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叫莫闲,他记住,只要进入前15位,自己运气不是那么差吧!他得回去准备一下,争取打败这个叫莫闲的人。

    他看过之后,就返回自己的营地,他没有资格住驿馆,只是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搭了一间茅屋,周围布置一个简单阵法,他刚回到自己的临时住所,此时有人找上门来。

    “崔林海,你就是崔林海?”一个侍卫样的人问。

    “我就是崔林海,请问你是谁?”崔林海眼闪过一丝不解。

    “你的号码421号?”来人又问了一句。

    “对,请问有何干?”

    “你想不想得到扶桑的桑葚?”

    “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扶桑的桑葚?”崔林海知道没有白吃的馒头,他是一个聪明人。

    “很好!你只要在比赛打死对方。”

    “什么,这不是自绝门路?”崔林海叫到。

    侍卫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盒和一根长长的上面缠绕着绿黑两种气体的针,时不时的冒出火光,说:“这玉盒就是桑葚,而这根灭魂针也会是你的,只要你杀死莫闲,这些东西就是你的,你参加擂台赛的原因是为了桑葚,还不一定拿得到,但你只要答应,桑葚就是你的!”

    崔林海眼睛里绽出强烈的**,咽了一口唾沫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我想阁下会是一个聪明人,不答应吗,你说你能走出扶桑岛。”

    “好。我答应,你将东西留下,我要提升实力。”

    “爽快,这里有一个玉箴。里面有太阳真火的炼法和怎样控制灭魂针,你既然答应,我的主上是个爽快人。”

    “那…我要开始准备,就不招待你了。”崔林海刚想问他的主上是谁,口到嘴边。把话咽了下去,还是不要问为好,“你放心,我会当作没有这回事。”

    “那好,你是一个聪明人。”侍卫说完,回家就走,转过几道弯,他的脸开始变脸,成为一个陌生的人,这时候。就是崔林海看着他,也不会认出来。

    崔林海静坐了一会,把心思定下来,他虽然很好奇,他可以想象,莫闲不知得罪了什么大势力,看来是宗十岛的一个,好得很!一个没有心的人,对上一个有心人,而且他不敢杀自己。自己却能杀他,莫闲,水要怪我,修仙路上。谁都会抓住机缘,你就是我的机缘。

    崔林海启动周围的防护法阵,取出玉盒,望着紫红色的桑葚,如同玛瑙一样,要炼成丹药。效果更好,但一个散修,要想炼制成丹药并不容易,特别是这种天才地宝,放在身上,一旦走漏消息,往往惹来杀生之祸,还是服食了好,虽然药效差些,但足够用了。

    他先用神识来看玉箴,果然是太阳真火的修法和灭魂针的祭炼方法。

    他小心地将桑葚送入口,虽然知道桑葚很阴凉,但却感到好像一块火炭相似,一股火热沿着食道而下,自己**感觉到一股清凉,却在意识感到一团火猛的窜开,耳似乎听到金乌的叫声,眼前一**日冉冉升起,日现足乌,渐渐金乌占满了视野,他甚至感到自己就是金乌,沐浴着熊熊烈焰,他盘坐在坐垫之上,身体猛然射出尺烈焰,身上衣服,还有坐垫轰然起火,连带茅屋都燃起大火,好在他在屋外有阵势,此时一片雾气,才没有被其他人看见。

    他睁开了眼,身上光溜溜的,他想了起来,急忙从乾坤袋取出一身衣服,看到自己坐的尺以内,地面如烧融了,他心大喜。

    茅屋已不在,他又从乾坤袋取出了灭魂针,针上布满了微型符箓,绿黑两色的烟伴随火,他都不敢用手抓,他从盒摄取,滴血祭炼,这种血炼法最快,血一浸入,灭魂针迅速变亮,符箓亮起,似水波一般流动,将绿黑两色烟气吸入其。

    针悬在他面前,急速转动,每一次转动,表面发出一溜不同光线,次旋转后,针化虚,投入他的身体。

    这是一件法宝,而且很阴损,一旦针,神魂立刻受到煎熬,崔林海进一步怀疑莫闲是否做了什么事,让宗十岛的一个这么恨他,一定要致他于死地。

    在岛上空地上,矗立着十六座擂台,昨日还没有,这是一件法宝,山宗的法宝,是山宗前辈传下来的宝物,这位前辈喜欢炼器,又对空间法则有深入了解,感于山宗擂台少,弟子无法交流,取意十六天罡,炼制了十六座擂台,数量随意控制,从一座到十六座,不用时,只是巴掌大小,用时却可以收纳数千人在内比试观看,内部蕴含小空间,在外表看来,不过亩许大小。

    山宗特地借此宝物,构成比试场所,众人涌入,但现场之,宗十岛主一个没有到场,来的只是他们的长老等人,各自就坐,高高在上,仰视整个十座擂台,其他人分成二类,一类是比试的人,另一类是观众,各自在感兴趣擂台前观看。

    莫闲在第二场,位于第1号擂台,比赛于已时开始,已时到时,1至6号和各自对手跃上擂台,各展神通,令人赞叹是,擂台边缘好像有无形的边界,人可以出入,但法术神通无法越雷池一步,台上两人不论施展何种法术,不用担心伤及台下无辜的观众。

    叫好声此起彼伏,台上诸人也各显神通,莫闲看了一会,参加比赛的级别在筑基和金丹之间,金丹修士比较少,大多数都凝练的天罡,从境界上来说,相差并不大,各人的战力和经验起了决定作用。

    就是金丹修士,也只是刚入金丹不久,在金丹转以内,虽然比筑基修士有优势,但筑基修士,有些修士擅长战斗,甚至有些人超过一般金丹修士,比试的人大体来说,还是比较公平。

    半个时辰后,第一场比赛全部结束,虽然有不少修士受伤,但一个修士也没有死亡。

    一位长老宣布第二场开始,莫闲缓步上了第1擂台,崔林海却一个纵步,蹿上擂台,身法飘逸,引得一遍喝采。

    到了擂台里面,莫闲才发现,里面很广阔,不下里许,在外面看里面,只有数丈,莫闲暗赞,这里面肯定用了太宇之术,莫闲甚至想坐在其,好好体会一下子里面的空间是如何运行。

    裁判说了一声开始,便退出了场,场就剩下二人,台下众人好像很遥远,莫闲一拱手,说了声:“请!”

    感到对方有一股杀意,不禁皱眉,对方无意间露出的杀意,对方难道不知道规矩,还是对方平时就杀意逼人。

    对方也一拱手:“请!”

    便主动进攻,连试探都不用,直接一道剑光,直落莫闲,更阴损的是,他的剑光很凶猛,却掩护他偷偷放出灭魂针,完全是取人性命的着法,幸亏莫闲对信息很敏感,才感觉到他强烈刺目的剑光,一丝绿黑色的幽灵一闪而至,速度极快,就是莫闲炼体后,速度上已达到元婴级别,也很吃惊,一线暗淡的光华后发而先至,莫闲直觉不能碰。

    他猛的向旁边一步,一拳击出,针呼啸而过,一拳正打在针的侧面,针崩飞出十数丈,却又划出一道暗淡的乌光大弧,继续向莫闲飞来。

    此时,他的剑已临头,莫闲意念一起,背后阴符剑飞起,如一道亮闪,一下子斩断剑光后,一剑横封而出,灭魂针正好来到,一声响亮,针居然没有斩断,又一次崩飞。

    在外人看来,两人电光石火间换了一招,崔林海飞剑折,但莫闲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回剑横封,台下看的人有点莫名其妙,针光太过于暗淡,他们没有发现。

    崔林海身子微摇,他的飞剑断,他也受了反噬,他才明白,莫闲的确不简单,他一边收回灭魂针,口一张,一团真火呼啸而出,现出一个金乌,金乌一声鸟啼,翅膀一扇之下,太阳真火像雪崩一样,转眼间整个擂台变成了火海。

    “太阳真火!”围观的观众有懂行的,立刻叫了起来,他们脑有一个疑问,既然修成了太阳真火,为什么还要来争夺桑葚。

    崔林海还不放心,手出现了一个铁印,祭在空,铁印轰然变大,在莫闲眼,甚至大如山岳,在观众眼,铁印一现,整个擂台都在他的阴影之下,狠狠地砸了下来。

    众人也看出来了,这不是比试,而是直接要人命,他们甚至怀疑两人是生死仇人。

    莫闲身在火,脸上露出冷笑,他再呆也看出形势不对,当日潜虚子不仅传他昧真火,更传他天一真水,一直在窍温养,他动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