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度众生,每一个身体在佛教来说,都是虚幻的,都是四大假合,唯有其法身是真实不二,但法身如如不动,处于空无之所,说是空无,实无空无,那是一种玄妙的状态,莫闲只是推想,根本不知他们是什么状态。

    大概只有自己进入这种类似的状态,才能知道,莫闲不自觉的摇摇头,刘海似有感觉,觉得好像有微风轻拂,他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没有关注这一点,他在想见到大帮主该怎么说。

    进入忠义堂,大帮主正与铁臂头陀在喝茶。

    “大师,你的丹药炼得怎么样,我可等不及了。”公余龙看起来精神很矍铄的,但莫闲看得出,他周身阳气太重,如果这样下去,他恐怕支持不了一二年,身上必定会出现阳火焚身,心一动,浮石海癸花性虚而阴,倒是对症良药,他手有浮石海癸花,自然知道药性,这种知道,不是那种书本上知道,而是真实感受到药物的根本。

    浮石海癸花一百年以上,对他来说,太过了,只要几年的就足够了,如果用一百多年,那不是救他,而是在毒害他,除非想将他变成一具寒尸。

    “可惜,没有得到百年浮石海癸花,只有十几年的,如果冒然入药,恐怕药力远远不足,不能将凡骨换成仙骨,内力也不一定能转化。”铁臂头陀说。

    正在这时,刘海已进来,公余龙一见到刘海,眉头皱了起来:“你来何事?”

    铁臂头陀望着刘海,眼光一闪,莫闲也看出这是一位真正的修士,他意随心动,一下子将自己收缩到一点大,鬼气一丝也没有外露。伸出手,在刘海背后画了一道符,在铁臂头陀的眼,见到这一幅景象。在刘海的胸,一团阴影压在他的心上。

    铁臂头陀只是望了一眼,没有再看,莫闲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铁臂头陀在公余龙这边,总算糊弄过去。

    “禀告帮主,有海外来客,带来了浮石海癸花,据他说,足有一百五十年。”刘海禀道。

    公余龙很激动,一下子站了起来:“药在哪里?”

    “在下属的房间,那二个人也在,怎样酬谢他们?”

    “如果是真的,他们要金银。还是珠宝,以及宝物,都可以给他们。”公余龙激动得语无伦次。

    “下属这就是去叫他们。”刘海施一礼退了出去。

    “大师,真是太好了!大师可以炼丹了,我和大师一齐共享仙丹。”

    莫闲收回了鬼灵,笑着对蠡玉说:“这个头陀真是古怪,明明头陀是佛家的人,却偏偏学道家烧茅炼丹,恐怕炼丹是小,图谋事大。不过这个头陀功行只相当于炼气修为,对付一个世俗的人是足够了,想看出我们的深浅,还是不足。但我们也不能调以轻心,还是收敛气息为好。”

    蠡玉说:“也好,就依道兄的话,我看看头陀是什么样子,和和尚有什么不同。”

    “佛家带发修行为头陀。”莫闲说。

    刘海已经回来,急忙说:“两位仙师。我按你们的吩咐,已经禀告大帮主,正好遇到铁臂头陀,叫你们进去。”

    两人随着刘海,进入忠义堂,公余龙正在焦急的等待,铁臂头陀却在慢悠悠喝着茶,见人进来,公余龙一下子站了起来,而铁臂头陀抬头看了一眼莫闲两人,他没有看出莫闲与普通人有所不同,他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人带来了浮石海癸花?”公余龙显得很急躁,不等两人站定,连忙问道。

    “我们是带来了浮石海癸花,但要交换一物。”

    “何物?”

    “由浮石海癸花炼成的丹药一粒。”莫闲说道,他很想弄清楚究竟什么样的丹药,要用到浮石海癸花,他想直接要丹方,估计那是不可能,所以退而求其次。

    “什么?你要仙丹!”公余龙一听,扭头望向铁臂头陀,这件事他做不了主。

    “要我的玄阴丹,你先将药材给我看。”铁臂头陀说。

    莫闲也不迟疑,从袖拿出了浮石海癸花,随手抛给了铁臂头陀,铁臂头陀伸手接住,想在手上,黄光一见:“不错,有一百五十年,也处理得非常好,药性没有一点损失,你很有经验,不过,你想要丹药,并不可能。”

    “那我要丹方。”莫闲说,铁臂头陀一愣,出乎莫闲的意料,他竟然一口答应。

    莫闲随即明白,就是把丹方给莫闲,他见莫闲是个凡人,估计也炼不出来,炼丹不是谁都可以炼的。

    莫闲将丹方拢到袖,他只看了一眼,判定此方为真,但药性却不是将凡骨换成仙骨,其有曼陀罗之类,还有河豚肝脏,吃此丹,人恐怕会变成鬼物,身躯如铁,结合公余龙的现状,这是一付炼制僵尸的丹药。

    再细想丹名为玄阴丹,这个头陀并没有说谎,也许根本不必要在两个普通人面前说谎。

    莫闲得到丹方,微微一拱手,便和刘海、蠡玉退了出来,一出门,便将配方递给了蠡玉,蠡玉在丹药方面,强于他。

    蠡玉边走边看,而刘海却在一边望着他:“仙师,可看出了什么?”

    蠡玉推敲了一会,说:“此丹根本不能将凡骨转化为仙骨,此丹一服,身前实力基本上得以保存,如果身前如公余龙一样,阳气很盛,死后说不定还能增长,但已没有理智,但一切行动宛如生人,只是成为受人控制的傀儡,此丹是用于将活人炼成僵尸一样的傀儡,看来,这个头陀野心很大。”

    此话一出,刘海失色,他们进入房,刘海跪倒:“请仙师救救双龙帮?”

    “人只有自救,别人才能救他。”莫闲淡淡的说。

    刘海一下子愣住:“仙师,我们怎么能铁臂头陀抗衡?”

    “铁臂头陀由我们来对付,其他的,是你们自己的事。”莫闲说,他对双龙帮的死活并不放在心上,双龙帮是一群亡命之徒所创建的帮会,不是一群善人。

    刘海一下子明白了,说:“仙师请放心,我会偷偷的召集人,只是委曲仙师几日,到时候,仙师只要绊住铁臂头陀就行。”

    他不知道,他转身的一瞬间,莫闲手指上有符箓一闪,打入他的后心,这是基本符箓金刚符,属于护身符箓的一种,修行界的人,几乎人人会。

    天之后,正值半夜,支龙带着一帮人,刚潜入总堂,总堂坐着一人,在黑暗双眼泛着绿芒。

    “大哥,是你吗?”支龙叫道,旁边刘海说:“二帮主,大帮主已不是从前的大帮主,恐怕已成为铁臂头陀的傀儡!”

    刘海也是心怀鬼胎,他得到莫闲的提醒,却故意在日后发动,因为他已经知道,日后,公余龙服食了玄阴丹,他的心思,莫闲看了出来,估计支龙也看了出来,不过莫闲没有做任何事。

    “哈哈,你们来了,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铁臂头陀的声音响起,一下子忠义堂灯火通明,“刘海,你以为你从什么地方弄来二位修行者,还要去我的丹方,我真的那么傻么?”

    看着周围一群旧日兄弟,个个目光直勾勾的,好像一切都不放在他们心上,支龙带的人虽多,也陷入重围,何况,周围还有一群黑衣人。

    “大哥,你是不是受这个头陀控制?”支龙冲着公余龙叫道。

    “公余龙,让他们看看你脱胎换骨后的身手!”铁臂头陀说,公余龙站了起来,一股浓重的阴气让人如入寒冬。

    支龙立刻摆好架势,公余龙一脸僵硬,身影一动,绿光一闪,已到面前,就是一拳,速度非常快,支龙事先摆好架势,但在他的面前,根本没有用,好像仓促应战一样,两人一接触,支龙大叫一声,倒飞了出去,耳朵听到骨骼的破裂声,他摔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你,怎么这么强!?”支龙吃力地想爬起来,但身上伤势太重,没有力气爬起来。

    公余龙并不说话,又扑向刘海,刘海眼看就要伤在他手上,陡然之间,身外一个光罩现出,代他受了一击,这是怎么回事,不要说别人,就是刘海自己也愣住。

    “你知道我们来了,你以为能将计就计,却不知我们也将计就计,我说得不错吧,铁臂夜叉!”莫闲和蠡玉从黑暗踱出。

    “莫闲,你来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钻进来,你刚进入双龙帮总部,我就知道,早已请来夜叉部的四大夜叉王来降你!我们这里可谓铜墙铁壁,你是自投罗网。”铁臂夜叉狂笑。

    “铜墙铁壁,你的人不过泥偶尔,现在你叫叫他们?”莫闲淡淡地一笑。

    铁臂夜叉陡然醒悟,立刻发出信号,并无一点响应,他心一沉。

    “让我们来对付他!”在他的身后有四介不显眼的人,其一个说道。

    四人同时举步,围住莫闲,莫闲对蠡玉说:“铁臂夜叉交给你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