去,虽然死伤了十几人,留下了一船的尸首,都现了原形,天空之,大战也在继续,但形势却不妙。

    虎头却占了上风,压着两人打,其他几人,被数倍的妖怪围住,蠡玉说:“我来助他们一臂之力!”

    说着,手出现射阳弩,神思沉入弩,弩上符篆依次亮了起来,一支星箭落入箭道之,他扣去扳机,呯的一声弦响,星光缠绕,箭离弦,在空化成无数向天空倒飞的流星,一箭之下,十几头妖怪惨嚎一声,坠入海。

    而修士却精神大振,虎头和尚见势不妙,扭头想走,莫闲的缚龙索动了,一道淡红色光华,捆向虎头和尚,一声响,将他捆得一个结实,许道友一见,一指飞剑,他的人头掉了下来,头一掉了下来,腔子冲出一声黑气,向空急走。

    “不好,他的神魂逃了!”许道友叫着。

    莫闲再看时,一头无头的虎头鲨落了下来,莫闲手一招,虎头鲨落在面前,莫闲收了缚龙索。

    许道友也落了下来:“道友,好神通!”

    “过奖,我不过是仗着法宝之利,偷袭而已,许道友才是好本事,能与他正面对抗。”莫闲谦道。

    “法宝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许道友说着话,把脸转向紫衣女子,“姑娘,你叫什么?”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因为紫衣女子,船上伤亡了十几人,虽然不要他负担,但在他船上受到攻击,而且攻击是因为紫衣女子而带来。

    “小女子叫袁子仪,是瑶碧岛的修士。”袁子仪说。

    “你是怎样惹上他们的?”许道友又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不过采了一枚海玄碧,他们便追杀,我杀掉其一个,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袁子仪说。

    许道友想赶她走,想想她一个弱女子,也就罢了,说:“你既然在船上,得守船上的规矩,到扶桑岛,你就下船。”

    “知道了!”袁子仪低眉顺眼,他一转身,袁子仪顿时活跃起来,做了一个鬼脸。

    “师姐,你要海玄碧有什么用?”蝶衣问道。

    “告诉你,师姐我养了一个宠物鹰,它要化形,凭它修炼,不知到哪天,所以我找海玄碧,帮助它化形,谁知那群妖精不长眼,对我不休不饶,现在都死样了。”她得意地笑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