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如愿以偿的又获得一枚扶桑葚,他手一共有二枚,一枚是他以自己实力得到的,另外一枚是东临岛主陆冰所送,这两枚他都收了起来,他又不练太阳真火,回去以后,倒可以炼丹,遇仙宗是以内丹出名,外丹水平也很高,但符箓的水平只是一般。

    说来惭愧,莫闲虽拜入遇仙宗,但根本的没有学到,内丹部分,他炼了黄庭存神之道,没有走金丹的道路,外丹方面,他自入门,一直事情不断,也没有时间去学,他得到二枚扶桑葚,心倒有想学烧茅炼丹。

    外丹之术,如果炼出了大丹,比如九转金丹太上卫灵神丹等,功行到时,可以节约大量时间,但炉火之术,也极其繁琐,内丹由外丹而演变而成。

    莫闲想在修炼之余,学习外丹炼法,他倒不是想以外丹成道,仅仅是好奇。

    当他得到扶桑葚,此间事已了,他准备回遇仙宗,便和袁子仪等告别,袁子仪一如既往,讽刺挖苦,莫闲知道她的心意,但莫闲不能给她,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接话,而胡蝶衣却和蠡玉依依惜别,看来蠡玉坠入情网。

    莫闲走后,袁子仪一反常态,变得沉默不语,蝶衣在一旁也看出来了,说:“师姐,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向他表白?”

    “有用吗?他不会留,我都不知道他是否爱我,算了!”袁子仪说。

    “师姐,你不争取,怎么会知道?”

    “不用说我,你和陆蠡玉有可能吗?”

    “一定可能,我与陆公子之间一定成!”

    “不要幻想了,我想一个人求道。我们的门规你知道,陆少岛主怎么会入瑶碧岛,他即使同意。陆冰岛主也不会同意,同样。我与莫闲之间也一样,所以我不作如是想,哈哈!”袁子仪干笑了两声,笑声凄凉。

    “不会的,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胡蝶衣用劲的一握拳头,眼充满了希望,两个人性格截然不同,却作出相反的决定。莫闲没有想到,他走了。

    莫闲出了扶桑岛没有多远,便被人截住:“小子,交出你的扶桑的桑葚!”

    他想到会遇到一些事,却没有想到,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劫匪,他笑了,说:“你们来迟了,扶桑葚已经肚reads;。”

    “胡说。明明今天才拿到桑葚,怎么就肚了?”对方显然不信,“把你的乾坤袋给我们看看!”

    “老大。别跟他们废话,直接杀了他们,从他们尸体上取!”

    “你们是我的对手吗?”莫闲打量着眼前八个人,他们是昏了头,自己明明在擂台上展示了超人一等的实力,这八个人最多是天罡才凝。

    “不用与他废话,杀了他们!”刚才那个小个子一点也不把莫闲放在心上,手出现一杆幡,莫闲不觉咦了一声。这杆幡和他的玄阴聚兽幡类似,就是幡没有大量的的灵体。他一拿出这幡,其余人也拿出了幡。

    “玄阴聚兽幡?”莫闲不觉问道。太像了。

    “什么聚兽幡,我们这是招兽幡。”说着,八人齐摇手幡,海水之沸腾了,无数海生灵,包括天空飞行的鸟类,都纷纷向他们飞来,形成黑压压的一遍,而他们则在层层海兽还有海鸟群。

    “原来是有大量帮手!”莫闲冷笑道。

    “上!”八人齐齐将手幡向莫闲一指,刹那间,大群飞鸟,还有海兽蜂拥而来。

    莫闲叹了一口气:“你们既然找死,不要怪我!”

    说完之后,对蠡玉说:“太阳真火法则,完全可以感招真火,人和天本是相通。”

    手一指太阳,内视存想心阴阳气相合,内火勾动外火,刹那间,太阳之上,一道光柱轰然垂,直击八人,飞鸟一遇强光,立刻化成飞灰,他们没有想到会这样,当场一人就身亡,化为飞灰。

    蠡玉一已愣,接着醒悟过来,他没有想到太阳真火法则还可以这样用,他已经服食了桑葚,当心太阳真火勾连外界真火,又一道光华从空而降,那几个人没有想到蠡玉也发出同样的神通,光柱沏,罩住一人,就是护体法术也无济于事,一声惨叫,人化为飞灰。

    “多谢莫道兄,我服食的桑葚,却没想到这点,原来太阳真火外可以调动太阳威能,内潜伏于心,莫兄可以为我师矣!”两个谈笑间,对方两人便灰飞烟灭。

    余六人一见此状,发了一声喊,向四周逃去。

    这一波过去,空和水还潜伏着不少人,见此,一个个黯然离去,对方所说,服食桑葚,看来是可信的,没有了桑葚,伏击个屁!

    莫闲感到数股气息消失,他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有服用桑葚,完全是凭借对太阳真火的法则理解,幸亏是白日,要是夜晚,他也不能用过太阳真火,而蠡玉却不同,就是在夜晚,虽然调动不了太阳上的真火,但自身胸一口真火却是能用。

    莫闲想到,夜晚星星和月亮,他们也闪光,能不能调用真火,他没有领悟相应法则,只好夜晚试试。

    他们不知道,有不少散修,甚至是小的门派,因为得到了扶桑葚,一离开扶桑岛,那些没有得到的人便蜂拥而上,有些人比较聪明,想到了这一点,事先服用的桑葚,一些人想有桑葚炼成丹药,还留在身上,结果只有成不到的人保住扶桑葚。

    在离开扶桑岛一百里开外,这种争斗稍微留神,便可以看到reads;。

    就连东海盟一行十余人,他们在这次比赛得到枚桑葚,还是受到了袭击,虽然击退的对方,可是有人不幸陨落,皇甫冉脸色阴沉,吴激看到,说:“这是难免的,还是走吧!”

    “你说我们干脆也去抢夺!”皇甫冉陡然开口,他这一开口,手几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现出贪欲。

    “就这么办!”吴激定决心,结果,一帮心狠手辣的家伙加入抢夺之,在干掉四组人后,自己也损失了两人,又得到枚桑葚。

    莫闲和蠡玉御起遁光,高高在云天之上,一闪而过,他们高高在上,不想纠入面的抢夺之,两人一路向西而过,皇甫冉头一抬,那道遁光似乎眼熟,他一激灵,想了起来,那不是莫闲的遁光,刚想上去,吴激喊道:“哪里走!”

    皇甫冉一看,又来了一个人,慌慌张张,众人围了上去,来人反而镇定来:“就你们不足十来,还抢劫,把你们抢到的扶桑葚交出来!”

    话音刚落,出现了二十多人,反而将他们包围起来,抢劫遇到抢劫,皇甫冉脸色一沉,十二元辰白骨神魔呼啸而出,带着大遍魔火绿火,对方一看,也不示弱,法宝一现,一圈金光好像日冕一样,拦在面前,两帮人斗在一起。

    莫闲的遁光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皇甫冉把一腔怒火发泄到这帮人身上。

    莫闲和蠡玉已经离开扶桑岛有四五百里,前方天空之,猛然横亘一道淡灰色光华,他心一跳,刚停了来,淡灰色光华已经围了上来,天空之现出十二个人,手拿着十二杆旗,按地支方位远远的站定。

    “莫闲,交于你的法宝!”拿着子旗的人喝道。

    “你们是敖岩岛的人?”莫闲眼一沉,知道事情不能善了,他们不是为扶桑葚而来,却是为自己身上一件法宝而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哪件法宝引起他们的觊觎。

    “不错,我们是敖岩岛的人!”

    “师兄,跟他们说什么废话,杀了他们,在尸体上找!”另一个人说道。

    说完,手旗一指,空间出现了一个漩涡,无数牛头蜂拥而出,排着整齐的队伍,气息凝成一体,气势一路攀升,超过了莫闲所能感应的顶峰,莫闲在心灵之,听到无数声音汇成一声,直接反应到心,一个字“杀”,涛涛的气势,让莫闲感到一种窒息,蠡玉更是不堪,不由得很后退了一步,脸色一变,身上升起的蔽日伞,但蔽日伞的光芒比起平时,有天渊之别。

    牛头怪气冲霄汉,在队伍上空,形成了一只庞大的青牛,藐视着莫闲和蠡玉。

    莫闲脸色一变,手一指太阳,太阳之上一道光华垂落,其一人见此冷笑一声,旗一指,空出现一股黑水,两者相碰,蒸腾起大雾,对方以子旗召唤幽冥真水,莫闲的太阳真火虽猛,却遇上了幽冥真水,两两相遇,互相抵消。

    子旗又一指,一道黑气过处,无数恶鬼蜂拥而出,虽然鼠头獐目,个体并不强,便结成阵势,气势迅速上升,在他们的上方,一只硕大的老鼠成形,他们喊了一声杀,手枪一齐朝着莫闲就是一刺,一杆大枪终于显形而出,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向莫闲刺来。(。)

    ps:感谢山沟沟水溜溜秋之神光的打赏,欲看天书↑star↑和东湖小等的月票支持!在此深深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