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汤谷边,一人窥仙一人悟

 热门推荐:
    “不在扶桑岛,还有数日才来这里,你就在岛上等。”

    莫闲知道了,原以为要去天仙岛,想不到在扶桑岛就会遇到婉秋仙子,等上数日,莫闲不觉得有什么难等。

    蠡玉说:“我想去看看扶桑树?”

    “年轻人去见识一下也好,顺着这条路,到了前面山谷之,山谷被人起了一个名字,叫汤谷,扶桑树就在汤谷之,只能远观,根本近不了它的面前,你们去看一下,之后到驿馆找我们。”雷震说。

    莫闲和蠡玉谢过雷震,依言而去。

    汤谷周边,已有不少修士在此,莫闲和蠡玉在汤谷边上,向内观看,很奇怪,似乎隔着一层雾气,时有彩虹升起,间一棵扶桑树,叶如桑,树干明明是两根,却又缠绕在一起,远远望去,树并不高,但莫闲有一种感觉,好像树极高,他想起了道书记载: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扶桑有着十根横枝,枝头上隐约憩息着十只足金乌,不过是影子而已,树干如赤焰,树上有桑葚,每一枚大如瓜。

    莫闲望着扶桑,陷入沉思,有些修士却在试验禁制的威能,奇怪的是,禁制很奇特,无论人怎样用力,却不能越雷池一步,也不见一点力量,人好像在虚空一样。

    有一个修士不服气,祭出了法器,法器化作一道光华,刚一入禁制区,便慢了下来,而且越来越小,这名修士急忙回收,但一点反应也没有,不一会,便消失了,好像悬在那里,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这是什么鬼禁制?”那名修士脸色刹白说。

    “可能是太宇之术。”另一名修士说。

    莫闲眼睛一亮,抓住了什么,太宇之术,如果是太宇之术,那么扶桑大的惊人,绝不是眼睛所看到,它栽在空间之,众人所看到的,只是它的投影,真实的扶桑,不知在几千万里以外,甚至都不能用距离来表示。

    莫闲第一次对仙人的大能而感到惊叹,如果是这样,这个禁制根本不能破,就是破除了,那就是扶桑消失的时候,这是一种怎样的手段!

    莫闲再一次看向扶桑,他的眼底出现符篆,视觉已完全化虚,刚一凝神,无穷的符篆向他涌来,他哼了一声,头痛欲裂,他急忙闭上眼睛,脚步不由向后退去,像被人当胸一拳。

    这不是他受到了攻击,而是信息量太大,他的大脑受到了冲击,他才这样表现,他不用砍柴功,一切信息都自动忽略,而他居然运用砍柴功,他不知道,他的大脑根本不能处理这么多的信息。

    莫闲不了解,修行是不断提升身心两个方面,生命本质经过一次次升华,各个方面都在提升,人的大脑是一个器官,但仙人的大脑呢?他没有想这么深,人是被物质所限制,从生理上到心理,都和仙人有质的差别,那种以为仙人不过是人的加强版的概念,根本就是错,仙人可以说,已经是全新的物种,对宇宙有了本能的认识。

    但莫闲不是没有收获,在这一瞬间,他的身心受到一次洗礼,他所得到只是百万分之一,甚至是亿分之一,但这给莫闲有了比其他人更高的起点。

    莫闲自从水火炼体术以来,他的身体远远走在他的精神面前,并且,这种改变是被动的改变,一句话,他的**远高于他的精神,莫闲没有留意,再这样下去,他的**就会产生第二套意识,人的肉身有自己的自动机构,但没有意识,统一由一个意识控制,如果产生第二意识,那么谁为主就说不准了。

    但今天被这信息一冲,他的意识终于突破大脑,形成一种玄之又玄的场状意识,虽然很简陋,毕竟迈出了一大步。

    一般说来,元婴修士才开始形成场状意识,离开自己的大脑,意识正常,就是大脑受到了重创,能保持意识不断,化神修士完全形成的场状意识,不过一般修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己。

    莫闲修行的黄庭大道,不断存思的身神,既是身体各部功能的体现,也是构建场态思维的方法,一句话,当身神全部现形,生命已发生变化,人的思考器官就不再局限于大脑,到那时,今天这种情况的冲击就少得多。

    仙人之所以为仙人,就是他的思考器官已超脱大脑,直接转化为场态意识,和宇宙种种奥秘相交流,所以仙人不学而知,随意之间,便能呼风唤雨,甚至引起天体的变化,所谓无为而无不为,当然,这仅是一种形象说法,人的思维不可能想象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景。

    莫闲睁开了眼睛,果然是大机缘,就是这种机缘伴随着痛苦,莫闲不知道,他的水准离仙人太远,又加上他的砍柴功直指本质,以符篆体现万物本质,所以才有这种机缘,不然最起码到化神层次,才有模糊的感应。

    他睁开眼,眼前一切有点不同,这是他的场态思维和眼前一切发生交互产生的现象,他真实感到这里如万花筒一样,那棵扶桑这是一个投影,它的本体都不在这个空间,好厉害的太宇之术。

    莫闲正在这里感慨,蠡玉见莫闲陡然闭眼哼了一声,身体后退,脸色刹白,接着又睁开了眼睛,忙问道:“你怎么啦?”

    莫闲一笑,说:“没什么,这汤谷果然非凡,能见天地本质。”

    “我没有看出什么,你得到了什么?”蠡玉问。

    “很显然,汤谷之,被仙人施展了太宇之术,层层空间,我们眼的扶桑,恐怕是一个投影。”

    “投影?怎么会,汤谷只不过几里路?”

    “扶桑树是神木,金乌所居,它如果在这里,恐怕此处早已一片火海。它的本体,不知在几千万里以外,甚至不在这片空间。”

    “如果依你所说,那么桑葚根本就是可望不可及了。”蠡玉怀疑地问。

    “不一定,既然是投影,又不是那种光影,桑葚如果机缘巧合,可以得到投影,里面自然包含一点太阳真火的法则,不过,跟真正的桑葚比起来,差得不知几千万里。”莫闲说,他已尽可能用语言描述,但他知道,自己的语言是那么苍白,果然,人类语言已不足描绘。

    莫闲没有想到,人类语言也是向前,许多以前没有东西出现,语言便出现了一个名词,逐渐被人们认同,但大多数人忘记了本来意思,局限于字相,形成所知障。

    蠡玉看向扶桑,见到几团金乌的虚影,他进入恍惚之,看到金乌从内心放出光华,他忽有所感,心属日,难道要燃烧心脏,还是什么原因,他感到自己抓到了什么。

    莫闲感觉很灵敏,突然感到蠡玉状态不正常,好像一团火,从内心点燃,这种波动立刻被他场态思维所获,他一瞬间醒悟,太阳真火不过是太阳先天阴阳真气燃烧所放了的光和热,先天阴阳真气,如果人能用它,不好,快停下。

    莫闲一刹那明白了太阳真火是怎么回事,太阳不是永恒的,总有一日,它会陷入黑暗之,那就是末日大劫。

    但太阳可以挥霍,但人不行,而蠡玉却点燃了心真火,在他身上,放出一道光华,奇亮无比,莫闲急了,一声大吼,太阳真火一闪而灭,蠡玉口喷血,醒了过来。

    “莫道兄,我明白了,太阳真火的法则,原来如此!”蠡玉浑然不觉,挥舞着手臂,极其兴奋。

    莫闲手一动,一颗精元丹出现在手上,直接塞入他的口:“你不要命了,居然用心先天阴阳点然太阳真火,即使有人会用,也不敢用自己心的先天阴阳元气,而是采集太阳之真火,化为阴阳而使用。”

    莫闲这一说,蠡玉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喷血,幸亏莫闲动手得早,唤醒了他,并用精元丹补充他的损耗,不然的话,说不定他已化作一团光芒四射的太阳真火。

    其他人虽然听到蠡玉的叫声,也听到莫闲的话,却摸不得头脑,怎样点燃心的先天阴阳,怎样采集太阳真火,虽然话听得懂,但具体怎么做,却是一头雾水。

    “莫兄,你刚才不是领悟了太阳真火?”蠡玉还以为莫闲刚才闷哼一声,后退加上脸色刹白,是领悟的太阳真火的实质,并不知道,莫闲是因为他领悟到太阳真火,感受到太阳真火实质,而领悟了太阳真火。

    “不错!”莫闲将错就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