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一瞬间轰出了百拳,他被逼到极限,拳上罡气像大浪一样,空气在那一刻完全压缩成薄薄的一层,其余的地方形成了真空,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斧光崩散,而莫闲也轰的一声飞了出去,他不禁胸口发热,嗓子一甜,口一口血吐了出来。

    这是他自水火炼体术二层以来,首次负伤,要不是水火炼体术,就这一道斧光,他就得一命归西。

    “咦!”李青显然很意外,“不错,居然能挡住,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惜了,修道途,有许多天才意外陨落,争的是一个道机,你死吧!下辈子不要求道!”

    说完之后,一道棍光和一道锤光混而为一,蠡玉在数丈外感到一股不可能抵挡的气势将他推开,向莫闲打出。

    莫闲在这一刻非常清醒,他的眼出现符箓,时间似乎停止了,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李青得到无间祭坛,把生死都置之度外,在这一刻,无间祭坛动了,像一朵明亮的漆光升起,令人很奇怪,乌黑得发亮,一升起,转眼间祭坛大如山岳,而那道光华却越来越小,最后悄没声息地消失在祭坛顶端的大鼎之上,大鼎之上,微微一道亮光流过。

    事情还没有结束,那大十二支冥军,先是法相先投入大鼎之上,然后,冥卒化成黑烟,投入大鼎之,大鼎亮了起来,产生一股吸力,李青大叫一声:“无间祭坛!”,身体发道一道灰白的光华。转眼即逝,而周围的乌云,一股脑的被吸入大鼎之。

    莫闲正处在特殊状态之,一切视角都变了。他发现李青似乎身上有旗,整个人和旗合成一体,旗上黄下白,表面红云缠绕,上有蚩尤手据虎啸刀。栩栩如生一,莫闲脑冒出一个词,蚩尤旗!

    李青逃了,李青如果不和蚩尤旗合为一体,倒不必怕无间祭坛,要莫闲来操纵无间祭坛,目前凭莫闲的实力,根本不是李青的对手,很有可能是无间祭坛被强行夺去。

    但偏偏李青和蚩尤旗合为一体,血肉炼化。等于李青就是蚩尤旗,而又以蚩尤旗为令,招集冥府士兵投影到人间,恰恰被无间祭坛所克制,李青的感觉是对的,无间祭坛恰恰是出入无间幽冥符令的克星。

    无间祭坛归体,莫闲脚下一软,从空坠了下去,蠡玉急忙纵遁光将他接住,莫闲苦笑一声。他浑身似乎被抽空,无间祭坛虽说是主动跑出来,但一下子将他体内的精力抽空,如果李青再回头。恐怕莫闲只能束手就擒。

    蠡玉急忙摸出一颗精元丹,塞入莫闲的口,莫闲这才脸色好看起来,蠡玉上下看着莫闲,开玩笑地说:“你究竟有多少法宝?”

    “我就几件法宝,你都见识过了。一件缚龙索,一件龟甲,一件无间祭坛,一件魔门的玄阴聚兽幡,还有一件,不能算是法宝,我炼有剑术,才剑气初成,就是我背着的阴符剑,还有一件法器,一颗珠子,就没有了。”莫闲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无间祭坛是我一次从敌人阵所夺,我根本控制不住它,只能供奉上祭品,得到一点好处,我的炼体术就是拜它所赐。”

    “怎么回事?”

    莫闲把水火炼体术一说,讲了二次献祭,说:“水火炼体术,根本不能传授,因为修行界,根本找不全材料,只能献祭完成,上次多亏了杀僧,要不是杀僧,我也无法献祭。不用说修到第二层。“

    “前方一个岛礁,我们在上面歇一会,再走。”蠡玉说,莫闲点点头,两人降落到岛礁上,岛礁很小。

    莫闲闭目静坐,而蠡玉为他护法,二个时辰过去了,莫闲睁开了眼,天已完全变黑,天空之星星闪烁,莫闲心一动,想起了太阳真火法则,实际上可以说是太阳法则,星星是什么法则,对应到身体的什么部位,他一时呆呆的想着。

    天空星辰很多,他想起了二十八宿,天空星星成星宿集体对应着脏器,东方宿为青龙,对应着肝,南方宿为朱雀,对应着心脏,奇怪,心脏不是对应着太阳,又对应着南方宿,难道是不同层面,还是取其象,他想起了《易经》上的话:“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

    他朦胧有感,他伸出手,轻轻对天空星辰一点,没有效果,他并不气馁,不断的试验,又停下来陷入沉思之,脑一部部经典的内容不断流淌。

    蠡玉看到他这样,想问,却又知道莫闲现在处于一种类似顿悟的状态,怕打搅他,硬生生地克制着好奇心。

    经过二个多时辰的折磨,莫闲陡然大笑,声振大海:“我明白了,万物一理,虽远而皆在道,有光有色,不过吾心感知,不过阴阳,阴阳者,对立也,统一也,两者不可分,阴有阳,阳有阴!”

    说着手一招,一颗大星陡然光芒一闪,射下一道细细的光线,像针一样,又像水一样,绕在莫闲的腕上,星光璀璨。

    “这是怎么一回事?”蠡玉丈二和尚摸不得头脑。

    “很简单,你懂太阳真火法则?”

    “我懂,但和太阳真火法则有什么关系?”

    “我在想,既然太阳有真火,那么星星呢?它们和太阳一样,都是天体,难道不可以用类似我们调用太阳真火的法则调动它们?”莫闲说。

    他这一说,蠡玉陡然明白:“你刚才是用调动太阳真火的方法来调用星星的光芒?”

    “对,但星光太微弱了,我发现大部分星星与太阳有些类似,就太微弱,微弱也有微弱的好处,虽然难调用,一旦调用成功,却容易控制,你不是要炼太阳神针,太阳神针难炼,倒可以炼成星星神针,虽然不长久,可以试试。”莫闲说着,右手一挥,手腕上的星环化为一根细细的神针,钻入海水之,星光一闪,就此消失。

    蠡玉刹那间明白了,也细细地回想,陡然动了,天空星星似乎一摇,一束璀璨星光一闪,和在他的手,形成了一根针,他手一弹,一条鱼从海水翻了上来,身上已被针刺穿。

    蠡玉为什么这么快,实际上他建立在莫闲基础上,莫闲左试右试,他都看在眼,最后莫闲怎样凝成星针,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不明白莫闲领悟到什么,等莫闲把关键说透,一切都水到渠成。

    “原来是这种感觉,太阳真火太过于强烈,何止强上亿万倍,不过,有此经验,我在一年时间内,肯定能凝成太阳神针!”蠡玉有把握的说道。

    莫闲发现蠡玉还是很聪明,不能说聪明,而是悟性很高,心有点奇怪,他的条件很好,但他的修为却低了一点,转念一想,大概是陆冰太把他当一回事,平时爱护过甚,没有经过风浪,结果他的兴趣就移到服食方面。

    两个人又经过一些不知名的小岛,却意外地发现了浮石海癸花,年份足有一百五十年,他采摘到手,在处理的时候,蠡玉问:“你采这种草药干什么,它虽是灵药,作用并不大,有些门派都不将它列入灵药?”

    莫闲一边炮制一边回答:“这种草药是我来的时候,有人要找它,当时没有,现在见到,顺手而为。”

    莫闲说的是当初答应了刘海和陈志峻,说找到药材,去一趟双龙帮,现在正好看到,就顺便将它采摘到手。

    蠡玉听他一说,便不再问,两人又出发,非止一日,到了崇名岛,他心一动,顺便去拜放惠岸。

    惠岸在华严别院,上岛一打听,很容易就问到了,华严别院,崇名岛上著名的佛家丛林,在岛上崇名山,远远地望见山门,山门为重。间多安置四大天王,其后是左右龟驮碑刻,详细记录寺院的历史和著名事件内容。紧接着是左钟楼右鼓楼。

    山门后为重大殿,一般轴线上的大殿供奉次序的是弥勒、佛祖、观世音菩萨。旁边各有侧殿,再往后还有做功课的经堂、戒堂、僧房等等。

    藏经阁都在稍微偏点的位置,处于幽静之。此处有塔,前后建筑起承转合,宛若一曲前呼后应、气韵生动的乐章。

    蠡玉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佛寺,他说:“这难道是佛宗的修行地?”

    “不错,但佛宗修行和道家不同,更与那些隐在深山海岛的修行福地不一样,我们要找的人,就在此寺,不知在什么地方,我来问一下。”莫闲说。

    看到一个小和尚,莫闲双手合什:“小师傅,请问一下,贵寺有一位惠岸师傅,他在什么地方?”

    “你问惠岸师叔,他在经堂。”小和尚也合什一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