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累到你,我给你道歉,这件事是我的事,你还是不要参预其。”莫闲说,一狠心,掉头就走,他已下定决心,斩断之间的幻想,他将一颗心已托付大道,有绿如足够了,虽然男人的妻四妾很平常,但他心只有一人足矣!

    “小气鬼,为什么?”袁子仪跺足,她听了皇甫冉的话,说自己是莫闲的新女人,心也微微觉得一痛,爱情是自私的,她也不例外。

    她见莫闲远去,没有追他,口喃喃的说:“你真有女人吗?”眼充满了茫然。

    日后,诸碧岛,莫闲与皇甫冉相隔数十丈有余,分别在两个小山头之上,皇甫冉阴阴的笑了:“我知道你会来,这次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他说着,身上气息压了过来,他是用那次在东临岛的事压莫闲,使莫闲心生顾忌,他有肆无恐,在他的印象,他的魔雷天下无敌。

    “你只是一个可怜虫!”莫闲摇摇头说,“你与我争斗,哪回占了上风,就是上次,你不过凭借外力,反而阴谋败露,灰溜溜地逃了。”

    莫闲视他的气息为无物,在会对皇甫冉的一瞬间,他就成功晋入古井无波的状态,一切都明察秋毫,心的一切负面情绪,都被斩除的状态。

    在诸碧岛上,远远的有各路人马在旁观,扶桑岛上,各路修士云集,现在没有到日子,闲着无事,而当日东海盟下战书,事后一传十,十传百,结果来了很多人,他们在四周,离两人决斗处相隔较远,战斗的波动应该不会波及他们。

    蠡玉和袁子仪师姐妹也来了,他们眼可以看得出,流出一丝担忧,但表面上却不在乎。同样,东海盟的人在另一边,他们倒信心十足。

    其他人分散在周围,有些人甚至起在空观看,众人的目光都集在两人身上,诸碧岛离扶桑岛有二十里左右,在这里决斗,不会影响到扶桑岛,而且岛比较大,岛山头众多,都不算大,形成独特的风景,莫闲和皇甫冉就分据二个山头,遥遥相对。

    “你给我去死!”皇甫冉手一招,无数碎石像飞蝗一样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一窝蜂的一样向莫闲袭来,飞到一半,化为一个个魔神,带着黑烟,咆哮着冲向莫闲。

    “雕虫小技!”莫闲说道,张开口,一声大喝,如同巨雷炸响,一个声波呈圆弧状冲出,魔头纷纷破碎,重新变成石头,在空一顿,接着变成粉末,莫闲喝了一嗓子,随后手诀一起,喝了声“疾”,一阵狂风起,空乌云生,一道亮闪直劈皇甫冉。

    皇甫冉猛然撕开衣服,在他身上,咬着十二个拳头大小的骷髅,这是他的十二元辰神魔,一头白骨龙跳了起来,从拳头大迅速膨胀,身上黑气如墨,转眼间化生血肉,变成一龙黑龙,迎着闪电,口一张,一团漆黑如墨的气团迎了上去,雷电劈入一团漆黑之,轰的一声,黑气一再子膨胀,接着又缩小,居然吞噬了闪电,气团飞快的旋转,而黑龙看向莫闲,那团黑亮的气团随着巨龙的扭头,也转了方向,向莫闲飞来。

    莫闲意念一起,阴符剑化作一道长虹拦了上去,剑光一过,将黑气团斩为两半,间蕴藏的闪电如火山爆发。

    一遍电光石火,阴符剑直扫那条黑龙,黑龙咆哮一声,和飞剑斗地一起,飞剑环绕着巨龙,黑色血肉不断被剥离,一离开巨龙,立刻化作烟气,那知巨龙根本不知道疼。

    就是这时,一头虎又出现,那是十二元辰的虎,莫闲一见,头顶之上,出现了玄阴聚兽幡,幡杆摇动,众多巨兽在咆哮,空奔跑着巨兽,和黑龙猛虎斗在一起。

    莫闲手一招,收回了阴符剑,而皇甫冉又放出了子鼠和丑牛,渐渐占据了上风,莫闲见情况不太妙,如果是一只,他能占绝对上风,但现在有四只,玄阴聚兽幡渐渐吃紧,并不是落败,玄阴聚兽幡能号令天下诸兽,要是换一个魔道的人来,说不定早就驱使周围的鸟兽一起围攻皇甫冉,莫闲不想这样做,所以落入下风。

    莫闲见此,手掐出雷印,存思雷神,外神和内神想合,他用神霄雷法,这次不同刚才,刚才那道雷,他没费什么力气,随手招出,而现在,他却存思雷神,召唤九天雷神,轰的一亮,天空之数道紫电从空而落,正大阳刚,此雷一出,不用说皇甫冉,就是莫闲头顶上的玄阴聚兽幡也好像感到恐惧,天空正在相搏的两方,一下子停了下来,莫闲一摇聚兽幡,巨兽立刻化作黑烟,归于幡,幡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而皇甫冉也变色,四只元辰神魔也不见踪影,直接咬到皇甫冉的身上,借皇甫冉的**来躲避。

    皇甫冉身体一晃,在原地消失,出现在另一座山头,而数道紫色闪电轰的一声正击他刚才所在山头,山头顿时崩塌,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深坑。

    周围观战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雷法是什么雷法,要是击在身上,恐怕尸骨无存,这个看进来是筑基的修士太猛了,金丹修士也不过如此,甚至都不如他。他们不知这种雷法太耗精神,莫闲不能发出几次。

    莫闲一见雷电落空,空现出一只大掌,巨魔掌!亩许方圆,轰隆隆的压下,周围众人又一阵惊诧,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两个人,一身神通高深无比,他们想到的只有避让,巨掌落下,恐怕又一座小山头将被抹平。

    莫闲偏偏没有避让,而是抬头,冲起而起,迎向了巨掌,在将接近时,他出拳了,众人只看到一道红影出现,正大掌的手心,大掌陡然一僵,接着分崩离析,才听到连环的声音,先是空气的暴鸣声,紧跟着大掌分崩的声音,两声连在一起,众人只觉耳一震,好像一声悠长的声响。

    莫闲一拳出,身体继续上升,在空一转身,站在空,面向皇甫冉,手画符,刹那间,阴暝四合,无数鬼风怪吼,似乎有无尽冤魂在号哭,一颗阴雷珠凝成,急速转动,九转之后,随着莫闲的手指一指,向流星赶月一样,直向皇甫冉打击。

    皇甫冉脸色一变,他看了出来,这颗阴雷珠威能虽不如他的魔雷珠,但如果被打,也不是他能对付。

    他手一翻,魔雷珠出手,莫闲脸色一变,魔雷珠甚至能造成百里之灾,威力要比了阴雷珠大得多,阴雷珠,莫闲目前所凝,大概只有不到一里方圆,这已是九转阴雷珠,但魔雷珠却不同,上次听陆冰讲,要是让它暴发,即使没有百里之遥,方圆九十里内都将成为齑粉。

    他一急,这次他没有用纵地金光法跑路,而是身体一闪,出现在蠡玉几人身边,轰的一声,调出了龟甲,龟甲现在听话得多,不像原来,随着莫闲祭炼的深入,他能控制龟甲的显现,一团黄光将几人罩住。

    两颗雷珠相遇,光芒一亮,就要暴涨,周围的人还不知道他们即将面临一场没顶之灾,这时天边飞来一片明霞,裹住了两颗雷珠混在一起的暴发,两颗雷珠暴发的威能如此之大,但明霞闪了几闪,硬生生将暴发压了回去,形成一颗雷珠,落到一位仙子手。

    “你们在此争斗,谁让你们用这种手段,如果雷珠暴发,在场能的几人生还,波及到周边,甚至会引起海啸!”一声清冷的声音传入耳。

    莫闲看时,仙子一身素衣,容貌绝代,后面有几个仙子匆匆起来,一辆云车上挽一条蛟龙,车上一个男子,白衣胜雪,揭开车帘:“姑姑,您快上车,管什么闲事,他们找死,是他们的事,喂,下面的人听着,不管是谁,有什么恩怨,在扶桑会之间,一律不准找事!”

    那个仙子一笑:“克儿,就依你的话!”

    身影一忽,车帘放下,云车直向扶桑岛而去。

    一场决斗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莫闲看着仙子远去,问道:“她是谁?”

    有个年人望了莫闲一眼,说:“你不认识?她就是天仙岛鼎鼎大名的婉秋仙子,车上是她的侄子陆温克。”

    “她就是婉秋仙子!”莫闲叫了起来,莫闲没有想到,自己这次远行的目标就在眼前,莫闲再也顾不上什么决斗了,他不知道,皇甫冉也惊呆了,早莫闲一步先溜了。

    莫闲回到扶桑岛驿馆,雷震见他回来,问他决斗情况,莫闲匆匆说了几句,就问起天仙岛的婉秋仙子住在什么地方。

    “你就是不问,我也会告诉你,她住在天香院,宗十岛,宗地位更高,所以往在岛南,而十岛住在岛北。”雷震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