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通知一声,他们毕竟是长老,虽然两方有意见,我们得罪不起。”另一个悄悄的说。

    莫闲和蠡玉对望了一眼,他们的耳语,两人都听见了。

    “你们等一下,我们去通报一声!”

    莫闲点点头:“有劳了!”

    两个人一个进去通报,一会儿后,刘海匆匆的来了,一见莫闲,深深一礼:“仙师,想不到你大驾光临,快,里面请!”

    他的眼充满了血丝,神色不是太好,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暗伤,一处离心脏不远,隐隐有一种邪术的气息,盘踞在他的胸。

    莫闲一边往里走,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负伤了?”

    莫闲是随意而问,他通过感应而不是亲眼所见,他的话一出口,刘海身体一震:“你怎么知道?”

    蠡玉在一旁也笑了:“虽然你在外表上看不出来,但对于我们来说,许多时候靠气机,他是靠气机感应。”

    刘海这才解惑,他叹了一口气:“这话说来长,自从上次我们奉帮主之命,出海找浮石海癸花,并没有找到,回来之后,发现大帮主变了,变得不近人情,处处排斥二帮主和帮老人,我和陈长老夜里去探情况,却发现了一些奇怪情况,大帮主闭关了,帮兄弟们好像失去神智一样,呆呆听从另一帮不知什么地方来的人摆布,我正要查下去,却为人发现,受了一掌,多亏陈长老拼命回救,陈长老后来回来后,好像忘了这一切。我不知是怎么回事?”

    莫闲心一动,问道:“你那帮兄弟怎么样了?”

    “大帮主说,他们外出接受训练,估计至少要半年时间。总之,帮现在诡异的事很多,我自回来后,奇怪的是,没有人来找我。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当然没有人来找你,你不过是他们的试验品。”莫闲淡淡地说。

    “什么试验品?”刘海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最近是否早晨起来,感到自己很累?”

    “你怎么知道?”刘海诧异道,他回过神来,苦笑说,“你当然知道,我以为自己负伤,身体不好而已。”

    莫闲笑了,说:“你负的伤始终不好,你就没有多想?”

    “我是怀疑过。但又不见伤势恶化,看了不少医生,医生只是说,伤到心肺,要慢慢养。虽然有怀疑,却也无可奈何。”刘海无奈地说。

    “你错了,这不仅是伤,更重要的是,你被人下咒了,你之所以感到累。是因为你在夜晚自己不觉得,实际上你在炼功。”莫闲说。

    “不可能!”刘海摇摇头。

    莫闲并没有说话,手起一掌,拍向刘海的后心。刘海一愣,接着嘴一张,喷出一口黑血,一落地,扭动不停,他心顿时感到舒畅。

    莫闲随手一指。指尖上一道火光,转眼间将它化去,这种法术,只能用于一次性的消耗,如果不是莫闲,最终刘海会成为傀儡,失去自己的理智,一旦进入那种状态,莫闲也没有办法,只有杀死他。

    这种方法只能培养炮灰,而且一旦进入失去理智的状态,人就成了一件工具,不可能再有进步,只是会动的工具。

    “这是怎么回事?”刘海不解地问。

    “很简单,这是一种术法,已不属武技范畴,看来有修行门派插手,想打造一批死士,难道是阎罗殿?”莫闲皱起眉头,如果是阎罗殿,那他一定得管,虽然他现在知道,阎罗殿是如何实力深厚,但莫闲持着一个信念,削弱一分是一分。

    “阎罗殿?那个杀手组织?它的触角难道伸入双龙帮?”刘海一下子脸色很难看。在他心目,阎罗殿只是一个杀手组织,他并不清楚,阎罗殿是一个怎样的组织,贯穿了世俗和世外。

    “是不是阎罗殿还说不清,但这种手法,倒有点像阎罗殿。”莫闲淡淡地说。

    对于阎罗殿,蠡玉倒没有什么感受,毕竟海外修行界,并没有一个修行人属于阎罗殿。

    “那可怎么办?”刘海眉头紧锁。

    “看看情况再说,要是有什么情况,我要管一管。”莫闲说,无论如何,惠岸托付与他,他肯定要管。

    到了刘海在双龙帮的临时住所,刘海有自己的家庭,不过并不在双龙帮,而是由双龙帮统一送到齐国的一所庄园,所以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叛逃,刘海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也只能忍了。

    刘海是住一处单独小院,作为长老,有自己的佣人,佣人上茶,莫闲取出了浮石海癸花,刘海苦笑说:“这是大帮主所要,说练什么仙丹,服食后会不仅功力大进,而且能突破凡骨,转化为仙骨。”

    “什么丹?”蠡玉问,对于炼丹,蠡玉比莫闲懂得多。

    “我哪知道,是一名头陀,铁臂头陀学了一个仙方,在大帮主面前展示神迹,大帮主服食了一些他所炼的丹药,功力有了质的提高,铁臂头陀说,他有一个仙方,可惜药材难得,不然的话,能将内力转化为仙元,凡骨转化为仙骨,可以让人入道。大帮主听后,就积极寻找各种药材,其它的药材都得到,就缺浮石海癸花。”

    “其他药材有哪些?”

    “药很多,我只记得一部分,伏苓、麦门冬、巨胜、石苇、楮实还有成蝎和蜈蚣等,共有几十味,我也记不清。”刘海说。

    “这些药有没有特殊的要求,比如药龄之类?”蠡玉问。

    “当然有,特别是毒物,要求二十年以上。”

    “你听出了什么?”莫闲问蠡玉。

    “炼丹一术,博大精深,不知道配方,根本不可能了解其底细,不过药物大多数有滋补作用,但配合成蝎和蜈蚣,我想不通。”蠡玉说。

    “其实,根本不用费那么大的劲猜测丹方,他要浮石海癸花,我给他,他药已齐,什么目的,不日可解。”莫闲笑道。

    “也是,我魔怔了。”蠡玉也笑了起来。

    “陈志峻长老现在怎么样?”莫闲问道。

    “他自从那一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不知怎么回事,大帮主和二帮主之间有了矛盾,二帮主一支受到打压,二帮主一气之下,到了另一个分舵,临行前,关照我注意总部的动静,双龙帮,在外面看来,猛油烹火,一派兴旺,但内里却出现最大的危机,不知道大帮主是怎么想得,近来和权贵来往很平凡。”刘海说。

    “好了,我想见一下你们的大帮主,看看情况再说。”莫闲说。

    “行,你们等一会,先坐一下,我去去就来。”刘海说着起身,莫闲微微一笑,望着他的背影,刘海感到似有一阵凉风刮过,他身上一凉,他没有留意。蠡玉看着莫闲,眼色很奇怪。

    “你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莫闲问。

    “你学得很杂,居然连控鬼术都精通。”蠡玉说,他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刘海刚走出门,莫闲手出现了阴珠,一个鬼灵悄悄的附在他身上。

    “这是我刚修行时,受罚阴风洞,收得阴魂,炼成了鬼灵,现在我的功行,已经很少应用他们。”莫闲解释道。

    “我不是说你炼有鬼灵,而是你的鬼灵很奇怪,一般正道修士很少炼鬼灵,旁门左道倒炼制不少,但身上阴气森森,你为什么身上无鬼气?”

    “原来是这个问题,你不知道,鬼灵修炼,有两种,一种以身合炼,当然鬼气重,另一种,却是我这种,我用一件宝物,开辟了灵鬼空间,让阴魂有所寄,鬼灵不寄于身,我身上当然没有鬼气。”莫闲说。

    “受教了,还有这种方法,你说开辟灵鬼空间,你在修行初期,怎么可能会太宇之术?”

    “不是太宇之术,灵鬼空间,非常简单,常人世界,常常有烧钱化线,甚至有烧纸房子给逝去的先人,开辟灵鬼空间,与此类似,存想一个世界,契入宝物之,便形成了灵鬼空间。鬼者,归也,精魂一点,进入想象空间,对我们来说,根本不存在,而对于阴魂来说,却是高楼大厦。”莫闲详细的解释,蠡玉是修士,家学渊源,莫闲一解释,他立刻就转过弯来。

    “真是奇思妙想,术法世界,不可想象。”

    “不是不可想象,而是一切都依着念头,念头成真,世界就成真。”莫闲说道,蠡玉一想,还真是这个理,修行本就是弄假成真,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下功夫。

    莫闲跟蠡玉说着,他已和鬼灵共享感官,不对,是鬼灵的感官被莫闲调用,鬼灵所见一切,莫闲都感受得如同身受,一时间,莫闲有一种时空错乱感,好像有两个莫闲在观察着,思考着,一个莫闲正与蠡玉在说话,而另一个莫闲,却附在刘海的身上。

    那个莫闲在考虑一个问题,哪一个莫闲是真的,还是两个都是真的,有没有主次之别,他想到一个问题,人说菩萨分身无数,在世间度人,感觉与他一样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