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驿馆全部开放,临时增加了不少房间,除了扶桑岛的核心部分,扶桑岛全面开放,人多了,难免有磕磕碰碰,有些人有仇,有些人却是临时结仇,不过他们都不敢在扶桑岛打,都跑到外海找一个岛去决斗,胜者洋洋得意,败者不好意思留,有些则是死在对手手,倒解决了一部分人。

    时间转眼就到了,最后一天,天空响起了强烈的破空声,数条各色粗大遁光从不同方向来到,来的都不是单独一人,说是遁光,不如说是云车,十岛的岛主来了,不对,是十二岛的岛主来了,从扶桑岛也升起一道遁光,那是扶桑岛主游鲚率众出迎。

    莫闲看到天空之,各色云车驾着不同的异兽,有蛟龙,东临岛主陆冰,金银岛主牧歌,在一众侍卫,驾车的为蛟龙,不过颜色并不相同而已;有鸟类,女几岛主水紫霞,瑶碧岛主白凤,即公岛主柴运拉车的是鸾鸟类;昆吾岛主玉开阳,敖岩岛主李青,独湖岛主裘千湖,陷空岛主翁楠神兽诸怀青牛等拉车,龙蛇岛主龙泽,踵隅岛辛荑和钩吾岛始渊却是驾驶玄蛇拉车。

    游鲚将他们,后面听到鹤鸣九霄,天空又来了对人马,却是气势不同,仙鹤鸾鸟飞舞,童子一队队前导。后面跟着九香云辇,祥云缠绕,瑞彩满空。原来是宗的宗主到了,十岛主齐升空:“恭迎各位宗主!”

    来的是山宗宗主茅季伟。蓬莱阁阁主谭长生和天仙门的门主陆处玄,人出了云辇,同时施礼,众人一起进入主殿,当然,莫闲和大多数人只能看到这里,面的事他就看不到了reads;。

    莫闲见宗十岛的宗主来到,而一些二流流的岛主之类。在前几日就来到,扶桑岛只是迎宾弟子相迎而已。

    他们在正展相商,谈些什么话题,莫闲和大多数人不知道,在门外广场上,那些桀骜不驯的海外修士,一个个恭恭敬敬地等着,使莫闲不禁感慨他们的声望。

    过了二个时辰,众人出来,由扶桑岛的一位弟子宣布他们商量的结果。莫闲听清楚了,由宗九名长老出手,用金乌神符取果。桑葚分配宗各十颗,十岛各十颗,扶桑岛因为地势的原因,得二十颗,还有15颗,就由其他门派及散修争夺,要争夺的散修和门派报名自现在开始,后天便举行擂台赛。

    莫闲心一动,便报名参加。灵药人人都有兴趣,宗在此立规矩。不得伤人性命,不然取消资格。

    这一条是为了防止有人利用擂台赛行报复之实。虽不能禁止此项,但在这条规定,这种情况会大幅减少。

    而宗十岛则不在参加,海外宗派很多,不几十家,而来此散修也有许多,报名很热闹,谁都想夺得这一次机缘,除了修行寒属性的修士,其他修行种种属性的修士,都不介于多一项技能,而且太阳真火绝对是顶尖的真火之一。

    宣布了分配事项,十六位宗主抬头看看天空的太阳,点点头,众人让开路,十六位宗主缓步走向汤谷,看似缓步,脚却一步一里,后面有些修士却是拉很远,十六位宗主到了汤谷面前,他们大多数是第一次来汤谷,看到眼前的景象,陆处玄叹道:“以前只是从书籍看出,果然玄妙,不仅隔着层层空间,而且每步之间都迷雾重重,仙人的神通真是不可想象。”

    众人点头,谭长生道:“时辰已不早,还是先取果实。”

    众宗主让开,九位宗长老上前,婉秋仙子在其内,九人先向宗宗主一礼,便各自站定,起在空。

    他们按九宫方位站在空,只听到坎宫一人吟道:“一白得令法神通,扬名上榜是精英。”手出现一道金符,一道金光,向上冲起,勾连日光,太阳陡然亮了起来,一声乌啼,一只金乌出现,只落扶桑一枝,扶桑上的金乌虚影陡然变实,熊熊烈焰,这只金乌似乎扬声长啼。

    第二位占据坤位,口吟道:“二黑得令位尊峰,事遂人愿大业成。”手同样出现金符,金光冲起,勾动日光,同样金光闪烁,一只金乌出现,落入扶桑枝。

    第位占据震位,口吟道:“碧得令鬼神兴,都天神火连天精。”就这样,九位长老身处九宫方位,各施大作,催动金乌神符,九只金乌落入扶桑树,扶桑树陡然变得高大起来,九只金乌身上燃烧着熊熊烈焰,冲天而起,但扶桑却更加精神,颗颗桑葚一瞬间由红变紫,射出迷人的紫光。

    九人一看,齐齐将手一指,手指上各放奇光,形成白黑碧绿黄赤和紫,缠绕在一起,冲入汤谷之,一进汤谷,金乌一声长啼,化作百六十五道红色光华,在桑葚上一绕,好像红色的丝线。

    百六十五只桑葚就这样轻轻被丝线缠住,送出了汤谷,九位长老手一挥,从后面飞出大量玉盒,每个玉盒一只,落在他们面前。

    汤谷之,金乌陡然暗淡去,扶桑也恢复了原样,但上面的桑葚已不见踪影,九人落了来,向位宗主一礼:“回禀各位宗主,吾等不负使命!”

    “诸位长老辛苦了reads;。”位宗主说道。

    等宗十岛的人将自己份额归入各家,剩的人盯着剩的15个玉盒,宗长老们布禁制,一位长老宣布:“各位道友,后天开始便是争夺15枚桑葚日子,祝大家好运!还有要报名的,请速报名!”

    一时沸沸扬扬,莫闲望着那一堆整整齐齐摆放的玉盒,外面有一层光幕在闪烁,自己估计,摇摇头,不是破不开,而是有一定难度,何况有人看着。

    莫闲和蠡玉回到了驿馆,蠡玉不好意思去见父亲,雷震拉着他们去见,见了面,蠡玉满面通红,莫闲倒落落大方,陆冰看见儿子这个样子,说:“听说你悟到了太阳真火法则,是吗?”

    “我悟到了太阳真火法则,多亏了莫道兄及时提醒,我才避免了真火焚身之危。”蠡玉说道。

    陆冰望向莫闲:“多谢道友,我这次来得到了十枚桑葚,为了表示感谢,赠送你一枚。”

    “多谢前辈,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参加后面的擂台赛了。”莫闲躬身表示感谢。

    “不用谢我,我又不炼太阳真火,还拜托你陪小儿到大陆。蠡玉,你随莫道友去遇仙宗,我给的东西在你的乾坤袋,到时不要忘了拿出来,莫道友,如果他忘记了,你提醒他。”陆冰说。

    “前辈,我一定做到。”莫闲保证到。

    “蠡玉,这枚桑葚给你,你既悟出太阳真火之理,找个时间服食了它,它其蕴藏太阳真火,你自己炼有朱雀真火,知道行气方式,不论朱雀真火,还是太阳真火,都归于心脏,但太阳真火更加猛烈,你需要精炼它,形成太阳神针,威能更上一层。”

    “知道了,父亲!你真是太好了,莫兄,我跟你去大陆,见识。”蠡玉只差雀跃,脸上止不住喜悦。

    莫闲拿着陆冰给他的桑葚,桑葚很大,足有木瓜大小,紫红色很诱人,拿在手上,虽感觉不到热气,但在意识,总感觉热浪逼人。

    他拿在手上,感觉了一会,又放进玉盒,桑葚可以服食,但炼成丹药更好,桑葚之,含有一缕太阳真火,如果服食,配合一定功法,就可以炼成太阳真火,就是不能成就太阳真火,桑葚的太阳真火也会将阴神洗练,使之能在太阳出窍。

    可惜的是,其虽然包含太阳真火,但法则只是极少的一缕,一般人即便服食了桑葚,一般不会对太阳真火的法则有所了解,形成的太阳真火只能停留在低级阶段,形成不了太阳神针。

    而悟到了太阳真火之理的蠡玉却不同,可以将真火炼得成一缕,威能一点不外露,形成所谓的太阳神针,甚至能存在于体外,就如真的针一样,可以送人。

    莫闲当然也可以做到,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思服食,因为后天就要上擂台。

    这次参加擂台赛的一共有六百一十二位,要决出前15名,采用淘汰赛,莫闲只需要打场,如果运气不好,可能会打第四场。

    莫闲报名得早,他的名号在那6位,仅是一个号牌,在06号之前的人,抽签,后面的人则是被抽,莫闲抽到421号,这是他的第一场对手。

    他不知道的是,当第一场确定来,敖岩岛主李青眼一闪,低声跟他的身边的护卫说了几句,护卫听后,走了出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