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感谢悠悠小虫和玄衣宝树打赏1oooo,我要穿越混沌、黎家大少爷、一日居士和找谢老的打赏,在此叩谢!

    崔林海不甘心,自己以为逃走了,却现自己不过是小丑:“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路线?”

    “我们敖岩岛的**,岂是你能揣测,你要不走,说不定我们岛主心一软,你还有活路,现在你自寻死路,你自裁吧!”

    “只要杀掉你们,我不相信,你们还有什么法子!”崔林海说完,身体冲霄而起,直扑为的侍卫。

    “还要作无谓的抵抗!”为侍卫一声冷笑,随手将阴离珠打出,一道暗红色出手,到到后来却变成惨绿,迎着崔林海就打。

    崔林海却突然转向,朝外急奔,阴离珠落了一个空,其他人迅围了上去,崔林海手一扬,一颗雷珠突然出现,这是他花大价钱买来防身的,雷珠爆出数丈金乐雷火,人急忙躲让,崔林海趁机突出重围,向远方急飙。

    天空之,那只木隼陡然身上绿光一闪,也骤然加,正好被崔林海回头看见,他明白了,这应该是追踪他的,他一扬手,一溜红光闪现,灭魂针打向空的木隼,灭魂针正木隼,木隼停然一震,绿光一闪而灭,坠入大海之。

    他手一招,收回了灭魂针,见四人一人在最前面,他眼厉光一闪,一枚铁印出现,像山岳一样,直向他镇压下去,那人手出现了一个金圈,来套铁印,一时间僵持起来。

    他一咬牙,口喝道:“爆!”铁印陡然爆开,向那人压去,宝物爆炸。一般修士不会这么做,但崔林海却毫不犹豫,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主,被卷入其。???`待烟火散尽,敌手很凄惨,身上衣衫破破烂烂,身上也出现数十道口子,要不是他的金圈护住了他的要害。恐怕已经身陨,就是这样,金圈也灵光黯淡,他吐出一口血。

    敌手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铁印爆开后,一溜红火一闪,灭魂针趁虚而入,他身外金圈陡然掉了下去,接着他也掉了下去。

    灭魂针,却是阴毒。他的神魂已灭,用对方给的法宝,却干掉对方一人,为的侍卫大怒,手出现了一面旗子,就势一展,崔林海正指挥灭魂针打向头领,他的旗子已展开,空形成了一个黑洞,灭魂针投入黑洞。不见踪影。

    崔林海只觉心一疼,知道不好,灭魂针已失去联系,他想走。却被人围住,他一张口,金乌飞出,天地间一遍通红,太阳真火如火山一样,向人烧去。

    “来得好!”为的侍卫将子旗一摇。子旗之,喷出一股黑水,奇寒无比,却并没有结冰,水一出,太阳真火便迅萎缩。

    崔林海这才现,自己的一切都在别人算计之,他身体猛的一沉,想直接入海,但已经迟了,子旗摇晃,杀气冲天,隐隐有恶鬼在咆哮,一转眼之间,眼前的所见一切都消失了,无数恶鬼出现,从各个方向杀了过来。

    崔林海急忙使护身法,一团青光围护住他的身体,但恶鬼太多了,青光迅消散,恶鬼一个个手持刀枪,已砍到自己身上,他脸色一白,身上并没有伤痕,却已经倒了下去。

    “和敖岩岛为敌,以为死了就万事结束了吗?”为侍卫说着,手印诀一起,一个人影出现,看见侍卫,相扑了过来,他将旗一摇,无数黑针如暴雨一样,转眼间,这个人影就千疮百孔,化为黑烟,过了一会儿,又重新成形,出凄厉的鬼叫声。卍`

    侍卫从身上取出另一面旗幡,对着他一摇,崔林海凄厉的叫了一声,被收入幡,而他的尸体跌入大海之。

    第一场比赛,已决出o6名选手,又一轮比赛开始,莫闲上了擂台,对手是一个年轻的修士,莫闲等他调出护体法器,一颗青玄珠,珠光将年轻人护住。

    莫闲一笑,好像平常一样,一步之下,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度之快,吓了他一跳,不等他的飞剑出手,莫闲已经出拳,轰的一声,直接连他的护体光球一起打飞。

    只用了一招,对手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已轰出擂台,成为最快结束的一对,对手还不知道自己出了擂台,摔在地上,跳了起来,还想上前,裁判已宣布莫闲获胜。

    台下观众张大的嘴巴,呆呆的样子,让莫闲都想放一只鸡蛋在他们的嘴,不仅是他们,就连那宗十岛的那些晚辈,都呆呆看着莫闲。

    6温克愣了一会,不屑地说:“原来是一位炼体者,粗鄙的武夫!”

    而在不远处,袁子仪却鼓掌大叫,6温克看到袁子仪,深深地贪婪的看了一眼,见她鼓掌叫好,心更不舒服,婉秋仙子看了一眼6温克,说:“不要小看炼体者,在仙界有一种**玄功,功成体如金刚,分影化神,十二般变化。”

    “好一个炼体者,不知多少年,没有看到过炼体者,果然厉害,却是宗派护法的良好人选!”另一个蓬莱阁的长老赞道。

    莫闲的表现,使不少人暗自留心他,莫闲却很自在,他在各擂台看看,见台上的人斗得正酣,在六号擂台,却看见了东海盟的皇甫冉,他也很轻松的战胜了对手,看到莫闲,眼厉光一闪,但他知道,在扶桑岛不好找他的麻烦。

    经过二日,第二轮结束,进入第轮,只剩下15名选手,有一人轮空,只组成了86对,这关系到桑葚归属,于是失败86人加上一人,一共8人,就争夺49个名额,这就需要排名赛,莫闲不关心的最后49名,他有信心在第轮胜出,闯入前86人。

    第轮开始,这一轮莫闲有点运气不太好,居然抽一位金丹修士由苤,虽然他刚进入金丹,但在实力上不得不说比别人占了优,毕竟境界在那里。

    莫闲一如往常,缓步登台,由苤却一步之下,便出现在擂台上,他说:“莫闲,虽然你炼体很强,但只要不让你近身,你就没有办法,你还是认输吧,你还可以参加后面的比赛,凭你的本事,进入后49名,问题不大。”

    莫闲笑了:“还没有打,就让我下去,你如果进入后49名争夺战,机会也是大大的,何苦说这样的话。”

    “我好言跟你说,你一个筑基修士,不领情也就罢了,罢了,你接招!”由苤说着,飞剑法宝已经临头。

    莫闲一张口,就是一声“咄”,声音一出口,就如实质一样轰了上去,飞剑一顿,莫闲已不见踪影。

    “不好!”由苤顿时感到一种威胁,身影急忙动了起来,他知道莫闲会贴身近战,但连对方在那里都不知道,他往左前方蹿,他的度可以说已极快,但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他才现,自己居然招了。

    他的脑袋嗡的一声,再看自己,已经位于台下,到这时,空气才传来一声暴鸣声,而在台下的由苤才感到自己腹部一痛,不由得弯下腰,哼了一声,莫闲显然留情了,不然就这一下,就是不死,也要躺在地上。

    又是一招,台下鸦雀无声,有些人同情地看着由苤,这是第一个金丹修士落败,金丹修士本来就不多,只有十几人,个个都走到了最后,不是人人都像莫闲一样变态,要不是莫闲的水火炼体术到了第二层,身体素质全面提升,也不会这样,要是莫闲以法术对待他,虽然也会取胜,但绝对不会这样迅。

    莫闲冲裁判点点头,裁判宣布结果,莫闲获胜,纵观场,除了第一场莫闲没有那么突出,其他两场,都是一拳结束战斗,由苤呆在那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金丹修士,就这样落败了,在上台之前,自己信心满满,以为看破了莫闲的底细,结果一下子就懵了,对他的信心来说,简直是毁灭性。

    以至在后面比赛,与筑基修士同台竞技,大失水准,最后勉强以四十名得到一颗桑葚,差点就被淘汰,这是后话。

    莫闲完成了他的比赛,下面时间他没有心思在看,他回到驿馆,雷震已经知道结果,笑着向他表示祝贺,莫闲也客气的回复。

    他静下心,回想这一阶段的收获,以及这一阶段的不足,现在莫闲已养成不住反省的习惯,他自己也受益非浅,太阳真火,他并不在意,他自己就炼有昧真火,可以说是道祖八卦炉的火,几乎无物不燃,但太阳真火法则挺有意思,他虽然不炼太阳真火,但依靠法则,却能操纵外在太阳真火,不必费心思再炼一门真火。

    他的黄庭之道,现在心神已与离珠相合,再温养一阶段,可以现身于体外,现在肾玄冥蠢蠢欲动,肾神显形估计不远,等五脏六腑之神显形,他着眼脑神泥丸,眼神明上之类,但必须以五脏神基础,五脏神足,耳目鼻口等诸神不至成为无本之源。

    至于法术神通,他并不着急,有时间再说,毕竟以黄庭为本,莫闲思量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