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顺利地见到了惠岸,惠岸双手合什:“莫施主,当日论道,使我受益良多,今日再见,我心甚是欢喜!”

    “大师过奖,我来介绍一下,陆蠡玉,我的一位朋友,因去大陆,和我同路。”莫闲指着陆蠡玉说。

    “见过陆施主。”惠岸合什一礼,蠡玉也还了一礼,惠岸起身,请二人到后面用茶,人经过荷花池,来到惠岸的僧舍。

    莫闲喝了一口茶,和惠岸论起道来,惠岸是华严宗弟子,莫闲对华严宗的了解,更多的是惠岸当日所说,华严宗所讲是法界缘起,与业感缘起、赖耶缘起、真如缘起并称为佛法的四大缘起,这四大缘起,除了业感缘起是小乘教派的缘起,众生由惑而作业,由业而生苦果,由苦果再起惑做业,轮回不断,所以众生身心世界皆由业力所起。其他种缘起,均为大乘佛教所依,不过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赖耶缘起着眼于“阿赖耶识”,即所谓第八识,蕴含无量法的种子,一切皆由这些种子遇缘而显现出来。

    而真如缘起,“真如”随缘而生万法,所以森罗万像即是真如。真如归到极点,不过是阿赖耶识而已。

    四者不过看待问题的角度有所不同,均认为世界不过如虚幻大梦,说佛法一切唯心一点也不错,不过是真心,而非虚妄之心,而这真心却是很难觅得。

    蠡玉对佛法根本一窍不通,听到他们两人谈论佛法,惠岸完全是佛法解释,而莫闲却以道论而入,两人出发点不同。

    蠡玉若有所思,他感到两人说得都有道理。于是频频点头。

    论一会道,惠岸谈到大陆上的一些消息,上部座法师智通被封为大正金光妙应法王。莫闲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他微微一笑。佛门在这一次之,得到了最大的好处,想起来真是讽刺,要是阎罗殿得势,也是佛教得到了最大利益。但莫闲没有放在心上,他所追求的是大道,而不是世间的权势。

    大安皇帝还对一家道观进行了御封,这家道观很不出名,是一间小观,现在的名字却是御赐古槐寺,莫闲听到这个消息,知道皇帝在动心思,想用道教平衡佛教,看来。自己当初对太子姜弥庸的一番话还是有作用的,并且大安改年号为顺元,就这一年号,姜弥庸向莫闲传递出一个信号,他没有忘记莫闲所作功劳。

    元在道家有元之说,顺元,证明姜弥庸没有忘记当初是谁在他困难之际出手。

    在另一个方面,顺元帝对郑国虽没有剥夺郑侯的侯权,却隐晦地训斥了一番,他知道郑国已不在他的能力控制范围内。他如果真的那么做,必然引起大的变故,甚至能威胁他的皇权,在他没有足够力量之前。他会隐忍下去。

    再有一个消息,便是齐国临缁的一个江湖帮派有关,那个江湖帮派就是双龙帮,近来发展迅速,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便脱离二流帮派。成为临缁城内首居一指的大帮派,传说背后有修行门派插手。

    惠岸和双龙帮有些交情,虽然上次陈志峻和刘海并没有得到浮石海癸花,但对双龙帮后面的门派并不清楚是哪一个修行门派,他拜托莫闲回去时,稍微留心一下,他对双龙帮的帮主公余龙和支龙还是有点交情。

    莫闲在做杀手时,就已知双龙帮一帮两帮主,但对公余龙和支龙并不了解,只知道他们是异姓兄弟,创建了双龙帮,现在惠岸有托,他也没有多放在心上,江湖人,不入修行,根本不用担心。

    出了华严别院,蠡玉问道:“你们两人论道时,好像根源并不相同?”

    “当然不同,惠岸一心向佛,他都从自性上解释,以世间一切都是虚幻,而我把握一个根本,也就是道出发,根源当然不同,不过世间的**,追溯下去,最后应该异途同归。”

    “那道和佛,哪里一个更高明?”

    “你不应该问我,我修道,当然会说道高,在我的心,道微妙玄通,无形无色,却又无时无地不在,一切世间的东西,都离不开道,百姓日用而不知,至于佛,你看那佛寺,金壁辉煌,在世人眼,高于道,但真的高于道吗?你知道嘛,最初佛教是用的道教名字,后来才改成佛教,说实话,我说道高,是我的想法,也是我的信念,它们谁更高,我不知道,我在大道途,才刚刚起步,论及谁高,为时嫌早,但在我的信念,当然是道高。”莫闲说。

    蠡玉笑了:“道兄,我明白了,修道者不应该问这个问题,我是因听到你们精妙的辩论,才会心思发生了移动,果然是道高。”

    莫闲微微一笑,知道蠡玉是真的明白了。

    两人到码头,坐上一艘货船,这是一艘大海船,在比起在外海所见浮槎,不论在体积上,还是在其他方面,都远远不及,这是一艘普通的海船,而且上船之时,付的是银两,而不是灵贝或灵玉。

    船就慢得多,好在一路无事,他们就在船上修行,不知不觉,到了临缁港,下了船,看到人来人往,蠡玉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放眼望去,街道房屋一眼望不到头,不由张大了嘴巴。

    莫闲却很熟悉这里街道,他一路走去,蠡玉看到了饭馆,便要往里走,莫闲说:“这是世俗人所说的饭馆,里面并不是灵食,修行人吃了烟火之食,对修行有小小的阻碍。”

    “我还没有见过世俗的饭馆,进去看看。”

    “好吧,那就进去看看。”莫闲领头走进了饭馆,小二一见,上来招呼,将两人领到楼上,他见两人相貌不凡,身上衣衫又是非常光鲜,像个有钱人,便推荐起特色菜,莫闲一听,摆摆手:“鱼就不用上了,山珍可以上一些。”

    一会儿,摆满了一桌子,又上了一壶上好的高粱酿,他以为这下子他们总满意了吧,莫闲给蠡玉倒了一杯酒,又将自己杯子斟满,微笑着冲蠡玉一点首,一口将杯酒倒入口,一股辛辣顺喉管而下。

    蠡玉皱眉地感应着酒,好像很普通,没有什么灵气,他见莫闲喝了,也学着莫闲的样子,一口将杯酒干了,立刻张大嘴巴,感到口冒火,他啊的一声,不自觉间运起了太阳真火,一道亮光从口喷出。

    莫闲手指微颤,一丝天一真水化作雾气扑灭的真火,传声说:“你在这边卖弄神通,惊世骇俗,凡间的饮食仅供人养生,而不能使人延年长生,高梁酿是一种烈酒,世间所说,吃香喝辣就是这么回事。”

    话音一落,改为正常声音说:“来尝尝这些山珍,虽不如灵食,倒可以一尝。”

    蠡玉刚才受激,喷出一丝真火,幸亏莫闲手快,别人觉亮光一闪,却没有看清楚,再看之时,一见又正常,以为是自己眼花。

    蠡玉和莫闲只是浅尝而已,看到外面有几个乞丐,他招手叫小二过来,吩咐打包后,给乞丐送去,小二心疼的用荷叶包好,送了下去。莫闲付了钱,走出了饭馆,等走出之后,蠡玉才说:“原来世间的人吃的是这种东西!”

    “你错了,这些东西已是世间有钱人所吃,穷人根本吃不起,穷人的饮食不论味道还是其他方面,比起刚才,都相差甚远。”莫闲解释道,他知道蠡玉自小就在东临岛,所有用度根本不愁,以为世间都像他一样。

    蠡玉脸有些红了,他不是呆子,相反还是一个聪明人,不过经历的事情较少而已,在外海,几乎没有凡人,他今天才明白,世间的人相差很大,不是他所想象。

    莫闲领着他,直接来到双龙帮的总部,他来是送药,他送药,根本不图双龙帮的报酬,世间的财物莫闲已看不上眼,想必双龙帮不会有什么天才地宝,要不然,一味浮石海癸花在修行门派的眼,都不一定是灵药,他们却到海外去求。

    蠡玉却没有见过世间的江湖门派,对他来说,一切很新鲜。

    两个看门的门丁手拿着哨棒,拦住了他们:“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双龙帮总部。”

    哨棒是铁檀木所制,令莫闲意外的是,里面居然藏着兵刃,哨棒间有暗锁,,抽开之后,哨棒便成为一把长柄朴刀。

    “我是来找刘海或者陈志峻的,他们数月前在海外求购浮石海癸花,我答应他们,采到药以后,就送给他,现在我来了,二人任何一个人,都认识我。”莫闲淡淡的说道。

    两人一迟疑,一个人悄悄在另一个人耳边说:“是有这么回事,但目前这两人的后台支龙失势,要不要喊他们?”

    两人是咬着耳朵说话,但怎么能瞒过莫闲,莫闲满面笑容,心却说:“看来,双龙帮并不是像外界所说,两个帮主一条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