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有口福了,鲨鱼的鳍是一道著名的美食,何况这头鲨鱼已经成妖化形,鱼翅精元更足。”蠡玉说着,拿出的刀子,割鱼鳍。

    鲨鱼的鳍经过割翅,将鲨鱼或鳐的背鳍胸鳍和尾割;浸泡,放入淡水浸泡1天,将鳍基部的血污浸出后,洗净晒干;烫软,将水浇至60c左右,鱼鳍锅,烫至柔软,取出泡在冷水,用刀仔细地刮去鱼鳍表面的质鳞,称为“煺沙”;经漂洗后,持刀从鳍头开始将鱼鳍两面切开(注意不要切断),开出间的软骨,称为“开翅”;干熏硫,再漂洗,然后煮成半干,置鱼翅于木箱,用硫磺烟熏一夜。烟熏目的有二:一可杀菌,二以漂白;晒干,最后晒干就象一只只白色的蝴蝶。

    这是普通鱼翅的制作方法,但在蠡玉就不必采用普通人的方法,割鳍,直接用意念,将其杂质污血和表面的质鳞去除,然后直接开翅,并不需用用硫烟熏,所以,蠡玉只花了半天,就将鱼鳍处理成鱼翅。

    在这期间,莫闲却将一具具妖物尸体炼成精元丹,他现在练制的速度比原来快到一倍,手一伸,掌上出现漩涡,尸体飞向他的掌心,迅速缩小,不一会功夫,就炼成了精元丹。

    他把精元丹装入玉瓶,一瓶交给了蠡玉,蠡玉正在处理鱼翅,另一瓶收了起来,有些尸体却被其他修士处理了,他们不会炼制精元丹,把尸体分解,得到一些有用的部件,处理了,以便今后炼丹炼器之用。

    袁子仪不高兴了:“喂,怎么没我们师姐和师妹的?”

    “你们要自己炼。”莫闲说。

    “我们要会炼,还要求你干嘛?”袁子仪气呼呼地说,蝶衣拉了拉她的衣服。

    “你拉我的衣服干嘛,只是我们的权利,最起码的一小部分妖怪是我们杀的。”袁子仪说。

    蠡玉抬起头,把他的那一份抛给了蝶衣:“我的给你们。”

    “这还差不多。”她从蝶衣手接过玉瓶,倒出了几颗,在手上看着,精元丹一颗颗呈多色,晶莹剔透,莫闲现在炼制的丹药品质很高,几乎没有一点杂质,她看了一眼莫闲,口说道:“某人很小气,一毛不拔reads;!”

    莫闲就当没有听见,她一看,心生气,恨恨地想,怎样才能从莫闲手把丹药弄出来。

    她在一旁想着坏主意,蠡玉却在精心烹调起鱼翅,香味散出,不少修士都咽了一口唾沫,修士闻到香味时,一股灵力随着香气沁入体内,修士们体内真元都有一丝活跃,是谁烹饪灵食?

    袁子仪闻到香味,顿时把找莫闲算账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眼巴巴望着蠡玉的大鼎,蠡玉看到他的目光,急忙说:“还要等一会儿!”

    说着从乾坤袋取出许多小瓶,一样样的洒入锅,香味反而收敛了,他取出来玉碗,盛了四碗,一碗给莫闲,一碗给蝶衣,一碗给袁子仪,最后一碗就归了自己。

    袁子仪迫不急待就是一口,“慢点吃,灵食要吃得优雅!”蠡玉说了一句,袁子仪白了他一眼,稍微放慢的速度,但还是狼吞虎咽。转眼间。她的一碗就见底了,她意犹未尽,眼光又投向那个锅鼎。

    蠡玉把锅剩余的汤水和一点鱼刺全部倒入她的碗,莫闲慢慢的吃着,一边炼化,等他一碗肚,袁子仪早就吃完,莫闲看了她一眼:“还不打坐炼化灵气!”

    袁子仪这才恍然,急忙坐,炼化灵气,蠡玉向他一笑,盘坐来,而蝶衣也盘坐着炼化灵气,莫闲的身体经过二次水火炼体,这点灵气早已炼化,并不需要打坐。

    莫闲在一旁为他们护法,半个多时辰后,他们陆续醒来,袁子仪一醒,就对蠡玉说:“你是服饵派?”

    “我不是服饵派,只不过知道一些灵食的制备方法。”

    “师妹,你有福了,抓紧他。”袁子仪偷偷的咬着蝶衣的耳朵,蝶衣的脸红了,她说得很轻,以为莫闲听不见,莫闲感官很灵敏,却听得清清楚楚。

    而蠡玉却没有听见,收起了锅鼎有意无意间瞄了她们一眼,袁子仪想起了刚才的事,口不仅嘀咕道:“这人啊,就是不同,有人很大方,有人却小气异常。”

    莫闲就当没有听见,他的脑海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绿如,他心充满了甜蜜,自己现在炼体术虽能只到第二层,就是元婴修士,也可以一战,而他的法术之类,最多能与金丹修士抗衡,这还是一般金丹修士,如果遇到那些天才,他只能逃跑。

    莫闲暗暗在评价自己的实力,修行者之,实力相差很大,越级挑战是很正常的事,如果算上法宝符篆和阵法之类的外物相助,一个筑基修士战胜元婴,也不是不可能,但要杀死对方就比较难。

    就拿蠡玉不说,他自身实力不过是筑基期,地煞已凝,天罡未炼,按更有来说,不可能战胜金丹修士,但他有件法宝,就是金丹修士遇上他,很可能落败,无它,法宝太过于利害。

    当然,这是对少部分修士而言,大部分修士他的神通往往与他的境界相符,相遇时,就看各自发挥。

    有些门派不善于争斗,就像服饵派和天工门,门大多数修士一般弱于其他同等级的修士,天工门有些修士法器法宝较多,遇到等级相差不大修士,倒可以与之争锋,而服饵派就不行了,但修行并不是一定与人争斗。

    袁子仪见莫闲好像没有事一样,眼珠一转:“莫道友,你是去扶桑岛的吗?”

    “噢,不,对,是去扶桑岛reads;。”莫闲正在想着心思,冷不防听她这么一说,想回答不是,又一想,自己是去找婉秋仙子,的确要去扶桑岛。

    “虚伪!”袁子仪不屑地说,莫闲心有点哭笑不得,他没有想到,一个女人针对一个男人时,往往是有了一点意思,但两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夫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莫闲低声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袁子仪只听到女子两字,听他的语气,肯定不是什么时候好话。

    “没什么。”莫闲有点不耐烦,他随即反应过来,自己与一个女子生什么气,他脸色放松来。

    袁子仪见莫闲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突然脸色放松来,好像前一刻阴云密布,一刻就阳光明媚,她也一怔,嘴说:“没意思!”

    蠡玉和蝶衣看着两人,他们也不明白,两人怎么了,刚要劝,莫闲脸色一片平静,好像根本没有生气,两人互相望了一眼,蝶衣柔声地说:“公子,你看莫道友和师姐之间怎么了?”

    “他们之间有什么事,不要管他们。”蠡玉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刚要劝,莫闲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到嘴话变成了这样。

    “到扶桑岛还有几日?”莫闲转移的话题。

    浮槎二日后,来到扶桑岛,扶桑岛像一条蚕,横亘在众人面前,同样,也不是在扶桑本岛,而是在离扶桑岛约有四里外的一座明霞岛上,众人上岸,扶桑岛近来很热闹,莫闲就看见四面八方有数道遁光落在扶桑岛上,莫闲等人也纵起遁光,身在空,莫闲看清楚了,在扶桑岛的部,那里禁制开放,而其他地方,一片明霞,里面有些什么,都看不清楚。

    莫闲随众人落,蝶衣和袁子仪眼睛一亮,看到了她们的师门人,蝶衣还在那里依依不舍,袁子仪早就看见瑶碧岛的人,口大呼小叫,扑了过去。

    “公子,你和我们在一起吗?”蝶衣扭过头,望着蠡玉,那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不忍拒绝。

    蠡玉刚要答应,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叫他:“陆师侄,快过来!”

    蠡玉回头一看,惊喜的叫着:“雷师叔,你们也来了!”原来是东临岛的雷震,蠡玉回过头,抱歉地对蝶衣说:“我的师叔来了,不能和你过去,你一个人先过去,过一会儿,我过去看你!”

    蝶衣恋恋不舍过去了,莫闲和蠡玉一起,看着到处是人,宗十岛都来人了,莫闲在寻找天仙门。

    蠡玉在低声和雷震说话,蠡玉问:“我的爹妈他们来了吗?”

    “岛主夫妇不会全来,再说,岛主是什么身份,不到最后一日,他们不会来,走,先去驿馆休息。”雷震说。

    他身边还有几个人,莫闲看了,他们都结成龙虎金丹,好像刚成不久,身上气息都掩不住,雷震的深浅,莫闲看不出来,既然看不出来,说明他是金丹以上,考虑到陆冰是元婴,估计他也是元婴修士。

    雷震回过头来,跟莫闲打招呼:“莫道友,你们去天仙岛,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们。”

    “雷前辈,我们坐浮槎,听说此地盛会,估计到婉秋仙子有可能来,就先来此地一看!”莫闲不亢不卑地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