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女是扶桑岛的女修,把莫闲望望,不肯替他传话,说:“婉秋仙子说了,谁也不见!”

    莫闲微微一笑,往她手暗塞了几枚上品灵玉,说:“你和婉秋仙子说,天南地北双飞雁,只影向谁去?她就知道了。”

    “那好,你等着。”侍女摸着袖的几枚上品灵玉,灵气逼人,心暗道,此人好大方,就这几枚灵玉,有些修士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自己虽然在扶桑岛,一年也不过十来枚下品灵玉,在修士已经使人羡慕。

    过了一会儿,她又出来:“婉秋仙子请!”

    莫闲来之前,也曾问过,如果陆婉秋不见他怎么办,是否给他一些信物,当时,潜虚子沉吟了半天,并没有给他信物,只说了一句散句,天南地北双飞雁,只影向谁去?

    莫闲随着侍女进去,到了里面一道门,侍女将他交给一位仙子:“辛道友,这位道友就交给你了。”

    辛仙子点点头,对莫闲说:“你叫什么?”

    “莫闲,我奉师命来见婉秋仙子。”莫闲道。

    “跟我来。”

    绕过几重屏风,辛仙子一个万福:“师伯,莫闲带到。”

    “你下去吧。”一声清冷的女声说,莫闲看到一个修长的身体正侧面对着他们,看着窗外的一树桃花,桃花已经飘零,莫闲从侧面看,见到美好的一面,窗外桃花随着一阵风,花瓣如雨,有几瓣桃花飘入室内。

    “花自飘零水自流,潜虚子他怎么样?”婉秋仙子没有回头,莫闲觉得如同进入画境。

    “师傅他很好,就是时常想起旧日的事情。”莫闲道。

    “想旧日,你这孩子,倒学会了说谎,为什么他不来,怕愧见我,我早已不怪他,想当年他一剑非凡,我的师兄因为他而道途尽丧,他和你说过吗?”婉秋仙子陷入当初的回忆之。

    原来如此,莫闲这才明白,为什么潜虚子不来,大概心有愧,却又放心不下,才派他来。

    “师傅没有和我说过这回事,只是叫我来看看,原来有这么一回事。”

    “我早就不恨他,师兄也不恨他了,天南地北双飞雁,只影向谁去?”婉秋仙子叹了一口气,终于转过身来,“他有心了。”

    “既然不恨他,为什么你们不在一起?”莫闲大着胆问出了心的疑问。

    “昨日之日不可留,爱情,对我来说,早就不需要在一起,爱情,世人所说的爱情不过是占有,此情对修行人来说,完全是毒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心彼此有对方,就行了,要是在一起,反而成为修行的障碍。”婉秋仙子说。

    莫闲听到此话,心一亮,他一躬到底:“多谢师叔教诲!”

    他倒会顺杆子爬篙,直接认起师叔了,婉秋仙子知道他的心思,并不在意,说:“你能来行了,不过,从你的行为看,你恐怕情债惹的不少?”

    婉秋仙子身为元婴顶层,自然心思细腻,加之神目如电,从他无意间的拜谢就看见一些问题,修行人越高,不自觉间就能看出问题,并能做到防患于未然。

    “哪有,只不过…”莫闲才说到这里,想起了袁子仪,他说不下去,话音一转,“师叔,弟子是不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

    不知为什么,对于婉秋仙子,莫闲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见面不过一会儿,他没有感觉到不对劲,以莫闲警觉,都没有感到不对劲,这显然不算正常。

    “你对谁动了感情?”婉秋仙子问。

    莫闲把自己与绿如及袁子仪的情况简要地说明了一下,婉秋仙子说:“原来是这样,你真的很好,世间人往往有齐人之想。”

    “我一想到绿如如果知道,她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就感到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袁子仪,也许我不适合享受齐人之福。”

    “在美色面前能不贪,你是一个修道的种子,还是趁早断,你要知道,趁早断,一方伤心只是暂时的,不然伤人又伤己,世人很少将女人像你一样尊重,这一点,你能平等地看待事物,不愧是修道的种子。”婉秋仙子似乎对莫闲很有好感。

    “姑姑,我回来了。”一个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是克儿,你进来吧。”婉秋仙子声音提高了一些,陆温克一身白衣似雪,走了进来,看见了莫闲。

    “他是谁?好像有些眼熟,对了,是那天在诸碧岛两个争斗的人一个,你怎么来这里?”陆温克眼光一闪。

    “见过道友,我是奉师命来见陆前辈。”莫闲一躬说。

    陆温克坦然而受,口说道:“奉师命,你师傅是谁?”

    “好了,莫闲,你来这里,我很高兴,没有什么东西,这颗雷珠就交给你,你回去后,把我的话如实告诉你师傅,你下去吧!”婉秋仙子没等陆温克再问,直接说道。

    莫闲连忙应道:“前辈放心,晚辈一定将话原封不动的传道,晚辈告辞。”

    又转过声,对陆温克说:“道友海涵,告辞!”施了一礼,退了出去,他的礼数很周道,敏锐地感觉到当他接过雷珠时,陆温克身上有一种排斥和嫉妒,隐隐似有敌意。

    莫闲退出,陆温克对婉秋仙子说:“姑姑,我看这个人仗着长辈与你相识,故意讨好你。心不过是想借你的名头。”

    婉秋仙子叹了一口气,天仙岛,有一半人姓陆,因为陆温克的母亲受伤早逝,把他托付于自己,他的父亲又是自己的远房兄长,这个孩子修行并不用功,仗着天资甚高,到处留情。

    “莫闲的事,你就不用再问,我自有分寸,你今天去看汤谷,有什么体会?”婉秋仙子说。

    “汤谷之气象万千,如果在我们天仙岛就好了,那个游鲚空有宝地而无可奈何,还开什么扶桑会。”陆温克不屑的说。

    “克儿,不要乱说,游岛主不是你所说,你没有看出,扶桑根本不在扶桑岛?”婉秋仙子脸板了起来。

    游鲚是扶桑岛主,他当然看出扶桑则是一个投影,仙人所设的阵法,并不是他所能破解,他不过想借诸家之力,能否一探究竟而已。

    “什么,扶桑树不在这里,那么扶桑岛主所说的扶桑的桑葚不就是一句空话?”陆温克叫了起来。

    “你这么沉不住气!仙人的神通不是你所想象,天仙岛有扶桑的记录,扶桑位于莲花大陆外的混沌海之,不到仙人,无法得见,联系着千莲花世界,在我们世界有扶桑,同样在别的莲花世界也有扶桑,投影入千莲花世界,桑葚每隔一千二百九十六年成熟一次,一果分千,你以为扶桑岛主不想占有,但这个秘密宗都知道,十岛也有所耳闻,所以扶桑岛主才开这次扶桑之会,只有宗九位执掌金乌神符的人聚齐,一齐用金乌神符,才能得到百六十五颗桑葚。”婉秋仙子说。

    “那么这个桑葚不过是颗伪果,只有千分之一的药力,还有什么用?”陆温克显然很失望。

    “千分之一的药力,不少了,要是真是桑葚,人根本不能接触,其所蘊的太阳真火法则在一瞬间就会将你化为灰烬,这千分之一,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致命的毒药,修士要服用,还要斋戒静思,待身心一如后,才敢服用,消化其法则,得成太阳真火。”婉秋仙子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

    莫闲没有想到这个扶桑会还有这么一个来头,他出了天香院,回想着所得的信息,陡然他身体一僵,自己在婉秋仙子面前好像无拘无束,这不是他的性格,婉秋仙子没有用神通,这点莫闲很清楚,难道元婴修士就这样可怕,自己在不知不觉就受到她的影响而不自知,如果是这样,太可怕了。

    自己还沾沾自喜**可以抗衡元婴修士,那有什么用,你在不知不觉就受了他的影响,不怪说唯有自己的道行才是主要的。

    莫闲一身冷汗,婉秋仙子对他无敌意,他在婉秋身边不要紧,要是换一个人,如果对方对他怀有恶意,那他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他回想起自己遇到的元婴修士,刹那间,他明白了,还真是如此,不过有些人不明显,就是一样,他在不知不觉受到影响而不自知,就是在东临岛上遇到陆冰,自己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但从自己的见闻才说,加上自己求药东临岛,明明摆下十元恶阵,哪里是一个善人。

    胡蝶衣的父母去求药,他见死不救,要不是蠡玉心软,恐怕蝶衣早就化为黄土。

    莫闲这才明白元婴的确不是他所抗衡,想想之前,他有些狂妄了,他长吁了一口气,不仅没有消沉,反而更加坚定信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