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夜叉王,宝贤夜叉、定贤夜叉、日满夜叉和遮罗夜叉,是八部天龙夜叉部的猛将,修行夜叉九变,勇猛过人,而且修到第六变,智力已不受影响,虽然走了佛门外道的经验,但一身钢筋铁骨,佛元凝结,在体外形成一道坚如金刚的罩层。

    四人将莫闲围住,宝贤夜叉双手合什:“施主,你束手就擒吧,我们四大夜叉王手下,还没有人能逃过,要是我们动手,你将死无全尸。”

    “聒噪!”莫闲只有二个字,他已进入那种“雁来影现,雁去潭空”的状态,心如明镜一样,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周围一切都反应到他的脑海,对方一举一动,他都了然于心。

    宝贤夜叉也不动气,身上绽放出靛蓝的光芒,手掌拍出,掌印一现,便飞速扩大,临空一掌,扑面而来,其他人,并没有动,虽没有动,但气息都锁死莫闲。

    莫闲大喝一声,他这一喝,如同在油锅混入一滴冷水,不仅以声作器,迎向大掌印,更是将人锁定他的气息借一喝之声崩散。

    声波和大掌印相交,大掌印瞬间崩散,而其他人脸色一变,不由自主向后一步,莫闲已失去身影,空气出现一道火印,袭向宝贤。

    其他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这四位却反应过来,夜叉九变,不愧以人身修夜叉形态,他们到了第六层,不论身体和意识方面都已接近大夜叉。

    宝贤脸色一变,浑身靛蓝光华一闪,本来并不出众的面貌,变得异常凶恶,獠牙外露,眼似铜铃,身高拔高二尺有余,火红头发,胸前二十四颗骷髅头串成佛珠。周身肌肤靛蓝,浑身刀枪不入,更令人惊讶的是,浑身有一层熊熊燃烧的靛蓝色光焰。左脚之下,已现模糊的日影,右脚踏着模糊的月影,手由光焰形成股钢叉,照着莫闲就是一叉。

    其他位。定贤、日满和遮罗也在瞬间化身为夜叉,气机交感下,胸前的骷髅头飞起,口吐烈焰,直向莫闲咬去。

    莫闲不避不让,一拳之下,钢叉才举起来,还未落下,一拳已击宝贤,宝贤化身为夜叉。身体已坚逾金刚,但莫闲一拳,何等分量,当下靛蓝色光焰被打破,宝贤的口鼻之,喷射出靛蓝的火焰,身体轰的一声飞了出去,把忠义堂撞开了一个窟窿。

    而那位骷髅一口咬下,竟然咬了一个空,莫闲的速度连骷髅都跟不上。莫闲一回头,随手一甩,正打在骷髅上,骷髅呜咽一声。顿时炸开,人身子微一怔,又往后退了一步。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连一息都未过,四个所谓的夜叉王,一个被莫闲打飞。另外人,多少受了一些伤。

    他们没有想到,莫闲这么难缠,铁臂夜叉已经认出了莫闲,这点很容易,莫闲没有易容,而阎罗殿有莫闲的影像,他当时没有把握对付莫闲,所以将计就计,向上级调来的四大夜叉王,这四人,都有四禅以上的功行,更修有夜叉九变,对战道门金丹都不会落后,以为十拿九稳,但一照面,就被莫闲打飞一人,其他人多少都吃了一点亏。

    铁臂夜叉一见,四大夜叉王剩下人,把铁臂夜叉吓了一跳,他的气势猛涨,一会儿,他就从炼气层变成了禅高手,这才是他的真实实力。

    蠡玉此时正面对着他,见此微微眉一扬,烈日剑出,铁臂夜叉并没有兵刃,平时一双铁臂,但此时却祭起一根骨头棒,骨头棒在空一幻,化作千千万万,如暴雨一样,朝蠡玉打去。

    蠡玉的烈日剑一个盘旋,化为光幕,骨头棒一到,一阵青烟飞起,骨头棒便不见了,转眼间千千万万的骨头棒便消失一空。

    蠡玉把手一指,烈日剑化成一道剑光,直落他的头颅,铁臂夜叉手臂上泛起一层靛蓝色,局部化为靛蓝色,举着手臂往上一迎,烈日剑一滞,但随即光华大盛,铁臂夜叉的一条手臂被斩落。

    烈日剑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比一般宝物要强上许多,就是这样,烈日剑斩向他的手臂,也感到相当的阻力。

    铁臂夜叉大叫一声,脚下一滑,躲开了烈日剑,他没有想到,自己专门炼制的一双手臂,居然会被斩断一只,他的手臂,已不单单是**,他用夜叉九变的法子,专门锻炼一双手臂,他看出夜叉九变的弱点,干脆专炼一双手臂。

    不仅如此,他还用多种药物进行熬炼,一双铁臂几乎水火不侵,百毒不进,比法器强上许多,这是他最引以自傲的,却不料被蠡玉的烈日剑斩断。

    铁臂夜叉变成了独臂夜叉,他发了狂,喝道:“上!”

    周围的黑衣人,还有许多呆滞的双龙帮的帮众,一拥而上,扑向蠡玉,连公余龙都扑向蠡玉,但这些人,对蠡玉来说,只能短时间缠住蠡玉。

    定贤向日满和遮罗使了一个眼识,莫闲处于心如明镜的状态,这一个眼识,瞒不了他,他自然而然地觉察到他们可能采取的方法,身体微下沉,就在这一下沉之间,身边的空间发生了变化,虽然莫闲不能熟练地使用太宇之术,但借一些威能还是能做到。

    这是一种自然反应,在目前状态下很自然,日满和遮罗手钢叉一具向莫闲刺来,而另一个却发生了变化,转眼之间,化为弓箭,一抬头,一连贯的箭如飞蝗一般向莫闲射来,莫闲只是将手一抓,箭看似很多,却统统被他抓住,在他的手化为乌有。

    与此同时,脚一踩,很奇怪的是,明明钢叉当胸刺到,却被他一脚踩住,而他并没有抬脚过膝,钢叉也散作靛蓝光气,两人后退,此时,莫闲面前突兀出现了定贤。

    定贤利用天足通,一步迈入莫闲的身前,手钢叉送出往左前一送,明明莫闲在他的正前方,他却鬼使神差刺入虚空之,他也一愣。

    他明明是利用天足通突入莫闲的左前方,如果给他突入左前方,以夜叉之身的速度和力道,他自信能杀了莫闲,却鬼使神差的出现在莫闲的正前方,他不知道,莫闲身前的空间已受到影响,发生了变化,所以他的目标也发生的偏移。

    他是本能刺出,钢叉一出手,知道坏了。

    莫闲却喝出一声“咄!”,声波直冲他,拳头随后就到,他身上的靛蓝光焰被莫闲一声喝破,接着拳头到了,重重轰在身上,他没有飞出去,因为他的脚被莫闲踩住,口烈焰狂喷,莫闲改拳为指,轻描淡写地点在他的额头之上,在日满和遮罗的眼,定贤的头颅像一个装满水的皮囊一样,剧烈的波动起来。

    莫闲不在管他,一回头,日满和遮罗吓得飞速后退,因为定贤的头颅炸开了。

    这一下,就已将二人的心防攻破,莫闲一声长啸,声音充满了悲凉和落寂,两个人一瞬间火红的头发变成了雪白,心充满了凄凉,好像英雄垂暮。

    他们不知道,不知不觉间,了莫闲的神通,这是正宗的由黄庭之道化出,莫闲当日悟出此神通,一啸之间,落叶纷飞,树木一瞬间变黄,似乎秋天在瞬间降临人间,热闹的山林,变得寂静无声,树上鸟,树下的走兽,嗦嗦发抖。

    两人受此感染,他们本不会如此,但因为心防失守,被莫闲一啸侵入肺腑,肺部受伤,一瞬白头,而两人不自觉。

    两人从夜叉状态变了回去,但头发却雪白,等他们发觉自己的肺受伤了,才明白过来,再互相一看,不自觉眼充满了恐惧,发了一声喊,掉头就跑。

    莫闲这才回过头,蠡玉的烈日剑下,黑衣人和双龙帮死伤惨重,连公余龙都死在他的剑下。

    而支龙的手下,眼掩不住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翻身了,支龙心也兴奋,但表面上却是很沉重。

    铁臂夜叉此时也清醒过来,一看形势不对,刚想走,莫闲笑了:“你是罪魁祸首!”

    一道淡红光华杂质着玄黄之色,缚龙索已出,铁臂夜叉刚要运夜叉飞遁术,已经迟了,一声响亮,将他捆翻在地。

    “说,你控制双龙帮用意何在?”莫闲问道。

    “你做梦去吧,莫闲,我今天栽在你手,我可以转世,你就准备下地狱去吧!”他诡异的笑了,身上气息猛然一收,轰的一声,震破头顶,一点黄星就要离去。

    “想走,看我答应不答应。”莫闲脸一沉,头顶之上,一幡屹立,黑色的烟雾如同条条章鱼的触手,一下子缠住了黄星,往回一拉,一个虚影出现,铁臂夜叉在其胡乱的挣扎,莫闲似乎进入一种状态,轰的一声,铁臂夜叉的虚影爆开,他居然自爆了,莫闲只觉得一串信息涌入脑海,前言不搭后语,莫闲整理了好一会,总算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PS:  感谢秋之神光的打赏,常兆、浮云无和鼠客的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