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一拳击在枪尖上,天崩地裂的一声炸响,莫闲定不住身,很后连退数步,脚与空气摩擦,形成虚影,而那杆枪终于崩溃。

    莫闲这一拳几乎全力击出,拳含五龙二虎之力,就是元婴修士,也要避其锋芒,但仅仅是将那杆枪崩散,敌方阵,出现了一瞬间的混乱而已,莫闲却无力趁机扩大战果。

    心灵又听到几声杀,敖岩岛的人又召唤出几支鬼队,气势如山,一只猛虎成形,另一边,一只猪成形,莫闲一看不好,要这样下去,恐怕要交待在这里,敖岩岛主李青还没有来,这些人,单打独斗,甚至一拥而上,莫闲都不惧,但他们手的旗很邪门,居然召唤出无数妖魔鬼怪,一只旗力就足够莫闲吃力,不能任他们施展!

    莫闲随手发雷,他发雷是假,真实的意图却是掩护他的雷珠,他这颗雷珠,是当日与皇甫冉比试,莫闲聚阴雷,皇甫冉用魔雷,混在一起,被婉秋仙子所收,后来赐于莫闲,雷珠混在法术,一点豆大的青光,对方根本没有发现。

    轰的一声,莫闲和蠡玉合在一起,一纵遁光,巨大的雷暴形成,绿火黑火横飞,对方没有料到莫闲发出如此威力巨大的雷珠,一下子几个方阵的鬼怪都被受到波及,淡灰色光华冲开一道破口。

    莫闲一见,喝了一声走,两人便一蹿而走,临走前,蠡玉一回头,撒出了几颗雷珠,几个人刚要追,百丈金光雷火便轰然打到,敖岩岛众人手忙脚乱。两人已然远去。

    李青被其他宗主拌住,十岛之间,有的岛结盟,有的岛敌对。但对待其他岛之间,又是出奇的一致,谁也不想再多一个十四岛之类,东海之上,有宗十岛就足够了。

    他们在扶桑岛密谋。东海盟没有想到,他们灭泰平岛,想进一步做大,但早就落入十岛的眼,而东海盟在东海的边缘,已靠近崇名岛,因为属于边远地带,他们没有理会,但随着实力的上升,已引起十岛的警觉。

    东海盟灭泰平岛。而岛主泰周得脱,听说他修炼禁术大衍诸天摩那神魔,按理来说,东海修士共诛之,但十岛没有一个修士过问,只有东海盟在叫唤,其原因耐人寻味。

    对十岛来说,泰周只是一个人,纵使练有逆天的大衍诸天摩那神魔,他会去找东海盟的麻烦。众人有意无意的纵容,便是一个例证。

    正因为此事,来寻莫闲麻烦的才不是李青本人,但除了蚩尤旗。其他十二杆旗都付与他们,出入无间幽冥符令,就是对手是元婴修士,也十拿九稳,要是蚩尤旗,就是化神修士。一不留神,可能会在他手上吃亏,这还是在他目前是元婴修士的前提下,要是他是化神修士,那威力更大。

    当李青赶到时,莫闲已走了一日一夜,莫闲正在和蠡玉两人站在虎鲸的背上,旁边还有几条虎鲸,乘风破浪,向西而去。

    这是莫闲的功劳,莫闲的玄阴聚兽幡能御使万兽,正好看见这一群虎鲸,方向也是向西,莫闲便二话没有说,用聚兽幡控制了虎鲸,于是有了这一幕,他们站在虎鲸背上,一路向西,速度就慢得多了,他们计划到一座大岛,再想办法。

    李青问明了他们走的方向,要几个人先回去,驾起满天的乌云,天空之,半边天都染黑了,乌云滚滚,向天边铺陈而去,而他速度比起金丹修士要快几倍,对方是两个人,速度肯定不快。

    莫闲正和蠡玉站在虎鲸身上,一边谈笑,一边欣赏海景,一回头,见后方有一线乌云,还没有留神,乌云迅速占了半边天,蠡玉回头一看,说:“要变天了!”

    “不是,应该是哪位高阶修士经过,你看又没有风,云这么快,海外哪里一个如此,弄得乌云滚滚?”莫闲说。

    “不好!是李青!”蠡玉叫了起来,见莫闲疑惑,说,“一般修士要么御器而行,只有遁光,只有妖魔鬼怪才如此,但一般妖魔之类没有这么大的气派,还有一人有如此气势,就是李青的铺云术。”

    莫闲听罢,立刻放弃对虎鲸的控制,和蠡玉纵遁光而起,他如果用纵地金光法,估计李青也追不上,但蠡玉就不成了。

    “你们想向什么地方跑?”李青的话音转来,好像在耳边轻轻的诉说。

    “李岛主,我们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一直不放过我们,以你的身份,对付二个筑基修士,不有失你的身份。”蠡玉高声说道。

    “只要你们交出一件法宝,我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给你们一定的好处。”乌云铺陈,转眼间,将他们围在当,李青的话轻轻传来。

    “什么法宝?”莫闲问道。

    “你身上有一件法宝,在你丹田温养。”

    “什么?”莫闲脸色一变,他丹田有二件法宝,一是天生之宝冥河龟壳,另一件就是无间祭坛,除此之外,莫闲只有臂膀上缠绕的缚龙索,还有一把阴符剑,阴符剑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法宝,它是一把飞剑,随着莫闲而成长。

    “你想起来了吗?”李青说着,在离莫闲数十丈外,乌云分开,李青悬空而立,莫闲就要答应,突然一个激灵,他清醒过来,这不是李青施展什么法术,而是元婴修士自然而然的感染力,元婴修士,已经能摆脱大脑进行思考,也就是元婴,用现代话说,它是一种类似电磁场的生命体,当然很不彻底,防护能力极差,既然思考器官已经场化,和波一样,自然对他人产生影响。

    偏偏莫闲修炼的黄庭之道,在体内构建一个个身神,也类似于元婴,一个是自动构建,一个是主动构建,两者无高下之分,但自动构建,虽要生命有了质的变化,水动渠成,所以层次较高;主动构建,由存思而成,借假修真,引起生命层次的提升。

    所以莫闲更容易受到元婴修士不自觉的感染,莫闲清醒过来,淡淡地说:“这不可能,我今日一低头,来日就因为种种原因低头,修道者,自有自己的坚持!”

    “好一个‘自有自己的坚持’,你很像我,我誓于左道成道,你有自己的坚持,你难道不怕死,你的炼体术很高明,你完全可以走炼体这条路。”李青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自己。

    “我的路我知道,阁下既然知道我的炼体很高明,我的炼体术目前可以近战元婴。”莫闲说,他耍了一个心机,他的炼体术很高明,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足以跟得上元婴,但跟得上是一回事,能战胜却是另一回事元婴修士由于大脑发生了质变,其反应是一流的,能视飞如走,也就是速度在一般人看不清楚的过程,元婴修士的眼,却很平常,这对一般修士来说,简直不可战胜。

    “我知道你的炼体术很高明,但你不了解元婴,只不过是估计,不入元婴,根本不知道元婴利害,甚至可以操纵空间,你的身体再厉害,又有何用。”李青也笑了,他知道莫闲的意思,他根本不把莫闲放在心上,打击他的信心,莫闲还是太嫩了。

    “那就来吧!”莫闲说着话,意念沟通天地,轰的一声,神霄雷法,一道粗如碗口的闪电劈向李青,这不是一般雷法,而是莫闲尽自己全力一击,沟通天地,调自然之威能,只有一道闪电。

    闪电一亮,李青散开了,闪电过后,李青又出现:“不错,这种神通如果是一个金丹修士遇上,保不准已经丧命,甚至换一个元婴修士,也很狼狈,但你不知道,你身边乌云有多大,我就有多大,现在,该我了。”

    还有一点,李青没有说,他的身体已发生质的变化,他的血肉已化入蚩尤旗之,他就是蚩尤旗,蚩尤旗就是他,能轻易突破身边空间,本来元婴修士就能瞬移,这是身体本能对空间的一种把握,虽然没有悟通法则,但却做到了存在决定了空间。

    李青说完,乌云之整整齐齐出现十二支幽冥大军,每支大军气息浑然一体,比之莫闲先前遇到敖岩岛的十二旗召唤的幽冥军团更强,在每支军队上方,气势凝结成法相,分别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和猪,但并不是仅仅显示原形,而是个个顶盔贯甲,高大威猛,十二兽将手兵刃指向莫闲,随着李青一挥手,一道斧光直劈莫闲。

    这是牛头们的斧光,斧光通天彻地,莫闲一闪,斧光随之而变,莫闲大吼一声,声波如刀,却不能阻止斧光下落,莫闲一昂头,手立刻模糊了,在短短的一瞬间,他轰出了百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