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身边出现一层雾气,紧接着整个擂台上出现了雾气,太阳真火虽然利害,但遇到天一真火,立刻烟消火灭。?????¤

    铁印压了下来,莫闲大吼一声,崔林海觉得炸雷在耳边响起,震得**一阵吱吱的响,脸色白了一白,擂台周围一刹那形成一层光幕,将声波拦下,这还不是莫闲有意而为,莫闲暴喝的同时,身体已如冲天炮一样冲天而起,一拳击出,众人只看到一道红光裹着一只拳头,轰的一声,直接打在铁印上。

    众人感到匪夷所思,大概莫闲疯了,居然用**去碰抗法器,众人没有想到时,铁印轰的一声,真的给他一拳砸飞了。

    莫闲现在是水火炼体术第二层,一拳全力出,有五龙二虎之力,不用说一件法器,就是真的一座大山从空而降,他都能轰飞。

    铁印撞在光幕上,光幕剧烈的抖动,擂台剧烈的摇晃,主持法宝的山宗长老脸色一变,手印一起,喝了一声咄,一道其亮无比的光一闪,加在光幕之上,光幕才稳定下来,众人目瞪口呆。

    莫闲却不问,他左臂一扬,一道淡红的光一闪,缚龙索将崔林海捆翻在地,铁印化为原形落了下来,缚龙索禁祻了崔林海的全部灵力。

    莫闲看了他一眼,事先他并不认识这个人,问:“你要杀我?”

    “不错。”崔林海也不狡赖,脸色惨白的说。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一个人叫我杀了你,我并不知道他的姓名。”

    “你怎么会太阳真火?”

    “他给了我一枚桑葚,我参加大赛,也不过是为了桑葚,现在得到,这个交易划得来,我应下了,太阳真火就是我服食后炼成的。卍卐  ”

    “1号擂台莫闲胜!”裁判连忙上台宣布。把崔林海一脚踢下擂台,他怕莫闲伤他性命,莫闲摇摇头,意念一起。将缚龙索收回。

    而崔林海却灰溜溜低着头逃出了场所,莫闲眼带煞,目光往高空台上一扫,台上蠡玉把大拇指一竖,蝶衣和袁子仪高兴的鼓掌。其他人有种种表情,6温克好像很遗憾,还有几个人脸色不好,莫闲一扫之下,心也犯嘀咕,究竟是谁?

    东海盟可以排除,他们没有桑葚,剩下的只有宗十岛,大部分他认不识,跟自己有仇的就是敖岩岛。敖岩岛可能性最大,但6温克好像也不对劲,瑶碧岛应该不会,但为男女之情也说不定,但可能性极小。

    他只得心存疑,对方能暗算他,用买凶杀人的方式,在扶桑岛,他不会出手,要是敖岩岛所为。自己得注意一点,李青不能在扶桑岛杀人,一旦离开扶桑岛,就不定他会下手。后面自己还有两场比赛,说不定他又会买凶杀人。

    不过,自己从今天比赛的情况来看,不必害怕任何人,他用阴谋诡计,我自己小心就是了。如果他足够聪明。就没有必要再做这种陪本买卖。

    李青没有去看比赛,他在室正吞吐着出入无间幽冥符令,一口至阴至寒的元力随着他的吞吐,无数符箓随着他的呼吸出入身体内外,在他的面前,有十二杆旗,上面符箓也随着他的呼吸而变幻着,蚩尤旗却在他的体内。

    他誓以左道成道,别人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少,连他的肉身都已化尽,直接以蚩尤旗为基,再有一步,他就进入化神,化神,神念分化,法力较元婴有质的提升,能做到法我如一,法力全部带上自己的意志,甚至能够思考,真正得到大自在,传说法有元灵,就是指这种状态,法力即意识,但必须对一种法则有了深刻理解,才能做到法我如一,到了这个程度,才可以说是得到长生,不再以**为重。卍`

    在元婴层,真正地解脱了大脑的局限,把自己的思考移入元婴,但元婴很脆弱,别人击元婴,往往弄得魂飞魄散,所以元婴修士一般不愿用元婴对敌,但从境界上来说,已级做到身外有身。

    他的意志借助蚩尤旗,缓缓地向法则洪流探去,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他缓缓的收功,一切异象都淡去,他一挥手,周围法阵停止:“进来!”

    “主上,崔林海失败了!”

    他皱起眉头:“我小看了莫闲这个人,崔林海失败,他没有必要活下去,看来,这条路走不通,在扶桑岛,宗在此,我不便出面,只好等他离岛再说。”

    “崔林海的身手很高,又有太阳真火和灭魂针,属下怕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事,依靠桑葚炼成的太阳真火,而不是领悟其法则,我付与你一面子旗,可以调用地狱深处的幽冥真水,对抗太阳真火,至于灭魂针,只要展动子旗,就可以斩断与他的联系,你带几个人,留神他偷偷溜走,不要在扶桑岛动手。”李青淡淡地说。

    “谢主上!”来人磕了一个头,下去了。

    “那是一件什么宝物,既与我修行有关,好像又克制我!”李青皱眉说,他额头上一只眼睛出现,纯黑没有一丝白色,幽冥通玄,眼放射出淡淡黑光,向外望去,很快就找到了莫闲。

    他想用幽冥通玄来找出这件法宝,莫闲和蠡玉在一起,突然之间,他感到有一道目光盯住他,他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体内无间祭坛一动,这种感觉便消失。

    李青正用幽冥通玄看莫闲,突然他身上一层纯正乌光一闪,他感到像受了一击,一时眼冒金星,甚至额头上的眼睛流出了鲜血,根本没有看到,他哼一声,得有一段时间不能使用幽冥通玄,他心更加火热。

    莫闲和东临岛走得很近,他身边的人就是东临岛少岛主6蠡玉吧,东临岛那个6冰老匹夫,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算帐。

    崔林海回到了自己的地方,什么也没了,只剩下火烧的痕迹,外面虽然有阵法护住,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失败,背后势力不会放过他,是继续呆在此处,还是偷偷的溜走?

    他一咬牙,决定十六计走为上,自己要走,那么也不能被对方现,他眼睛一转,加强了阵法,一团雾气完全罩住那块地,好像人在其修炼。

    做好这一切,他掐了一个诀,身影变得极淡,同时,放出一个幻影坐在那里,他敏锐感觉到,周围有人在监视,他要趁他们疏忽,才能安全的离开。

    监视的人现里面的人好像在修炼,笑了一声,便收回了神识,并未觉当他收回神识时,一个淡淡的身影借助夜幕掩护,悄悄出了岛,他不敢驾遁光,因为在夜晚遁光很显眼,他只御风飘在海面上几丈处。

    监视的人每隔一段时间用神识扫一下,阵法并不是什么高明阵法,神识虽然有些阻碍,但还是朦胧现里面情况,现人还在里面,便不关心。

    过了一个时辰,又一次扫描,现其无人,崔林海留下幻影随着他距离越来越远,终于崩溃,他已经下去二十里,贴住海面,御起遁光,飞离开,还转折了方向。

    他立刻急了,急忙通知其他人,为的侍卫甩出一件法宝阴离珠,暗红色光华一闪,轰的一声,正击打在阵法上,阵法一阵明灭:“还愣着干什么,不用法宝攻击!”

    一句话提醒了其他几位,各自祭出自身法宝,阵法本来简陋,又加上没人主持,二轮轰击下,已摇摇欲坠,阴离珠又一闪,珠子已从暗红变成绿色,碗口大的珠子轰的一声,阵法破开,里面空无一人。

    “跑掉了,哪有这么容易!我敖岩岛的**你不知道,居然敢逃走!”为侍卫说完,从身上取出一物,是一只木隼,口诵起法咒,木隼身上闪现出重重绿光,围绕着这里飞了几圈,木隼一冲飞天,向着西南方直飞。

    “跟着木隼,全力前进。”

    众人腾空而起,各御遁光,向着西南向急驰而去。

    虽然途崔林海转折了几次,但都逃不过木隼的追踪,而崔林海在逃出数百里后,也感到很累了,找了一个小岛,休息了一会,在他心目,已经脱险,长吁了一口气:“这次算是赚到了,一件法宝加上桑葚,要是自己不答应,还会败在莫闲手,莫闲果然利害,不怪那个势力要杀他。”

    就在这时,听到后方破空声,他脸色一变,虽不知道有人在追他,他还是警觉起来,他往树后一躲。

    “崔林海,你倒是跑啊!”熟悉的声音传来,他顿时明白,是那个势力找来。

    他还空一看,见来了四人,在空已将岛团团围住,在天空之,还有一只隼在盘旋。(。)

    ps:  元宵快乐!过了元宵,年已过尽,学习工作,一切正常!祝大家好运常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